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张田先生倒得毫无征兆。
林新一在昏暗中也看不清他的脸色,只是下意识觉得,这个老混混是想跟他碰瓷耍流氓。
但是出于医生的本能,他还是在第一时间,伸手去探了一下眼前这个男人的鼻息。
“没气了?!”
林新一脸色一沉:
他当即俯下身子,把耳朵轻轻贴到对方胸前,却发现自己已经听不到对方的心跳。
张田先生的呼吸脉搏竟是在一瞬间内停止。
或者说,是微弱得让人感受不到了。
大动脉搏动与心音突然消失,意味着心脏射血功能在短时间内终止…
这很像是猝死。
“快叫救护车!!”
林新一焦急的一声大喊,打破了这放映厅内的平静。
紧接着,他当机立断地将张田先生从座位上扶起,把他搬到离这不远的放映厅出口,让他躺到空旷平坦的地面上,对他进行心脏按压和人工呼吸。
影院顿时陷入一片骚乱。
放映电影的工作人员也注意到了这突如其来的事故。
他们停下了电影的播放,又紧急打开了放映厅的照明。
借着这明亮起来的灯光,忙着抢救张田先生的林新一才终于注意到:
张田先生的脸色原来已经极为苍白。
面部、口唇、及指尖甲床渐渐呈现出不同程度的发绀。
十天之前 解昼之明
这是同样是猝死后,心脏射血功能停止,身体各器官缺血缺氧的症状。
“他怎么会猝死?”
“是个人身体原因?还是说,有别的问题?”
林新一的心情不禁变得凝重起来:
凶手明明已经被提前阻止了。
张田先生怎么还是出事了?
是单纯的巧合吗?
他现在忙着抢救,也无法仔细思考这些问题。
近十分钟后,救护车终于赶到现场。
急救人员从林新一手里接管了抢救工作,又匆匆地将张田先生送上了救护车。
“呼…”林新一总算能停下来喘上口气。
这时候,他身边已经聚起了一众或好奇、或震惊的围观者。
“林新一哥哥…”
步美小朋友有些担忧地问了一句:
“那个叔叔…他死了吗?”
某廢柴的召喚之門 妳可以叫我老金
步步搞笑 木子雨田
“这….我也说不好。”林新一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抢救了近十分钟,张田先生的呼吸心跳也没见有恢复的征兆。
对方生还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
但也不能说完全没有。
在医学史上,别说10分钟,患者心脏骤停20分钟生还的案例也不是没有。
现在救护车已经赶到现场,有专业的急救人员、药物和设备给张田先生照顾着。
如果运气好,他还是有希望活下去的。
只不过…
“还是得做好最坏的打算啊。”
“如果他死了,就必须得弄清楚,他是怎么死的。”
林新一心情沉重地这么想着,随即便转头向在场几位事发时也在现场,座位离张田先生较近的观众问道:
九万年义务修行 圣人模式
“请问,你们当时有看到什么吗?”
“张田先生在倒地前,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或者,跟别的什么人见过。”
几位观众都摇了摇头。
只有一人语气纠结地,试探着回答道:
“我看到,那个男人是在出事前不久,才进到放映厅里来的。”
“他一个人走进放映厅,刚坐下就开始抽烟。”
“我觉得不爽,所以就多看了他一会…”
“然后就、就…”
“就什么?”林新一眉头一挑,很是期待地问道。
只见那客人咽了咽口水,如实回答道:
“就看到你在跟张田先生打架。”
“你们两个纠缠在一起,张田先生很快就向后倒在了座位上。”
林新一:“…….”
什么叫我跟张田先生打架啊?!
明明是那家伙揪着他的衣领不放,他最多只是伸手稍稍把对方隔开了一点,甚至都没有用力气还手。
这家伙怎么乱说话…额,等等…
他稍稍回忆了一下当时放映厅里那昏天黑地的光照情况。
在那昏暗的光线里,旁人根本看不清他们的动作,只能看到他们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的身影。
这样一来,被人误会成是在动手打架,倒是也情有可原。
“这位先生你再仔细想想。”
“当时是他起身揪住我的衣领,我根本没用什么力气,也没做什么大的动作。”
“没用什么力气…也有可能打死人吧?”
那客人小心翼翼地说着自己的想法:
“报纸上不是说,有种死法叫那个什么…什么‘抑制死’吗?”
