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
“次人?”听到这个名词后,龙悦红脑海内瞬间出现了“凶狠”、“恶毒”、“畸形”、“肮脏”、“污染源”、“仇视人类”等词语。
虽然他从未遇到过次人,但教科书和周围的人们都是这么说的。
蒋白棉似乎能感应到龙悦红此时的所思所想,“哎”了一声道:
“次人和人类在本质上是一样的,至少生殖都没有隔离。”
不等龙悦红等人再次开口,她自顾自继续说道:
職員阿兵 罌兮
“黑鼠镇那群人靠抓老鼠、吃老鼠,活过了旧世界毁灭后的第一个冬天,据说,那个时候,那片区域的老鼠都疯了,全部从地底钻了出来,漫山遍野都是,它们有的浑身溃烂,有的眼睛发红,有的无差别攻击周围的活物。
“呃……扯远了,还是说回黑鼠镇那群人。
“度过第一个冬天后,因为他们原本住的区域污染太过严重,已经导致大量的居民死亡,他们选择离开,迁徙到了这边。
“可惜,噩梦并没有就此结束,他们的身体渐渐产生了异变,而且,可能是吃了太多畸变老鼠的缘故,他们竟然越来越像老鼠了,哈,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也没有做过什么研究,只是顺嘴这么一说。
“总之,他们的汗毛变得又黑又多,他们的身体总是佝偻,他们的指甲愈发坚硬和锋利……
“经过好几代繁衍,现在的黑鼠镇居民个子普遍低于一米四,喜欢住在洞穴里,非常擅于挖掘,相应的,他们食物的种类也变得更加庞杂,同时,他们畏惧强烈的阳光,只能在清晨、傍晚和夜里活动。
“他们也有很多好的变异,比如,在机械和电子方面很有天赋。一些旧世界的电器设备本来都坏得不成样子了,他们捣鼓一段时间后,又勉强可以用了,当然,前提是有对应的电线和零件。”
说到这里,蒋白棉“哎呀”了一声:
“差点忘了提醒你们,不能在他们面前说‘黑鼠镇’这三个字。这是荒野上某些流浪者给他们聚居点取的代号,有强烈的歧视性,而黑鼠镇那些人又是自尊心比较强的那种。公司内部嘛,对次人说不上有什么痛恨之情,但嫌弃、鄙夷、排斥肯定是少不了的,就沿用了这个称呼。”
“那公司为什么要接纳他们?”开车的白晨忍不住问道。
作为一名曾经的荒野流浪者,她遭遇过好几回次人的仇视和无缘无故的袭击,再加上对方能带来噩梦般的外形,她对这个群体严重缺乏好感,某些时候甚至当做有智慧的危险生物来对待。
蒋白棉默然一阵道:
“黑鼠镇的居民对人类并没有太深的怨恨,他们平时也将自己视作正常人。
“如果不是他们敏感、自卑,公司内部员工对次人又充满偏见,公司可能会逐渐吸纳他们,而不是当做外围附庸。
“其实,也算不上附庸,更接近合作关系,我们用武器、弹药、旧衣服、一定的食物和他们交换他们搜集到的有价值的东西,同时,他们会将黑沼荒野上的重要消息通过无线电传回公司,对,公司向你们收旧衣物都是为了类似的交易。”
说到这里,蒋白棉顿了一下:
“公司还会在黑鼠镇招募某些实验的志愿者。
“在这方面,黑鼠镇的居民都非常踊跃,他们愿意付出一切来换取后代变回正常人的机会。”
蒋白棉没有在叙述里加自己的感情,但白晨依旧听得一阵感慨:
“在灰土上,公司名声的污点就在于总是和生物实验联系在一起。
“和你们没深入接触前,我听过不少传闻,对类似的实验充满恐惧,害怕哪一天就被‘盘古生物’抓起来,送到某个隐秘地方,成为邪恶实验的牺牲品,害怕被折磨得精神崩溃,肉体畸变,成为怪物,就连死都没法以人类的模样死去。
“而黑鼠镇的人竟然会主动报名做实验志愿者……”
听完白晨这番话,商见曜和龙悦红才发现公司在外人的眼中竟然有这样的形象,简直就如同广播节目里某些故事中的大反派。
这和他们从小到大的认知完全不一样:
他们一直都相信公司内部是世外桃源,而外面水深火热。
蒋白棉闻言笑了一声:
“听得出来,这样的恐惧在你心里压了好久,所以才一口气说了这么多。”
她随即抬起左臂,做出屈肘的动作:
“这条电鳗型生物义肢就是实验的成果,还有,基因改造也是。
“怎么样?亲眼目睹了这些,是不是觉得没那么吓人了?”
