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系導演
小說推薦音樂系導演
当然,《亲爱的》虽然因为之前的工作做在了前面,所以,不管是人血馒头之说也好,还是后面的“美化人贩子”的言论也罢,都没有形成太大的影响力。
不过,事情做到位了,但是这些东西,也是时候做一些澄清了。
神路之时空错乱 剑仙玉凌
番茄卫视,《背后的故事》栏目组。
“欢迎大家收看《背后的故事》,我是主持人李芒。”
“最近一部电影,引起了极大的社会反响,有人说这是一部感人肺腑的电影,看了电影被感动的落泪,也有人骂说,这是一部‘美化人贩子’的电影,深恶痛绝!那就是吴天雄导演执导的《亲爱的》!”
“本期节目,我们邀请来了《亲爱的》的导演,吴天雄导演,以及主演葛军,刘安然等人,让我们来听他们讲述《亲爱的》电影背后的故事!”
梦幻之迷失的世界 雪夜温狐
在掌声之中,吴天雄带着葛军等影片的主演走了出来。
“吴导,葛老师,刘老师你们好。”李芒笑着打招呼。
“主持人好。”众人打招呼道。
“吴导,是什么原因让你想到要拍《亲爱的》这么一部电影?”李芒问道。
吴天雄双腿交叉,说道:“当初,王逸凡导演,因为遇到一个人贩子拐带孩子的事情,萌生了写一部关于打拐题材的故事。”
“这个事情,新闻应该有报道的。”
李芒点了点头道:“让我们来看看当时的资料!”
邪性首席別愛我
很快地大屏幕上就出现了几份报道。
很多现场的观众都有些讶然,没想到《亲爱的》这部电影的剧本居然是因为这个出现的。
而王逸凡的做法也让他们原本对《亲爱的》的那些负面的舆论的影响降低了不少。
显然,王逸凡本身是痛恨人贩子的,他都亲自和人贩子斗了起来,还协助警方破获了人贩子的案件,那么他写出来的剧本,怎么可能是美化人贩子的?
“我呢,以前遇到过一个寻找孩子的父亲,他整整寻找了二十多年,至今依然没有找到。”吴天雄说道。
然后大屏幕上又出现了,吴天雄说的那个寻找孩子的父亲。
画面当中,有孩子和那个父亲年轻的时候的合照,也有后来寻找孩子的途中,父亲推着摊车,上面贴着寻人启事。
只不过,一个原本帅气的父亲,短短的几年时间却头发都熬白了。
现场的观众都忍不住为之哽咽不已。
“为此,我主动找到了王逸凡导演,希望能接拍这部电影!”吴天雄说道。
“我只是希望,能够通过这部电影,让更多的人关注到打拐这个事情,只要电影上映之后,能多一个人关注到打拐,平时在路上的时候,遇到乞儿,能够想到,他们有可能就是被拐的孩子,能伸出援助之手,能让这个世界少一个被拐走的孩子,能让这个世界上的父母,能寻回自己的孩子,哪怕多出来一个,我认为这一切就都值得!”吴天雄情真意切地道。
天命女帝
“啪啪啪啪!”现场的观众都鼓起了掌!
“那么在拍摄《亲爱的》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什么难题?”李芒又问道。
“这肯定是有的,其实在拍《亲爱的》之前,我们就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吴天雄说道。
“大家都知道,现实题材的电影,虽然电影不可能和现实一样,但是我们还是希望,能够拍一部更贴近现实的电影,所以在细节方面,就必须要做到位。”吴天雄继续说道。
“所以,我们实地走访了寻亲互助会,接触了许多失去孩子,寻找孩子的父母,因为我们需要拍出最真实的情感,最真实的反应,虽然这很残忍,但是我们必须这么做,因为,如果凭空想象,那么是对电影的不尊重,同时也是对社会的不尊重。”
背後的兇手 雪
“同时,我们收集了大量的资料,大家可能没有注意到,其中的很多信息,都是真实的。”
“比如,田文军在影片里面举着孩子画像念独白的那个镜头,他念的电话是公安部打拐办的电话!”
“而细心的人会发现,我们的电影,在各地上映的时候,这个镜头是有细微的不同的!”吴天雄说道。
这个时候,大屏幕上开始出现那个田文军举着孩子的画像念独白的镜头,只不过,每一次他念的电话号码都是不同的。
现场的观众都是忍不住一阵惊讶,有人还特意低头用手机搜索了一下。
“没想到居然是这样!”
“太有心了!”
“什么美化人贩子,这怎么可能?”
我的年輕老師 北川清壹
超能護衛 田小田
“人家根本不赚钱,为什么要美化人贩子,人贩子能给他们什么好处?纯粹是瞎比比!”
不管播出的时候,电视机前的观众是怎么想的,至少此时此刻,现场的观众都被这细微的细节给震撼到了。
“我们希望的是,如果遇到人贩子,不需要你们做什么,只需要拨打报警电话,或者打拐办的电话,这样我们这么多工作就完全值了!”吴天雄说道。
“葛军老师,你呢?为什么会接这部电影?”李芒又问葛军道。
“首先,田文军这个角色,很有挑战性,其次,我也希望能够出演一些更有意义的角色。”
雷电奇缘
“其实这个角色并不好演,比如,田文军失去孩子的后是什么样的反应?什么样的心情,寻找孩子的时候,找到孩子的时候,又是什么样的感觉,这些,都是凭空想象不出来的。”葛军说道。
“那么你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看你在影片当中演的很好啊,特别是举着画像念寻人启事的时候,我们再来看一遍。”李芒说着,大屏幕上再次重复播放那一段画面。
如果说之前在电影院里面看,很多人第一时间的反应是好笑的话,那么此时此刻,众人带着心思去看的时候,却很快地就发现了之前忽略掉的细节。
“我们找到了一位寻找孩子四年最后找到了孩子的父亲!”葛军说道。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那位父亲是不愿意跟我们多说话的,因为那一段日子对于他而言,是个噩梦,他不愿意在提起。”葛军缓缓地说道。
李芒点了点头,现场的观众也是这样。
“可是后来,他主动找到了我,他说,他不希望别人承受同样的痛苦,他找到了自己的孩子,但是还有很多父母却没有找到,所以他希望自己能够为他们做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