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小說推薦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蓝阳阳走过去,用肩膀撞了撞她,一脸的坏笑:“渣女,你不会是怀孕了吧?你要是怀了我弟弟的孩子,那岂不是得奉子成婚?”
玄武戰尊
“闭嘴!”楚溪愤怒的低喝一声,“你才怀孕,你全家都怀了!”
看她这么凶,蓝阳阳吃了一惊,连忙又说:“我就开个玩笑,这么凶干嘛?你脸色这么差,是不是和我一样,吃坏肚子了啊?”
“行了,不用你管。”楚溪低下头,接了点水漱口。
蓝阳阳又多看了一眼,还是不放心,但仔细想想,好像也轮不到自己来管啊,便心想算了。
开完例会,蓝阳阳没在公司久待,因为一直闹肚子,就让徐助理来接她回家了。
支临冥得知她拉肚子,一脸担忧,买了点蒙脱石散给她,吃了之后总算是舒服些了。
蓝阳阳坐在沙发上,靠着他的肩膀,拿出了手机。
不死修罗 我爱吃蛋清
终于能安静的玩会儿手机了,这感觉真爽。
窈窕淑女奈何做賊
支临冥则是接过了徐助理递过来的两份文件,签了个字,接着徐助理告诉他,下午有两个会议。
他轻轻颔首,转过身搂住了蓝阳阳,让他靠在自己的臂弯里。
蓝阳阳主动把手机屏幕往中间放,让他也能看见,兴奋的说道:“我刚才我在论坛,看到一个大佬在分析王若芸的案子。你说,这又不是深海区,尸体不见了确实很奇怪啊。这个大佬就分析了一波,说邮轮下边有漩涡,王若芸的尸体被卷走了,说的神乎其神的。”
“什么大佬,不过全是他的猜测罢了。”支临冥淡淡的说,并不把这当回事。
蓝阳阳点头同意,“我觉得也是。”
虽然如此,但她架不住一颗八卦的心,接着翻下边的回复,忽然发现了一些跟案子五官的东西。
瑶瑶公主:惊天大瓜,支蕊月在二十年前介入了王若芸的婚姻!
柠檬不萌: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支蕊月她就是个三。
蓝阳阳看着看着,脸色逐渐变了,翻帖子的速度也变快了,越来越觉得不可思议。
帖子中许多人都在说,支蕊月曾经是红极一时的歌手,前途无量,却介入了王若芸和骆东风的婚姻当中,当时被万千人唾骂,遭受不住这样的压力,才会跳楼自杀。
但二十年后,真相反转,原来支蕊月是被谋杀的!
不仅如此,帖子中还有人提及,支蕊月生下了骆东风的孩子,这孩子是个私生子,如今也不知去向。甚至有人对支蕊月和他的孩子破口大骂,用最恶毒、最污秽的语言去诅咒。
蓝阳阳逐渐抬头,看向了身旁的支临冥,表情复杂。
支临冥自然也看见了她手上的内容,面对那些不好的言论,他的表情并没有多大变化,似乎不为所动。
他这幅样子,更是让蓝阳阳心疼,立刻放下了手机,抱紧了他,轻声说道:“支支,网络上的那些人、那些言论,咱不理会他们,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真相。”
“那你又知道了。”支临冥一只手抱着她,另一只手轻轻握着她肉肉的小手,拇指轻轻摩挲她的手背。
“我知道啊,你妈妈肯定不是那种人。”蓝阳阳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十分肯定的说。
支临冥忍不住露出温暖的笑意,“嗯,你说对了。”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真相究竟是怎样的?”蓝阳阳心疼不已,这么多年,他背负了这样一个身份,心里一定痛苦极了,他需要一个发泄口。
支临冥低下头看她:“真想知道?”
她点头。
“行,卧室慢慢说。”支临冥将她打横抱起,往楼上去。
蓝阳阳满脸问号。
等妳等到時光都老去 墨歌何處
她问了他好几个问题,但他始终不说,只是重复着有节奏感的运动。
如此,蓝阳阳便也不再多问,只是抱着他,感受到他的存在。
到最后,汗水地落在她脸上,他紧紧抱着她,哑着嗓子问:“懒羊羊,你会因为我的身世而离开我吗?”
原来他在担心这个,蓝阳阳忽然明白,他为什么不跟我说那些了。
还没来得及回答,又听见他痞痞的声音:“想离开也不行,我不许。”
冷公主的霸道專屬王子 淺筱苒丶冷曦
他说着,下床往浴室走。
蓝阳阳连忙跟上去,“那你倒是和我说说你妈妈的故事啊。”
故事没听到,又大战了三百回合。
睡了一觉,醒来已是晚上九点多。
肚子饿的咕噜噜叫,蓝阳阳双腿酸痛,瘸着腿下楼觅食。
支临冥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脑上的股票走势,瞧见她下楼,先合上了电脑,沉声说:“饿了没?”
“饿死了。”蓝阳阳坐在餐桌旁,一脸哀怨。
校園絕品王牌
幻兽王
徐助理把准备好的食物端到她面前,立即狼吞虎咽起来。
吃到一半,肚子已经没有了饥饿感,她又好奇了起来,“支支,你倒是说说啊。”
仙禦
支临冥坐在不远处,注视着她,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坏。
蓝阳阳忽然感觉不妙,连忙改口:“我不想知道了,真的,一点都不想!”
凄苦的爱情 董竞一
他无声的笑着,过了片刻说:“吃饱了就告诉你。”
“嗯?”蓝阳阳半信半疑,吃饱肚子里之后走到了他身边,抱住他的腰,“我吃饱了,你可以开始讲故事了。”
“嗯。”
支临冥轻轻点头,略微想了一会才开口:“如果我说,骆东风他是一个强奸犯,你会怎么做?”
“啊?”蓝阳阳震惊的张大嘴巴。
骆叔叔在她的印象里,一直是个很和蔼的人,平易近人,见到谁都乐乐呵呵的,就连夏月萱几次刻薄言语,他都不放在心上。
他会是强奸犯吗?
而且,这些事情书里都没说啊!
她这是又触发了隐藏剧情?
蓝阳阳说不出话来,只是震惊,久久反应不过来。
腹黑鉆石男:撿來的老婆 南宮壹笑
看她这表情,支临冥就知道她的三观正经受着摧残。
“我说过,每个人都有两面性,他把好的一面给了你,但坏的一面,给了其他人。很不巧,我妈妈就是其他人。骆东风婚内出轨,强奸了我妈妈,可她却爱上了这个男人,并生下了我。”
支临冥说到最后,声音小了下去。
对于自己的身世,他一直都是难以启齿的,就连兰项和徐助理,都不知道的这么具体,他第一次跟人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