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練氣期啊
小說推薦我真是練氣期啊我真是练气期啊
这只大日金乌完全吓傻了。
该死!
那怎么会有一只炼狱炎火凤凰?
而且……这一向自视高贵的炼狱炎火凤凰,竟然就乖乖站在那根树枝上,活脱脱像是一个家雀?
大日金乌搞不懂为什么眼前这个练气修士的宅院里,会有如此恐怖的一只家雀。
但这一刻,他忽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另一边,鱼长歌和剑心真君以及狂刀真君也愣了。
“麒麟子,你,你可真会开玩笑……”狂刀真君有些结巴。
这可是他亲手抓到的大日金乌。
完全成熟期的大日金乌,足可媲美大乘期修士作为帮手的灵宠,甚至那蕴含一丝子午阳火的大日金炎,就连仙人都不敢硬碰硬。
这种灵宠的珍贵性,不言而喻。
可以说,就算是见多了宝贝的多宝圣主鱼长歌,面对这只大日金乌也会如获至宝。
前辈却把它当成了吃的?
emmm……
应该是前辈在开玩笑。
然而,在狂刀真君三人愕然的注视下,张风提着那只小鸟在院子里走了几步。
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一样。
“麒麟子,可是在找什么,我帮你找找?”剑心真君提着斧子,主动道。
“不用不用,我就随便找点……”张风说着,目光扫到剑心真君手里提着的斧子上,两眼顿时一亮:“哎呦,你这斧子不错,能拿来给我用用吗?”
“麒麟子开口,那自然可以。”剑心真君递过斧子:“难道麒麟子您也想砍点木头?”
然而。
张风摇了摇头。
接过斧子之后。
把那捆的结结实实的小鸟放在桌上,举起了斧子。
剑心真君:“???”
狂刀真君:“???”
多宝圣主:“???”
卧草。
您真要吃这只大日金乌啊?
这么狠吗?
那大日金乌被捆的结结实实,眼瞅着张风举起斧子,眼中竟然没有一点慌乱。
甚至双眼中充满了人性化的不屑。
“区区一个平平无奇的练气修士。”
“提着一把破斧子。”
“也配杀我?”
“老子就算被捆的结结实实,躺这儿不动,你也砍不掉老子一根羽毛!”
斧子高高举起。
斧刃闪烁寒芒。
“呼!!”
张风深呼口气,斧刃裹挟狂风,精准至极的朝着那小鸟的脑袋砸下!
这一刻,一股恐怖的气息从斧子上澎湃而起。
举着斧子的张风身后,赫然出现了一道虚影。
一袭白衣。
面对混沌天地,浩浩然一斧子砸下!那恐怖的威势让混沌崩碎,虚空倒卷,天地开辟!
这一刻的张风,就仿佛是那持斧劈开天地之人!
一股恐怖的伟力从那斧子喷薄涌出,这片天地仿佛都在恐惧颤抖!
这一斧,无物可挡!
足可开天辟地!
那大日金乌整个鸟都傻了,拼了命的努力挣扎,喳喳乱叫。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是炼气期?”
“这特么是炼气期?”
“放开老子,老子不想……”
“砰!”
斧刃落下。
尘埃落定。
大日金乌的脑袋已经滚落,两眼中还残留着死前那人性化的恐惧和骇然。
它到死都没想明白,自己堂堂大日金乌,怎么就特么被一个练气修士拿着斧子给劈了。
在大日金乌的小脑袋掉下的刹那,一直在树枝上假寐的杂毛鸟瞬间睁开双眼,嗖的一声掠下来叼着那大日金乌的脑袋飞走了。
虽然大日金乌的血脉比它要弱上很多。
但对于杂毛鸟,也有莫大好处。
一旁的剑心真君和狂刀真君还有鱼长歌三人都看傻了。
“真,真宰了?”
鱼长歌一脸懵逼。
哪怕是他,都万万没想到,面对这传说中的大日金乌,前辈一斧子就砍死了,就特么跟杀个鸡一样。
就算他这位富得流油的多宝圣主,看见这么一个大日金乌,都巴不得要收服成自己的灵宠。
一个相当于大乘期修士的助力,甚至拥有大日金炎这种恐怖火焰,对任何宗门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帮手,就算是圣宗也要。
“啊,对啊,难道你活吃啊?”
张风一边说着,一边熟练地扒毛。
就像是对付一个小鸡崽子一样。
一旁的多宝圣主和剑心真君狂刀真君三人都看傻了。
张风拔完毛,看了看那剑心真君送给自己的柴火。
“你们还真是挺有心的。”张风嘀咕一声。
连柴火都送上来了。
这分明是想让自己烤了这只鸟啊。
正好饿了,就在庆功宴之前垫垫肚子吧。
张风用一把飞剑把那只小鸟串起来,点燃木柴,开始烧烤。
掏出的内脏则丢给在院子里的水池中打盹的小乌龟。
烤的那叫一个滋啦作响。
香味扑鼻。
看着眼前的一幕,狂刀真君内心无比懵逼。
“大日金乌。”
“就这么给烤了?”
帝国崛起全面战争 泪曲.
“前辈他这么狠吗?”
“这可是大日金乌啊!”
抽抽鼻子。
闻着那扑面而来的香气,狂刀真君忍不住赞叹一声:“真不愧是大日金乌,真香!”
“是啊,真香啊。”剑心真君忍不住嘀咕一句。
一旁的鱼长歌点点头,忽然一拍脑袋:“我懂了!”
“以前辈的境界,这大日金乌根本不配做他的灵宠。”
“毕竟前辈的灵宠,可是那血脉变异过的炼狱炎火凤凰……这大日金乌怎么能比?”
“这大日金乌,在前辈手中,也只是仅仅需要最简单的烹饪方式的食材而已。”
“以前辈的实力,这完全可以理解。”
剑心真君闻言一愣,一脸敬畏的看向正在烧烤大日金乌的张风,声音凝重:“前辈的境界,果然不是我等能够想象的啊。”
“也只有这种强悍凶兽,才有资格获得被前辈吃掉的荣幸。”
“这是这只大日金乌的鸟生巅峰。”
“就算生前做了再大的恶,烧烤架上走一趟,都算是死得其所了。”
大日金乌:可去您妈的鸟生巅峰吧。要不你来?
不多时,张风烤好了。
闻了闻面前香气扑鼻的烤鸟,张风坐回桌子上,美滋滋的吃着。
别说,味道还不错。
见面前三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自己手里的烤鸟,张风眉头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