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两辆马车先后出了京城城门,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车夫不知道,景承智为何要让他跟着,他开口询问:“四皇子,需要奴才赶快点,超车吗?”
“先跟着,不要轻举妄动!”
马车摇摇晃晃,跟随着前方的马车,已经驶出了京城许远,车夫心里有些担忧,忍不住开口提示:“四皇子,马车越来越远了,咱们是不是应该警惕警惕?”
景承智掀开了帘子朝外看去,前方的马车似乎没有停下的意思,而此处也越来越偏僻。
最终景承智开口:“将马车赶上去!”
前方马车稳稳当当的行驶着,后面的马车却突然加快了速度,拦截下了他们的去路,车夫勒马停下,神色不悦:“这么宽的路,挡什么道?”
“这位夫人,我们主子要见一见你!”车夫高声说了一句,马车内没有声音回应。
“我们家夫人与你们主子素不相识,为何要见!闪开!”
原本皆垂下的帘子,此时被掀开,在里面露出一张英俊的面容来,他玉冠束发,面容俊逸非凡,生的犹若女子一般,唇红齿白,皮肤细腻光滑。
“还请田夫人可以出来一见!”
他声音清润,语速也缓慢缓慢的,他应当是个懂礼数的人,但卫清秋的神色却变了变。
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而且还识破她的身份……
卫清秋将帘子掀开一角,朝外看去,看见的正是一身藏青色长袍,玉然而立的景承智。
卫清秋赶紧将帘子放下,站在马车前方的景承智再次开口:“本皇子竟然已经看见田夫人,田夫人避而不见,只会是有失礼数!”
卫清秋咬着牙,这才掀开了帘子,朝马车下走去。
她微微福身,有些愧疚的开口:“不知道四皇子,你拦住老妇的马车是?”
“本皇子只是好奇,为何,本该出现在大理寺大牢内的田夫人为何现在会出现在京城外?”
卫清秋咬着唇,低垂下头:“这……四皇子这其中定然是有其中的原因,事情与四皇子无关,你不妨看在尚书的份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尚书府一定会记住四皇子你的大恩大德!”
景承智看着卫清秋并未随意答应,他冷冷的勾着唇,问道:“你是逃狱?”
卫清秋的脸色变了变:“还请四皇子注意你的言辞!你若觉得是,那便回去揭发吧!”
她转身要重新上马车,景承智看着卫清秋的样子颇像是心虚逃跑,他哼了一声。
“田夫人,如果揭发,直接将你带回去,不是更妥当?”
他挥了挥手,他身边的车夫立即上前,朝田夫人接近。
田夫人脸色一变,“四皇子你这是何必,得罪了尚书府,对你有什么好处?”
景承智走到卫清秋的面前,笑着反问:“可若是将你抓回去,岂不是立下了功劳?本皇子这是立功,你怎么觉得没有好处?田夫人是不是觉得你没有什么分量?”
卫清秋脸色变的精彩,最终朝着景承智突然跪了下去,开口:“四皇子,还请你放了我吧,是有人在城外要约我见面,他说,他知道我儿子是被谁杀害的!我,我想知道真相,所以出城前来赴约见面!”
“为何不是让尚书来?偏偏让你?你不是在牢房中吗?”
“这个老妇也是糊涂,我被老爷想办法救出来后,他让我离开京城,离开的越远越好,只是我在尚书府却受到了匿名信,要求我出城门与他单独见面!”
“现在我已经是逃犯一名了,被抓住必死无疑,而且我害死霜嫔娘娘的龙嗣,皇上也会怪罪尚书府的,能在看着尚书府没落之前,抓住真相,我死也瞑目了!”
卫清秋说的话,景承智没有看出半点破绽,他眯着眼睛,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卫清秋问道:“难道凶手不是我二哥吗?”
“之前认定是二皇子,但是后来没有了,如果是二皇子,他怎么会在风头浪尖上行凶呢?现在看看倒像是被人设计陷害,所以为了验证心里的猜测,老妇一定要去赴约!”
她紧紧攥着拳头,目光坚定,看上去心里已经下定了决心。
景承智叹息一声说:“你的心我明白,不过这件事情太过蹊跷,不如这样吧,你带着本皇子一起先去,本皇子便不会告发你!”
卫清秋一脸讶异的看着景承智,显然没有料到景承智会这样要求。
见卫清秋没有立即答应,景承智在一旁继续提示说:“你现在没有其他的选择!”
最终卫清秋只好点头。
为了目标不太大,景承智坐在卫清秋的马车内,卫清秋好似有些紧张,紧紧抓着手中的手绢。
她的额头出现了些许汗水,景承智蹙着眉,打量着她,好似在审视。
“对方约见你,显然是知道你在牢房里面内救出了,但他没有揭发你,而是想着与你见面,告诉你真凶是谁,这个人,你有没有想过,他想在你身上得到什么好处?”
卫清秋愕然的看向景承智,然后点头:“是,一个人这样做,一定会有他的目的,但他目前的目的是什么我还不知晓。”
“尚书府因为我的过错,已经没有可能在前途无量了,所以我是在放手一搏。”
她长叹一声,那表情不是豁出去的果决又是什么。
幻战国
时间停止器
景承智没有在开口说话,马车摇摇晃晃继续行驶,外面的天色逐渐黑沉了,马车在缓缓停下。
在外面的车夫开口提示:“夫人,已经到了那人所说的目的地,前面有一个凉亭!”
卫清秋掀开了马车一隅朝外看去,若不是天上挂着一轮惨淡的月亮,他们根本看不见远处的凉亭。
“走,过去看看。”
景承智却是伸手拉住了卫清秋,“马车再近一点,本皇子可听不见,也看不到凉亭处的情况!”
卫清秋皱着眉,最终重新坐下,对车夫吩咐:“赶近一点!”
等马车再次停下,不远处的凉亭他们也看的清楚了,原本一片漆黑,但此时的凉亭处,却挂起了一盏灯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