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苏宇眼中露出异色,看向人皇,幽幽道:“天外是否有人也这样俯瞰我们呢?”
人皇沉默。
许久,轻笑道:“你是说,时光之主?”
这万界,最有可能做到这一点的,就是那位了。
此刻,蓝天化为一张大网,笼罩万界,大脸俯瞰众生,芸芸众生,却是不知这天上有张脸,有双眼,在俯瞰他们。
那一直神秘无比,消失无踪的时光之主,到底在哪?
目的为何?
是否也如蓝天这般,只是,比蓝天处于更高层,隐约俯瞰众生呢?
这一刻,苏宇看人皇,人皇也看向苏宇。
有这个可能吗?
若是有,那目的何在?
而今,这诸天万界,一切的一切,都建立在时光长河的基础上,包括三门的存在,都是如此。
这位,才是最强者。
如同天道般的存在,不管不问,不闻不理,任由你抽取时光长河之力,好像只要你有能力,你就算断了时光长河,他也不会在意一样。。
苏宇很快不再去想,转头看向蓝天化身的万道之网,脸上,渐渐露出笑容。
有些变态的笑容。
人皇看他笑的如此变态,不由抬头看天,叹息一声,不知,这又有何人要遭殃了?
天地可鉴,我星宇,仁善无双!
欣若止水
苏宇所造下的孽,和我无关。
他要做什么,可别算在我头上,我只是搭把手罢了。
而这一刻,蓝天身影浮现,手持万法图册。
一时间,苏宇忍不住笑了。
他以文明志为基,文王那边以万道经为基,蓝天以万法图册为基,那人皇呢?
人皇的天地核心,现在是人皇印,可在这之前,天地开辟的那一刻,也可能存在别的核心,是否也是一本书呢?
苏宇看向人皇,人皇先是茫然,接着笑了:“看我作甚?你想问,我的天地核心,是什么?“
“对!”
人皇笑了:“皇道经!”
“真的?”
人皇似笑非笑:“不管真假,现在都是真的!”
苏宇扬眉,忽然道:“陛下,你说……这开天者,为何都喜欢用一本书,来彰显自己是开天者呢?”
比如时光师,若是开了天,那就是她的食谱为天,时光册为天。
这是大家不约而同的选择,还是说……其实是一种必然?
他再抬头看天,半晌才道:“那时光长河中,是否也存在一本书,一本经文呢?”
苏宇喃喃道:“一本刻画万道,彰显开天身份的经文呢?神文化道,道化神文,规则为字,为何我觉得,这其实是时光长河的一种潜在规则呢?”
人皇看向他,沉声道:“你的意思是,大家都受到了这规则影响?”
苏宇点点头:“我们互相彼此影响,那就罢了,想证明这一点,其实很简单,问问死灵之主就知道了,我上次好像看到了一本书!死灵之主,开天之基,若是也是一本书,那代表,不是我们彼此影响,而是整个时光长河,在影响我们,这时光之主,也许是个读书人,爱读书,喜欢拿着一本书装十三的那种!”
苏宇忽然笑了,“要不然,按理说,死灵之主和我们没多少牵扯,不会也是如此,可他很可能就是如此,人皇陛下,觉得有趣吗?”
人皇沉吟一会,点点头:“那的确有这样的可能,我们毕竟都诞生在万界之中,受到了万界一些影响,受到了时光长河的一些影响,这也很正常!”
这么说……人皇笑了:“唯有读书人,才有资格开天吗?”
两人对视一眼,都笑了。
笑的意味深长!
武王、武皇这类莽夫,看样子,是不可能有机会开天的,他们不配!
武夫,呵呵!
而此刻,蓝天气息微微动荡,也笑了笑,拱手,“见过二位道友!”
“多谢二位道友!”
蓝天悬浮在空,书本悬浮在面前,感慨一声:“大道之途,得二位相助,毕生之幸!陛下助我得道,蓝某无以为报……”
苏宇抬手,打断了他的话。
因为他怕,怕接下来来一句,以身相许!
那才让人憋屈!
苏宇看向他,笑了。
“不需要什么报答,我希望有人强大起来,而不是我一人,我……很累!”
苏宇笑容灿烂:“我更希望,能有一日,自己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一切,而不是和人皇一样,被这囚笼桎梏!”
