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小說推薦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齐少玄与石翎的战斗,愈发激烈。
三十三重紫气山河镇压天穹,尽显无敌之姿。
他一手掌控紫气山河,一手挥动方天龙戟,将真龙帝经,鲲鹏法等无双战技催动得淋漓尽致。
无尽神能涌动而出,宛若惊涛骇浪,轰得石翎怀疑人生!
这小子是什么鬼?
刚突破化神境就有这等战力?
本殿下堂堂化神中期强者,被一个初入化神的小子压着打?
开啥玩笑?
难道是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撞鬼了?
若不是亲眼看到齐少玄元婴破化神,石翎都要以为他是某个化神巅峰老怪,装成小年轻来戏弄他!
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开始调动力量反击。
石翎身为北王世子,实力自然不弱,向来都是碾压对手,以无敌之势称尊!
从未有人能与他鏖战这么久,甚至将他压制。
石翎心中的战意,瞬间点燃!
他周身金芒绽放,如烈日般璀璨,直入云霄,天穹失色。
金翅大鹏异象遮天蔽日,长啸天地,将漫天紫气击溃,三十三重紫气山河尽数崩碎!
……
齐少玄眸光微凝,他感觉到石翎的气息发生变化。
宛若一头太古凶兽,气势凶悍至极!
石翎脱离紫气山河的压制,浑身沐浴金光,如神邸下凡。
他定定望着齐少玄,眸光盛烈道:“你很强,能战寻常天尊。”
“可惜,你遇到了我!”
“这一战,你注定败北!”
都市高手
石翎抡起手中的乾坤日月刀,横向天穹。
刹那间神芒喷发,日月之力流转不断,夹杂着耀眼金光。
一头头灿金色的金翅大鹏流转在乾坤日月刀身上,威势愈发凌冽,势不可挡!
“天鹏九斩!”
石翎纵身而起,与乾坤日月刀合而为一,宛若天鹏附体,正在挥斩神翅,碎灭山河!
一道道灿金色的刀气被横斩出来,贯穿虚空擂台,崩碎虚空,骇人至极。
“来的好!”
齐少玄眉心处紫色瞳孔光芒大作,一道璀璨紫光从眉心处迸射,向着天鹏异象攻伐而去。
紫瞳劫光轰然爆射,携带无上伟力,与天鹏九斩碰撞在一起,将其不断消散分解,尽数湮灭!
齐少玄的动作仍未停止,身后演化出鲲鹏异象与龙神异象,两者相互交织缭绕,尽数冲入方天龙戟!
这一刻,齐少玄的气息变得无比威赫,宛若执掌杀伐的战神,要裁决天地!
“鲲鹏龙神斩!”
齐少玄长啸一声,方天龙戟横扫虚空,激荡出鲲鹏龙神之力,气势震烁八荒!
轰!
神芒爆散,法则紊乱!
浩瀚神威冲破天际,搅动天穹,将防护阵法轰出大窟窿。
在场天骄皆满脸惊骇,难以置信。
这处虚空擂台的防护阵法乃是稷下学宫天尊境巅峰的导师布置,很少有人能够打破!
可眼下齐少玄与北王世子的战斗余波,竟然如此恐怖,令人颤栗!
众人都不由期待起来,这一战到底谁胜谁负?
虚空擂台恢复清明,那原本威赫的金翅大鹏异象正在被鲲鹏龙神异象吞噬,金芒黯淡!
轰!
一声巨响!
北王世子石翎重重砸在虚空擂台,将擂台都砸出一个大洞。
偌大的铜雀台,雅雀无声!
中州天骄双眼发懵,难以置信。
不是吧!
北王世子败了?
这一代的东荒天骄,未免太强了吧!
难不成东荒天骄的地位,要由这一代来逆转?
稷下学宫乃五域天骄汇聚地,但最强大的一直都是中州天骄。
中州天骄强者辈出,实力雄厚,在稷下学宫奠定了不可撼动的王者地位!
可眼下东荒这一代天骄出世,让他们产生了强烈危机!
“南王世子殿下定能取得胜利!”
中州天骄将希望,寄托在南王世子身上。
战况显而易见,那太虚圣子不愧太虚之称,被南王世子打的如流水狗,只知道慌忙逃窜,毫无还手余地!
这一战,已经胜券在握!
……
南王世子石奎见到石翎落败,眉头紧蹙。
情况对于中州天骄十分不妙,必须要有人站出来,才能够赢回颜面!
石奎不想浪费时间,他要强势击溃王神虚!
吼!
玄龟仰啸苍穹,无尽玄河涌动而出,铺天盖地倾覆而下。
石奎要隔断这一片虚空,让王神虚无法借助虚空之力逃遁。
天穹中,无尽玄和垂落而下,法则萦绕,封锁天地,将虚空彻底冻结。
王神虚神色微变,感应到虚空被封禁,不得不全力应对。
王神虚低吼道:“老乌龟,这是你逼我的!”
