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
一会儿之后,几人终于吃完了,将碗也舔得干干净净,才依依不舍的将碗放了下来。
今日送来的羹汤比昨日更多,但几个女人都像是没吃饱的样子,甚至仔细听还能听到肚子‘咕咕’的鸣响之声。
“吃饱了,就将尸体收拾了。”
宋青小等她们吃完之后,才踢了一下尸体,吩咐了一句。
几个女人期期艾艾的应了一句,可能是有了前两日的经历,她们虽说仍感害怕,但却知道无法逃避。
顿了一会儿,几人相继鼓足了勇气上前,去抓抬这具男人的尸体。
那尸体比昨日还要沉一些,大家怕他再回来,甚至抱猫的女子抱了一只沉实的香鼎与他的尸身捆在一起。
傲慢邪尊 瞳墨
几女合力将他的尸体抬出船坊,扔进了江水里。
船坊内的地面上比昨日又多了些血脚印,绢儿与另外三人打了水,各自拿了把刷子洗刷着地面的血印。
只是与昨日的情况相似,无论她们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将这些血脚印除去。
且随着江水浸入,那血色越渗越多,几乎要将船坊门口至床榻这一段木板全部染成红色。
“洗不干净啊——”
绢儿一面刷着地板,一面颤声叹了一句。
她越是用力,那血色便越深。
船身随着她的力量微微的晃荡,船底拍打着江水,发出‘哗哗’的水波响声。
天色逐渐暗了下去,第三夜即将来临。
可能是在这几日相处的过程中,众女有了共同的目的,不再像以往一样争风吃醋、吵闹不停,彼此的关系倒像是融洽了许多。
夜幕到来的时候,寒意侵袭之下,几女靠得更近,颇有相互依偎取暖之意。
飞升诛仙 花海边的虫
这一点变化令宋青小不知是该忧还是喜,灯光熄灭之后,她感觉得到几女的目光若隐似无的落在了她的身上,仿佛透过黑暗在观察着她的状态。
黑暗之中,宋青小开始感到疲困。
这可不是一个好信号!
从她踏入修行的大门之后,随着实力的增涨,灵力滋养她的筋脉,使得她早就已经不再需要靠睡眠、食物来增加自己的体能。
强大的神识令她可以保持神智的清醒,可此时她却觉得眼皮异常酸涩,肚子‘咕噜、咕噜’响个不停。
船坊内份外静谧,几个还没有完全睡着的女人应该也清楚的听到了她肚子饥饿时发出的声响。
黑暗之中,有一种诡异的气氛萦绕在船坊之中,像是暴风雨即将来临前的短暂宁静。
宋青小并不慌乱,试炼场景的历炼令她性情沉着,忍耐力也异常惊人。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看文基地】,免费领!
她强行抵抗着睡意的侵袭,每当眼皮酸涩的时候,就重重的咬一口自己的舌尖与嘴唇。
直到闻到血腥味儿了,刺痛将睡意逼退,令她保持着清醒。
她试图感应灵力,可筋脉仿佛与外界断了联系。
神识也在急速的退化,她在想要呼唤诛天剑的时候,被她蕴养在体内的小龙魂没有半点儿反应。
天一点一点的开始透出青光,船坊内的黑暗被驱离,但那股绝望与恐惧却较之半夜的时候更甚。
娱枭:崛起在日本娱乐圈 雪铁如霓
经历过前几日的遭遇,宋青小清楚的知道再过不久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等到天蒙蒙亮时,‘嗒嗒’的脚步声会响起。
那死于她手中三次的男人,会再一次回归,且一次比一次更强、更狰狞。
与这具永远无法打倒,并彻底杀死的尸体相较,她的力量越来越衰弱。
若是她力量彻底丧失的时候,又该以什么样的方法活下去?
一种恐惧感化为阴寒,钻入她的脚底,并迅速的蔓延至她周身。
“回来!”宋青小的脑海之中,响起了踏入红雾之前,老道士撕心裂肺的呼喊,在唤着她退回去。
“回去吗?”她心中生出这样一个疑问。
仗着自己的实力,贸然进入此地,结果陷入了这样一个困境,“是不是真如师傅所说,我不应该进入这里?”