人皇脸颊抽了抽。
苏宇却是不管他如何去想,笑道:“当你们强大了,我也许会去追求自己的道,自己的路,寻找自己想要的,这万界,这人族,对我而言,始终都是一种桎梏!”
人皇沉声道:“人有七情六欲,方为人!”
苏宇笑道:“不,有七情六欲的是人,有枷锁的是圣人!你愿当圣人,而我不愿!人皇,我们这些人,佩服圣人,但是,我们这些人不愿成为圣人!”
人皇沉默一会,叹息一声:“你和文老二,为何都是这想法?”
他苦笑道:“我不是圣人,我只是觉得……”
“不要你觉得!”
苏宇打断了他:“你就是圣人,圣母,反正,我不愿意成为第二个人皇,我若是愿意,我早就在当初,继承了你的大道之力,何必等到今日?”
人皇无言以对。
荊棘鳳冠 昕遊
我圣人吗?
算是夸赞吗?
可是……算了,他其实没这么觉得,只能说,苏宇和文王这些人,太过于散漫。
而苏宇,再看蓝天,笑道:“而今,你也有了基础,开了天,剩下的路……自己走吧!你我如今都是大道路上的探索者,我并不比你强多少,不比你懂得更多!蓝道友,道在脚下,咱们且走且看吧!”
蓝天微微点头:“陛下已经为我奠定好了最好的基础,接下来,我会寻找我的前路,这万界,陛下也可放心,万界皆有我,隐入万界,万界便是陛下之地,任何东西,无一可隐瞒!”
直到今日,蓝天才完成了对万界的彻底渗透。
我,无处不在!
人皇也是唏嘘,厉害了。
当然,不羡慕,蓝天这种道,他也不喜欢,就如苏宇不喜欢他的责任大道一样,到了他们这层次,各有各的追求了,各有各的主攻方向。
而蓝天的意思,也很明确,如今他开了不寻常的天,但是,他愿意帮苏宇看守这万界。
甘当附庸!
苏宇没在意这些,再次看向万界,考虑一下道:“你化个分身进我天地就行,显示你还在,你自己修炼自己的,我要做到,哪怕三门开启,一切也在我掌控之中!”
三门强者出来,你也得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活着!
我随时可以对付你!
蓝天点点头。
人皇倒是有些好奇:“你现在,算是什么实力?”
蓝天笑道:“分身千万,一身一合道罢了!”
人皇无语,这是废话,我当然知道。
“合一呢?”
“堪堪一等,但是,不持久!”
蓝天也没瞒着,这一次人皇也出力巨大,他也没想隐瞒,“合一之下,我如今还有些无法维持,但是,可以维持一战了!”
人皇露出一些笑容,这就很出人预料了!
关键在于,蓝天的天地辐射范围很大!
果然,蓝天又道:“目前,整个万界,我几乎都可以辐射到,但是很难和陛下一样,辐射到时光长河深处,因为我没有特别强大的大道,难以做到这一点。”
这样也够了!
苏宇微微点头:“可以了,已经很不错了,如此一来,哪怕我们不在,万界还有一分底气解决问题!”
说罢,苏宇又笑道:“这么多天过去了,归的那些好友,一直在渗透力量,也许也可以出来了!解决了他们,将大道融入我天地,大概也能让我天地稳固下来了!”
天地稳固,再加上五条强大的大道融入,苏宇再消化了之前的收获,那他就可以恢复全盛,甚至超越之前了。
接下来,他就该忙自己的事了。
蓝天一听到归的名字,顿时露出笑容,笑的有些异样:“归,很有趣的!陛下居然没让我多玩一段时间!”
苏宇无语。
蓝天又笑的异样起来:“不如陛下,将归的好友,也送入天地中玩玩?或者干脆送到真的万界来玩玩!”
得了吧!
苏宇才没这兴趣满足蓝天的爱好。
他哪有时间玩弄这些人。
“行了,你自己安心修炼,人皇陛下,走了!”
“去哪?”
“回去杀人!”
苏宇无语:“难道陛下觉得,我一个人可以对付五位强者?”
“……”
继续给你打工?
人皇发现了,苏宇是真的闲不住,才消停呢。
“你给我休息两天可以吗?”
