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錢遊戲
小說推薦數錢遊戲
这“人未识”三个字就是镶嵌在小楼的厦沿下的,第一次来的时候古兰并未注意到,这一次回来帮着苗准往楼里提东西,一抬头才看见了的。
心里琢磨这三个字的味道,又想起苗准的细心周到,便有了许多的感慨。这男人怪不得能在这深山里干出一番连城里人都望尘莫及的事业,确有他的独到之处。
东西都拾掇好后,苗准和古兰在客厅里喝了会茶的功夫,那嫂子已经把几样色鲜味美的菜肴摆上了餐桌。三人开了两瓶地地道道的拉菲吃喝了起来。
出乎意料的是,那嫂子的酒量是极好的,一边喝着一边夸赞古兰的才貌人品。说自己一入苗家的门,就知道她这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美若天仙的大妹子,今日同餐真乃三生有幸。
这明显言过其实、又刻意字斟句酌、精挑细选的句子,从一个村妇的嘴里那么顺溜地吐出来,着实让古兰刮目相看。
便和她接说着,嫂子过奖了,像你这么通情达理、见识过人、能里能外、安分守己、默默无闻地助我哥盘下如此一份家业,才真是贤妻良母,山中凤凰呐。如此言来语去,这顿饭吃的是极好的。
饭后又聊了会天,那嫂子就送古兰上楼去休息。尔后苗准就同那嫂子在楼下安眠。至此,古兰才意识到,苗准这是怕古兰第一夜住在这幽静的深山里虚惊,才把嫂子叫来既作伴又避嫌的。
古兰躺在床上想,这人啊,哎,货比货就得扔啊。
天亮后,苗准就带着嫂子下山去了,古兰就在这里住了下来。到了下午,当古兰意识到自己就要在这深山里独居了,心里难免有些空虚。就在这时,苗准又返上山来。他就像知道古兰的不安一样,给古兰带上来了一条大狼狗。
那狗全身漆黑如墨、油光瓦亮,四蹄却是白亮如雪。眼眶上有两片褐色斑毛似眼罩一般,高大威猛。苗准把它牵进院里,先把它拴在一奇石的圆孔上,然后从包里掏出一包牛肉要古兰去喂。
古兰知道苗准这是让狼狗认主,忙走过去接过来,先是丢一片在地上,狼狗嗅了嗅吃了。然后古兰又拿一块捏在手上,那狼狗犹豫了一会,就用舌头一卷接过去咽了。
再然后古兰把两大片牛肉放在手心里,那狗毫不客气地吞食进去。如此三番以后,那狗眼睛里已经溢出了欢喜的光与古兰亲近上了。
这时毛毛也慢慢地靠了过来,古兰也递一块给它。这样两只狗都在古兰的手里用过食之后,互相之间也友好了起来。
当一大包牛肉喂完之后,苗准把狼狗的链子解开,一大一小两只狗围着古兰转了两圈,就相约着撒着欢的玩去了。古兰怕它们跑远了,唤了一声毛毛两只狗就听话的一前一后跑了回来。
古兰问那狼狗叫什么名字,苗准说成天狼狗狼狗的叫着,也没个名字。古兰摸着那黑乎乎、圆溜溜的狗头说,那你就叫猛猛吧。
那狗听了竟摇了摇尾巴,用头蹭了蹭古兰的裤管,很高兴的样子,古兰便喜欢上了。
看那狼狗已将古兰认了主,苗准告诉古兰:“这狼狗在这十里八乡是出了名的欺生护主,有它守护者人未识,绝对安全,你就放心好了。
重回九四 雨中雨夹雪
今晚上我家里还有点事,得早点回去,就不在这里陪你了。”临走他又把自己的车钥匙递给古兰,把古兰的车钥匙要了过去,说:
“你这车在这里太显眼。我开你车回去,把我车放在这里。这里的人都认得我的车,只要看到我的车在这里,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古兰听了心里又踏实了不少,但又有自己的担心,不由说道:“好是好,只是如果有人看见你的车在这里,家来找你玩怎么办。”
背影之探
苗准笑了笑:“没事的,谁找我也得先打电话联系。如果不预约好,无论是谁也都不敢随意上门的。尤其是在这人未识,我的车就是信号,‘非请勿进’。这是规矩,大家都懂得。”
古兰就这样在这人未识隐居了。
有了苗准的精心安排,虽说是逃难之地,却如天堂一般让古兰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舒适安逸。这是她一直向往的田园风光里的富庶生活,竟然是在这种情境之下不期而至,不得不说人生无常。
白天看看伟人诗词中的鹰击长空、鱼翔浅底、郁郁葱葱、层林尽染。
晚上看看电视、玩玩电脑、数数星星、拜拜明月。除了偶尔有那虽然已经远离,但远没有摆脱掉的烦恼来袭一下,仍是美中不足外,真想就这样与世无争地生活下去。
错嫁豪门阔少
苗准隔三差五的就上来一趟。一是给她送些必须的生活物资,二是来和她聊聊天,排遣排遣她不时地淤积的寂寞开无主的情绪。
古兰高兴之余,总是怀着感激,让他不必挂念,尽管忙他自己的事去就是。平时无人打扰,古兰和一大一小两只宠物,无忧无虑,其乐融融。
豪门惊婚:花心总裁的天价逃妻 凤梧桐
自上山以后,古兰拉黑了所有地干扰过她的无良电话。包括惠明心、林虎等东海那些所谓的家人们。
但她每天晚上会查一下那些被拉黑的电话的黑名单,开始的时候,那些被屏蔽掉的电话像疯了一样,没早没完、没完没了得不停得打,反复地打。
絕命毒仙
这电话有这样一个好处,拉黑的电话不是打不通,而是打得通没人接。这就使那些打电话的人抱着希望又近乎绝望的饱受“你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或是不在服务区的折磨,这也使古兰得到一丝报复的快感
。慢慢的这些无良的来访者经受不起天天、次次的没人接,渐渐地也就稀少了下来,沉寂了下来。
有几个电话古兰是保持着畅通的。“金花”姊妹来电话,古兰告诉她们,她到女儿这里来被疫情搁在京城了,请她们放心。
儿子来电话,她告诉他,自己到南方、北方转悠着旅行去了,顺便看看各地的同学,让他不用担心。长枝的电话也是保留在畅通一档里,但长枝却一直没来个电话,古兰也不想去问。
平芳的电话也留着通路,但自那次古兰想和她商量拆盘以救苦救难未果后,两人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古兰是从心里想着她的,若是在这人未识里有平芳作伴,才真乃人生一大幸事。想约她一次,又怕烧香引出鬼来就放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