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在这个过程当中,鸿钧道祖便只是一个绝对无私的老师,毫无保留的将所有的风景,将所有的气象,都展现在这些修行者们的面前。
在这路上,这些修行者们所看到的是花,是草,是风,是雨,是云,亦或是其他的一些,都只是这些修行者们自己的选择。
但同样的,在绝对无私的同时,鸿钧道祖所表现出来的,亦是足够的冷酷。
无论这些修行者们所看到的是什么,鸿钧道祖从来都不管不问,就算是有人行差踏错,就算是有人走错了方向,就算是有人沉醉于风景停留于原地,鸿钧道祖都始终只是冷眼旁观,如同是一个从未存在过的旁观者一般——恰如那永远都望着大地的苍天。
……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只是刹那,又或许是千载万载,这都无所谓,毕竟,在这紫霄宫中,时间的流淌是完全没有意义的,或者说,这紫霄宫,本就是凌驾于时空之上的存在。
当云中君睁开双眼的时候,宫殿当中所有的先天神圣们,便同样是睁开了双眼。
不管是那些对大道领悟的多的,亦或是对大道领悟得少的,亦不管是那些进境大的,又或许是那些进境小的,总之,紫霄宫中所有的修行者们,都在同一个时刻醒转过来,然后,紫霄宫中的时间,开始流淌。
——或者用一种更准确的情况来形容,那便是讲道的鸿钧道祖,以莫大的神通和法力,在这紫霄宫中为所有的修行者们,都开辟出了一片独属于他们的时空,而在这些不同的时空当中,所有的一切,都截然不同,时间的流动,亦是截然不同。
而等到所有的修行者们都从闭关的状态当中苏醒过来之后,这无数的时空,才是复又弥合到一起,这时光,才是重新的在这紫霄宫中流淌起来。
于是,鸿钧道祖的身影,从最上首处的石台上逐渐的隐去。
贤知千里 雪原幽灵
“拜谢道祖传道之恩。”众位修行者们,皆是低头朝着鸿钧道祖一礼。
这一次,几乎是所有的修行者们,都看到了那端坐于石台上的身影。
只要能够触摸到太乙道君的玄妙,那么修行者便能够在这紫霄宫中看到鸿钧道祖的背影,在这一次讲道之前,这或许会很难,但鸿钧道祖的这一次讲道所讲的,正是那太乙之妙,在这个过程当中,这些紫霄宫中的修行者们触摸到太乙道君的玄理,并不能算是什么难事。
若是在鸿钧道祖几乎是手把手一般的引导当中,都不能做到这一步的话,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这位修行者的道途,止步于此间了——虽然这紫霄宫中的修行者数量不少,但很显然,这样的人也绝对会存在。
云中君的目光,在那些朝着鸿钧道祖俯首一拜的先天神圣们身上扫过,然后飞快的便是收了回来,而在没有任何人注意到的情况下,云中君的目光当中,已然是多出了一分怜悯。
殘疾總裁不離婚
就如同是云中君所预料的那般,在这一次的讲道之后,紫霄宫中的修行者们,清清楚楚的分出了两个截然不同的阶层。
前者,是触摸到了太乙道君的玄妙,甚至于是已经登临了太乙道君的修行者们。
华仙道
这些人的头顶上,有浩荡紫气阴魂不散,他们的气运天柱当中,紫运所占的比重,正在飞快的变大。
而后者,则是那些道止于此,太乙无望的修行者——在云中君的目光当中,这些人头顶上的天柱当中,那氤氲的紫色正在飞快的消退,原本青紫交错的天柱,正一点一点的变化做纯青之色。
这一次的紫霄宫之行,对于前者而言,是一次无上的机缘,能够令他们以最为快捷轻松的方式补全他们登临太乙之境所需要的气运,但对于后者而言,就是一场无形无相的大劫了。