人皇问了一句,苏宇皱眉:“这一个多月,不都是休息吗?”
“……”
人皇心好累:“我感觉,这一个多月,比我以前百年都累!”
你管这个叫休息?
苏宇无语了,是真无语:“我以为你是一位勤政爱民的好陛下,结果,你说你百年干的事,都没这一个月休息来的多?难怪人族一直无法崛起!”
艹你大爷!
人皇怒目而视,你这变态,这一个多月,我天天在打洞,这算休息吗?
我要是几万年来,天天这么干活,我早就累死了!
还能活到现在?
“你注定活不长!”
人皇骂道:“劳逸结合都不懂!”
苏宇嗤之以鼻,“一个样,我死了,你也没好日子过。”
说笑间,两人消失在原地。
蓝天看着他们消失,笑了笑,有人皇在,苏宇其实轻松多了,搁在以前,哪有现在这么轻松,这一个多月,对苏宇而言,也许真算是休息了。
……
上界。
人皇和苏宇同时浮现,很快,其他人也纷纷接到了命令,迅速汇聚到了苏宇天地。
此刻,规则之主众多。
人皇这边,规则之主的数量,比之前有增无减。
之前,人皇麾下,50多位规则之主,战死了8位,收服了万族4位,已经不到50人,而今,却是超过了60位。
而苏宇这边,哪怕战死了两位,数量也超过了40位。
双方规则之主数量,超过了100!
当然,时光长河中,还有一些在留守。
尽管如此,此地汇聚的强者数量,也超过了60位。
这时候,众人纷纷看向苏宇。
而苏宇,却是看向人群后方,躲躲闪闪的归。
大家的目光,也瞬间全部聚集到了归的身上。
归一脸的无奈,见苏宇看来,只好道:“宇皇陛下……有何吩咐?”
苏宇笑道:“你说,这一个多月下来,他们是不是差不多了?可以本尊降临了?来吧,说说五人的具体实力,手段,你看如何?”
归很无奈,“这……我出卖了朋友……”
“那算了!”
“别!”
归可是很怕死的,只好道:“这五位,按照万界划分,一等的有两位,二等的有三位,两位一等实力都和我相当,二等的,也是二等巅峰!”
归解释道:“他们是我在天门中的好友……”
一群人鄙夷,好友你也坑?
归被他们看着,无奈,废话,那我能怎么办?
当然,他现在选择自杀,挂了,所有印记消散,那天门那边的人,可以感受到的。
也就是说,用命去提醒他们,万界很危险!
否则,他没别的办法了!
归懒得理会他们,又道:“宇皇陛下……他们……能否和我一样,让出大道后,续接一条大道,让他们继续可以为宇皇陛下效力?”
终究还是有点朋友情谊的,归还是求了个情,因为他知道,这五位老友来了,没好下场的。
反抗,必死无疑!
倒是让道,也许还有一线生机,和自己一样,随便修条道凑合着过,但是,起码还能活下来,还是有机会的!
五人虽然强大,可也要看看,他们在哪。
这地方,我的天,超过60位规则之主!
苏宇一等,人皇一等,前线的那些还没回来,回来了更可怕!
而且苏宇这边,二等的也不少。
明王很快就跨入了二等,毕竟是一位一等多年的强者,星月也是二等巅峰,虽说这位几乎没出手过,但是有她在,大家有点小伤,几乎能瞬间恢复。
除此之外,人皇这边,也有几位二等强者,包括武王二媳妇,都在此地。
原本二等巅峰的战王,倒是只保持了三等巅峰,目前还没能跨入二等。
这么多强者,如何匹敌?
苏宇笑了:“可以考虑!这五位的大道之力,我也有些感觉,但是具体的,不好判断,说说看,都是什么大道。”
隐婚男女 赵格羽
归介绍道:“两位一等境,一位叫玉,是散修,修枪法之道!一位叫墓,修天墓之道……”
“等等!”
苏宇来了兴趣,“什么叫天墓之道?”
这个,他还真是第一次听闻。
归解释道:“墓战斗的时候,会呈现出一具棺材,封锁对手入棺材之中,其实有些类属于领域和天地的感觉,他战力其实不弱!也有点封锁大道的意思!不过,和一般的封锁大道比,墓的大道,有些局限性……比如说,一般的封锁大道,随时可以封锁对手,墓的大道,必须要对方处于棺材之内才行,局限性较大!”
