穿越從無敵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無敵開始
房间门口,花落雨用手捂着鼻子,看着经由府中奴役带领回来的李一然和老金二人,皱眉道:“你们两个可真够闹腾的,上个茅房喊得人尽皆知,没厕纸不会就近找树叶解决?”
李一然大笑道:“先声明,刚大部分可都是老金喊的,哈哈,你们也是的,好歹我们算是贵宾,提前准备好草纸给我们不行,哈哈,不说了,接着吃,我肚子又饿了!”
“呵呵,胃口倒是不错,”花落雨回到房间座位坐下,“菜冷了,要不要给两位贵宾热热?”
“那多不好意思啊,这样,菜不用热,这盘,这盘,还有这盘,这三盘不要,其它的全部再炒一份,怎么样,不麻烦吧?”
“麻烦什么,又不是我出钱出力,”说着花落雨转身朝门口的奴役说了一身,奴役领命快速离开,“可以了吧。”
天才狂妃:娶壹送壹 旖旎妖嬈
“呃,他都没看我不要哪三样,就匆忙跑了,有点不专业了吧。”
冰火同行 奈蒼夢
“放心,我们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就算不和你心意,再重新炒便是,嗯?你的手下怎么了?”
李一然拍了下老金的肩膀,若无其事的说道:“被你吓到了,你刚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他刚才蹲坑的时候在我面前说了你很多坏话,哈哈,你不会都听到了吧。”
祸水重生:神女凰妃要翻天
“没有,我可没有偷听的习惯,说的我什么坏话,我想听听!”
“这么重口味嘛,哈哈,我要是说了,你可不准翻脸……”
“老大!”老金急得想要阻止,却被李一然眼神阻止,只好将话头咽回肚中。
花落雨表情没有太大变化,点头道:“可以,只要不侮辱亲族长辈就行。”
“那算了不说了,咳咳,说正题,故事你还想不想听?”
“说吧。”
“嗯,咳咳,书接上回,说到那小金子和妹妹遭到一个改变他们一生的重大变故,到底是什么呢!”李一然拿起面前饭碗往桌面一拍,“咳咳,那就是,就是,就是,就是……”
“老大,你结巴了?”
“去你的!我在组织语言,别打岔,……,嗯,就是遇见了一个改变他们一生的坏人,……,嗯咳咳,嗑瓜子的可以提问了!”
老金被李一然踢了一脚,反应过来,把嘴里藕片吞下,‘好奇满满’的问道:“那个,请问专业说书人,您说的坏人到底是什么人?是地痞无赖还是乡绅恶霸?”
“哎!”李一然摇头叹息道,“这位看官以后要常来听我专业说书人说书了,想法太过狭隘,你说的都不对,嗯,对面这位,你来猜猜坏人是何种身份?”
花落雨失声笑道:“非要如此,直接说不好?”
“那肯定不行,作为专业说书人口才好故事好只是其次,关键的是要把各位看官带入进来,今天呢,我的专业幻境工具没带来,要不然立体影像更能让人身临其境,嗯嗯,随便猜个,猜错了,赏我这个专业说书人一顿饭钱就行。”
“……,有势力的人或者妖族?”
“哎,可惜了,都没猜中,别着急,让我来揭晓答案,坏人的身份就是,就是,天外之人!”
花落雨和老金皆是一惊。
“没开玩笑?”花落雨感觉故事开始变得有意思起来。
“当然没开玩笑,我专业说书人的招牌在这!重回正题,虽说天外之人中总有一两个好人,不过大部分,对普通人而言,是十足十的坏人。为什么这么说呢,容我打个比方,把天外之人当作是我,而在座的各位,则比作这桌上的菜肴,虽然都是有血有肉,但是在我眼中只是果腹之用,纵然我再不忍再心存善念,等到我腹中空空,任你如何哀嚎,该吃我还会吃,而且会越吃越香,……,嗯,这酱肉不错!嗑瓜子的这位要不要来点?”
老金翻了个白眼,说道:“老大,你至少给我一把瓜子啊,嗯,具体的,老大,天外之人他们是不是有什么限制,说说!”