“虚空一脉,不弱于人!”
“化神境,破!”
似感受到石奎的强大,又或者是不想落后齐少玄。
王神虚终于急了,不再藏拙!
他催动法决,体内萦绕起璀璨神光,神霞四溢,照耀天宇!
身后映照出一道虚影,无影无形,却又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气息。
仿佛只要触及分毫,便要坠入无尽深渊!
虚空在动荡,不断扭曲交汇,构建出一处处奇异空间,又尽数崩碎。
那漫天玄河在虚空涌动下,彻底破碎。
虚空大道深奥玄妙,掌控天地之力,蕴含法则大道,寻常人难以触及。
可王神虚身具虚空圣体,天生便能将掌控虚空之力!
无尽虚空之力宛若法则垂落,尽数向着王神虚体内冲去,让他周身萦绕法则神光,连身体都变得虚幻无比,仿若不存在这一片天地!
轰!
一股无比浩瀚的气息迸发出来,直入九霄云外,将天穹都搅乱!
这一刻,王神虚直接迈入化神境!
爽啊!
爱了爱了!
这就是化神境吗?
不仅让王某实力大增,连寿元都增加了三千年!
那可是三千年啊!
王某又可以氪命了!
王神虚意气风发,瞥一眼石奎:“老乌龟,看王某怎么削你!”
多了三千年的寿命,王神虚又觉得他行了!
他一出手便祭出五十年寿命,化作虚空长刀向着石奎斩过去。
氪了命的攻击就是不一样,让化神后期的石奎都感觉到浓浓危机。
石奎凝聚出玄龟异象,化作玄武盔甲,抵挡这虚空长刀!
锵!
火花四溅,龟甲上出现明显刀痕。
但是距离破碎,显然还有不少距离。
王神虚瞪大双眼,道:“靠,这老乌龟怎么这么硬?”
石奎与北海玄龟一族签订契约,修炼玄龟帝经,防御力坚固无匹。
就算是寻常的天尊巅峰,都无法破开他防御。
王神虚虽然刚突破化神,且氪了五十年的命,但想要破开其防御还是有些困难。
旁边中州天骄松了一口气,他们还以为这王神虚如齐少玄那般猛,突破化神后便能压着石奎打!
纨绔女当家 禅姬
果然,这丫还是来搞笑的!
嘯世淩雲
就在王神虚发愣时,石奎已然上前,一记霸王神拳轰得他倒飞出去。
齐少玄淡淡瞥了王神虚一眼:“白痴!”
王神虚顿时大怒,跳起来道:“姓齐的少瞧不起人,王某今天告诉你什么叫虚空一脉,不弱于人!”
“虚空大手印!”
王神虚周身神芒大绽,卷动起无尽狂潮。
虚空之力涌动不断,凝聚出一道无比庞大手印!
虚空大手印横亘虚空,镇压天地,携带无尽法则垂降!
石奎神色大变,感觉到源自于心底的颤栗!
他连忙将玄龟之力催动到极致,不动明王玄武甲凝聚成一个漆黑的龟壳,覆盖在石奎后背。
龟壳上面有一道道神秘而又古老的纹路,蕴含大威能,坚不可摧!
定居唐朝 半墮落的惡魔
随后石奎整个人缩了进去,借助龟壳之力来抵御虚空大手印!
“穿个乌龟壳又怎样,王某照打!”
王神虚不为所动,挥动虚空大手印便对着龟壳重重拍下!
咔嚓!
坚固无匹的玄龟龟壳,竟被虚空大手印拍的布满裂痕,最后轰然炸裂。
“噗呲!”
石奎口中大吐鲜血,身躯翻飞出去,气息孱弱。
若不是最后王神虚调转攻击方向,避开要害,南王世子怕是要被一巴掌给拍死!
这一巴掌威力,俨然已经超越天尊境的极限。
堪比圣者!
……
见到石奎败退,王神虚并没有高兴,而是心疼到嘴角抽搐。
王某的寿元啊!
五百年,整整五百年啊!
氪一下就没了!
王某都还没有爽够,血亏啊!
不行,命都氪了,怎能不好好装一波?
王神虚故作高冷,淡漠道:“区区化神后期,王某弹指可破!”
“齐少玄你看到没有?”
“王某平日不跟你计较,真打起来一巴掌拍死你!”
农家女奋斗史
说到这里,王神虚忍不住傻笑起来!
爽!
太爽了!
装逼一时爽,一直装逼一直爽!
怪不得齐少玄这小子那么喜欢装逼!
这感觉,爱了爱了!
“傻逼!”
齐少玄嘴上不为所动,心中却也暗暗心惊。
这姓王的,果然是齐某争夺天下第一强者的劲敌!
而中州其他天骄,早已愣在了原地。
他们没想到,连南王世子也败了!