末世神劫2
有人在这一次听道当中稳定了太乙道君的境界,有人在这一次听道当中登临了太乙道君的境界,也有人在这一次听道当中触摸到了太乙道君的玄妙,而独独最后那一部分人,是这一场听道当中的牺牲者。
而在鸿钧道祖的身形隐去之后,紫霄宫中的诸位修行者们,并不曾如同是上一次那般,直接出现在紫霄宫之外,而众位先天神圣们,也无人主动离开。
“莫非,今日这紫霄宫中还会生出一番波折来不成?”感受着紫霄宫中逐渐变得诡异起来的气氛,云中君的心头便是莫名一动。
果然,不久之后,紫霄宫中突然便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上一次听道祖传道之际,这紫霄宫中,众道友济济一堂,各有高谈妙道,而如今,却只剩下这些朽坏的蒲团,着实是令人惋惜。”有人的目光落到那一百多个燃烧着火焰的蒲团上,言语当中充满了哀叹感慨。
“细算起来,便是神庭时代万族征伐之际,所陨落的道友,也比不上这区区的十数万载。”这位先天神圣一脸的唏嘘,片刻之后,他的话锋便是一转。
“那些死于洪荒大地上的道友,多是巫族所为,日后我等定然会与巫族清算。”
“不过,除开那洪荒大地之外,陨落于东海的先天神圣,亦不在少数。”
“巫族强横不能容人,我等正该联手共抗巫族,却不想有些人对同道下手,却是比巫族还要来的果断狠毒。”
“太一道友今为东海之王,可有什么能教我的?”言语之间,这位先天神圣的矛头却是直指太一。
而在前座,太一道人此刻却是一脸的迷茫。
他在星空当中闭关至今,对天地之间的变化,可以说是一无所知,来到这紫霄宫中以后,众位先天神圣们也都是忙着参研大道,谁都顾不上提及这天地之间的变故,是以,此刻的太一道人,完全不知为什么会突然有人出声针对于他。
但只是片刻,太一道人的神色便是逐渐的沉了下来。
却是一旁的白泽已经是以传音告诉了太一道人,在他闭关的这一段时间当中,天地局势的变化。
“我道是谁,原来是北海的造舒道友。”太一道人,“道友不在北海等着北海诸人称臣纳贡,却还有暇来寻我之晦气,莫不真的是以为你们三海联手,就是我东海的对手不成?”
太一道人一边说,一边将目光落到了云中君的身上。
在他的预想当中,他闭关的这一段时间里面,白泽等人能够在吕道阳的高压之下,保住龙城不失,甚至于进一步令他们的势力在这东海当中扎下根来,就已经足以称得上能力卓越了。
但事实上,云中君给他带来的惊喜,却是远远的超过了他的想象。
对内勾连龙族,得龙族之力以为己用,对外杀伐果决,接连三战。
首战取半个寿埔海域,赢得辗转腾挪之机。
再战席卷七海,挟大势而动,引得天地变色。
三战扑杀吕道阳,彻底取得东海的控制权。
这样的表现,又岂止是惊艳两个字便能够描述得出来的。
“罢了,我也不与你纠缠,你想要什么,且直说便是。”太一道人冷冷的看着面前出声的人。
这位先天神圣,名为造舒,乃是统御北海的先天神圣,地位与之前统御东海的吕道阳相当。
劍氣嘯西風之柔情劍
而在云中君攻取了整个东海之后,也正是此人串联西海以及南海,三海合力以进逼东海,将白泽他们的触角紧紧的锁在东海,根本就难以涉足其他的三海。
而白泽他们,一来是要厘清东海内部,要将东海诸族彻底的纳入自身的统治范围,对于和其他三海的战事,也不怎么用心,彼此之间,可以说是各有胜负,在这紫霄宫中,这位造舒道人,亦是登临了太乙道君之境,并且成功的稳固了自己的修为,这样一来,他才是有了向太一道人发难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