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o8s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巡靈見聞錄 txt-第1245章 兵發方外熱推-nqbjb

靈異小說

巡靈見聞錄
小說推薦巡靈見聞錄
王探似笑非笑的看了宁鱼茹一眼,一副‘我看透你小九九’的样子。
宁鱼茹握紧了拳头,看意思要揍王探了。
王探吓了一跳,不敢继续惹宁鱼茹,急忙说:“第二种情形很罕见,但几率有,那就是,赵飘飘和赵家是这场邪事的最大目标。”
他这么一说,我恍然了。
没有错,如果赵家和赵飘飘是方外大型邪事的终极目标,那我们无论如何避让,都逃不开和敌方正面硬刚的既定结局。
好在,此事发生的几率超小,也就是十万分之一。
但按照王探谨慎谋局的性格也得将其考虑在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谁敢说万无一失呢?
王探也不敢。
客厅中再度静了下来,大家都开始惴惴不安了。
“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已经找上门来只能迎难而上了,我对赵飘飘有承诺,不能丢弃。接下来咱们讨论一下去方外的人手吧?道馆这边得留下一半的人马坐镇。”
我打破了沉默,将话题延展到下一阶段。
“别人如何我不管,但我必须跟着!”宁鱼茹很是坚决的举着手来了一句。
大家伙都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宁鱼茹如此坚决的态度,除了担心我的安全之外,最大可能是要近身监督,赵飘飘什么的,让宁鱼茹不爽的说。
看破不说破,没谁傻乎乎的点出来。
王探说:“副馆长兰心慧质,是馆主师兄的贤内助,跟着再好不过了。这次嘛,谁也说不准是否顺利?所以我也得跟着,不能像是大宴塔斗战一般的留守在家了,馆主,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王探一边说,一边给我打了一道隐晦的眼色,只有我和宁鱼茹能看懂。
他其实是想说:“此次事件弄不好藏着大凶险,所以副瞳们都跟着比较妥善。”
上次大宴塔斗战时王探留守在家,理论上我只能汇聚八瞳,万一真的遇到绝世高手,非常危险的说。
这次,王探不想让这种情况发生了,他要确保我在生死关头之际能启动最强大的九瞳底牌。
我沉吟了一下,缓缓点头。
孟一霜却忽然说:“馆主,我和剑罗刹都是方外大宗派的弟子,对方外很熟的,我们跟着有益无害的。”
剑罗刹连连点头。
我想了一下说:“一霜,我的意思是,除了鱼茹和王探师弟外,不到通天境的都不要去,因为这次事件的凶险度未知,真的担心关键时刻会出现不受控制的意外,那可就后悔莫及了。”
听我这样一说,孟一霜和剑罗刹的脸色都难看起来。
圆钵和尚‘阿弥陀佛’一声,面色不愉。
甚至,蝎妙妙、熊霹雳和血竹桃他们都欲言又止的。
我烦恼的摁了摁太阳穴。
不是想存心打击他们自信心,实在是涉及到方外大型邪事,背后隐藏的势力中指不定有怎样的高手?带着不到通天境的伙伴反而是累赘。
没办法,这件事太大了,涉及的层次太高,就决定了去做事人选的首要条件就是不能碍事。
宁鱼茹和王探更重要的作用在于他们副瞳的身份,要不然,我也不会同意他俩跟随的。
“馆主,我……。”
剑罗刹到底是不甘心,就想说些什么。
我摆摆手,凝声说:“罗刹,我知道你好强的性子,但这事儿太危险了,你们不适合掺和,听我的,留守道馆,守好咱们的家园,你们就算是建功了。”
“哼!”
剑罗刹不满的冷哼一声,扭过头去不看我了。
我无奈的苦笑一声,转头求助的看了看宁鱼茹.
她对我笑了笑,挪到剑罗刹旁边去,两女交头接耳的说了几句,剑罗刹脸色缓和下来。
我暗中对宁鱼茹条挑了一下大拇哥。
“驴道友和史黑藏留守道馆,遇到解决不了的大事,就去地下室那里求助我大师伯。”
我吩咐一番,驴道友和史黑藏应命。
这样一来,去往方外的人手就定下来了。
藏在法具中的阴魂们就不去计算了,反正我在哪,二千金它们就跟到哪。
明面上,我和宁鱼茹领队,随队成员是阿菊、恩梓木、蝙蝠异兽以及王探。
剩下的伙伴都不是通天强者,我不能让他们冒险,所以全部留守道馆,知道他们不忿,但我没有改变初衷的想法,他们只能领命。
我看到了孟一霜和剑罗刹眼底的倔强,知道她们都不服气,想来受此刺激之后,她们会拼命练功追赶我的步伐。
想当初,地府游巡竞赛之际,剑罗刹力压我一筹,孟一霜和圆钵也和我不相上下,但这才多点时间?我已经将当日的三位竞争者甩的阴灵影子都不见了!
他们心里必然是不服气的,那好,就想办法赶上来吧!因而,时不时的我会刺激他们一番。
如剑罗刹这等心高气傲的才不会轻易认输呢,我认为他们几个会在短时间内有大进步的,这是我希望看到的局面。
至于当年收服的那些巨兽?好像不受这几位控制,我没见他们用过,亦或者,时限方面规则严格,没法随时召唤?
总而言之,孟一霜三人目前和我差距太远了,给予的助力越来越小了,他们必须奋起直追。
至于蝎妙妙和熊霹雳?
身为妖族成员,进阶更是艰难,我以后会想办法帮助它们加快步骤的,人家追随我一场,我得为它们的未来铺路。
法师的路崎岖、坎坷,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希望伙伴们都能有所突破。
计议已定,会议解散。
同行的人回去做准备,不能同行的人憋着气,准备尽快提升自身,这是个良性节奏,我很满意这场会议的效果。
翌日清晨,我们一行带上小丫鬟秋儿,启程赶赴方外。
伙伴们在门口目送我们离开,说的最多的就是四个字,一切小心!
当然不会走我自己所控制的那条渠道,而是使用幻术伪装面容和身份,按部就班的去往方内某大型宗门所掌控的通路地点,老实的缴纳了过路费(魂石)过关。
用时一天多,我们已出现在方外了。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