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爭霸我種田
小說推薦你們爭霸我種田你们争霸我种田
三人走进叶知秋的魔法实验室,关上了房门,并嘱咐学生们不允许任何人入内。
在这里,叶知秋有着一整套的魔法实验设备。
这套设备可以说是现在全大陆上最精尖也是最昂贵的一套!
它的整副框架都是由最精纯的秘银所制,另外不管是水晶玻璃试管,还是蓝宝石镜面,全部都是由克洛泽这个大土豪所提供,并且分文未收。
这也就是为什么克洛泽能调动魔法师的原因了。
叶知秋将那枚装着小沙蟹的玻璃瓶放在控制台的台面上。接着他操纵设备,将几处放射魔法干扰射线的枪头对准了玻璃瓶。
他现在急不可耐的想要看看这魔法阵里藏着的到底是何方神圣!克洛泽也很想看看,那圣虫教的首领到底是不是他猜测中的鬼佬?
仪器被启动,整个庞大的魔法控制台缓缓转动了起来!一缕阳光从黑塔最顶端的一个小孔照射而下,正好接触在控制台的一面纯净的聚光蓝宝石镜面上。紧跟着阳光被折射投向一处极为精密的螺旋仪器内。内里早已放置了调配好的魔法粉末,再经过折射的阳光渲染下,那些粉末逐渐分散成几股色彩不一的能量流,通过试管流动到不同的三个方位。
这时,那些能量经过试管的加工与分解,又各自化出两道不同的纯色能量。如此一来,就有六道不同颜色的纯色能量渐渐汇聚到了仪器出口处。
叶知秋、克洛泽与库刹大师死死盯着控制台上的小瓶子。
那里的小沙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开始剧烈的挣扎,在玻璃壁上用力碰撞,发出铛铛的清脆响声。
可就在叶知秋摁下开启键之后,那小螃蟹就突然缩起了腿脚,静静匍匐在瓶底中,任由那六道纯色的光芒照射在玻璃瓶上,投射出一股股让人无法直视的亮光。
随着六道能量持续的注入玻璃瓶,那玻璃瓶也开始剧烈震动起来。
克洛泽三人见势不妙,都向后退了几步。
紧跟着那玻璃瓶似乎达到了一个临界点,突然“啪!”的一声炸碎成了满天的粉末!而小沙蟹仍旧保持着那个姿势跌落在控制台的平台上。
只不过此刻它身上绘制的魔法图阵闪起道道白光,貌似是与控制台所激射出的能量产生了反应。
叶知秋看了一眼控制台上的景象,冷哼一声:“哼,我看你还能在这乌龟壳里缩多长时间?给我开!”
他似乎有些恼怒自己的仪器未能在第一时刻将魔法阵打开,当下双手掐出一个指决,暴喝一声!一道黑色光芒从他指尖射出,为那六道纯色能量增添了一道,变为了七道。
而就在这股黑色能量加入后,那小螃蟹突然剧烈挣扎起来!但没过几秒钟,螃蟹腹部从魔法阵图开始“砰”的一声炸了个肠穿肚烂!四名穿着斗篷的陌生人也突然出现在了实验室上空!
只不过由于魔法阵被强行破除,他们在里面遭受的场景外人无法得知,但克洛泽从他们狼狈的外表不难看出,这几个家伙恐怕刚刚过得并不舒服。
这四人被炸出魔法阵后,便七倒八歪的躺在控制室周围。
库刹大师眼疾手快,直接一挥手,四道闪电鞭就被他扔出了掌心,将这四人紧紧捆在原地,无法动弹。
此时如果有谁想要强行挣脱闪电鞭,还会遭受十万伏特的电流洗礼!
这四个人表现的很平静,没有叫骂,也没有过多挣扎。在被闪电鞭束缚住以后,只是躺在原地剧烈的喘息着,似乎想要竭力恢复体力。
战神金枪 天马行空
克洛泽走到一人身边,扯下男人的兜帽,发现这正是他放走的那位老朋友,三祭祀大人。
“ 嗨~~好久不见了,你竟然甩掉了我的人?不简单呢。”
他拍了拍三祭祀的脑袋,而后者则对他投去了怨毒的目光。
“你这可恶的黑乌鸦…你不得好死!等我们真神降临的那一刻就是你的忌日!”
