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姑獲鳥開始
小說推薦從姑獲鳥開始从姑获鸟开始
龙子大枪铮鸣飞旋,甩尽刃口上残余的白浆红血,在空中打了个转儿落到李阎脚边。
李阎盯着圣沃森冒血的颈腔看了一会儿,良久,他才摇摇头:“K.O”
他刚移开视线,无头沃森的右手冷不丁地在枪口插上一颗榴弹,然后对准李阎扣动扳机,动作老辣凌厉。
李阎在扳机扣动之前就听到异动,闪身避开,可榴弹撞在舵轮上炸开,红色粉尘顷刻间弥甲板。
“嗯?”
红雾淹没了李阎,他顿时发觉身上的龙吐雾变得迟钝无比,就算勉强驱动,也像喝醉酒一样晃晃悠悠,杀伤力大减。
“由于未知原因,你的神通龙吐雾,触手状祸水遭到了限制。”
“您开启了特殊阎浮事件:失踪的忍土。”
“八百万忍土深入大千阎浮,是阎昭会的必不可少的耳目和触手,然而阎浮果树有不可知之深,不可测之广,总有些耳目和触手因为伸得太长无故失踪。这类的事虽然不算频繁,但一年总有那么几次。”
“作为八百万忍土的主人,后土向所有阎浮行走发布这类阎浮事件,调查无故失踪的忍土,一旦阎浮行走遭遇与忍土失踪时物理条件基本吻合的状况,即刻强制触发。”
事件要求如下:夺回三年前(天·甲子九时间)失踪的忍土,尽可能杜绝一切与阎浮有关讯息的泄露。
此阎浮事件危险程度未知。
由于您是阎昭会二席,后土认为您完全拥有独立完成此项阎浮事件的能力,如果你选择拒绝,后土将认定你为消极态度,并向阎昭会举报,最严重后果将扣除您本次阎浮事件所有奖励的50%。”
结算奖励视情况而定。
“脏活累活又来喽。”
李阎叹了口气。
红色尘埃当中,无头沃森一手持枪,另一只手胡乱地往脖子上方抚摸。龙子大枪的确轰碎了他的一部分脑袋,包括鼻梁骨往上的部分。可嘴和下巴仍旧完好,这导致圣沃森现在的造型异常十八禁。
“哦罗罗罗罗~”
只剩下半个脑袋的圣沃森向天发出一阵卷舌音,然后吐了一口唾沫:“还不错,至少我的舌头完好无损。”
在圣沃森的记忆模糊的年轻岁月,他和他的朋友们就因为“一场事故”遭受到了所谓神的诅咒,据说这是一种不可考证的酷刑,受刑者将不睡不死,成为活死人,即便被碎尸万段,也会保留一切知觉和行动能力。
在诅咒完成之后,神明们把渎神者的皮剥下来做成箭靶,摘下他们的五脏六腑抛入荒野,在胃袋中填满甘草做成皮球,将血肉和野菜一同腌制成分给城邦的百姓。
而这一切的过程中,渎神者都会保持清醒和痛苦。
“我觉得这个诅咒应该安排给那些总是试图标新立异的玄学家,如果他们被吃掉消化并排泄,就能成为一坨能永远保持愤怒和痛苦的大便,这不正是他们的愿望?”
圣沃森当时是这么说的。
对于遭受诅咒本身,他的确不太在乎,不必睡觉让他多了一倍的时间来研究炼金术和活体应用,不死之身他逢凶化吉。、
他爱死这个诅咒了。
一点寒芒突出,龙子大枪快若闪电,再次轰向了他。
然而这次,沃森老头却爆发出惊人的弹跳力,避开了李阎的飞枪。
龙子一个短暂回旋,再次杀可回来,圣沃森在半空避无可避,危急关头,他的左手忽地化作修长的肉色利刃,正面格挡住大枪吞忍,平稳落地以后,触手形状的肉色利刃凭空和龙子大枪缠斗在一起,脆利的金属交击声不绝于耳。
终于,龙子大枪不甘心地飞回李阎手心,圣沃森的左手的肉色利刃也回缩到正常手臂大小,仔细观察,沃森的左手掌心睁开一只血红色的眼眸,正冷冰冰盯着自己。
“《寄生虫》?”
李阎眼前一亮,沃森现在的造型像极了他以前钟爱的一部日本漫画反派。
【沃森之子Ⅱ型:凯撒】
圣沃森的爱子之一,少数拥有独立名称的沃森之子。以大帝命名的凯撒拥有极其恐怖的战斗本能和自我进化能力。平素以液体形态储存在针筒中,必要时注射,使凯撒与宿主共生,同时也可以充当各种应急器官。
备注:它让圣沃森在情场无往不利,征服凯撒的称呼实至名归,各种意义上……
“啊~”圣沃森转动一下脖子:“我一时想不到别的骚话。你先上吧,好孩子。”
他话音刚落,整个人应声直扑李阎,动作迅猛如电。
李阎不发一语,五指不自觉握住大枪。
只见中途圣沃森惊叫一声,被“凯撒”寄生的肉身中途一个急顿,向后翻转,矫健的身躯落在炮塔顶上,他从风衣里拿出一个水晶球,当中有旋舞的黑色水母,正逐渐褪成深红色。
圣沃森喃喃自语:“变黑代表死亡,可退开几步就恢复成红色,那就是不能近身?不知道刚才会死的是我还是凯撒。”
“不对,不止是这样……”
圣沃森沉思:“刚才我被他锁喉,水晶球并没有反应,麻醉气体也对他产生了少量影响,说明除了距离还有别的限制。是那把长矛么?”
眼前这个东方海盗是他见过最难缠的异教徒。甚至让他想起之前了,之前在北亚美利加应付的那几个野蛮部落崇拜的图腾动物。
实际上,圣沃森层出不穷的花样同样给了他不小的危机感,如果红旗和联合舰队在大屿山正面对垒,有圣沃森这个未知因素在,但是能驱散李阎的万相之力这一点,就可能给红旗带来灭顶之灾,
李阎把目光投到圣沃森手中的水晶球上。
“您发现了失踪的忍土!”
“詹姆斯·杜威·沃森对忍土做了未知改造,请尽快夺回它。”
圣沃森很快注意到李阎的目光:“你对这玩意有兴趣?这可是我的心肝宝贝。”
他上下抛了抛水晶球:“它应该是某个联合体生命的一部分,可能和什么邪恶宗教有关,我还没调查清楚,自打有了这玩意,我总会受到奇怪人士的追杀。从欧罗巴到远东。”
李阎终于忍不住回了一句:“你很爱说话。”
“沟通是人类的最大美德,如果无法沟通,不需要多久人类就会灭绝。”
“安德烈必须死,除此以外,我可以做出让步。”
李阎尝试和对方暂时和解,这个老家伙身上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价值,没必要和他死磕。
“……”
圣沃森难得地沉默了一阵子,很显然,他对这个建议有一点心动,可最终,他还是摇了摇头。
“说老实话,我不在乎安德烈是死是活。可我答应了别人我会救他,如果没有做到,我将在他面前抬不起头。我简直无法想象那个画面多难堪。所以,安德烈不能死在这儿。”
终极教师 沐棠纯
李阎挽了个枪花:“那你得看你的本事了。”
“我有很多钟爱的孩子,大帝凯撒排名第二”他张扬着自己的左手:“而我最钟爱的孩子,它叫受难者。”
英雄学院之三色霸气
“耶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