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n5dx熱門都市小说 無限諜影 起點-第兩百零二節 血光魔焰煉幻波(六)-gorjd

玄幻小說

無限諜影
小說推薦無限諜影
随着银尸又一次狠狠的扑击在太乙五烟罗的烟障之外,这抵挡了七大仆尸不下百次攻击,还加沿路还有群尸拦截的五台至宝也禁受不了了,王动只来得及叫了一声:“各自分开逃跑。”
五彩烟障便崩散开来,化为五道彩烟,依旧钻回王动手心,王动只能先放入收纳袋中,太乙五烟罗这样崩散,需要重新祭炼一番才能使用,但现在逃命要紧,却是没时间。
他一个翻滚便窜入旁边密林之中,恍惚间看到吴文琪似乎也带着南姑等人在向另一个方向逃走,还没看真切,头上林木齐折,那只银尸已经硬生生砸破树荫坠在他身后。
王动连忙向前狂奔,银尸在后面紧追不舍。王动真元已竭,眼见是跑不过这银尸的,还好是密林,这银尸一飞起来就撞在树木上,虽然撞折了数根合抱的巨树,但自身也被迫迟滞下来,只好也放弃飞行,跟着跑来。
王动暗暗叫苦,这分开跑的策略看来有点作茧自缚了,那尸道修士似乎是把自己作为主要目标,自己反而帮吴文琪他们脱身了,如果自己活下来,吴文琪当会感激自己,但是如果活不下来,自己这具原住民身体恐怕要被对方炼成仆尸,说不定那分裂魂格的灵魂碎片也要被对方用来炼法,到时候就会有之前的谍影巫师一样,什么消息都传不回去了。
一阵疾跑,快要跑出来密林了,王动仍是没有想到脱身之策,真元倒是借着跑路这片刻恢复了一点点,出林之后勉强能御使飞剑,但是也飞不远,而且他能飞,银尸体也能,并且还不能飞得超过三十丈,否则会惹来那煞云中的血煞丝。
就在这时,密林两侧又各自出现数个仆尸身影,王动暗叫要糟,这要是被合围了,在密林就会被擒下,他一咬牙,顾不得许多,将真元一催,黄精剑带起剑遁之光,身剑合一向前猛冲,一根直线路径上的大树被剑光削断,他硬是抢在几个仆尸合击之前冲出了密林。
后面传来银尸的怒啸声,下一刻他便出现在密林边,然后飞了起来,后面的铜尸本来是不能飞行的,跟着跑了一段路,然后乌元化赶了上来,他催动飞尸大法,六个铜尸在他神识感应范围内也便具有飞行能力,刚才便是这样和银尸一起追击太乙五烟罗的,不过却是比不得银尸能独立飞行,慢了一步,追在后面。
银尸往王动追来,王动鼓动真元,直线低空狂掠,不敢超过三十丈,却摆脱不了银尸。
飞了一段路,王动忽然看到前面一座山峰屹立,不过这山峰却是至少有百丈,超过了三十丈,所以峰头处寸草不生,只有光秃秃的岩石,超过三十丈处反是有生命迹像,便会引起空中煞云反应。
王动死中求活,一咬牙冲着峰顶便飞去,银尸毫不犹豫的升高紧追。
王动真元不继,银尸飞得却不慢,在空中越来越接近,不过王动已经将至那处山峰,并未降低高度,顿时引起头上煞云反应,就见血红色的煞云翻滚,宛若烧开的水似的,银尸依旧跟来,王动大喝一声,继续升空,终于超过三十丈,头上煞云中顿时探出蛛网般的血煞丝。
这时银尸也已经追近,血煞丝将两人都笼罩在内,王动突然掉转遁光,向下急坠,银尸伸出抓出,穿透遁光,在王动肩头上抓了一爪,王动肩膀立即爆碎开来,剑光顿时维持不住,依然下坠,但这是坠落,而非遁光所致了。
银尸虽然得手,但没抓住王动,还想再动手,但头上血煞丝却落了下来,躲闪不及,只得先抵抗,但他不抵抗还好,一抵抗,煞云中的红丝便越发猛烈的涌出,一股又一股的缠向银尸。