人皇笑了笑,看向苏宇,解释道:“这种大道之力,其实不少,就是封锁大道的一种变种,但是修炼者,自我禁锢,或者说,没能力将封锁大道扩张……其实你应该能理解,狱,你知道的。她一开始的地狱之道,和这个类似,只能封锁处于她领地中的强者,但是,后来她自我扩张,完成了大道升华!”
苏宇了然。
又道:“散修是什么?”
“散修?”
归有些异样道:“在天门之内,混沌黑暗,但是,存在一些禁地,所谓禁地,就是一些顶级强者,开辟世界,庇护一方,或者干脆也是开天者……在这禁地中,就和宇皇和人皇陛下的天地一样,可以压制对手,禁锢敌人,提升自己……当然,不都是开天者,也有可能是一些顶级强者,修道之后,用自己的兵器、证道之兵、遗蜕,打造了禁地!”
“这些人,传承完整,古老的存在,依旧活着,天门之内,并非都是开天时代的人,也有后期诞生的,但是禁地之主,必然是开天时代的强者!”
苏宇异样:“那开天之后,就没人能成禁地之主?”
“能!”
归点点头:“但是……也几乎不可能!因为难度太大,时代被封锁之后,其实进步极难!禁地的修者,有势力,有传承,有强者,亘古而不灭,他们就是正统修者,而一些没有禁地,后来诞生,或者开天时代的小人物……都算是散修!”
“简单来说,非散修……背后就有禁地之主!”
苏宇了然,“那这些人,实力如何?”
“都是一等顶级,甚至是超越一等!”
殮師
他解释道:“一等,是万界说法,门后,都用多少大道之力来判别实力!那些人,弱的也有30道之力,强的,都超过了,具体的我不清楚,但是,禁地之主,都是极其可怕的存在!”
人皇唏嘘道:“有什么可怕的,老子巅峰时期,投影入天门,你们一位所谓的禁地之主,和我投影战斗,老子也没落入下风多少,要是本尊……我有把握格杀他!可惜了!”
归微微吸气,真他么可怕。
这样的存在,到底怎么修出来的?
至于人皇是否撒谎,没那个必要。
此事,苏宇也知一二,笑道:“你交手的那位,你认识吗?”
“不认识,但是他报了来历,好像是什么……天穹山的主人!”
此话一出,归脸色微变,苏宇迅速看向他,归龇牙道:“天穹山……我知道的!天穹山算是天门内,最为顶级的禁地之一,禁地之主,曾横扫过附近几个禁地!没想到……没想到人皇陛下遭遇的是他。”
这下子,有些怀疑人皇吹嘘了!
因为人皇说,自己本尊进入,可以格杀对方!
而人皇,多精明的一人,见他那眼神,淡淡一笑,淡淡道:“我看他,最多35道之力,就算是最顶级的存在了吗?我巅峰时期,可不比他弱!”
苏宇露出疑色,朝他看去,人皇传音而来:“看什么?我巅峰时期,的确不比他弱!文老二巅峰时期,大概也有32道之力,当然,他入了天门,大概是没了这实力,这些年也不知道有没有进步。”
“你……这算是超过一等了吧,那你还对付不了万族那些家伙?”
苏宇无语了,你太废了!
人皇恼怒,传音道:“你懂什么,我都说了,不是对付不了,而是对付了之后,会付出不小的代价!何况,我说了,那时候是为了封锁三门,目标不是对付万族,结果真想对付的时候……不是被坑了吗?”
“自己作的!”
苏宇那是毫不同情!
都是你自己的锅!
能对付的时候,不愿意付出代价,结果想对付的时候,没机会了,又是天门动荡,又是未来身反噬,虚弱期到来,没被打死,算你运气好!
苏宇没再说什么了,继续道:“那剩下的三位呢?”
“剩下三位,一位修火行之道,一位修泯灭之道,一位修棍棒之道……”
刚说到这,下方,一人陡然瞪大眼睛!
那眼睛,瞪的比牛还大!
“我!”
天灭暴吼一声,苏宇眼睛一瞪,天灭瞬间偃旗息鼓,却还是躁动不安。
他很焦躁!
