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逢春
“你看着云姑眼熟?”
冯橙点点头:“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陆玄看向厨房的方向。
进出厨房的人络绎不绝,源源不断把美酒佳肴端往前边。
约莫两刻钟后,云姑走了出来,身边跟着的小丫头提着一个食盒。
眼看着二人走过去,冯橙以口型问陆玄:“要不要跟上去?”
“走。”
二人借着夜色掩映悄悄缀在后边,一直跟到前边大厅通往二楼的楼梯处。
陆玄拉着冯橙停下来。
“红杏阁二楼专门招待豪客,我们上去很容易被发现,不能跟了。”
冯橙赞同点头。
她通过钱三了解过,红杏阁一楼是供普通客人寻欢的大厅,二楼招待贵客,三楼是有头脸花娘的闺房,四楼就不是外人能上去的地方了。
二楼处处都有红杏阁的人候着,他们若上去定会进入那些人的视线。
“先回去吧。”
厅中气氛靡靡,有了酒意的寻芳客越发放纵,满耳都是不堪的调笑声。
陆玄带着冯橙离开红杏阁,只有一个念头:再也不带冯橙来了!
冯橙恋恋不舍回头:“可惜了,要是查到云姑的住处就好了。陆玄,明晚我们再来碰碰运气吧。”
钱三与陆玄的手下一直没查出消息,她与陆玄来了一趟就有收获,可见他们运气不错。
陆玄警惕起来:“明晚还来?”
冯橙见他似是不愿意的样子,笑道:“你若有事,我一个人来也行。”
“不行。”陆玄想都不想拒绝。
见冯橙面露意外,陆玄不动声色解释:“既已知道了云姑这个人,先让手下查一查,我们来得太频繁容易被人留意。”
“那……好吧。”冯橙勉强认可了这个解释。
回到晚秋居,等得望眼欲穿的白露迎上来,又是准备热水又是伺候梳洗,等到冯橙钻进温暖的被窝,终于忍不住问:“姑娘,您今晚……真的和姑爷一起去的?”
这个情景,她想想就窒息。
云澜天引
“嗯。”冯橙轻描淡写应了一声。
白露默了默,试探问:“那……姑爷没说什么?”
真的没有生出退婚的念头吗?
冯橙看了看大丫鬟,笑问:“白露,你是不是挺好奇画舫是什么样儿?”
白露嘴角狠狠一抽。
她一点都不好奇,她只是担心姑娘把姑爷吓跑。
见她不吭声,冯橙抱歉笑笑:“可惜你扮男装不合适,去的话也只能带小鱼去。”
白露:“……”
罢了,她还是本本分分把小鱼干做得更香酥吧,其他的操心多了折寿。
异世之弱肉强食
过了两日,陆玄那边有了云姑的消息。
“根据打探到的消息,云姑来红杏阁没多久,她是鸨母早年的朋友,年轻时被富商赎身去了外地,如今家境衰败前来投靠老友。云姑有几样拿手好菜,偶尔会为来红杏阁一掷千金的豪客下厨。”
“那她有没有可能就是英姑?”冯橙捧着茶盏喃喃。
“这个就要继续调查了,目前看来有这种可能。早年随富商去了外地,现在家境衰落前来投靠老友这种说辞可以捏造,当不得真。”
冯橙想了想,有了提议:“陆玄,我们去红杏阁当一回豪客吧,尝尝云姑的手艺。”
想要调查一个人,多接触总没错。
陆玄觉得这个提议不错,却不想带冯橙一起。
“天寒地冻,你不如在家等着。我查到什么,立刻告诉你。”
冯橙拧眉:“你的意思是你一个人去?”
陆玄从冯橙脸上瞧不出喜怒,心中有点没底:“咳咳,我觉得一个人够了。”
“所以你打算一个人品尝云姑的拿手菜?”冯橙睨着他。
陆玄这下肯定冯橙不乐意了。
只犹豫了一瞬,他便笑道:“那还是一起去吧。”
“那我多准备些银钱。陆玄,你说那种豪客一般要带多少钱才够?”
陆玄忍无可忍伸手捏了捏她脸颊:“钱我会带的,你别操心这么多。”
与未婚妻一起逛青楼,还要花未婚妻的钱,他不要脸的吗?
想到陆玄身家丰厚,冯橙笑盈盈点头:“好。”
这日有些不巧,下午就飘起雪来,到了傍晚屋檐路面积了厚厚一层,一眼望去处处银装素裹。
被白雪妆点的红杏阁妖娆矗立在金水河畔,有种别样的美丽。
招揽客人的花娘依然衣衫单薄,见到陆玄与冯橙热情迎上来:“二位公子又来啦,快快里面请。”
冯橙视线在花娘袒露过多的脖颈处落了落,暗暗替她冻得慌。
花娘察觉落在身上的视线,冲冯橙咯咯娇笑:“公子这次来多玩会儿啊,等下奴家与姐妹换班,可以陪您喝一杯。”
陆玄面无表情走在一边,很想一脚把花娘踹飞。
贵女嫡妆 兔死狐悲
这种眼神不好的蠢材,难怪被打发到门口挨冻。就算热情招呼也该招呼他才是,往冯橙身上贴什么。
你我的承诺
鸨母看到二人,态度不算热络:“二位公子又来看歌舞啊,这就快开始了,二位自便。”
陆玄抛出一块碎银,淡淡道:“听说你们这里的头牌是杜行首,以一手好琵琶著称,今日我们想听杜行首弹琵琶。”
鸨母抿嘴一笑:“真是抱歉了,杜行首今晚有客人了,二位公子不如找别的小姐吧。”
陆玄取出一张银票,用手指夹着递到鸨母面前:“钱不是问题,我们慕名而来不想失望而归,还望妈妈行个方便。”
鸨母随意瞄了银票一眼,眼睛猛然睁大。
被这公子轻飘飘夹在手上的,竟是一张两百两的银票!
鸨母当即变了态度:“二位公子楼上请。”
陆玄与冯橙对视一眼,由鸨母亲自领着登上二楼。
与一楼富丽堂皇的大厅不同,二楼是一间间布置雅致的房间,若是不知情的完全看不出这是什么所在。
屋中两个眉清目秀的小丫头一个捧来打湿的热巾让二人净手,一个倒了香茗奉上。
不多时,门轻轻拉开,怀抱琵琶的杜蕊由两个小丫鬟扶着走了进来。
“奴家见过二位公子。”
冯橙冷眼看她优雅施礼,决定交给陆玄应付。
她曾与杜蕊打过交道,还是谨慎些好。
陆玄也是这么想的。
首席 總裁 的 逃 妻
冯橙要是看他与花娘说笑会生气吧,谨慎为妙,还是交给冯橙应付吧。
场面一时陷入尴尬的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