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
莲峰云雨,苔色青青,云气绕飞檐。
一路上走走停停、吟风弄景,当纪烟岚携着众人来到莲隐宗时,已经是三日之后,一众闲云观弟子乍见这等灵秀恢弘的当世一流宗门,皆不由心生感叹。
文琛与阎覆水等人提前得了消息,方才在道念之中探知一片剑云自南方而来,于是早早地迎了出来,就连逸莲峰的花醉月与冷寒晴也不例外。
闲云观里种苍梧,烟波龙雀常驻足。
独上绝峰四环顾,剑道尊者世间无!
纪烟岚身为当世唯一一位以剑入道的大能境修士,无论到了哪里,该有的礼遇都不会缺少。
即便是花醉月师徒在感应到了她的心剑道意之后,都只能收起怀中躁动不安的法剑,强自挤出一脸笑意。
如意蛋
校园微时代 空白色
“一别经年,不想纪道友已然渡心合道!道友天资绝代,能人所不能,这世间自此多了一位剑道真修,实乃我人族之大幸事!阎某在此恭祝道友剑心永固、命基天齐!”
“恭祝纪道友得窥大道!”
随着阎覆水的出言恭贺,龚晁等人尽皆相随,虽然暗地里心思不一,但是脸上却都满是喜悦之情。
纪烟岚揖手还礼,含笑言道:“见过诸位道友,见过文老哥,阎道友方才谬赞了,烟岚本是资质驽钝之人,若不是借着我家那位的磅礴气运,如今恐怕还在元婴境里苦苦挣扎呢。”
众人闻听纪烟岚坦言相告,也知道她所说的乃是实情,但是大能境就是大能境,人家能够拥有如此机缘,旁人即便羡慕的要死要活又能如何?
“烟岚妹妹这是说的什么话?若是论及气运深厚,我北荒人族悠悠万载,其间也不知道出了多少天地钟爱之人,可是能够跻身大能境者又有几人?更遑论以剑入道?”
寒门宠后 紫晓
“嗯,百里师妹说的不错,老身虽然自幼研习《太上忘情剑诀》,但在入道之时依旧免不了舍本逐末,非是不想而是不能,现在思之,其时即便放手一搏,怕也希望渺茫。”
见百里尘舒与花醉月如此说,纪烟岚复又报以微笑,也不在此事上再做纠结,而是上前一步对文琛施礼道:
“文老哥,小妹今次可是特意带着门人弟子来拜望您的,来之前家里那位可是说了,若是不能在你这里多占些便宜,那就不要回去了!”
一席话听的众人尽皆发笑,文琛更是得意非常,待发现纪烟岚身后的季灵与姬倾城等人全都偷偷地在向自己挤眉弄眼,不由得越发开怀,当即大笑道:
“哈哈哈……!宗主,此处可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我这妹子今次既然带着门人弟子来吃大户,不若就将接风宴席改在妙莲峰上如何?”
“哈哈哈!文师弟所言甚是,纪道友,且请移步。”
……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粉基地】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死亡者 辰吴
宴席之上众皆开怀,即便心怀怨愤的花醉月亦似摒弃了前嫌,至于诸位大能说了些什么,这里略过不提,总之没有一人提及被押解来的那名魔宗修士,更无人问询纪烟岚打算何时前往紫极魔宗。
待到宴至半酣时,花醉月忽地提出要与纪烟岚切磋一番,而这个提议可是正中了纪烟岚的下怀。
纪剑尊如今剑道大成,正缺可以磨剑之人,花醉月踏足大能境界已有千余载,本身又是个精修《太上忘情剑诀》的,以之磨剑岂不正好?
荒蕪城
当下也不迟疑,她二人借着酒兴便要立即动手,阎覆水等人也想见识一下纪烟岚的实力,自是从旁鼓噪,唯独文琛苦苦相劝。
惹火小蠻妻:馴服黑帝老公
“文老哥且请安心,我观这花醉月不是心思鬼蜮之人,此番切磋该是出自本意,退一步说,即便她有借机报仇之心,小妹又岂会惧她?”
