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紅人
小說推薦一品紅人一品红人
匡有容笑笑,说,“是不是你们男人每一个都这样?”
“这话不对,男人这样是事实,没有女人,这个戏也没法演,是不是?”周术保说,在这样的环境下,不管说什么,与平时的自己都不相干。
匡有容想了想,说,“那不一定。”
“女人真的都很好骗?显然不是,更多的都是自己也不甘于寂寞,顺着某种情况,就做出一些事情,然后自己完全推掉,那就都是男人的错。”
“或许是对的,或许,有些女人太单纯,太傻。”
“你说的情况肯定有,但你不会是这样的,对吧。”
“我不会傻,自然不会去做那些不该去做的事情。”匡有容柔声说,分明是在说自己的立场。
“什么时候开始学按摩?技术不错,我希望下次还能找到你,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这是我的工作。”
“喜欢这个工作吗。”
“混一碗饭吃,没有别的能耐,只能做这一行。有时候也很烦。”
“是因为客人的原因?”
业勤不归路
“是的,不少客人并不规矩。怎么说都不听,又不能真的惩罚这些人。不然,就没有回头客了,老板也不会喜欢你。”
“是的,做什么都不容易。”周术保说,“不过,我有一个工作可提供给你,就看你愿不愿意。”
“哦,什么样的工作,不是把我养起来吧。”
“也可以养起来,只要你愿意。”
“我还是自己做事,这样心里踏实。青春饭,吃不了几年。”匡有容说。
“那你现在所做的工作,不也是青春饭?等几年,年龄大了,店里就会有新的姑娘取代你们的位子。”
“确实这样的。”
“都是吃青春饭,那就干脆吃得彻底一些,不更好?”
“老板是做哪一行的,给我介绍一个什么样的工作?”
“只要你打听一下,就会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不难。”周术保说,“长坪县过几天,会成立一家建设工程的公司,我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去那里,帮我看着公司。
类神
特别是财务上的事情,不要懂会计业务,但要看着别让人乱拿钱,有钱的时候,钱该怎么花,完全听我一个人的。职位呢,叫会计助理。明面上的工资不高,月三千到五千,到底能够拿多少钱,我也不说。”
“你是说要看我表现?”匡有容说,见周术保点点头,边看向另一侧。侧着脸,不想让周术保看到她的表情。
“信不过我?你可问问你朋友,她知道我的情况,要不然,也不会让你夜里过来,是不是?”
匡有容笑了笑,看周术保一眼,突然觉得周术保的面容也不算太恶心。除了脸庞大一些,却很精神。至少,匡有容突然想到之前,她不过按揉而已,却让这个人就飞了,是不是太没用?
真是如此,哪怕拿到不少钱,也不算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匡有容如此想,下意识地看了周术保的某处而不自知,周术保自然明白她在想什么。对于这种有家的年轻女人,要真是很规矩的,也不会真愿意做这一行,至少不会离开店子到酒店挣钱。
“你是在想刚才的事情吗?”周术保看着匡有容,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样子。“如果你觉得要试一试,也可以啊。”
“才不要。”匡有容被看破、说破,脸一红,忙扭头一边不让周术保看到她。
“你想那份工作,就必须成为我的人,这是最基本的前提。我要求不多,对工作的事情绝对是一点都不能外传,另外,每个星期到酒店来一次。”
“我得想想……”匡有容有些动心,知道自己吃的是青春饭,过几年,确实难赚钱了。
“这件事情已经跟你说了,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强求。我会找你那朋友,让她去做会计助理,我想,她可能也乐意。”
“什么……什么时候去上班?”
“可能要等几天,最好,这几天你稍微准备一下,看一些会计方面的书。”
“我不用看,因为我读职校的两年,就是念财会专业的。”匡有容说。
“没想到还真找了一个专业的,看来真是有缘啊。”周术保稍带感叹地说,伸出手,等着匡有容。匡有容见了,稍带挣扎地就慢慢往周术保的手弯靠近。
“会不会后悔?”周术保看着匡有容,这时候,两人的距离有些近,匡有容因为羞怯,脸色更鲜艳。她也不知,但不会有所表示。
周术保自然不在意,一手在腰间,另一手落在高处。随即,两人省略五千字。
匡有容临走前,周术保说,“吧你电话给我,到时候你该做什么事,我会给你电话。其他时候,就不再联络了。”
匡有容不说话,点点头,临走前,回头看了周术保一眼,才扯一扯自己的工作服,离开房间。
房间门关好,边没有外面的声音。至少,周术保而立似乎还留着之前,匡有容哼出的调子,那种令人无法忘记,令人冲锋陷阵的声音。
周术保摇摇头,觉得这一步也是必然,自己要这样一个人,最让他满意的是。匡有容居然学的是财会专业,今后,安排她去上班,都不用找多少借口。
经过这一些事情,周术保也完全清醒过来,抽一支烟。盘算着匡有容已经走了,才出房间。
坐电梯到前台,见之前那个服务生还在值班,说,“你到我房间去,有些事情要问你。”
“啊……好的,书记。您打个电话不就行了?”服务生说。
周术保不多说,转身进电梯。他知道,今天这样的事情,匡有容以后或许不会有问题,但也许会有问题。自己要做好防范,最简单、最直接的部分,就是解决好匡有容这个朋友。
服务生跟着进电梯,两人不说话,甚至都不相互看。
到楼上,进房间时,服务生稍微有些犹豫,但还是跟进了。朋友匡有容在房间的时间有些久,对她说来是可以装着不知,但又不能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