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yrbb超棒的都市小說 全音階狂潮 線上看-第一四七五章 拼了命展示-21muw

都市小說

全音階狂潮
小說推薦全音階狂潮
吃完饭后杨景行直接送何沛媛回家,姑娘的朗逸还停在国际名园也没关系,她只是回家吃晚饭。杨景行说好的最迟九点去接女朋友想必也不会食言,毕竟只是见两个没交情甚至都不认识的人。
何沛媛分析认为盛天这个唐总监应该只是履历比宏星那些没怎么跳过槽的总监好看一些,并不一定就是什么高手,如果是金子早该发光了。眼光?四年前看好你杨景行就叫有眼光?那有眼光的人实在多如牛毛,就自己瞎了眼,现在还瞎着呢。
杨景行更多是欣赏对方的诚意,这几年来还是比较关注自己的,逢年过节的问候都算有的放矢,自己也该给个面子了。
何沛媛揭穿就是广撒网呗,谁知道罗殷恩有没有对其他音乐制作人大唱赞歌,还是知根知底的自己人靠谱,而且付飞蓉不拍马屁更可贵,气节可以等同于忠诚。对了,何沛媛第几次试探确认:“真的不请老齐她爹?还是请吧。”
“不用,细微末节别想多了。”杨景行苦口婆心:“他是前辈长辈,能理解我们年轻人的难处不会介意。”
何沛媛哼得脑袋碰车顶:“什么难处?谁难你了?”
杨景行承认:“我庸人自扰。”
何沛媛提醒:“我从来没说不准你请他,是你自己说的。”
杨景行嗯:“所以嘛。”
何沛媛笑着笑着又愁得皱眉:“主要是这样的话,我跟老齐不好说话,于情于理,他爸总是帮了他们,虽然酒吧现在也做好了。你说他们谢不谢她爸?”
杨景行点头:“谢。”
何沛媛又想:“但是就算你请,他能不能给面子呢?”
杨景行摇头:“不知道。”
何沛媛用右手背轻缓地拍左手心,眼看车头深思熟虑:“……如果我是你的朋友,如果我是王蕊,我会建议你邀请。但是我不想,她爸那么了不起他那个女儿!”
杨景行好笑:“你爸只是嘴上没喊出来。”
何沛媛保持自己的思路:“可我又不想别人说我老公小气。”
杨景行还不满呢:“怎么是小气?这叫人之常情。”
何沛媛视线瞥向司机的时候还是温柔,但很快就要被无赖的嘴脸激怒:“常你个头!你还常情!谁像你这样了?”
杨景行会安慰自己呢:“我有什么见不得人吗?”
何沛媛似乎尽量换个好言相劝的语气:“如果你不是个作曲家,就算是钢琴家,就算名满世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我保证你现在都不敢进民族乐团的大门半步。”
杨景行还真不太信:“作曲家了不起?”
“搞演奏的,天生就有点……迷信作曲家。”何沛媛显然比较气愤这种愚昧:“如果是钢琴,那你就是同行,哼!”
杨景行真是惊出一身冷汗:“冥冥中自有天意呀,多谢菩萨保佑。”
何沛媛又建议:“你还是打个电话吧,不来他也会说没空。”
杨景行不乐意:“早跟他们说过了,就请冉姐。”
不行,何沛媛明确反对,主要是几个原因。首先杨景行身为老板,请冉姐却不请齐达维不仅显得不够坦荡还为难了付飞蓉他们,容易造成形不好的团队氛围。再者,齐达维作为前辈是帮衬提携晚辈的,理应尊重。如歌跟辉煌还有合作关系,虽然何沛媛是建议如歌以后单干,但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三,何沛媛也不想齐清诺有想法把事情怪到自己头上,没必要形成这个误会,她还是把老齐当好朋友的。
还有四一个,何沛媛用最重的语气说出来:“那天她老远就,何叔叔,热情得……就她最大度给那么多人看!我也行,拼了命也要把这个坎过了!”