苏宇却是懒得管他,看向归,笑了笑道:“都算常规大道了,除了那个墓之道,剩下的倒是都还行。”
归干笑一声,也没说什么。
而天灭几人,却是一个个有些躁动起来。
五条大道!
他们可是看到了,武皇直接从二等成了一等的,这种天门内的大道,提升起来,简直恐怖!
这五条大道,给谁?
枪法之道,其实会的人不少,比如定军,大秦王之流,武极其实也能用,但是他没在意,因为肯定没他的份。
这可是一等大道!
用枪的强者,可不止一人。
棍棒之道,其实也有许多人可以用。
火行大道不用说,天火、火云侯都可以。
泯灭之道,这种大道,算是极致的破坏大道,也有类似大道,比如碎空之道,都可以去修。
一时间,大家都有些躁动不安。
想要,但是又不好意思说。
天灭不要脸,他们可不行。
而苏宇,却是看了众人一眼,半晌才道:“任人唯亲,是我正常情况下会做的,但是,此刻,乃是战时,我更应该任人唯贤!”
苏宇淡淡道:“大道五条,想争的,自己切磋,分个胜负!一条大道,可以匹配多人,觉得自己可以承接的,自己报名,比如棍棒之道,三月、巨竹、武极、天灭……甚至包括大秦王,战王,都是可以修炼的!”
苏宇平静道:“自己选择,自己报名,自己切磋!胜者通吃,我不搞什么平均分配,若是有能耐,你五条大道都可以吃掉,那你报名五次,战败所有对手,你一个人可以吃下五条!”
众人心中一震!
这……
苏宇平静道:“包括人皇这边,也一样!谁想要,谁来报名!未必都是我这边的人!以实力,以功勋来分!不止如此,这一次就算了,下一次,我要计算功勋,这一次,看实力!以后,功勋制度继续开启!”
苏宇看向他们:“我不希望,上次的事情重演!在战力占据优势的情况下,被万族打了个两败俱伤,我要的是精锐,不是平庸之人,那些人,养老就行!”
“免得浪费了资源!”
苏宇瞪着天灭:“某些人,一天到晚精力旺盛,打架却是没赢过!”
“……”
天灭一脸无奈,说我呢!
你干脆点我名字好了!
我也没办法,我实力不如人家,我打不过好吧!
而归,也是无言以对。
都没出来呢,苏宇这边开始分名额了。
哎!
我那几位可怜的老友啊!
……
苏宇说完了这些,看向人皇,“看情况,若是一个个出来,那好办,直接镇压了,若是都出来了,我镇压一个一等,你镇压一个,剩下的三位,让其他人来解决!”
人皇微微点头。
很快,笑道:“你也就是一锤子买卖了,你把人都给弄没了,迟早跟我一样,天门附近连个鬼影子都没!”
合着,你也干过这事?
苏宇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明王那边,明王呢?
苏宇想了想,传音道:“明王这边,你不会已经弄死了他的连接者了吧?”
人皇笑了笑,半晌才道:“不是我,是文老二干的!文老二心黑,早些年就干过多次!要不然,你以为文老二开天没多久,他的天地就那么完善了?这家伙,之前没少干这种事!天门中的存在,也就不太清楚这些,否则,早就弄死他了!明王附近的强者,也被钓完了!”
苏宇服了!
想了想道:“那就武皇这边,也许还能钓到人?上次你说,武皇差点弄开了天门,我没细问,到底什么情况?”
情况允许的话,我也来借武皇再多钓一点啊!
“他?”
人皇叹息一声,传音道:“这二傻子,你别看他实力一般,胆子也小,还怕死,也不敢创新,更不敢乱开道……”
就差把武皇说成狗屎了!
“但是!”
还是有转折的,人皇无奈道:“那傻子,他天门投影,可能在真的天门附近!他大概也对天门有些研究,统一人境前期,他不知怎么研究出了勾连天门内的法门,可能是想试试看……那一次,却是导致时光长河暴动,我和文老二迅速观察了一下,应该是引起了一些强大的存在的注意!”
“那一次,可能有多位禁地之主发现了情况,好像是准备打通他天门投影和天门之间的联系,在真天门上,开个口子,以他的天门为基础!”