克洛泽面带笑容压根没理会他,他将目光投向剩下的三人,打了个响指,那三人头上的兜帽便全部被风刃扯的粉碎。
而在当他看到其中一人的长相时,瞬间就勾起了自己脑海中几年前的记忆。
正是那一幕,他和奇葩四人组在下水道中与两个身形诡异的怪人打过一场架!而其中那个要死不活被称为“鬼佬”的,可不就是眼前这个人吗?
克洛泽走到鬼佬身边蹲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笑道:“嘿,老朋友,几年没见你怎么装不认识我呢?还记得我吗?我可是还记得你呢。”
鬼佬瞅了克洛泽一眼,也露出一个笑容来。他此刻的样貌变化并不是很大,皮肤也没有那些人那般成病态的蓝灰色。他除了看上去没怎么有精神,身材有些瘦削,除此之外却不像是这个教中的信徒。
“哼…没想到当初只是一个小小的私生子,竟然能用短短几年时间成为一方霸主!不得不说…你的运气比你的长相还要好。我暗中观察过你的发家史,可以这么说,你所遇见的每一个人,他们似乎都是在你最需要他们的时刻出现在你面前,就跟设计好的一样帮助你渡过难关,发展壮大。而你却以为这些都是自己的功劳?简直是可笑之极!”
克洛泽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也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他已经见到过那座秘境中的空间,知道了自己和千年前的另一位皇帝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可以这么说,整片魔林以及魔林中的一切,大概率都是之前那位流星,也就是自己的祖先留给自己的。
这样就能够说得通,为什么魔林中的魔兽都对他亲近有加,凯恩和戴安娜在看到他第一刻起便认他做主人。
因为那里本来就是他的家!而那些人也本来就是他的部下,自然会对他亲近。
不过这鬼佬作为一名外人,竟然也能看到这件事的本性,可以说他的眼光与心性都属于上等。
“嘿嘿,你不用拿话激我,我之所以能发展到今天这个规模,不夸张的说,全部都靠我自己~~~就算是祖先留下来的东西,那也是我自己的~~你的这些话对我毫无杀伤力,而且就算不是我祖先留下的又怎样?以我的脸皮,你认为能够羞辱到我吗?”
鬼佬的神情一滞,没想到克洛泽的脸皮竟然厚到这个程度?但是他刚才说是祖先留给他的什么意思?难道他不是霍尔格公国的废物私生子吗?
克洛泽拍了拍他的肩说:“老朋友,不要一见面就说我呀,咱们说说你怎么样?你这几年没见怎么摇身一变成了这邪教头子?还有你联合八爪鱼跟毒蛇家刺杀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我没记错当时可是饶了你一命的。你说你不感激我也就算了,怎么还能恩将仇报?不科学啊。”
鬼佬冷哼一声:“饶我一条命?这话说出来你自己信吗?根本就是看我时日无多,懒得自己动手罢了!要不是我遇到真神大人,恐怕早就变成刀锋峡谷的一堆白骨了!”
“嗯….真神大人….”
克洛泽眉毛一扭,有些纳闷。他原本还以为这个邪教的老大就是鬼佬,听他现在这个口气似乎他并不是。
“难道你不是这什么虫子教的教主吗?”
“呵呵…我只是大祭祀!我们的真神大人岂是能够随便露面的?但只要他降临在这个世界上,所有人的好日子也就过到头了!我要将你们这虚假的繁荣与平静彻底撕的粉碎!让黑暗重新降临莱恩大陆!而我们圣虫教,将会以莱恩大陆为跳板,把教义散播到整个六王大陆的每一处角落!谁都无法阻挡真神的步伐!”
“啪”的一声,正在侃侃而谈的鬼佬被克洛泽跳起来一巴掌就扇在了后脑勺上。
“你…你敢打我?!”
“啪”,又是一声。
克洛泽又扇了一巴掌,然后一脸怒气指着后者骂到:“打的就是你!现在大陆好不容易进入了一个相对平稳的发展期,你们这些小丑就又要跳出来搞事情!你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劲才控制住莱恩大陆现有的局面吗?你知不知道百姓们需要休养生息?莱恩大陆不想再看到战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