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诸位。
一共三位。
宁奕,张君令,顾谦。
三人凝视着牢狱内的惊人景象,皆是沉默不语,但神情各异。
宁奕盯着莲花阁老阁主,眼神复杂。
今日在这里看到“黑莲花”,与当年阳平洞天遇到胤君,心境颇有些相似,影子侵蚀万物,污化苍生,身为执剑者,亲眼看到自己身边之人堕落黑暗,这是一种莫大的悲哀。
张君令则是神色错愕震撼。
在她记忆中,老师是光明的化身,留给她的模糊记忆,都只剩下一片炽烈的光了。
昆海洞天出身的张君令,对于眼前的“黑莲花”,有着极其憎恶的抵触感,若不是理智高速她……眼前就是自己的老师,那么她此刻已经拔剑了。
第一次看到“影子”的顾谦,面色缓缓变得苍白。
眼前的国师大人,散发着令凡俗畏惧的,如罂粟花般的妖艳气息。
豪门重生之暖爱成婚
那朵黑暗潮水中,缓慢轮转的莲花……既腐败,又美丽。
以顾谦的修行境界,远远接触不到影子的存在。但接手昆海楼后,这位顾左使手中所掌握的权力,已经让他有资格了解这份真相。
今日太子将他带入茶室甬道,便就是让顾谦看到,这世界最肮脏的一面。
“殿下……这是?”顾谦声音沙哑,略带颤抖。
“影子。恶之源。不死不灭的黑暗生灵。”太子瞥了眼宁奕,淡淡道:“随便哪一种称呼都可以……你其实不是第一次看到这东西了,上次在东境大泽,李白鲸已经堕入黑暗。”
顾谦回想着那一日大泽画面。
他深吸一口气。
下一刻,顾谦一只手猛然下压,握住掌中剑鞘,准备拔剑。
“咔嚓——”
剑锋在鞘内卡死。
顾谦肩头被宁奕一只手轻轻按住,一股不大不小的力制止住了他。
“没有用的。”太子笑了笑,看戏一般,摇晃着未燃的火折子,道:“顾左使不必劳心,带你进来,便是让你看到这东西……是存在的。至于杀死他,不是你的事情。”
顾谦神色苍白,缓缓放下佩剑。
他咬牙道:“如今的国师大人……多看一眼,都让人觉得恶心。”
牢狱中的老者,已没有一丝一毫的端庄圣洁模样,浑身被黑色墨意沾染,散发出一片腐败气息。
最让人心怜的,便是在老者怀中任其蹂躏的雪白女子。
“本殿领着龙凰来到这里。”太子轻声道:“对她明说了袁淳先生的情况,她依旧坚持要见先生一面,要感化先生……”
堂堂大隋国师,沦落至此,的确是一个让人无法接受的事实。
连宁奕都接受不了。
更何况对先生死心塌地,受铁律大恩的龙凰?
这牢狱内,关押着先生的最后一朵莲花分身……如果这朵莲花也没得救了,那么袁淳先生,便是真的死去了。
“她进去了,便没有再出来了。”李白蛟没什么感情,但眼神中却并非一片冷漠:“你们今日所见的景象,乃是龙凰自愿所为。她心甘情愿成为黑莲花的供品玩物,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本殿……没什么可管的。”
他只管拿到自己所需的铁律钥匙,龙凰是死是活,与他何干?太子处于情义搭了一把手,但也禁不住苦主一心往坑里跳。
智霸三国
宁奕缓缓松开了压制顾谦的手掌。
他凝视着笼牢,龙凰的身躯洁白如雪玉,袁淳的破烂衣衫下伤痕累累,血迹斑斑,虽然干涸,但留下结痂。
影子……自愈能力极强。
身上留伤,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宁奕望向太子,目光停留在那几经摇曳,始终不燃的火折子上,道:“殿下,您……”
不等他说完。
太子坦诚道:“尝试过弑师,均以失败告终。”
这是一件大逆不道的事情。
但……若袁淳先生堕入黑暗,这便是一件合乎情理的大义凛然之举。
到这一刻,宁奕明白太子为什么不愿公开袁淳先生的真实情况了,如果这一幕被公开,影子的存在歧视就等同于昭告天下,这等黑暗生灵的存在,不仅仅会引起恐慌,更会引起心术不正之人的觊觎。
太多人,不了解“永堕”的概念。
但他们知道,“不死不灭”意味着什么。与后者比起来,前者真的不算什么。
“长生有什么好……”
张君令的声音,听起来像是甚是沙哑,带着哀伤。
“连先生也抵抗不住永生的诱惑么。”
媚 公卿
永堕之后,再无回头路。
天都永堕之人,逃不过铁律王法的处刑——连二皇子都要斩,袁淳先生的黑莲花分身,自然也是要斩的。
