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級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神級上門女婿神级上门女婿
凡是独孤门阀嫡系战死,立功卓著的,比如长老,太上长老一辈的,或者是家族砥柱,都能以最高荣誉安葬。
可是零号不过是一个外人,虽说营救了一次独孤伊人,但是这也不能算什么,最多算独孤门阀欠一个人情而已。
独孤伊人冰寒道:“我说能就能,大长老,你别忘了,以我在门阀的地位,我说到,就能做到。”
独孤震天大怒,但又无可奈何,只得恨声道:“行,我拗不过你,但是等回到阀内,我看你怎么给阀主交代。”
一直以来,独孤伊人都是专一维护独孤门阀的,从来没有替外人如此说过好话。
因为独孤伊人实在过于惊艳,高高在上,就没有一个能比肩的朋友,就别说会对谁如此偏向了。
却突然反常的为了一个零号,非但返回涉险,还打算以独孤门阀最高荣誉安葬。
独孤震天脸色越来越凝重,独孤伊人和那个零号之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独孤门阀的魔女,绝不容许任何人有所企图。
独孤震天心头残忍地冷哼,最好那个零号,已经死绝。
推倒
“四少,还是休息一下吧,就算要救人,也不急于一时。何况你现在的伤势还如此严重,要是加重伤势,就不妙了。”
墨菊沉香 清月火莲
白洋此刻在一旁谄媚着笑道,看着独孤伊人为了那个零号如此着急,白洋心头就醋意十足。
独孤伊人淡淡哼道:“你要是累了,自己留下来就是,我没强求你。”
白洋一窒,白白碰了一个钉子,眼里的嫉妒更加浓烈。
独孤震天笑道:“白洋说得也对,人家也是为你好,伊人,停下来休息一下吧,放心,有我在,那零号只要还活着,就不会有事的。”
独孤伊人脚下不停,声音清冷道:“大长老,除非见到零号,不然,我不会休息,更不会停下。他就算是真的战死了,我也要去见他最后一面。”
独孤震天听了这话,神色越加凌厉阴沉。
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在他心头生出,难道,伊人她,已经对那零号生出情素了?
不行,独孤门阀绝不允许出现这种事,必须扼杀于摇篮之中。
独孤震天当即稍微落后独孤伊人,挥手招来白洋。
“大长老,有何吩咐?”
对于这位独孤门阀的大长老,白洋非常恭敬,甚至畏惧道。
独孤震天压低声音,面无表情道:“一会儿,如果那零号还活着,必然也是重伤。我不希望看到他回到风云城,你懂我意思吗?”
白洋愕然,随即狞笑道:“明白,长老放心,我会不着痕迹的让他死。”
御 史
独孤震天满意地嗯了一声:“你放心,你所求的,独孤门阀都会满足你。”
白洋更加大细若狂。
砰!
一颗大树被夜魔一剑从中央劈开,喀拉拉的朝两边分开。
林绝身影,万分惊险的躲过这狠辣一剑。
他全身染血,大小伤口三十多处,全身没有一处是完好的。
唯有神态,林绝依然是冷漠如冰,脸上没有一丝痛苦或者慌张。
“零号,我们两大高手联手追杀你,你休想讨回山海要塞内,唯有死路一条。”
夜魔嘶声道,却是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他和拉菲一路追来,非但要全速追赶林绝,还得全力出手留下林绝。
可是,双方斗得难解难分,无论夜魔和拉菲如何使出浑身解数,林绝总是能在千钧一发之际保住性命。
至此,三人都已经是到了极限。
哪怕以夜魔的心智之坚,也对林绝还不倒下感到不解和惊骇。
这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这个零号,简直不是人。
拉菲更是不堪,原本就伤得不轻,此刻一路追杀,更是喘气如风箱,已经是咬牙坚持,才能支撑下去。
“只要出了这落魂大森林,你们两人必死。”
林绝冷冷道,重剑一抹,划向拉菲的偷袭。
拉菲骇然收剑,只得回剑挡住林绝的重剑。
不然,他就会被林绝枭首。
而林绝,则会被洞穿心脏。
可这换命的打法,拉菲却是不愿意。
“该死,拉菲,你为什么要退?你坚持住,我必然能斩杀他。”
夜魔恼怒道,很不满拉菲退缩。
拉菲这个时候也对夜魔没好脸色了,冷哼道:“夜魔阁下,你说得好听,换命的事,你怎么不去做?”
夜魔恼怒,这个拉菲,居然敢忤逆自己,真是该死。
不过,此刻不是内讧的时候。
夜魔看着林绝全身大大小小的伤口,冷笑道:“零号,你都半死不活了,还想杀我两?你真是可笑。”
林绝埋头疾驰,淡淡回道:“你何不跟我出落魂大森林一试?”
夜魔脸色暴虐,冷然道:“出就出,我说过,你逃不掉。”
追到现在,夜魔心头的怒火,已经足够滔天。
非但独孤伊人逃走,这个零号也还没拿下,这让夜魔当即就陷入狂躁之中。
他成为贤者神殿赏金猎手以来,哪一次不是出手就令华夏方面震惊不休。
他夜魔的名声,已经散播在华夏与圣族两方,已经是重量级的强者。
可现在一个零号,在必杀榜上排名还不如独孤伊人,居然搞得夜魔焦头烂额,如同一个傻瓜,被一路牵引着。
甚至,还有一个拉菲跟着。
两个贤者神殿的赏金猎手对付一个,要是传出去,他夜魔的脸,何处安放。
“拉菲,随我一起上,不能再顾及了,只要能留下零号,回到神殿,我亲自向贤者大人为你请求圣水疗伤。”
夜魔沉声道,下定了绝心。
拉菲一听有贤者为自己赏赐圣水,立刻就点头答应下来:“好,夜魔阁下,你来终结他,我来阻挡他。”
不管多重的伤,只要不死,贤者神殿的圣水都能将他挽救回来,甚至还会有不少好处。
为此,拉菲豁出去了。
而夜魔,同样也是豁出去了。
拉菲一声冷喝,不再保留,迎着林绝重剑就冲去。
而夜魔,则将骨剑竖起,准备击发最后一次绝招。
林绝突然不逃了,一下就站立在原地。
这一下突如其来,让拉菲和夜魔都有些措手不及。
重生甜妻小萌宝
“呵呵,感受到死亡的宿命了吗?零号,看来你很有觉悟啊。”
夜魔冷笑,骨剑上,那能随意终结八品强者的骨刺再次幻化出来。
林绝摇了摇头,淡笑道:“这下,轮到你们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