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
陈铜见过冰球面具。
前年和他大哥北上时,在皇城里看见一些洋人在接了冰的湖面上打球,当时对方就是穿着一身厚厚的防护,戴着这样的面具。
到现在,陈铜都不理解一群人追逐一个铁饼子有什么意思。
反倒是皇城里面的曲院子不错。
既能听,也能玩,尤其是二楼的包间。
有关当时在二楼的事情在脑海中一闪而过,陈铜的双眼再次集中在了这冰球面具上。
他张大嘴巴就要呼喊。
但是,杰森更快。
捏着对方脸颊的手掌一用力。
咔吧。
陈铜的脖颈就发出了一声脆响,径直断裂,身躯软软的滑倒在地面。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等到彭梁回过神的时候,陈铜已经死了。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杰森冲到了他的面前。
彭梁毫不犹豫抬手就是一拳。
矮壮的彭梁,一拳击出,身子未侧,他准备等待杰森闪避或者招架后,随后就是一脚。
不踢不蹬。
是,踩。
踩脚踝。
踩脚趾。
这是彭梁所学拳术中的一记杀招,也是一记阴招,不到关键时刻,彭梁根本不会用。
毕竟,绝招之所以是绝招,就是因为用得少,别人知道的少。
一旦知道的多了。
那就不是绝招了。
同样的,用出这招的彭梁,对杰森有着必杀之心。
陈铜死了。
他不给陈家一个交代的话,他可活不了。
要知道,陈家可不单单是陈铜一个。
医道魔途
还有陈银,陈金两个兄长。
相较于陈铜,这两位才是陈家的顶梁柱。
尤其是那位陈金的手段更是令他头皮发麻。
所以,想要活命,杰森必须要拿下。
心底想着,彭梁的拳头越发的快了。
呜!
势大力沉。
瞬间,就打到了杰森的胸口,但是出乎彭梁预料的是,杰森不闪不避。
彭梁一怔。
但是,没有多想,一拳继续轰出。
他的拳头可是下过苦功,且得了秘传的。
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药水擦拭,日日不休。
足足五年的时间。
一拳下去,足以破开三块青砖。
常人挨他一拳,直接骨断筋折,打中要害,就是一命呜呼。
正是因为有了这一双铁拳,他才能够在武馆街立足,才能够有着一大帮徒弟孝敬。
现在,就是这双铁拳再次立功的时候了。
彭梁双眼一瞪。
他已经在等待杰森惨呼倒地的模样了。
可——
砰!
咔!
沉闷的响声出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也出现了,但是断裂的不是杰森的肋骨,而是他的拳头。
“横练!”
彭梁惊骇的看着眼前戴着面具,高大、魁梧的身躯,下意识的就要跑。
横练不可怕。
可怕的是,将横练练成的人。
每一个都是真正意义上气血勃发之辈。
可不是他这个‘锻骨’不到的武者能够应付的。
上一刻,彭梁凶狠无匹。
这一刻,则是胆气尽失。
火影之漩渦六道 寡歡失途
没有任何的犹豫,彭梁就要大吼出声,他很清楚只有引来了陈家的人,他才有可能跑得了。
不过,就在彭梁要开口的时候,杰森一拳打到了。
呜!
沉闷的拳风,直接将彭梁的呼喊压了回去。
气息不顺的彭梁刚要后退一步再喊,但是,却感觉腹部一痛,他一低头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柄刀已经插入了他的小腹。
疼痛一来,气力直泄。
后退的一步根本没有迈出来,就被杰森抓住了喉咙,用力一捏。
咔吧。
彭梁也步上了陈铜的后尘。
杰森抬手抓起一旁的桌布,将短柄宽刃砍刀上的鲜血一擦,然后,俯身在陈铜、彭梁身上搜查起来。
这是在‘不夜城’养成的习惯。
陈铜身上除了那个翡翠扳指外,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
彭梁身上则是在衣襟的内衬里发现了一张残页。
【发现特殊传承之物‘铁拳劲’,判定中……】
【判定徒手格斗达到大师级别,判定通过!】
【是/否消耗30饱食度,将其列入额外选项?】
……
“额外选项?”
杰森一愣。
额外选项他是知道的,【摔投精通】、【擒拿大师】都是他额外获得选项,他之前也对此制定了计划,细细的谋划过,但是时间的原因,却不是很成功。
只是没有想到,这次竟然有了意外之喜。
“传承之物吗?”