白晨沉默着没有回答。
旧时,旧事
“……懂了。”蒋白棉自嘲一笑,“看到我这幅样子,你更害怕了。”
她微不可见地吐了口气:
“有一点你说的很对,那些志愿者的结局大多不是太好……”
吉普车内,气氛一下沉凝,许久无人说话。
过了好几秒,蒋白棉扭头望向商见曜,“埋怨”道:
极武帝尊 青岛啤酒香
“这种时候你怎么不开下玩笑?”
商见曜正色回应道:
“作为一名立志拯救全人类的人,在类似话题上,从不开玩笑。”
“……也是。”蒋白棉重新坐正了身体。
又隔了一阵,她指着前方道:
“往左拐,进山里。”
到了这边,黑沼荒野上出现了一片丘陵,有的甚至能称为小山,而黑鼠镇就位于山中。
沿着坑坑洼洼的道路行驶了一阵,蒋白棉忍不住摇下了车窗:
“真是的,上下运动的距离加起来比前行的还多。
“这么外出一次,回去肯定得大修底盘……”
抱怨之中,蒋白棉忽然闭上了嘴巴。
她微侧脑袋,仔细感应了一阵,眉头逐渐皱起:
“黑鼠镇方向的电信号少得可怜。”
我的無敵仙女老婆 凹凸雙雄
这已经进入了她的感应范围,同时也说明黑鼠镇非常近了。
商见曜本能就抬起了“狂战士”突击步枪,将它架到了车窗上:
“会不会是受到了月鲁车站以北那些异常的影响?”
这里距离月鲁车站不近,但也不是太远了,差不多大半天就能抵达。
“可能。”蒋白棉点了下头,语气明显比刚才凝重。
“组长,需要穿戴外骨骼装置吗?”龙悦红不再像之前几天那样一惊一乍,相对冷静地询问道。
“可以。”蒋白棉对未知的情况没有一点轻视。
妖怪食 三无斋主
她随即吩咐道:
“你来穿戴。”
“为什么不是商见曜?”龙悦红脱口问道。
詭邪避紫 姽婳憐翩
“商见曜要跟着我进黑鼠镇,外骨骼装置进不去,呃,其实进得去,只是没法发挥。”蒋白棉简单解释了两句。
商见曜对此没有一点意见,保持着沉默,高度戒备着可能突然到来的异常。
等龙悦红穿戴好了外骨骼装置,吉普车继续行驶起来。
两三分钟后,蒋白棉下达了命令:
“停车。”
她旋即指了指前方的树林和灌木:
“黑鼠镇就在那边。
“龙悦红开路。”
“是,组长!”龙悦红率先开门下车。
一行四人进入那片相对茂密的树林后,前行了好几分钟,突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那是鲜血的味道!
“这下麻烦大了……”蒋白棉顿时自语了一句,似乎已想到了可能的发展。
端着榴弹枪的她略微加快了脚步,走向树林另外一端。
那里有一面灰黄色的山壁,山壁被树木、杂草遮挡住的地方有一个幽深的洞穴,更加浓郁的鲜血味道从里面散逸了出来。
“那就是黑鼠镇。”蒋白棉嗓音沉而不低地说道。
只是一眼看去,龙悦红就明白了外骨骼装置无法在黑鼠镇内发挥的原因:
那个洞穴的入口只有一米四高,外骨骼装置再收缩调整也达不到这个程度,而洞穴里面明显会更矮。
这样一来,穿戴外骨骼装置的人进了本质是洞穴的黑鼠镇后,连腰都挺不值,战斗力自然会大打折扣。
还未靠近那处洞穴,商见曜和蒋白棉就同时望向左侧,于一株树下,看见了两具尸体。
那两具尸体很是矮小,身体有蜷缩的倾向,衣物被剥得干干净净。
他们指甲又尖又硬,明显发黄,体表有大量的黑色汗毛,一眼看去,就像是污染严重区域的巨型老鼠。
不过,那些汗毛不算密集,可以透过它们,看见底下颇为苍白的皮肤。
九天武神 梦清轩
这两具尸体眼睛圆睁着,残留的表情惊恐而愤恨,身上、周围浸染着看起来与正常人类没有任何区别的血液。
坦白地讲,除了毛发浓密了一点,身材矮了点,指甲怪异了点,皮肤苍白了点,商见曜不觉得这两名死去的黑鼠镇居民与自己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
龙悦红已不是第一次看见尸体,虽然还是有点害怕、恶心、不想直视,但已能控制住自己。
他“嘶”了一声道:
“不会都死光了吧……”
蒋白棉闻言,下意识侧头,望向了那个幽深的洞穴,一时竟没有立刻进去的勇气。
她似乎已经能够预想到里面是什么样的场景。
这时,蹲下来检查尸体的白晨抬起了脑袋,沉声说道:
“死于枪击。”
蒋白棉微微眯了下眼睛,自言自语般道:
“会是谁做的……”
说完,她轻吸了口气,迈步走向了“黑鼠镇”入口。
无需吩咐,商见曜紧跟在了她后面。
PS: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