苏宇意外,“你的意思是,他的天门,就在真门附近?可以连通真门?”
“对!”
人皇点头:“所以,后来武王和他翻脸,文老二就怂恿武王,把他给封印了!”
送福利,去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888红包!
苏宇挑眉,看向人皇,似笑非笑:“是吗?可我看文王的万道经,他明明说,是有人说武皇胡乱杀戮,得让武王惩罚一下,武王这人,我不认识,但是,一般人说话,他会在意?会听?”
除了文王,你呢?
不是文王怂恿的,不用说了,你怂恿的,装啥呢!
网游之战遍三国 逗比的皇帝
你还给武皇设置了一道封印,不就是防着他解封吗?
我说呢,你何必还特意给武皇封印了一下,感情是因为你不想他解封,坏了事,是吧?
百分百人皇怂恿的!
这位,叫闷坏!
偷着坏的那种!
人家文王坏,大家好歹知道,你一个大圣人,私底下也坏的很啊!
人皇无语,算了,不解释!
本来就是文老二干的,你害我干嘛?
“文老二写的东西,你也当真?你会写自己很坏?”
人皇说了一句,不再多说。
爱信不信!
而苏宇,却是大体上知道了一些,武皇这门,不能乱动,一动,容易引起变故,钓出大鱼,难怪大家没指望武皇去钓鱼。
至于苏宇的门户投影,附近大概没什么强者,不对,归其实也算强者了,不过比起那些禁地之主,差的还远。
也不知是运气,还是倒霉。
苏宇不再拖延,看向众人,开口道:“五位一起出来,那就大家对付三位二等,记住了,不要打死了,能让道最好,不让道,也要一点点磨!免得把我们的大道打的四分五裂,那就不完整了!”
“知道了!”
众人纷纷应话!
而苏宇,看向归,笑道:“归,你在一旁劝降!告诉他们,投降不杀!”
归很无奈,“我……知道了。”
哎!
真的是入了贼船了,可怜!
……
与此同时。
天门虚影旁,苏宇声音传出,却是归的声音,苏宇自己伪装的,他懒得让归去装,麻烦,还不如自己来。
此刻,苏宇很快道:“诸位道兄,万界如今太平了,诸位可以降临了,我们得一起才行,免得星宇那群人回来了,那才麻烦!”
说着,又道:“大家一个个来,别一起来,我怕苏宇撑不住!”
……
门内。
五人你看我,我看你,此刻,有人传音道:“一个个去?”
“那可不行!”
“小心被归算计了,这家伙,他现在应该提升了不少,让我们一个个去,我们可能会被他逐一击破,这家伙,指不定怎么想的!”
“得一起,哪怕他提升到了25道之力,我们一起,也不怕他!”
“他出去时间不长,提升再快,能到25道,也是极限了!”
“所以要不不去,要去,就得一起,大家记住了,我们五位,可得守望相助才行!”
“……”
几人彼此沟通了一下,要不就不去,要去,那肯定要一起才行,这样足够安全!
商量了一阵,几人也不管苏宇能不能撑住,死不死的,拉倒!
反正他们出来后,也没指望再回去。
紫水微澜
至于接引别人……现在没人发现苏宇的天门所在,也接引不了了,苏宇挂了就挂了好了。
所以,几人也没和归打招呼,我们就要一起降临!
你不乐意,那也无所谓。
……
而这时候,苏宇也感受到了,面带一些笑意,叹息一声:“猜到了!”
真的猜到了!
所谓的一群好友,还是各有各的心思的。
要不然,归都说了,一个个来,这些人不也照样担心被归算计了,非要一起降临!
好事!
要不然,真弄死了一个,被其他人发现了,不敢再来,也是麻烦。
此刻,一股股淡淡的威压,就在苏宇他们面前浮现。
五个地方!
其中三地,附近都差不多有20位规则之主,一个个刀枪剑戟齐全,做好了准备,出来就打!