杰森很快的就找到了原因。
残页是用牛皮书写的,年代久远,明显是当初创造了这门拳术的人写出来的,上面详细的写了‘铁拳劲’的练法,从最基础的‘筋肉’开始,到‘锻骨’、‘练皮’都有,但是招式部分却残缺了。
对此,杰森根本不在意。
对于他来说,招式远不如‘劲力’重要。
将‘铁拳劲’残页收好。
杰森又在房间中搜索起来,很快的在床头的一个暗格里发现了一箱子黄金。
不是一锭锭的那种,是金叶子。
没有记号。
显然是陈铜留作万一之用。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没有客气,扯下一旁的帷幔,将金叶子卷入其中,塞进了怀中。
对方已经要杀他了。
那就是敌人。
杰森对于敌人绝对不会客气。
自然的,也包括外面的跟随、保镖。
“进来。”
杰森压低了嗓音对着外面说道。
跟随、保镖马上就推门走进来了。
面对陈铜,他们根本就不敢违抗。
至于其他的?
四个人根本没有没有想这么多。
房间里只有陈铜、彭梁,开口说话的那自然是陈铜了。
彭梁?
借对方个胆子,都不敢在陈铜面前拿大。
“陈爷,您有……”
跟随之一推门进去,就下意识的问道,话语一出口,就发现了不对。
陈铜、彭梁的尸体被杰森拉到了里屋,但是血腥味可有,地上还有血迹。
两个跟随、两个保镖马上就意识到出事了。
但,完了。
猎神风云录 龙月
他们身后的门,无声无息的关上了。
杰森高大、魁梧的身躯从门后露了出来,手中的短柄宽刃砍刀径直挥出。
刀光宛如流星。
又似一道白色匹练。
锋锐的刀锋在四人没有反应过来时,就掠过了四人的脖颈。
噗噗噗噗!
鲜血如同泉涌般喷散着。
头颅呲牙咧嘴,滚滚落地。
早有准备的杰森迅速的躲闪了喷散的鲜血后,弯腰搜索尸体,四个钱袋子,加起来21块大洋。
杰森收好一切,转身关门走出了房间。
他没有离开陈府,而是在阴影中迅速的穿梭。
干掉了陈铜,并不算完。
重生歸來唯我魔尊 石頭成精
虽然短时间内,陈家不一定会怀疑到他头上,且他足够的小心了,但谁知道陈家有没有其它的手段追查他。
甚至,会不会干脆就是迁怒,认为他有错,就直接干掉他!
陈家这么大,势力必然浑厚无比,一旦报复起来,他势单力孤,必然无法承受。
索性不如一次把陈家打死,否则他寝食难安。
但是,令杰森意外的是,硕大的陈家除去一些下人外,竟然没有一个主事的人,就连一些看起来凶恶的人都没有,门口的那几个护卫似乎就是陈家的全部力量。
“纸老虎?”
杰森猜测着,但是随即就摇了摇头。
陈家这么大,必然不会是纸老虎。
一定是有什么事耽搁了。
虽然杰森不知道是什么事,但是他暂时选择了离开。
不是放弃了原本的计划。
他打算晚上再来一趟。
现在?
他先回去,准备吃午饭。
……
将冰球面具、短柄宽刃砍刀放好。
不再是之前的蒲团,而是另外隐秘的地方。
连带着那一百金叶子也放在了那里。
装有21块大洋的钱袋子杰森则是随手挂在了房梁一侧——钱袋子是他自己的,是豆包给他缝制的,黑色的上面绣了一个豆包。
是吃的那种豆包,不是豆包本人。
而将钱袋子挂在房梁一侧也是沐白的习惯。
‘馆主,钱袋子要放在身上,不要挂在房梁上。’
吃饭的时候,豆包就不止一次的这么叮嘱他了。
身上收拾利落,确认没有沾染血迹或者气味之类后,杰森就拉开房门向着前院走去了。
这个时候,武馆的弟子已经来了七八个了。
豆包站在前院的台阶下,所有弟子的前面,面容严肃的说道。
“馆主的沐家拳,脱胎于象形拳的虎拳。”
“此拳最看气势,且凶猛凌厉,以腰带动,以气催力,刚健有劲,最为注重基础。”
“所以,所有人先练一路拳后,开始打熬力气。”
豆包说着深吸了口气。
“开拳!”
话音落下,豆包就拉开了架子,扑纵之间,气势凶猛,尤其是双眼更仿佛是真的老虎一般,带着湛湛凶光,似乎要扑食一般。
杰森站在台阶上看着豆包的模样,忍不住的暗自点头。
豆包看起来人畜无害的,但是真要打起来,以这种架势,一两个大汉真的不是对手。
不过,速度、力量还是有点弱了。
是因为女孩子的缘故吗?
如果手上戴上一副钢爪的话,是不是会好点?