这样的念头刚一生出,悔意便如潮水般生起。
“进入百年之前,与一群不知是人是鬼的古人相聚,任务一无所知,独身一人,不如留守在黑船之上,至少我有力量在手,可以抵御煞尸。”
她默默思忖:
“再不济,有师傅、大师兄站在我的身侧,他们一定会拼了命保护我的。”
想到这里,她似是更加的后悔:
“我答应过师傅一定要回去的,可是如今我被困在这里,力量消失,我又该怎么回去?”
她越想越是沮丧,鼻尖发酸,眼眶中像是有水意要溢了出来般:
“若是我不能再回去,师傅不知道多伤心。”
“对了!”
她的目光一转,透过朦胧的光线,看到了被抱猫女放在船坊箱柜之上的那只小桶。
那是装羹汤的桶,每日凌晨的时候,就会有专人送餐来。
如今她的状态不佳,实力下跌,与她连日以来滴水未尽可能有很大的关系。
正如那抱猫女子所说,自己若是吃上一些,是不是力量就会恢复呢?
这个猜测一涌入宋青小的脑海,顿时令她意动无比。
她享受过实力超群的滋味儿,一旦力量退弱,自然便会令她心慌无比。
当曾经在她眼中弱小如蝼蚁一般的存在变得比她更加强壮、恐怖,足以威胁她的生命,令她无能为力的时候,她对于力量的渴望便成倍的增加,恨不能立即恢复自己的巅峰时期。
“等到羹汤送来的时候,若有多的,我一定要喝上一大碗!”
她暗自打定主意,想到此处,甚至贪婪的吞了一大口唾沫。
‘咕咚。’
声音在船坊之内无比响亮,其余几女一定听得十分清晰。
“这就是你的目的吗?”正在这个时候,宋青小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从踏入红雾之后,却被拉入了百年前的场景时的那一刻,宋青小一直在想那女鬼所打的到底是什么主意。
发现力量减弱的那一刹,她确实有过惊讶,也有过疑惑,且在发现身体退化,饥饿、恐惧、疲乏等久违的感觉重现的时候,她曾试图以强大的毅力克制。
忍耐、克制对她来说已经得心应手,仿佛刻入她的心中,成为她的本能。
可她却发现,越是克制,那种感觉就越是钻心。
且这种没有目的忍耐并不聪明。
她被困在局中,不知设局的那一位到底打着什么主意,只能被动的任人摆布,难以破局。
这个时候,宋青小索性放开心中的桎梏,放任自己心底的欲望,仅保留一丝识海的清明。
而正是因为这一举动,才令她想明白了许多事。
“你想要我感受到她们的煎熬,所以剥夺我的力量,让我感应她们的恐惧。”
将她与这些女人送到一处,让她逐渐变为一个普通而弱小的女人,品尝百年之前,这五个女人曾经经历过的绝境。
饥饿、不安与害怕攻击她的心境,而唯一能拯救她,并令她脱困的,便唯有那一桶肉羹。
事有反常即为妖。
桶里的肉羹究竟是何来历呢?
抱猫的女子明明说过,李国朝不事生产,纠结乌合之众成军。
为了应承当日他曾说过‘共分粮田’的诺言,便唯有以烧杀抢掠来填补军需。
所以他集结大军攻打沈庄,原因是沈庄富裕。
可是打了好此时日,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仍未攻下此地,那么军中又哪来什么肉羹,甚至惠及了这群白营的女人?
