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念行之神農因我而傳奇
小說推薦慾念行之神農因我而傳奇
第九十九章  恶劣后唐护卫官一
不朽之龍神傳說 汰狂
世事在继续,西夏国可变天了,这天变得对西夏国及国民是好是坏啊?
一时是看不出什么,因为拓跋菲儿太过年轻经历阅历太少了,其执政登基纯属西夏皇族的无奈罢了。
人啊,不论年龄大小,只要心志成熟就相对的是成熟,剩下就是时间经历阅历的问题了。
十五六岁的拓跋菲儿在特定历史背景下也不小了,古代各国女子十七八岁都可以为人母了!
这里的拓跋菲儿当然不是一般人家的女子,其可是一国君主,其的每一次说话决定都是对国对民的大事非儿戏。
一朝君主一朝臣,因拓跋容梅的突然下野退位,拓跋菲儿暂时还没有与任何大臣产生利益关系,这就导致了其心志的中立性。
拓跋菲儿一时还无法独立的处理朝政,其母原拓跋女皇因病重不能亲身指导辅佐,所以原拓跋女皇特为其主选了三位顾命大臣,这样一来可大大的加快了其融入朝堂,融入到世事!
时间飞快,昔日的皇家小公主拓跋菲儿通过二年的努力学习历练已经能独立分析大臣们所上奏的世事了!
不但这样,其对大臣们所上奏的世事偶尔还会有自己的见解与推论,也就是其已经历练成为了一个真真正正的独立女皇。
这拓跋菲儿可与其母亲姐姐在性格嗜好有所不同,其可没有继承母亲姐姐的光荣传统,这就导致了其除了上朝以外有了更多的闲暇时间。
皇帝可非皇宫内的笼中鸟井底蛙,皇宫墙没有能困住这个十七八岁的女皇,因为其知道大臣们所上奏的世事皆与国民有关,所有世事皆来源于宫墙外。
煉器宗師在異界
末世之開天辟地
自己想处理好国家大事,想为国为民办大事,那就得多多亲身亲眼亲听亲见。
自己得有亲身亲眼涉事触地的经历,亲听亲见国内的疆土情况,百姓生存情况,经济运行情况,资源存在情况等等一切关乎国民的情况!
凤飞九天:皇弟别跑 阿柒不是七
拓跋菲儿可是有心的一代西夏女皇,这回其悄无声息的亲选了四名锦衣卫可出了皇宫,这不但是其亲政后的第一次出宫,也是其有生以来为数不多的出宫!
事啊说巧就巧,人不遇事真就不能成长,不遇事就不能触动心灵,不遇事就不能促使人对一些世事有判断能力及看法主张!
婚深意动,首席老公别太凶
迷梦传魂
什么地方是菲儿女皇的第一站,那还用说吗?
当然是京都城内了,先以点带面吗?
女皇这下可彻彻底底的对京都城内各种事物上心了,一面其是在自己接触倾听了解,一面是其偶发问于身边的锦衣卫。
什么是现实,什么是事实?
这设身处地的融入百姓中就是现实,融入到听见中就是事实,特别是其第一次出宫所带之人非官宦,四人皆是锦衣卫士兵,是其看着顺眼的兵士。
女皇菲儿其询问什么,锦衣卫士兵因女皇所问之事与其一时间没有太大关系利益皆按事实情况回答着,是真真切切的配合了女皇的出行目的。
晌午了,晌午了,干什么,当然是要吃饭的,一行五人还回什么皇宫,女皇菲儿还没有回宫之意哪!
选地吃饭,拓跋菲儿可是女皇,锦衣卫自然不能选择他们平常吃饭的地了,众人引领女皇到了京都城内最繁华的饮食一条街上,具体地点是静等女皇定了。
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 歌月
女皇菲儿选择了一处中档酒楼停下了脚步,这对于众人就是信号了,于是四名便衣锦衣卫两前两后的就与女皇一同进入到了酒楼内。
霸少的蝕骨追愛 潘多拉的羽翼
当然女皇菲儿在出宫前是对四人有皇命的,那就是众人一旦出宫就不是女皇与锦衣卫了,是官府小姐与家奴下人。
这是什么地点,是酒楼是吃饭的地,这四名锦衣卫可荣光了,一时竟然与女皇一桌吃饭了,同桌,同吃,同坐啊!