只不过。
“不知是不是龙凰鲜血的缘故,每隔一段时日,先生都会清醒一段时辰。”太子轻声叹息,道:“之前长陵宴席的话,本殿是认真的。这场东境大胜,的确有先生的一份功劳。偶尔清醒的时日里,他已经帮了我很多很多。”
宁奕拎着神性灯笼,向前走去。
等等……顾谦下意识想要伸手去阻拦,但陡然想到了宁奕可是打赢了韩约的绝世猛人,遂作罢。
牢狱的门,拦不住执剑者。
宁奕身形如穿水波,缓缓穿过牢狱铁栅栏,一层虚无涟漪层层荡开,大隋阵纹师设置的秘令层层掠动。
这一幕,看得太子蹙起眉头,摇曳皇权火折的动作都缓慢起来。
黑色潮水,在执剑者威压的挤压之下,被逼迫地层层收敛。
原先将整座甬道都淹没吞满的黑暗……此刻一点一点收拢成立体实态。
一枚盛开的,精致的黑色莲花,在执剑者灯笼的对立面凝聚而出。
“老先生。”
宁奕声音很轻地呼喊了一声,这一声呼喊,动用了神魂秘法。
他是想尝试唤醒袁淳身体里存在的真我意识。
面容狰狞的袁淳,只是神情惘然一刹,旋即恢复凶恶,狠狠向着宁奕撞来。
“轰——”
狭窄牢狱,剧烈震荡起来。
电光火石之间。
无际宇玄 无法看清自己
宁奕不慌不忙,身形向后掠去,动作几乎与袁淳前扑冲撞之姿态同时发生,不分先后。他拎着光明灯盏,躲开黑暗潮水,弹指叩出一缕剑光。
书院所收的“白虹”飞剑,当真如一抹白虹,在方寸空间遮天蔽日,抖落万缕剑芒。
顾谦双手遮住眼帘,不能直视。
张君令白布蒙面,神情自然。
太子眯起双眼,饶有兴趣观看好戏。
袁淳的后颈撕啦一声,飚出一串密集而又连绵的鲜血,咔嚓咔嚓的剑气撞击之音,不断在老者口中响起。
他狠狠咬着白虹,不肯松口,任凭剑气凿击。
白虹剑身附着一层神性,此刻神性剧烈流逝,黑暗侵蚀之下……人会永堕,剑器亦是如此,尤其是生出剑灵的飞剑。
宁奕依旧是不慌不忙,继续二叩指。
这一次,龟纹龙藻飞出,一左一右,钉在交叠双手,防御姿态的袁淳肩头,将左肩右手,右手左肩,钉穿起来。
“嗖”的一声。
石壁震荡起层层破碎的黑暗潮水。
腹黑总裁的甜心小女巫 斓祤霏
袁淳含着白虹,身子被两把飞剑钉住,愤怒嘶吼,无济于事。
他本想凭借黑暗消化神性。
但宁奕便如无量大海,无须什么动作,山字卷便自行将滚滚神性送入三把飞剑之中。剑身神性虽然看似微薄,但实际上极其浑厚,后续无比绵长。
宁奕伸出两根手指,翻了翻倒在地上的龙凰身体,女子先前虽是眼神灰暗,但离了袁淳,整个人瞬间如抽了魂魄一般……软绵绵倒在地上,丝毫反应没有。
“龙凰还活着……”
探了探鼻息,宁奕开口,顾谦松了口气。
但并没有高兴多久。
“她真的将自己贡献给了袁淳。”
宁奕皱起眉头,手指抬起,缓缓隔着肌肤上尺余距离,感应下来……这具身子,的确还有生命迹象,但体内像是被塞了棉花一般,填满了污秽。
宁奕摇头道:“想要让龙凰开口,几乎没什么可能了。”
这是心甘情愿,给影子当祭祀品,维系影子的存在。
这样的人,还真是罕见……当初阳平洞天,死在影子手中的人,大多还是不听劝告误入洞天的修行者,在灵山,最多就是被欺骗的教徒。
像龙凰这样,明知师父堕落,还指望自己血肉能加以感化的人,实在太少了。
这,很忠诚。
但,也很愚蠢。
太子不带杀气,笑着问道:“宁奕,龙凰还有什么开口的必要,你莫非以为……本殿在骗你不成?”
“宁奕不敢。”
宁奕站起身,望向被自己三把飞剑钉入石壁的袁淳,对太子抱拳揖礼,道:“还是请殿下施展手段,让袁淳先生,短暂醒来吧。”
太子温和笑了笑。
这宁奕……还真是好眼力啊……
李白蛟抬起手臂,被他带入茶室甬道的那枚火折子,哗啦一声,无风自燃。
一时之间,狂风大作。
宁奕的神性灯笼,抵御火光,飘摇沉浮如一叶孤舟。
唯有太子的一点冠冕之火,坚定地悬浮。
非但没有熄灭,反而燃烧地更加旺盛。
狂风吹拂地顾谦身子左摇右摆,拽着张君令一条臂膀,勉强站住。
而身材瘦削的李白蛟,屹立如竹,双脚牢牢钉在地面,纹丝未动。
漆黑莲花,被冠冕之火灼地炽烈摇曳。
被钉在石壁上的袁淳,双目浑浊,一点一点,恢复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