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看文基地】即可领取!
夜晚即将降临的时候,天空开始飘起了小雪,脆弱轻薄的雪花一片片烫化在血泊里。
上万人的尸体满满的铺遍了雪原,血流成河。
神魂帝尊 絕頂風騷
柴安平拭去黑炎上的血,他从头到尾只出手了一次,负责结束了库林的生命。
这家伙能够成为瑟庄妮的血盟确实拥有着令人侧目的实力,纳内马纳部落里竟然没有一个能打得过他的,为了避免过大的伤亡,柴安平只能自己上场,三两刀将其结果。
“想不到这还能触发【行窃预兆】。”
他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没有听到那清脆的金币声了。
将一丝注意力分到储物空间中,他获取了物品的详细信息——
【库林的夙愿(不可丢弃)】:他渴望着获得瑟庄妮的认可,代替库林获得瑟庄妮的正视、警惕、认可,实现夙愿,此物品将变为【纯净魔力核心】。
逍遙佛闖花都 寂寞灰太狼
评价:低级(或许有机会成为同道中人)
价值无
【纯净魔力核心】:提升魔力等级。
评价:高(食我一个大力丸,胜比常人十年功)
价值:高
“有点意思……”
柴安平一愣,类似这样的东西他以前也获得过,是从普洛塞西身上摸到的物品,奖励也是纯净魔力核心。
纯净魔力核心可是好东西,这玩意对魔力的提升非常硬核,而且也没有任何隐患,可以算得上是柴安平目前提高魔力等级最好的道具了。
“想不到还是这种虚拟类的东西。”他心中暗道:“而且转化的要求实际上跟我的目的相同,算是一趟活领两个奖励,不错!”
自从形意孵化晋升半神之后,魔力的100%培养度就是他剩下最主要的工作了,要是都能转化成魔力核心,那他可巴不得多摸几次。
他摸着下巴,说不定这次能借着机会把瑟庄妮的定律硬币也搞到手!
现在他的储物空间里头有足足八枚硬币保护着他的意识,再多一枚就可以再次触发奖励效果。
柴安平很清楚通过击杀英雄就可以快速获得他们相关的定律硬币,但直到现在,他通过强行击杀获得的也就只有塞拉斯和厄加特而已,就他本人而言并不是很热衷用这种方式获取硬币。
“雪莱大人!”
周围聚拢过来的人打断了柴安平的思索。
他抬起头来,看着纳内马纳人脸上毫不掩饰的狂喜,也不由笑了起来。
“恭喜各位,我们胜利了!”
“胜利了!!!”
人人振臂高呼起来,柴安平在人群中找到拉克丝,快步冲过去拉起她的手,跟她一同见证着这一刻。
“拉克丝,这会成为我们以后一辈子值得回忆的记忆。”
少年药王 飞舞激昂
柴安平说的并不是这份胜利的荣耀,而是两人共同看过的画面。
拉克丝显然也听懂了他的话,动情的反手握紧了柴安平的手,低低的“嗯”了一声。
纳内马纳大胜而归,凛冬之爪最后没能走完的两天路程只能由他们代走了。
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門 水墨煙雨
当夜整个部落举行了更为盛大的庆祝,在祭祀的庙宇前燃起了几米高的篝火,最内圈所有的巫祝都在颂唱着古朴的歌谣,跳着同样古老具备奇特美感的舞蹈。
在外围,纳内马纳的族人们也在蹦跳、饮酒狂欢。
“他们不会感到悲伤吗?”
拉克丝和柴安平并排坐在雪坡边上。
“或许这就是他们选择面对悲伤的方式呢。”柴安平把她揽进怀里,轻声说道:“弗雷尔卓德的社会更为古朴,他们相信死去的亲人仍然能够看见自己,会来向他们告别,所以这是在向他们展示自己还能继续开心的活下去吧。”
而且,在这种环境恶劣的世界中,他们必定早已习惯了亲人逝去的悲伤。
他们遥遥的看着远方广场上的狂欢,默然无声。
天上繁星似锦。
……
两天后,柴安平点足了人马骑乘奔赴更北方。
这一次他开上了魔法马车,在离部队不远的地方跟着。
美人谋:祸国公主太妖娆
拉克丝舒服的瘫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显得极为怀念这种感觉。
“沃尔什大公要是知道了咱们插手北境的战争,肯定得惊掉了下巴!”少女恶趣味的笑道。
心心相印(旧)
“那可不。”
柴安平也跟着笑了起来:“这算是不费咱们德玛西亚一兵一卒就消灭了凛冬之爪两万的人马,我可是立大功!”
“德玛西亚人才不会像你这样这么沾沾自喜!”
拉克丝大声的反驳他:“雪莱先生,起码你要更严肃一点!更谦虚一点!”
“本质不还是一样吗?”
柴安平嘀咕了一声,暗自撇嘴。
“你这样会让人说你狂妄自大的啦!”拉克丝看了他的表情,气不打一处来,不过转念又提起了另一个话题:“格雷西,你现在怎么这么厉害了?”
“我那里一直很厉害啊。”
霸道之我非英雄
“……你给我正经点。”拉克丝闻言嫩脸一红,随即愤愤的掐了他好几下。
柴安平连连惨叫,赶紧承诺自己不再口花花才被放过。
最后的中锋
“你是说领兵打仗吗?”
他可怜巴巴说道:“咱们在弥卡洛斯城堡里头住的时候我就一直在跟着沃尔什大公学习了,你以为跟你一样一整天就想着出去掏禁书呢?”
“……哈哈哈。”
提起这个,拉克丝顿时表情讪讪。
“不过我也只是占了很多便宜而已,算不上什么料敌先机,要是真碰上什么厉害的统帅我可能就白给了。”柴安平表示自己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德玛西亚里的军法大家,当属拉克丝的姑妈了,现在都成了整个军部的话事人,能够完美的统帅一国军队,这可是非常了不起的才能。
柴安平其实也有从她日常只言片语里学到不少知识。
“你看,你这不是能谦虚吗?”拉克丝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头。
柴安平顿时没好气的横了她一眼:“我这是个锤子的谦虚!”
拉克丝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不搭茬,再次转移话题说道:“对了,格雷西,快点把车里的温度调高点,我感觉脚有点冷!”
“嗯?”
柴安平闻言双眼猛地一亮,假装体贴道:“要不你把鞋子脱了,脚伸过来我帮你捂着。”
拉克丝闻言震惊的看着他,难道她有那么傻吗?
“格雷西,你今天更变态了耶。”
看着她嫌弃的表情,柴安平恼羞成怒:
“快点伸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