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孤岛谍战
胡孝民说得斩钉截铁,自然是有把握的。中央昨天连续发出两封急电,停止上海武装起义。
范桂荣的情报,在昨天之前还是准确的。当时华中局,确实想发动上海的工人、市民与近郊游击队,实行武装起义,缴除伪军、伪警武装,占领上海,建立各阶级民主联合的上海市政府。
然而,中共中央认为,日本投降条约即将签字,重庆的老蒋已经委任上海官吏,在此形势下,上海起义宜改为群众组织各种团体,发动清查汉奸斗争。
第二封急电是午夜发来的:关于上海起义问题,我们过细考虑结果,认为目前起义对我们和人民是不利的,应即照本日午电停止起义,保存我们在工人及其他人民群众中的组织基础,以便将来进行民主运动。
抗战胜利了,如果共产党在上海起义,只会授人以柄,在政治和宣传上,都将处于极其不利的局面。
华中局也及时将中央的指示传达给上海行动委员会,胡孝民今天早上收到了最新的情报。
胡孝民迅速去了趟上海行动总队,目前上海行动总队的指挥部设在华懋饭店,这里即安全又豪华,非常适合这些汪伪留用人员办公。
胡孝民斩钉截铁地说道:“我建议快刀斩乱麻,迅速出动部队,把信义机器厂拿下,不给共产党任何机会。他们现在起义,就是破坏抗战,想要摘取胜利果实,让各个报社组织一批记者跟随部队行动。”
他虽是周费梅的参谋长,可他的本职工作,周费梅绝不会干涉。胡孝民是正宗的军统干将,他只是刚投入戴立门下。孰轻孰重,周费梅拧得清。
周费梅赞叹道:“孝民老弟真是考虑周全,你反共专家的名号名副其实。”
他都没有考虑到让记者参与,共产党的宣传一向很厉害,也很难抓到把柄。抗战刚胜利,他们就要抢夺胜利果实,搞内战,以后全国人民都不会答应。
血中之弦 薇儿·麦克德米
胡孝民轻声说道:“共产党比日本人要难对付得多,这些年我虽在汪伪任职,但一直潜心研究他们的政策,接下来党国要花更大的力气消灭他们。”
周费梅顺着胡孝民的语气说道:“我们现在有全副美式武装,飞机和大炮也都有了,不用担心他们。”
胡孝民说道:“这还需要大家一起努力,目前绝对不能让共产党踏入城市,特别是像上海、南京这样的大城市。”
周费梅信誓旦旦地说:“我愿意与老弟一起,将上海完整地交给党国。”
“胡桑。”
胡孝民准备离开华懋饭店时,在门口遇到了渡边义雄。
这位曾经不可一世的日本特务,现在也换上了西服,他躬着身子,显得很谦卑。现在不再是日本人的天下,天皇都宣布投降,他们已经是在自寻退路。
胡孝民问:“渡边君,有什么事吗?”
虽然他还是保持着客气,但语气已经有所不同。在所有的日本人面前,中国人都能昂头挺胸,他们是胜利者,不用再像原来那样卑微。
渡边义雄拿出一份材料:“也没什么事,只是想将一些知道的事情报告给胡君。”
这是日军在上海的部队驻地、人数、主要军官,还有弹药库所在地。整个上海,有十几个日军的弹药库,目前依然由日军把守。
胡孝民看了看,目光在弹药库上停留了一会,点了点头说道:“很好,渡边君有这样的态度,我很欣慰。”
在这份材料里,浦东高昌庙西厢房存放大量弹药,但守军只有两人。这可是绝佳的机会啊,目前上海地下军和淞沪支队,亟需武器弹药。
渡边义雄朝胡孝民鞠了一躬,诚恳地说道:“我对中国人民还是很有感情的,也希望在离开中国前,能再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胡君,我们还是朋友吗?”
胡孝民突然说道:“当然,我们以前是朋友,现在也是朋友。渡边君,想不想立功?”
渡边义雄一愣:“现在还能立功吗?”
胡孝民说道:“我们要去浦东信义机器厂对付共产党,你让一个日军大队换上国军的衣服,随我一起行动。”
日军的军事素质要比伪军强得多,让他们换上国军的服装,外人也看不出来。
渡边义雄惊喜地说:“真的可以吗?”
现在能帮得上军统的忙,是所有日军最大的愿望。他们能不能回日本,什么时候回去,取决于国军的态度。
胡孝民说道:“当然,但有一点,他们不能说日本语,一切要听从我的指挥。”
渡边义雄激动地说:“当然会听从你的指挥。”
女神的终极战兵 闻香识女
胡孝民把他当成朋友,才让他做这样的事。他回去后跟登部队一说,日军也愿意配合胡孝民的行动。
很快,一个大队的日军全部换上国军的军装,跟着胡孝民直扑浦东信义机器厂。
而就在胡孝民带队行动时,上海浦东地区地下军组织五十余人,袭击了高昌庙西厢房的日军弹药库。总共才两个日本士兵看守,而且还是新兵,还没抵抗就被缴械了。
高昌庙附近有条河道,所有的弹药立刻搬运装船。这五十人并不是打仗,主要是搬运弹药。
整整三个小时,所有弹药才全部搬完,带着两个日本兵,趁着夜色撤往根据地。
胡孝民带了特务营,以及日军一个大队加税警团两个营,在傍晚前将信义机器厂围住。胡孝民亲自带着一个日军小队,直接冲进了信义机器厂。
令他“沮丧”的是,信义机器厂并没有共产党的部队,里面空无一人,共产党早就撤走了。
范桂荣四处检查之后,得出结论:“处座,看这情形,刚撤走不久。”
胡孝民没有追究,摆了摆手说道:“收队吧。”
中共中央已经是决定改变战略方针,由夺取大城市、交通要道改为夺取中小城市及广大乡村,作持久打算。
中央特别电示华中局和新四军领导人,应尽量占领南京、太湖、天目山之间许多县城,创造纵横百里的广大根据地;迅速占领苏北大运河、串场河沿线各城市,将苏中、苏北、淮南、淮北打成一片。
而上海的主要任务,也从占领改为发动工人运动。如果胡孝民昨天来信义机器厂,或许能与地下军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