而且,败得比北王世子还干脆。
一巴掌,仅仅一巴掌就拍翻。
这一战,他们彻底输了!
中州天骄无力垂首,心神动摇!
他们本想以绝对威势,镇压东荒天骄。可没想到装逼不成反被打脸。
而东荒天骄个个扬眉吐气,爽得没边。
自从他们进入稷下学宫,从未有过如此风光的时候。
尤其是紫府圣地与太虚圣地的历代圣子,心中更是美滋滋!
不愧是小师弟,真给师兄赢面子。以后出去吹嘘都有话题了!
吾等一脉终于有人发扬光大,历代师兄脸上也有光啊!
……
南王世子与北王世子相视一望,脸上都露出郑重之色。
大荒仙朝对后辈的教育,抓得还是很紧的。
他们虽然被击败,但也并未记恨!
石翎上前拱了拱手道:“两位道友年纪轻轻便拥有如此实力,石某佩服!”
“以两位道友的天资,定是东荒绝顶的存在!”
“改日有机会,希望再与二位切磋。”
能以化神初期修为将他们击败,足以见证两人天资有多强大。
对于这等绝世天骄,大荒仙朝向来是以拉拢之势!
南王世子与北王世子身为皇室血脉,自然很清楚这一点。
王神虚微微一愣,他没有想到两大世子这般大度!
他们可是刚刚将两人揍了一顿,这都不生气吗?
不过看他们的目光不似作伪,应该不像假的。
嗯,这俩家伙嚣张归嚣张,倒也光明磊落。
伸手不打笑脸人,王神虚笑道:“哪里哪里,吾等与神霄圣子相比,如同云泥之别!”
“王某在沈兄手中,都撑不过一招!”
反正都已经吹习惯了,王神虚张口就来。
旁边的中州天骄听到这话,顿时怀疑人生!
不是吧!
神霄圣子真有那么强吗?
南王世子与北王世子则是嘴角疯狂抽搐。
你们两个在神霄圣子手中都撑不过一招?
那我等岂不是连半招都撑不过?
难不成神霄圣子已经渡劫成圣?
北王世子半信半疑,他总感觉王神虚在吹牛逼,但没有证据!
然而,齐少玄也走了出来,感叹道:“沈兄英姿盖世,吾辈远远不及!”
“就算是六劫真圣,都被沈兄一锤子砸飞,你说强不强?”
提及沈天,齐少玄也满脸佩服。
骄傲如他,也早已放弃与沈天相比较。
东荒第一是没指望了,还是立志成为天下第一吧!
“神霄圣子一锤子将真圣都砸飞了?”
“太恐怖了吧!”
中州天骄深吸一口冷气,心中满是骇然。
这等存在,可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
石翎与石奎相视一望,皆是看到对方眼中的庆幸和后怕!
以齐少玄与王神虚的实力,没必要说谎。
若真按他们所说,神霄圣子绝对是渡劫期强者!
再不济,也得是石天子那种少年极道至尊。
他们先前若是挑战神霄圣子,只怕是会败得更惨。
听到两人吹捧自己,沈天嘴角微微抽搐。
老齐啊,你学什么不好,学舔人?
就不能让本圣子做个低调的美男子吗?
……
这时,石翎与石奎已经走过来,向沈天拱手道:“神霄圣子,吾等先前多有冒犯,还勿见怪。”
“没想到沈兄竟然连六劫真圣都能击退,实乃人中之龙,吾等佩服!”
沈天抹了把汗,无奈道:“两位世子客气,沈某只是侥幸而已,那真圣并没有用出全部实力。”
得低调,猥琐发育才是王道。
石翎摇了摇头:“沈兄何须谦虚,能够击退真圣便是本事!”
“以沈兄的风采,必将扬名天下!”
石奎点头:“我也这样觉得!”
真圣实力何等强大,就算没有动用全力,也不是天尊所能够撼动!
神霄圣子不仅可以撼动天尊,还将其一锤子砸飞出去,简直不要太猛!
两大世子心中,都升起拉拢之心。
他们若是能够将沈天拉入大荒仙朝,必然能够获得赏赐!
这可是绝世天骄,只要不陨落,将来必定成为五域最强巨头的存在!
现在不拉拢结交,现在不讨好跪舔,还等啥时候?
一时间,无数恭维声在沈天身边响起。
沈天能怎么办,只能拼命说侥幸。
可这不但没让大家小觑他,反而夸得更凶了。
“这一代神霄圣子不仅实力强大,还如此谦虚,实在难得。”
“百岁不到,就斩杀过六劫圣者,前途无量啊!”
“也不知道这与石天子殿下比起来,哪个更强一点!”
“哪怕是天子殿下,也不能斩杀六劫圣者吧!”
……
沈天:“???”
绝望ing!
这些家伙是听不懂人话吗?
本圣子就想低调点,怎么就那么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