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我心情沉重,步履蹒跚地行走在一堆瓦砾、砖石和断木之上,放眼望去,脚下到处都是残垣断壁、遍地死尸。颇有讽刺意味的是,尸堆里不但闻不到尸臭味,竟然还弥漫着一股烤肉的香味!
这是因为,尸体中大多数都是昨晚我布下的火牛阵遗留下来的被烧焦了的矮脚牛尸身。五百只矮脚牛尾巴上涂满了石脂,十分耐烧,把它们的两只后腿都快给烤熟了。燃烧的牛尾又引发了城内的连番大火,加上昨晚战况激烈,直到第二天冥港联军完全夺取阵地后才腾得出手来灭火。
但那时也为时已晚,石乳城内有半座城的建筑都被大火付之一炬,只有靠近港口区的半边城区可以就近取水灭火,才得以保存完整。曾经繁华的一座阴城变成了一副炼狱般的模样,几近遭受灭顶之灾。
城内的守军和百姓也在这场浩劫中遭了秧,未及逃跑的一部分阴修自然当场就被烧死,怨气不够的鬼修被火场的强光照射过后也有一部分当场魂飞魄散,连印记都没能留下。
“唉,真是造孽呀!都怪我!”我看到这番场景,不禁痛心感叹道,心中充满了自责。
从加入阴军开始,直至现在成为冥港联军的主帅,大大小小的战役我经历过无数,残酷惨、烈的场面也见过不少了,但战场上敌我之间的生死厮杀和这样不计后果的屠戮和破坏完全不同,只有最冷血的人才会对眼前的一切无动于衷,不知内疚。
冥港联军虽然成功地占领了石乳城,但最后得到的几乎只是一座废城。火牛阵的威力巨大,但终究是太过于霸道,杀戮过重,有伤天和,今后绝对不能乱用,否则又会增加我的罪恶感。
“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后悔使用火牛阵了?”
就在我站在瓦砾堆上感叹、发呆的时候,七郎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出声问我。
我黯然点头,不发一言。
七郎也叹了口气,道:“战争就是这么残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况且,这样的结局也不能完全怪你,假如城内的守军早一点投降,不那么死脑筋,伤亡的数字就能减少许多。”
“但终究是我点燃了第一把火!”我依然摇头,低声道:“你不用安慰我了,我还没那么脆弱,没那么患得患失。打仗从来都不可能完全按着某一方的剧本来演,我们能顺利攻下石乳城,离你的‘大义’又进了一步!”
七郎默然笑了,过了半晌才道:“看来你比我更执着于这个‘大义’,想得反倒比我透彻。”
我也苦笑,赶紧转移了话题:“你来找我,应该不是只想跟我讨论‘大义’的吧,战果都统计出来了?”
“嗯,统计出来了。除了损失五百头矮脚牛,我方还阵亡了一千七百二十名官兵,其中阴修二百一十八名,鬼修一千五百零二名,重伤六百余名,轻伤无数。”
“敌军呢?”
“这个只能估计了,一共大概歼敌三千五百名,其中石乳城守军两千余名,阴修和鬼修各占三成和七成。另外,城内毁坏房屋一百八十四间,平民伤亡也在一千以上。”
“那就是说,石乳城一晚上就损失了三千多人口咯?”
“是的。据说战前他们的总人口达到一万四千人,这场仗打完,还剩下上万人口。”
我松了一口气,道:“那就好!只要人口还在,城还可以重建。”
七郎也赞同道:“我刚才也去俘虏营和灾民区看了看,幸存下来的大部分都是鬼奴和平民,他们对我们的态度还算客气。尤其是鬼奴们,一听说会解除它们的奴籍,都高兴得很!”
“它们不恨我们就行!”我再度苦笑起来,“但重新委任新的行政班子又是一项头疼的工程。”
“这个我可帮不了你了!”七郎摊开双手道,“我只会打仗,对于搞建设那是一窍不通。”
战后重建工作从第二天就开始了。由于石乳城内原本的行政管理体系完全失效了,我不得不从冥港联军中抽调人手来临时担任一些职务,组织城民清理废墟,并在原址上修建新的房屋。
但重建工作刚刚开始,便出现状况了:被释放的鬼奴竟然集体静坐,拒绝干活!
由于它们都是鬼奴,从身份上来说属于被解放的“受压迫阶级”,冥港联军的士兵虽然气愤,指着它们的鼻子大骂,但并没有采取强硬的惩罚措施,只得派人来向我报告。我得知消息后,随即赶往现场查看。只见几千名鬼奴黑压压地在废墟上坐满了一片,一个个抱着肩膀、翘起二郎腿,一副非暴力无合作的态度。
我忍住火气,上前问道:“我就是冥港的港主,你们到底有什么诉求,可以当面跟我提!”