而苏宇和人皇身边,也各有一道印记。
苏宇这边,人主印悬浮。
人皇那边,人皇印悬浮。
两枚大印,正对着他们出来的地方。
苏宇不慌不忙,一道道禁锢大阵开始布置,而人皇那边,也是悠然自得,这种准备好了,完全等着人入坑的事,他也不是第一次做,轻车熟路。
各种阵法密布,人皇印溢散出淡淡的光辉,大量的责任之力充斥着天地,一边布置,一边和苏宇交流道:“你不懂,我这样做,对方一出来,他得降临,得吸收力量,一下子就会把我所有的责任之力吸收入体,一瞬间,他会对我好感暴增,觉得不应该对付我……你待会看看,我的力量,有多强大,教化,才是万道本质!”
苏宇眼神闪烁,心中暗骂,别说,真有道理。
他怀疑,对方出来,可能会疯狂吸收力量,一下子就成了人皇的附庸,人皇这道,太可怕了!
而就在这一刻,五处,同时溢散出淡淡的光辉。
紧接着,五道身影浮现。
而五人呈现出一个圈子,有人还没出现,就有声音传来,带着笑意:“归兄,我们考虑了一下,一起降临,动静小点,也能免得一个个来,时间拖长了被人发现了……”
总得找个理由才行!
而就在五人身影浮现的瞬间,忽然,五人都瞪大了眼睛!
轰!
无数攻击,陡然爆发,归在那边,无奈喊道:“让出自己的道,让道不杀,几位老友,别挣扎了,这里规则之主上百,一等数十,没必要找死!”
他都没喊完,苏宇一直盯着人皇那边,此刻,陡然牙疼。
人皇那边,是一等强者墓,这位强者,刚出现,看到人皇,迅速吸收力量,呈现一具棺材,就要爆发,忽然,眼神有些迷茫,再看人皇,微微一愣,喃喃道:“人族不可杀……”
苏宇都愣住了,一时间都不想管那个玉了。
而人皇,一脸仁善,仁慈笑道:“对,人族不可杀,守护人族是责任!听话,把大道让出来,我给你换一条合适你的大道之力……”
在人皇的魔鬼诱惑下,那一等强者,有些挣扎,有些痛苦,然而,这时候人皇印上,浮现出无数规则之力,不断涌入他体内。
渐渐地,他脸色变的平和下来,感慨道:“今日方知我是我,我当为人族出力,此道,让出来也罢!”
“嗯,你会造福人族的!”
话落,那墓,强忍着痛苦,将自己的大道之力完整剥离!
这一幕,看的苏宇牙疼不已,看的其他人心寒不已,看的归狂咽口水!
我的天!
什么鬼!
太可怕了吧!
而苏宇,也是无奈至极,大爷的,这什么责任道,就是魔鬼之道,什么情况!
为了人族可以牺牲一切……我的天,人皇骨子里其实是个魔鬼!
圣极而魔啊!
而其他三方,轰隆声不断,二十打一,还是在准备了无数的情况下,几乎是毫无悬念的结果!
三大二等,迅速被打爆了肉身,大道被封印!
而苏宇这边,那位持枪的玉,脸色惨白,被苏宇大道镇压,一时间不敢动手,狂咽口水,等看到自己隔壁的墓,直接自己剥离了大道,那额头上,汗液都疯狂滴落!
这……太可怕了!
他陡然看向苏宇,这一刻,居然多了几分安心,我这边,好像没那边恐怖,起码,他觉得墓可能已经疯了,自己起码还有意识!
太可怕了!
玉心中震动不已,后怕不已,半晌,看到其他人迅速完蛋,再看归,眼中多了一些愤怒和绝望,半晌,低沉道:“我愿降!”
归,艹你祖宗!
你居然坑我们!
他差点气炸了!
可此刻,却也无可奈何。
苏宇笑了起来,看向人皇,耸耸肩:“我不需要出手,最厉害的,莫过于不战而胜人之兵!”
人皇无语!
废话,没我的恫吓,这家伙这么容易降服?
算了,不和苏宇一般计较。
而苏宇,笑呵呵地,开口道:“大道剥离出来,让你们和归一起作伴,对了,归说很想你们,非要喊你们来做客,你们好好聊聊!”
几位强者,迅速看向归,带着愤怒,厌恶,痛恨!
而归,满脸的无奈!
这些人,真的一个个不当人了!
我好歹算是降臣啊,怎么能这么对付我?
一时间,归也很绝望,这万界,都是魔鬼!
天门内的传说,都是骗人的,万界不软弱,反而很可怕,比禁地要可怕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