特種兵之超級兵王
“听说有人被轻轻摸一下脖子,都有可能猝死呢。”
林新一脸色又是一黑:
好家伙,现在的路人连‘抑制死’知道了。
这新闻报纸一天天的都在科普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
他还真有一招专打迷走神经丛、可以诱发对手猝死的内力点穴功夫。
更糟糕的是,因为之前在跟京极真的切磋里当众用过这招,所以知道他能“点穴杀人”的人还真不少。
会“点穴杀人”,被目击到和张田先生“打架”,张田先生在与他的“搏斗”中猝死…
这三点结合在一起。
他就算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本案的头号嫌疑人,无疑就是他自己。
“这…”林新一一时语塞说不出话,
而那位目击者却是仍旧在一脸后怕地补充着对他不利的细节:
“还有,我当时听到那个叫张田的男人…”
“他对这位先生喊着‘你咒我死’、‘你咒我死’,然后…”
对方咽了咽口水,像是对林新一有些畏惧:
“然后他就真的死了。”
“嘶——”
围观群众倒吸一口冷气。
发出这怪响的人,主要都是影院老板村松,还有他手下的一众员工。
他们眼中个个都带着对林新一的敬畏:
“林大师,这难道就是传说的咒术…”
“不是!!”林新一头上青筋暴起。
“对对对…”
村松老板和那一众影院员工都迅速反应过来:
“不是,肯定不是。”
“一定是那家伙自己难逃厄运,和林大师完全没有关系。”
“……”林新一已然无法与这些脸上写满封建迷信的家伙对话了。
他想了一想,最终做出决定:
“现在还不清楚这是意外还是案件,还是先报警吧。”
“大家都不要离开现场,也不要随意行动。”
“让警视厅过来调查情况,搞清楚张田先生出事的原因再说。”
林新一一番吩咐,现场众人总算安静了许多。
他先是组织着这些观众和工作人员都在放映厅坐下等待调查,然后又掏出手机打了两个电话,叫人过来帮忙。
再然后,林新一就也跟着这些人一起留在现场,老老实实地坐下,什么都没有做。
“林。”
柯南悄悄地凑了过来,有些好奇地问道:
“你不去调查情况吗?”
“不方便。”
林新一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要是掺和进这调查里,麻烦可就大了。”
因为那位目击者的证词,他现在已经成了本案的头号嫌疑人。
水晶·守護·詛咒 xin雨xin痕
猥琐的炼金术士
如果让他这个犯罪嫌疑人掺和到调查里,这是严重的程序违规,会让调查结果失去公信力。
十年婚姻兩茫茫 雲蒙居士
虽说林新一上次当嫌疑人的时候,他也参与了调查。
但那时候有目暮警部等人在旁边全程监督,他只是稍稍凑上去看了看尸体。
最重要的是,那时候的林新一,还只是一个寂寂无名的普通人。
而现在,他却是警视厅的门面招牌,位高权重的林管理官。
普通人参与调查、自证清白,那放到新闻报道里,就是一件弱势群体对抗强大公权,追寻正义、洗刷冤屈的精彩戏剧。
可要是主角自己就是公权,就是警视厅的大官。
让当官的自己查自己?
这听着都像是一个笑话。
就算拿出的调查结果的的确确就是真相,也不会有人信的。
“我现在必须避嫌。”
“而且得当着大家的面,彻底跟调查工作切割开来。”
“不然,凭借我现在的名气…上头条也是分分钟钟的事。”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名气是把双刃剑,一心只想吸引读者眼球的媒体热衷于造神,也热衷于毁神。
林新一现在自带顶级流量。
他要是出了什么丑闻,一定会被媒体咬住不放,不断放大的。
“所以我绝对不能参与调查。”
“上头条就算了,要是真因为程序违规让调查结果失效,那麻烦可就大了。”
“身在公门,还是得注意规矩。”
林新一一番感叹,望向柯南的目光也变得微妙起来:
“话说,柯南…”
“这种事情你不会想不到吧?”
“哈哈…”柯南摸着自己的大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
其实他过来问的目的,就是在暗示林新一,把调查的工作交给他。
他这位大侦探最近几乎沦为了小兰的全职童养夫,一脑子的超级脑细胞,全都用在了如何智能规划扫地路线上。
现在难得碰上一个案子,没有小兰“捣乱”,林新一也没办法参与调查。
这不合该让他这位大侦探出场?
“不行。”
但林新一还是拒绝了。
“为什么?”柯南大侦探很是失望:“还是因为安全问题么?”
“我只是用小孩子的身份在现场‘随便乱逛’,又不当众现身推理,绝对不会被人注意到什么蹊跷的。”
“我知道,但不是这个原因。”
林新一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的意思是…现在毛利小姐和浅井医生的业务能力比你强。”
“等她和浅井医生来就好,用不着你出场。”
“我…”柯南小朋友的心灵受到了重创。
絕品修真邪少 三風清
他们的业务能力比我强?
我…额…好吧…
他们学的那些东西,夏威夷的确没教。
“但小兰和浅井,他们都是你的学生。”
“让他们来主持调查,这不是照样会被人说闲话么?”
“还是让我秘密进行调查,再把调查结果告诉你,你想办法转告给其他警官比较好。”
“这…”这下子轮到林新一无语了:
的确,毛利兰和浅井都是他的学生,严格来说也得对此案避嫌。
而除了他们两个,警视厅里负责一线刑侦工作、人品态度可信、业务能力过硬,又不是他亲手培养出来的嫡系的,好像就只剩下了…
凯撒??
林新一脸色一沉,当即做出决定:
“柯南,这案子就交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