一只鬼奴听了立马就跳了起来,叫道:“你要想让我们干活儿,就得先把我们的帮主给放了!”
“对!放了我们的帮主!”
“三位帮主都必须放了,否则我们就干坐在这儿一动都不动!”
我疑惑地皱眉问道:“放了你们的帮主?你们的帮主是谁?”
“就是江老爹、蛮老大和贝老板!”
我转头过去问负责看守鬼奴的三刀:“这三个被我们抓了么?为什么抓它们?”
三刀躬身答道:“江老爹、蛮老大和贝老板虽然都是鬼修,但同时也都是城内最大的奴隶主。既然要释放鬼奴,属下自然要先把它们给扣押起来,现在就关押在城主府的地牢里。”
“那这些鬼奴干嘛还强烈要求放了它们?”
红楼之林家小弟 林子非
“属下也是刚刚才弄明白,请港主听我详细说。”
原来,石乳城与其他阴城略有不同,城内的鬼帮实力相当强大,几乎垄断了所有的底层苦力行业。被释放的鬼奴中就有七成来自城内的三大鬼帮:铁桨帮、扁担帮和钱袋子帮,帮主分别就是江老爹、蛮老大和贝老板。
侠仙 长龙
铁桨帮垄断的就是石乳城港口区的卸货、装货生意,声势最大,帮众也最多。扁担帮垄断的是商行区的帮工粗活儿,帮众很多都是膀大腰圆的大鬼,战斗力十足。钱袋子帮主要经营的就是城外的阴脉,靠鬼奴赚取阴元,在三大鬼帮众最有钱。而正在静坐的这些鬼奴其实就是三大帮的帮众,要求释放的就是它们的头儿。
侯门医女
我搞清楚状况之后,便问道:“你们不怕它们三个出来后继续压榨你们?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你们好呀!”
又一只鬼奴站起来嚷嚷道:“翟港主,我们并不是说你们对我们不好,但我们帮主从来都没有压榨过我们。我们虽然之前身在奴籍,但受的只是那些阴修的气,帮里面还是很团结的!”
“哦,这么说,只要我肯放了你们的帮主,你们就愿意干活儿咯?”
“没问题,帮主叫我们干,我们就干,哪怕没有工钱也干!”那帮鬼奴都纷纷叫道。
“行吧。”我点点头,“就让我先去会一会这三位大帮主!”
石乳城的城主府没有遭遇大火侵袭,但却经过了更加残酷的战火摧残。冥港联军和城内守军在这座碉堡一样的府邸里爆发了数个时辰的激战,双方的伤亡数字大多数便发生在这里,由此也留下了成堆成堆的瓦砾、断木,以及破损的盔甲、兵器,还有一排排阵亡者的尸体,墙面上到处可见喷洒的血迹。
昨晚的战斗太过于激烈,双方都杀红了眼,以至于冥港联军在占领过程中没有留下太多的俘虏。石乳城的城主以及他手下的高官、军将要么在战斗中直接被杀,要么自杀,集体殉城。因此,目前被关在地牢里的除了小部分早前就投降的守军军官外,其他都是城内的大奴隶主,所谓的三大帮主也在其中。
我派人去把三大帮主都提了出来,结果却只来了“两个半”。
铁桨帮的江老爹居然是个没了腿的鬼修,看样子并不是在昨晚的战斗中被砍断的,而是横死成鬼的时候遭遇了不测。即使沦为阶下囚,江老爹却依然神态自若,面色如常,反倒饶有兴致地打探起我来。
如果说江老爹只能算半只鬼,蛮老大就应该算两只。它的体型犹如一头蛮牛一般,两只胳膊上肌肉虬结,孔武有力,两块胸大肌跟两个篮球一样圆鼓鼓的,再配上一个大光头和一把络腮胡子,让人见了不由得心生畏惧。
三界仙缘
贝老板则文文弱弱的,戴着老式的圆框眼镜,手里还紧紧抓着一张算盘。与其说它是一位帮主,倒不如说它是一位账房先生来得恰当。不过,钱袋子帮据说富得流油,这位贝老板恐怕也是身家不菲呀!
还有一点让我感到有些惊讶的是:这三大帮主虽然形象反差巨大,态度也截然不同,但从它们身上弥漫的浓密怨气来判断,居然全部都是厉鬼!
看来,能够在石乳城里各自垄断一个行业,手下控制数千鬼奴,它们自身的实力绝对不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