银尸想逃时已是晚了,四周都是涌来的血煞丝,他就像一只掉进了蛛网的小虫子脱不了身了,还好仆尸本身也是靠煞滋养,亦是阴秽之物,对血煞有一定抗力。
待另外六个仆尸和乌元化赶到时,看到银尸被困,只好放弃先追寻王动的踪迹,先解救银尸,否则时间长了,这些煞丝将银尸炼化,乌元化就损失大了。
却说王动遁光告破,肩膀爆碎,他这具身体是原住民孕生,不可能和他原来的本体相比,好在他已经在山峰附近,这一坠落下来,先是撞在斜坡上,然后顺着山径便向下滚。
一路都是血迹,也不知道滚了多久,似乎滚进了一处草丛中才停了下来,王动只觉气衰血弱,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偏偏受伤的肩膀处却逐渐失去了痛感,他不喜反惊,他是中了银尸一爪受伤的,这只手臂恐怕是不保了,但现在这样没有痛感了,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尸毒侵蚀。
几息之后,王动便感觉头脑晕眩,视线模糊起来,身受不轻的伤,还尸毒发伤,看来自己要提前结束谍影行动了。
陷入昏迷的前一刻,他的视线已经非常微弱,神智更是被尸毒影响无法思考,但最后一眼似乎看到有什么人影向自己走来,只是已经反应不过来,连是男是女都看不清了。
一道窈窕的身影站定在王动身前,羽虹歪着头看了看王动,微微笑道:“我要不要救你呢,如果不救你,你就死了,如果救你,说不定你将来还会怪我。”
“算了,还是救你吧。”羽虹审视着王动的模样,“如果你运气好,我多个帮手也不错,如果运气不好,那就怪不得我了。”
说这话时,她面上的神情与之前与吴文琪等人在一起时的样子大相径庭,气质陡变,变得冷若冰霜中又带有一股说不出的邪魅。
她缓缓走近王动,她的身体忽然变得模糊起来,像一团扭动的黑色影子,从中分离出一股覆在王动身上。
此时吴文琪也在边战边退,她让杨成志背负南姑,自己指挥飞剑尽力阻挠追在后面的两个铜尸,以及一大群路上**中被惊醒的群尸。
她的情形比王动稍好,特别是追了一截后,连那两个铜尸都忽然半路改向,响应乌元化的召唤,去密林中拦截王动去了,只剩下一些铁尸和普通殭尸追着不放。
吴文琪虽斩杀不尽数量众多的殭尸,但没了铜尸,她的飞剑面对低阶殭尸便显得犀利异常,倒勉强撑得住,只是不敢御剑飞行,而且也不忍抛下南姑和杨成志,始终被追击着,只好助战助退。
也不知走了多远,吴文淇一行人看到前方煞云若垂天之翼,向下射出亿万血煞红丝,那些红丝集结成团,均衡的如光波,浓重处则如火焰,不断的向着一处崖顶轰击,而那崖顶处似有一入口,时而从里面冒出金戈铁马,与血煞泾渭分明;时而涌出水波水气,每一滴水旋及化为葵水阴雷与血煞对抗;又时而青气滚滚,下一刻在那崖顶生出一株枝繁叶茂的撑天大青木,硬生生将无边血煞挡下;再时而像火山喷发般生出冲天火柱,将落下的血煞焚尽,甚至反冲云宵,向离得近的煞云烧去,两者一相接,便如冷水浇在烧红的锅底上,发出一连串的异响;还时而从那入口出散漫出黄石之气,与血煞一接,便凝化为一块块不规则的巨石从崖顶滚落。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