不时饭菜上桌开吃了,开始时众锦衣卫是拘谨的,随着女皇拓跋菲儿的放开吃喝及礼让,众人也慢慢的放开了,一桌人在吃说笑间简直没有了地位上的尊卑,和谐的很!
酒楼桌与桌之间还是很近的,这家买卖可谓是相当的不错,女皇一桌旁的一桌人一看可不是西夏国人,从服饰上是能分得清的!
众人吃说间一旁桌上的人可又大喊了,又在向小二要酒了,由于喊叫声之大不得不让所有人包括女皇拓跋菲儿的关注。
不仔细关注不知,桌椅上的人不过四五人,桌子上的酒坛子已经不下三五个了,在当时西夏国那酒坛子是有固定标准的,每一坛可是二斤标准装,可见那四五人有多能喝,这还要哪!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一坛酒上桌很快就被众人所分,一分一举杯间酒又下肚了,这按常理说并没有什么,有什么的在其后哪!
四五人干杯后可就起身了,彼此间是在相互搀扶下往外走的,这情形是有人不愿接受的,谁,谁不愿接受,当然酒楼老板了!
因为这一桌酒菜钱是不少的,现就不说卖价了,就是成本也不低啊!
天王時代 純潔的胖子
店老板马上迎了上去,当然是希望众人能结账了,这一拦可坏事了,因为四五人已经喝到位了,要钱得分时候啊!
其实非也,你知道这四五人是干什么的,是什么人啊?
这四五人可是后唐国特使汪齐天的护卫官,是非西夏国国人,是后唐国国人。
身份啊,这身份是在西夏国国内的免事牌,别说吃一桌酒菜了,就是在京都城内与西夏国国人发生冲突能怎么样,西夏国刑吏部官府都拿其众人没有办法,往往只能走形式罢了,这就是作为被附属国的悲哀啊!
庶女邪妃:极品炼药师
店老板一拦,四五人中的一位护卫官可开始借酒力推骂店老板了,根本就没有想结账之意,根本就不搭店老板的话茬。
店老板真是无奈的,因为众人已经不是在此店吃一次两次了,已经多次不结账了,店老板多么希望吃了这次能结账啊!
要说李双安那批后唐使及护卫官还真不错,真就没有如此的耍恶耍横,这真分人分事啊!
店老板啊,店老板,见此情形还是在挡着,因为酒楼买卖也不是万利的,各行业那个容易啊。
场面由于店老板的不看时局情况可升级了,不时四五人中的其他人也伸手了,开始动武了,还好啊,后唐护卫官身上皆无兵器!
一时间在酒楼门口可热闹了,西夏国的街面国人开始了围观,这下把四五人给拦阻了,四五人因喝了大量的酒,见今天白吃白喝受阻了,心情是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开始借身份为所欲为了,不但大动手脚还大呼大骂店老板,围观归围观,谁人能主动帮之哪?
话说得怎么帮,谁人能与众人的身份抗衡啊,结果就是店老板被打倒于地了,店伙计能干嘛,马上到街面寻官差了,这里必竟是西夏国王城,街面是有巡街官兵的。
巡察官兵到了,巡察官兵到了,西夏国人偶有不认识众人的,巡察官兵可认得,官兵到了能怎么样,按其身份是无法与闹事人相比的。
巡察官兵必竟代表着西夏国官方,事出了要解决,能怎么样,一时只能以劝离为主了。
他们太明白了,就是主抓了众人也是没有用的,也是走过程罢了,主抓人是得不偿失的,整不好还要挨上一级官差的骂,上一级官差从理论上也是不好使的,也是惹不起这几人的。
闹剧终将结束,店老板是以账没要成还挨了一顿打而结束,巡街官差能怎么样,只能叹息了,安抚了,是有力使不上啊,是真的没办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