识海之中传来了纪烟岚的安慰之言,文琛这才心下稍安,想要随她二人一同进入演武秘境时,却听花醉月道:
“今日与纪道友的切磋便不请宗主与诸位同门观战了,一为公平,其二也可使我二人专心对战、尽情施展!纪道友,请了!”
眼见着花醉月运起剑指,在半空中划开了一道虚空门户,阎覆水等人尽皆无奈苦笑,文琛皱起眉头想要再说话时,却见纪烟岚已经紧随花醉月的脚步,晃身跟了进去。
“咯咯!文师伯莫要担心,我师娘如今可是厉害的紧,就连师父在她的画影龙雀之下都曾吃瘪哩!”
“你懂什么?你那狡猾师父素来惧内,与你师娘切磋之时必然处处留手,而花醉月最疼爱的徒孙当年就死在你师娘手中,此战定出全力!”
“出了全力又如何,且不说我师娘身怀十数件重宝,她老人家的识海里可是还……嘻嘻!灵儿不和你说了。”
与季灵以道念交流了几句,文琛这才彻底放下心来,从季灵刚刚说的半截话里他已经听出了端倪,还以为陈景云的“惊云刃”就在纪烟岚的识海之中。
空等最是乏味,又因为惦记着纪烟岚与花醉月的胜负输赢,是以阎覆水与龚晁、百里尘舒三人只能继续苦等。
文琛这边倒是热闹,原本季灵、柴斐还有四个小的都由虚琴陪着,几人因为丝毫也不担心纪烟岚会有危险,因此欢声不断,文琛最喜季灵等人,于是便也移步坐了过去。
“师伯祖!倾城今次可是给您带了不少好东西,看,这一坛子好酒就是倾城特地从掌门师伯那里偷来的,整个闲云观总共也不剩几坛!”
“好好好!还是倾城丫头最惦记师伯祖,不像你那小气师祖,就说你师父大婚的时候,他可是借机狠狠地敲诈了师伯祖一回,结果竟连好酒也不曾多拿出来一些!哼!想想就让人生气!”
孟不同见到文琛说话间抬手就把一个精致的丹瓶赏给了姬倾城,一旁的虚琴则是一脸的肉疼之色,那里还不知道丹瓶里头装了了不得的宝药?
眼珠一转,忙自储物袋中摄出一个偌大的食盒,双手捧着献了上去,言道:“有好酒岂能没有好菜?
小子北来之前曾在一处冰峰之上猎得几只雪龙,此物经过门中苏执事的妙手烹制,当真是天下绝品,就连师祖吃了都说是无上美味,请师伯祖品尝!”
文琛闻言食指大动,苏凝碧的厨艺他当年也是见识过的,打开食盒尝了一口雪白晶莹的肉片,不由眉开眼笑,又见素来好嘴的百里尘舒正在看他,便命虚琴端过去一些。
百里尘舒吃了一口,立即大加赞赏,旋即埋怨道:“阎师兄,那苏凝碧本是我莲隐宗内门弟子的遗孀,可恨执事长老黄化没有识人之能,竟将这样人才拱手让给了闲云道友。”
提及此事,阎覆水也是一阵气恼,莲隐宗身为人族五大宗门之一,不想辖下分堂之中竟然出了欺辱门人遗孤的龌龊事,且还好死不死地被陈景云与纪烟岚给撞了个正着,此事实在让他有失颜面。
此时彭逍与彭遥见到师弟师妹都在文琛那里混到了好处,于是便也嬉笑着各自奉上礼物,些许俗物在大能境修士眼中自然不值一提,但是再加上“心意”二字可就变得不同了。
果然,被四个小辈围在中间的文琛不住地哈哈大笑,季灵与柴斐又在一旁添油加醋、拍马逢迎,不一会儿,咱们这位人族丹圣的腰包里就已经少了不少好东西。
“刺啦!”
随着,一声裂帛似的响动,半空中忽然再次显出了一道虚空门户,众人抬眼看时,却见面带笑意的纪烟岚当先跨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