杨景行真是糊涂:“到底是朋友还是对手?给我个准信。”
“对你个头!”何沛媛几乎拍胸脯:“除了她爸妈,我可能是世界上最盼着她好的人,什么什么都越好越好。”
杨景行点点头:“我也这么希望。”
何沛媛眼睛一瞪又松软下去,还笑:“一个超级好超级好的男朋友。”
杨景行也笑:“我也早点过了这个坎。”
何沛媛拳头举得老高:“你还有坎?
虽然吵吵也还是决定了,等工厂那边一万张CD压制完下线杨景行就正式邀请齐达维,再晚也是月内的事。何沛媛认为这也算工作应酬,男人做事情要开阔一些。至于自己呢,姑娘现在想换方针了,.
不去斟酌计划太多,希望能和好朋友之间“坦诚自然”一些,不能老背着包袱相处。臭无赖有些话也不是完全没道理,事情已经这样了,认识那么长时间的人了就没必要因为信任危机再彼此为难,自己简单点对方也会轻松些。
杨景行挺感触的:“媛媛为了我们考虑这么仔细,我也更加努力。”
何沛媛谦虚:“我想了好久才下决心……想找时间跟老齐说说话,没合适的时候。”
杨景行积极:“我当个中间人帮你们约一下。”
何沛媛这次就真出拳了,更警告女人的关系本就脆弱,如果杨景行敢搞什么鬼鬼祟祟,就算是纯粹的工作联络,也有很大的几率导致女生之间反目成仇,自己看着办吧。
把女朋友送到,杨景行都没上楼去跟长辈打个招呼,继续往录音部赶。本来跟罗殷恩约的星期天下午两点,今天上午改成了三点,现在是三点也要迟到了。还好有庞惜,听意思今天也是全程接待陪伴,也不知道她们是建立起了什么深厚友情。
等得无聊的是黄倩池,兼职起前台来了,不过等杨总监一进门她就可以锁门,今天下午这铺张浪费的一整层只有三女一男。
制作人一推休息室的门,里面歌手就起身亮相,一身淡青色的长裙,应该属于端庄风格,脸上妆很淡,裙子溜肩但只露锁骨还是蕾丝长袖,腰间系的绸带花是比较隆重,是不是等会还要赶场颁奖典礼。
杨景行直接:“不好意思耽误了,我们抓紧时间吧。”
罗殷恩好像有点不适应这种节奏:“好的……”
庞惜告诉杨景行:“罗小姐今天带小提琴来了。”
琴盒在歌手身后的沙发上,看来贴身保管的习惯还没丢掉。四零二惊喜,更得抓紧了,去大棚。
大棚之前没开空调,不过也没人关心歌手会不会冷,杨景行等不及:“请。”
罗殷恩点点头开始准备,有点岁月感的琴盒打开,一看就是好琴,松香擦布这些也有使用痕迹。提上琴,歌手走了两步到钢琴边,有点严肃音乐气质呢:“一首德彪西月光,请杨老师多指导。”
杨景行不多客气,拍巴掌三次,庞惜和黄倩池就大方一些。
虽然还没达成任何合作意向,但是歌手还是认真对待前期接洽的,酝酿好一会才动手。不过这一首三四分钟并没有很高硬性技术要求的名曲,罗殷恩的表现只能说是勉强,距离本科水平还有较大差距。
如果是专业人士应该听得出来罗殷恩有童子功,而且对曲子挺熟悉,可以牵强地说在她自己对乐曲的理解基础上还是拉得不错的。其实这种表现在流行乐坛也拿得出手了,只要不自吹自擂,职业选手不至于对能有这样表现的业余爱好者多刻薄。
可杨景行这人多小心眼呀,听完后只拍两下手:“好,我们就以这首曲子当切入点,搬把椅子。”自己也掀开钢琴键盘盖。
罗殷恩转了一下身,对帮忙的点头致谢。
不过杨景行没等庞惜的椅子送到就开始了:“我们把曲子开始的几个下行和两个乐句的对比放在一起看一看。”还是眼神确认一下可行度。
罗殷恩点头表示没问题。
“坐呀。”杨景行象征性客套,抓紧:“首先前八个小节,你的感觉是这样……失去段落感了对不对?”