都市之追美狂少 任名幣
“想知道?嗯,对面的这位,你应该知道原因吧?”
“了解不多,愿闻其详。”
“好,我就说说,其实,他们都是带着任务,从别的世界过来,有时间限制也有其它各种杂七杂八的限制,总之,他们的任务概括就两个字,破坏!……,咳咳,提问!”
“哦,那么专业说书人,为什么要破坏,两方和平相处不行?”
“嗯,吃糖醋排骨的这位提的问题不错,直击要害,为什么两方不能和平相处,原因很简单,两方还没决出胜负,谁也不服谁,所以天外之人来此会受到天意处处压制,而天外之人也是尽可能的搞破坏,期望积少成多,争取将这的天意破坏,这个解释还满意吧。”
“满意满意,非常满意!”
“好,嗯,那你呢,转眼珠的这位?”
“差不多,说回故事吧。”
“行!继续说,小金子和小雨两兄妹遇到了‘天外之人’身份的坏人,这个坏人长什么样子了?我作为专业说书人从来不会夸大,会像其他平庸说书人形容恶人一般,三角眼眼露凶光贼眉鼠眼满脸横肉之类,我会说实话,他的样子就一般,一般人的长相,嗯有可能和这位挖鼻孔的差不多,当然因为时间太过久远,坏人的长相已不可知,但是他肯定具备天外之人的普遍特质,眼高于顶目中无人,总之就是一夜暴富之人常有的表情和心态,穿着有的也会如同这位一样,花里胡哨……”
“废话能不能少点!”花落雨打断道。
主角重生复仇记 柳明暗
“好,废话不多说,这个坏人我们称他为小花,小花当时也是来做任务,当然和小金子兄妹无关,据可靠推测,小花的目的是想在被迫离开之前,在此留下自己的死士,也是破坏为主,他找的不止小金子兄妹,还有很多,具体多少,已不可知,总之就是,专找无父无母有兄弟姐妹的年轻人,关押其中一个来威胁另一个或者多个为其做事,年轻人思想不成熟无依无靠没人商量解围之下,很容易被控制。小金子就是因为妹妹被捉,才甘愿当了死士,哎,天杀的天外之人!”
“老大,你这表情完全是幸灾乐祸吧,对那些小孩子是不是不太好?”
我為王
剑劫(完)支持新书《妖姬 风雪亡灵
“切!人都已经死了,我幸灾乐祸还是悲天悯人还有用吗!”
花落雨想通了关键,说道:“天外之人不能久留,他走以后,那些被关押的,如何处理?”
“你觉得呢,一窝蚂蚁,他是怎么都不心疼的,既能防止团圆收场,又能在那些死士得知消息后压上最后一根稻草,反正也找不到自己,疯狂的死士对这个世界的破坏更强。……,小金子就是因为如此变成现在变态的模样,既想杀光所有天外之人,又想破坏掉这个令他心碎的天神大陆!……,好了,故事讲完,欢迎提问。”
老金放下筷子,意犹未尽道:“老大,你这故事也太短了吧,帝一后面肯定有奇遇,你不讲讲?”
“我不可能记得那么多,要讲也等我回去看完资料再说。”
“啊!那你还专业说书人……”
“去你的,找揍是不是,嗯,花落雨,你有问题?”
“倒是想到一个,既然天外之人那个办法算是一劳永逸,那为何不见其它类似情况记载?”
李一然点头笑道:“看来你了解的也不少,答案很简单,别忘了天意,他的压制可不是开玩笑的,那个天外之人算是早期突发状况,天意一时没有太好应对手段,呵呵,等到别的天外之人跟风作案,天意就会巧妙安排最近的世外高人得知消息,关键还不止一个世外高人,那场面,啧啧,一般的天外之人必死无疑!”
“嗯,你说的巧妙安排,到底是如何?突然的危机感还是其它?”
“这还不简单,我都能随便说几个,世外高人丫鬟的邻居小孩无故失踪,世外高人的丫鬟出门买菜无意撞见,世外高人的丫鬟出门被捉……”
“老大,你怎么老说丫鬟,想女人了?”
“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