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
林万里闻言,反倒是陷入了沉默。
良久之后,他抬眸看了官世恒一眼:“你有家有业,有归属感。有大好的前程。你当然惜命。我也知道,你父亲很在意你。”
“我就不一样了。”林万里眯眼说道。“我一无所有,我这辈子唯一的念想,就是重振林家。为达目的,我可以不择手段。”
“包括你自己的性命,也可以不要?”官世恒终于下重话了。
得罪了父亲的下场,极有可能就是性命不保。
而且,他林万里还是拿自己的命要挟父亲。
恐慌降臨
官世恒很了解自己的父亲。
在面对如此挑战的时候,父亲是不会心慈手软的。
他必定会出全力报复林万里。
莫说重振林家,就连现在处于黑暗之中的林家,也必将遭受重创!
“你说对了。为了重振林家,我可以不要自己的性命。”林万里说道。
见林万里如此说。
官世恒知道多说无益,他只是淡淡点头:“那我们拭目以待。我也想知道,你能不能动摇我父亲的决心。”
林万里没有给予回击。
而是缓缓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我希望可以。”
会所很快便被“大兵包围”。
官世恒收到了消息。
林万里也收到了情报。
在“囚禁”过程中,林万里哪儿也没去,也没有对官世恒做任何限制。包括没收他的手机等等。他给了官世恒最大的自由。
不论他如何与外界联系,林万里都没有给予任何反应。更不做任何钳制。
凌晨一点。
几名林万里的心腹“闯入”了会所。要当面见林万里,要和他仔细谈一谈。
私下摸进来的两拨人,已经失联超过一个小时。
这对官家来说,是挑衅,更是羞辱。
官家的耐心,也彻底丧失。
失色的青春
必须亲自会面,来摸一下林万里的底。
“你父亲的人要见我。”林万里放下茶杯,站起身道。“官大少,我先失陪一下。”
官世恒也跟随起身道:“我听说,官家已经派了两拨人进来。但现在已经失联了。对吗?”
“是。”林万里没有任何迟疑,确认了官世恒的话语。
“他们怎么样了?”官世恒迟疑地问道。
“死了。”林万里说道。
官世恒闻言,眉头深锁。
“你知道杀了我父亲的人,会是什么后果?”官世恒沉声质问道。
“不想知道。”林万里眯眼说道。“因为我极有可能在一周后杀了你。相比较你父亲的那些随从心腹。你觉得我有知道的必要吗?”
官世恒闻言,内心陡然变得沉重起来。
如果说一开始,他觉得林万里只是虚张声势。
那么现在,他觉得林万里是真的要玩命了。
玩他自己的命。
并且顺带着连官世恒的命,也一起玩进去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
官世恒忽然问道:“我能和你一起去见我父亲的人吗?”
“可以。”林万里点头说道。“官大少,在我这儿,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做。只要不离开我的视线。你是完全自由的。”
當穿越遇上綜瓊瑤
官世恒愣了愣。
有点摸不准林万里的心思。
既然囚禁自己。
那最起码也得保持与外界的失联吧?
可林万里非但不没收自己的手机。也接受自己去见父亲的人。
他哪来的底气?
这逻辑思维,又是怎么执行的?
官世恒不懂。
也拿捏不准林万里的心思。
二人起身,离开了贵宾房。
很快。
他们在会议室内见到了官惊雷派来的两名中年男子。
这二人,官世恒很熟。
甚至是官惊雷为他的仕途安排的储备力量。都是未来能为官世恒添砖加瓦的人才。
林万里没有怠慢二人。
官世恒望向二人的眼神,也略显复杂。
超智能足球之月灵兮
“大少。您没事吧?”
其中一名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关切问道。
各种细节,二人已经知晓了。
囚禁?绑架?
这林万里的胆子未免太大了。
而最离谱的是,在与官惊雷电话沟通之后。林万里并没有转移官大少。而是一直留在会所内。
他是多么的有恃无恐,才可以如此放肆而为?
才可以连转移官大少的兴趣都没有?
这林万里,不愧是亡命之徒,不愧是常年执掌众神会议的“大人物”。
他的内心,强大到让人惊叹。
“我没事。”官世恒微微摇头。坐了下来。
四人落座。
林万里缓缓端起茶杯,邀请二人喝茶:“官家有决定了吗?”
“什么决定?”中年人邓韵皱眉说道。“我们过来,是找你要人来的。”
“抱歉。”林万里很直白地说道。“不答应我的要求。你们只能带走官大少的尸体。”
“林万里,你觉得在燕京城脚下,你能斗得过官家?”邓韵不快地说道。“莫说是和官家谈条件,你连斗的资格都没有。”
我的冥妻
“我没打算和官家斗。”林万里摇头说道。“我也知道,我斗不过官家。”
“那你为什么还要如此?”
这一次开口的,却是官世恒。
“官大少,我不是和你解释过了吗?”林万里说道。“我要重振林家。而官家,是最有力量帮助我的。”
“你明明是求官家,却要绑架我,要杀我?”官世恒皱眉道。“你觉得我父亲能接受这样的条件?”
“如果不能接受,那我就杀了你。”林万里说道。
“你觉得,你这会所有的防御系统有多高?”另外一名中年男子直勾勾盯着林万里。开口说道。
他虽穿着便装,但浑身流露出来的气质,却非常刚硬。一看就是军旅出身,想必还是高级将领。
“能撑得住多少兵力的攻击?能撑得住一个小时,还是五分钟?”中年男子淡淡说道。“官家的意思是,不要把事儿闹大。把官大少放了。一切就当没有发生。官家不会追究你。”
“在我回答你之前。我也有一个问题想问你。”林万里反问道。“你说我用到扎进官大少的心脏。他能坚持五分钟,还是一分钟?”
说罢。
林万里缓缓站起身,目光淡漠地说道:“在没有明确答复之前,我没兴趣再见你们。官大少,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