罗殷恩点头半下,因为制作人好像不需要她的确认了,根本没停顿。
“这样,这种小小的段落,一般叫呼吸感。”杨景行边弹边说就得大声点:“还可以更轻缓些,月光更朦胧了……是不是?”
罗殷恩看看键盘看看制作人,隐约点头。
杨景行也懒得叫歌手坐了:“再来对比一二小节和九十小节,旋律看起来一样但是老师会告诉我们不能拉成一样,一般的说法是月光更清晰一些,你刚刚也有意识做得不错。我们也可以换个角度,该怎么样用什么逻辑去决定取舍这种变化,这就要联系前后文,我们再看十一到十四小节……”
这大三角琴的音量很可观的,但罗殷恩还是侧耳倾听。不过庞惜多半是要后悔坐下来听这些故作高深了,黄倩池也未必有多感兴趣只是不能表现出来。
杨景行照本宣科般像是急着完成任务:“所以这种变化更多是由审美逻辑决定,音乐线条才是真实具体,不要老想着音乐为感情服务,我们再看回前一句……”
罗殷恩急打断:“我能先试一遍吗?”
等会还有饭局呢,杨景行摇头:“不用。想一想,从这两个乐句能联想到自己哪首歌,就那二十首之中。”制作人的意思本来是选十首,但是歌手从自己发行的六十多首歌曲中挑来挑去也还剩下二十首再交给制作人定夺,音乐人对自己的作品都有深厚感情难以取舍。
罗殷恩眨巴着眼睛视线上翻。
杨景行只给五秒钟时间,多说无益直接动手弹歌曲旋律。
罗殷恩一听就明白了,气得直拍自己的脑门喘一口粗气。
杨景行还给机会的:“对比来看,有没有新的想法?”
罗殷恩再度思考。
这次好像还没有五秒钟,杨景行就又动手了:“……你唱的时候受编曲和歌词影响太大,歌曲是整体,但是构成整体的方式不是全靠直觉或者说是只能以最简单的形式,再想一下。”
罗殷恩的表情很紧迫,先感受一下直觉吧:“让伤感筛选记忆的碎片,他会拼接出幸福的画面……”
杨景行直接敲键盘,歌手连忙闭嘴……
也是罗殷恩倒霉,拉什么不好拉一首月光,不管弹不弹哪个钢琴家能不仔细研究这首曲子。这么难得的机会让杨主任抓住了他能放过,就在宏星的大棚里就以给歌手上起器乐课的形式来讲解流行音乐了。
听四零二那么一扯,严肃音乐和流行音乐之间好像真的没那么深的沟,就一首《月光曲》的剖析处理,再稍微借鉴一下组曲里的另外几首作品,杨景行似乎能梳理出无数个流行歌曲知识点出来,还能在歌手的作品中找到对应。
前面个把小时罗殷恩根本没机会发表看法,也没能唱几句完整的,估计更没时间思考感受,因为制作人的教学节奏实在成问题。
罗殷恩终于站不住了,缓缓下蹲坐在了椅子上。
杨景行发现了:“休息一下。”
罗殷恩又想站:“我没问题……”
完全是干坐了这么久的庞惜可不想错过机会:“喝点茶吧。”
一出棚,四零二多谦虚的人呀,说明自己只是抛砖引玉,歌手自己肯定更熟悉自己的作品会有更多体会和发现,关键是要迈出这一步。
罗殷恩应该是有点不高兴,不是不让她说话么,现在也不说了,嗯或者啊一下,态度和穿搭很不相称。
喝了口水之后,罗殷恩想起来了,这是不是在欺负自己这个外人呀?得问问:“你对瑶瑶她们也是这样吗?”
杨景行模棱两可:“差不多,都有自己的特点,以前大部分是做新歌,罗小姐的情况不太一样。”
罗殷恩轻笑:“觉得她们好幸福,这几年进步都特别大。”
杨景行点头:“共同进步,我学会不少。”
罗殷恩被手中矿泉水瓶激起回忆:“像回到了学生时代……听你讲东西特别享受。”
杨景行喝口茶,庞惜就陪聊:“我都觉得很精彩你肯定更有收获。”
罗殷恩淡淡点头,再看制作人:“我开始了解理解你了。”
杨景行呵:“合作愉快。”
庞惜邀请:“去不去洗手间?”