“一些年老色衰,亦或是犯了错的女人,便被投入红营之中,当作军需。”
“军需您也不知道吗?”抱猫女子曾说过的话在宋青小的识海之内响起:“军需,自然是要满足军中所需为先。”
“大军征战,粮草先行。”
“……若命不好,便被人洗剥下锅,作了那盘中餐、肚中食。”
“原来,这就是肉羹。”宋青小的心中长长的叹了口气,“这是想要我吃着她们的肉,才能脱离困境。”
也就是说,作局的红衣女鬼,想要逼她打破心中的人性,彻底化身为与她们一样‘鬼’,与她们一样沦落至同样的境地。
摆在宋青小面前的就是两条路:
一是吃肉,恢复力量。
可如此一来,当日她与这抱猫女等人所说的一番慷慨激昂的话,便成为了笑话一般,自然会被她们所不耻、排斥,最终会引发什么样的异变,宋青小并不清楚。
——毕竟她此时生在红雾之中,眼前这群女人虽说看似柔弱、无助,且又不知反抗挣扎,只知逆来顺受,被人蹂躏,但宋青小从不轻易小看任何一个人的潜力。
二是拒绝吃肉。
但若不食用这肉羹,她的力量会受到限制。
豪门宠婚:重生之娱乐女王 紫幽紫莲
虽说她遵循了自己的诺言,做到了当日她曾跟几女说过的话,但力量丧失之后,她会面临十分危险的境地。
其一是那杀之不死的可怕煞尸,一次又一次的化为恶梦回归。
其二则是这群女人。
她们生于乱世,已经习惯啖食同为女性的血肉,且已经表示了认命,并开始适应这样的规则。
也就是说,她们是这特殊时代中出生的不幸者,但同时她们也被动的适应了这时代强加于她们身上的规则,不再去反抗,且化身为吃人者。
宋青小的力量强悍时,她们顺服于她。
而当她力量微弱的时候,她们会不会反过来将她吃了呢?
宋青小皱了皱眉。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船坊内的几人都像是各自在打着各自的主意。
‘嗒、嗒、嗒。’
外面那熟悉的脚步声再一次响起,伴随着‘哗啦啦’的江水淌落时所弥散开来的寒意。
“开……饭了……”
阴测测的男声再一次响起,刺激得船坊中的几个女人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了。
与宋青小预料中的一样,那已经被江水泡得不成人形的男人再度归来,且化为了更为恐怖的存在。
她的力量经过一夜的时间,已经弱得不可思议,以灵力召唤出来的不再是冰剑,勉强成形一只短小的匕首。
宋青小一夜之间仿佛回到了当年第一次进入试炼,躲藏进水缸之中,与医生殊死搏斗之时。
她像是一头凶狠的野兽,手脚并用,且不畏生死。
哪怕身上留下了伤痕,力量已经大不如前,却仍用那把冰晶所形成的匕首,将那具泡发的男尸的脸戳成了筛子。
她好久已经没有打得如此吃力,也没有受过这样严重的伤,可是这却无损于她的风采、气质。
宋青小翻身坐压到尸体之上,按住那还在顺着伤口往外喷着水珠的男人的脑袋,举起匕首,用力往他的脖子处割了下去。
冰刃不大锋利,缺少了灵力的加持之后,更是钝得惊人。
每割一下,手下的尸体便弹动数下,‘突突’涌出大股大股被稀释后的血水,沾了她一手掌心都是。
但宋青小目光坚毅,使出浑身力量,坚持不懈,仍将这脑袋从尸体上割离。
不知过了多久,那泡涨了水的脑袋终于被完全切落,先前还在挣扎的尸体顿时失去了动静。
捷报飞来做纸钱
“去打饭。”
她气喘吁吁的抬头,脸已经瘦得变了形,仅剩皮包着骨头。
一夜没睡,令她的眼窝下陷,眼底化为青黑色,像是一夜老了十岁。
但她的眼神却一如往昔,不,甚至比之前还要锐利。
仿佛如即将出鞘的剑,透着凛冽的寒意。
被她目光看到过的女子都缩了下肩膀,面露惧色,不敢与她视线交汇。
抱猫的女人呆愣着站在角落之中,看到了她先前屠宰男尸的那一幕,紧咬着嘴唇,若有所思。
绢儿以及其余三名女子各自抱膝而坐,神色惨白,不敢出声。
‘喵。’
一声猫叫声将抱猫女子惊醒,她犹豫了一下,仍是主动站起了身,提起了那放在箱柜上的小桶,走了出去。
不多时,熟烂的肉香传进船坊之内,抱猫的女子竟一手提了一个小桶回来,一脸的兴奋:
“今日有两桶食物。”
食物匮乏,昨日她们分食了一大桶,几人都没有吃饱。
听闻今日有两桶食物的时候,船坊内的其余四个女人都‘咕咚’的发出响亮的吞咽口水的声音。
“为什么食物会有多?”
宋青小坐在那冰冷的尸体之上,浑身乏力得像是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近身肉搏之后的脱力感涌了上来,周身每一块肌肉都无比的酸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