钢爪上要是能够淬毒的话,会不会更好点?
对了。
还有石灰。
袖子里藏一把石灰,关键的时候一扬,就是杀招。
杰森的脑海中忍不住的想道。
对于这个平日里负责他餐食起居的少女,杰森是有着相当的好感,虽然只是吃了一顿饭,但是豆浆和包子真的不错。
他可不希望换人。
杰森一边想着一边看向了那些所谓的弟子。
宇灵瞳 蓝苛
顿时,摇了摇头。
虽然每一个都比豆包高大,但是拳头软绵绵的,没有什么力气不说,注意力更是不集中,一个个的眼神总向着豆包瞟去。
什么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他’之前就是一个武痴,除了开馆时,和彭、张、李、赵四人打了一场外,剩下的活计就都是交给了豆包在打理。
简单的说,豆包不单是负责着他的起居,还负责了武馆的一切。
而他?
大部分的时候,都在自己的房间中闭关。
豆包是一个努力的、聪明的好姑娘。
这是事实,毋庸置疑。
但有些事情,总是难以避免。
杰森缓步的迈下了台阶,他向着他的这些徒弟走去。
心不在焉的学徒们顿时感觉全身一沉。
等到看到面无表情的杰森时,心底更是一阵发颤。
尤其是对视着杰森的双眼,他们一个个的耳边似乎响起了人临死前的哀嚎般。
汗水,瞬间溢出。
其中两个更是直接摔倒在地。
扑通、扑通。
声音响亮,所有人都停了下来,看着两个被杰森高大、魁梧身影笼罩的学徒。
小心吸血鬼 沫憶惜羽
“虎拳最重气势。”
“胆怯者,连不了。”
“你们明天不用来了。”
杰森说完,转身就走。
两个被吓得瘫软在地的学徒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终脸色灰败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只能是灰溜溜的离开了。
被武馆街的武馆驱逐,可不是什么小事。
就算家中衣食无忧,也得被嘲笑一阵子了。
甚至,有可能是在家中的地位一落千丈。
看到两人的背影,剩余的学徒心底一凛,心思顿时变得前所未有的集中起来。
豆包走完一趟拳,看着卖力打熬力气的学徒忍不住的一笑,然后,转身向着厨房走去——武馆雇了两个粗手老妈子,每个人每个月三块大洋,除去负责打扫、整理完,还会负责购买蔬菜、粮食、杂物等等,不过,做饭的主力还是豆包,两个老妈子就是打打下手。
午餐是米饭、红烧鱼、排骨和炒蛋。
鱼是鲫鱼,肥美多肉,加入蒜、辣椒、葱之后,红烧后香味扑鼻极为下饭。
排骨,是熬汤,放了冬瓜在内,整整一桶,汤色清亮,飘着小葱和香菜。
炒蛋就是单纯的炒鸡蛋饼子,五个鸡蛋一个炒鸡蛋饼,豆包炒了十张。
米饭是拿锅蒸出来的,是硕大的铁锅,可以放入一头羊的那种。
早饭我豆包丢了面子,午饭我豆包一定要让馆主吃饱!
带着这样朴实想法的豆包手脚麻利,放桌子、上菜。
不过,在杰森坐下后,豆包却是低声抱怨着。
“馆主,一个学徒一个月就是十个大洋!”
“我们现在才十一个学徒,您撵走了两个,一个月就要少二十个大洋了!”
“这得少吃多少肉啊!”
豆包嘟囔着。
不过,嘴角却是上翘。
“学徒会有的。”
已经端起了碗的杰森,嘴里含含糊糊的说着。
对于眼前副本世界的物价他暂时还不太清楚,自然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能是含含糊糊的应付着。
但是,豆包上翘的嘴角他是看到的。
呵,言不由衷的女人。
两个老妈子中午是回家吃的,武馆的学徒也是,下午3点的时候,才会再回来,所以,吃饭的时候,只有杰森、豆包两人。
人少,杰森完全不介意。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杰森巴不得这样。
豆包也是一样。
对于逃荒的豆包来说,每天最幸福的时候,就是和馆主在一起的时候了。
尤其是吃饭的时候。
餐桌上,杰森、豆包一起风卷残云。
时不时的,豆包还会讲述着周围的事情。
杰森边吃边竖起耳朵听着。
对眼前副本世界,他了解的太少,必须要快速了解。
不过,豆包说得很片面也很杂,总是说不到点上。
大致就是猪肉又贵了,鱼不新鲜,要不就是王婆被人套了麻袋打残了,然后,茶水铺子也被砸了。
最终,在吃完一锅饭后,杰森开口道——
“豆包,最近有没有发生奇怪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