罗殷恩好像来感觉了:“好。”
歌手从洗手间回来后宣布中场休息结束,继续。庞惜和黄倩池也是义气,继续旁听。不过杨景行收敛不少,下半场比较多地尝试把主动权交给罗殷恩,让她自己从歌曲中挑选出句子进行尝试。
上半场并没能立竿见影见奇效,罗殷恩的思维还是比较固化,或者就是找不准点,但是态度不错,可是四零二就从刚开始的耐心诱导慢慢变成软硬兼施,后来甚至是用逼迫的态度搞声乐教学。
把两句旋律重复到第五遍的时候,罗殷恩突然又来感觉:“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
“今天就到这里吧。”杨景行还是怕得罪人,起身说明一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法,以罗小姐的知名度和专业性更多人会选择相信你的方法,但是我更相信三人行必有我师,我是把自己放在那三个人之中所以有什么说什么,对于错好与坏需要罗小姐自己判断采纳。”
罗殷恩点头,又笑一下:“真像回到了学琴的时候,挺受打击又不服气,但是你比我当时老师……”
杨景行支持:“应该不服气。”
罗殷恩还是先找自己的原因:“以前做音乐总想独当一面,又总觉得是自己运气不好。”
杨景行继续同意:“运气很重要,也要相信自己会走好运。”
罗殷恩呵:“我觉得已经转运了……以后有想法的时候方便跟你电话聊吗?”
杨景行觉得:“电话里不太好说,一般不电话谈工作。”
罗殷恩点头:“你很忙……能不能等我一下下,我想把月光再拉一边。”
杨景行还是想把生意谈成吧:“好……”
歌手没让制作人等太久,几分钟后回来拿起一直放在那的小提琴,这次要酝酿得更久一些。
罗殷恩第一遍对曲子的演绎本就留下了不小进步空间,而制作人又提点示范了不少,所以就算没经过手动打磨,这第二编还是有明显进步的。
虽然明显的进步对巨大的差距而言并不算可喜可贺,但杨景行听完之后还是多拍了几下手,庞惜也表示她都能觉得更好听了。
罗殷恩也自信了:“如果从开始就是你教,我很可能就成了。”
杨景行已经很熟练:“是你自己这么多年的积累发挥出来了,还可以发挥更多……”
赶时间就不多聊了,几个人拿了外套就下楼在地库里拜拜。杨景行认识了罗殷恩的司机,看性别年龄和气质,还真容易误会是歌手的母亲。不过司机也是长辈,年轻人得尊重点。
司机赞叹谈得这么顺利呀,早知道就不从曲杭开车来了,现在还要赶回去吃晚饭。
杨景行道就辛苦,请上车一路顺风吧。
司机比歌手热情,如果去曲杭一定要提前通知,好像不知道制作人是九纯人……
送别歌手之后杨景行问黄倩池有没有其他安排没,不然就一起去见见人吧。黄倩池选择坐老板的车,聊一聊各项工作。
作为峨洋的音乐主编,黄倩池有几点大的想法跟杨总交流,一是翻唱歌手在如歌网占的空间越来越大,二是如歌网的娱乐味越来越明显已经形成追星效果,三是原创歌手虽然数量越来越多但整体质量下滑,有些歌手明显低俗但是数据却很好……可以说这些现象在老用户中也广受诟病,那些翻唱歌手只要能有今天下午她听到这种境界的三分之一,也算为流行乐坛做贡献了,但现实是大部分翻唱都不如原唱。
杨景行当然要给自己的运营方针找借口,说什么一个平台不同时期有不同的目标,刚开始是想办法立足,然后发展,然后就要负起责任来……建立初衷就是分享音乐的如歌网现在已经有发展,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现在也该想想该怎么搭建阶梯了,至于别人爬不爬不能强迫,但是这条阶梯应该尽量给所有人同样的机会。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