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貴族
小說推薦超凡貴族超凡贵族
同蚁人女皇脱离接触之后,维克多命令狄丽和芙格瑞去追赶夏洛特的队伍。然后,他独自赶往贝尔蒂娜失踪的地方。
剑士陶德和血蟒玛茜挑选的藏身点确实够隐蔽。一条宽阔的森林河流掩埋了炼金龙蜥留下的痕迹,河流周围的植物生长茂盛,栖息着大量动物,它们的活动能够扰乱追踪者的注意力。
维克多想找到陶德的队伍也不太容易,幸好龙女仆梅雯通过后知天赋锁定了贝尔蒂娜的失踪点,她同陶德、玛茜已经汇合。维克多根据梅雯提供的空间坐标,用了不到两个小时,便抵达事发地。
神 槍
陶德和玛茜见到主君,惴惴不安的上前问礼,并主动向维克多请求罪罚。
极品狂娇:盛宠嚣张妃 扶柳依依
贝尔蒂娜神秘失踪,已经超出了陶德和玛茜的能力范围。维克多不至于责备他们,但也没有必要向他们说明事情的曲折变化,只是要求陶德和玛茜分别从自身的角度,详细描述贝尔失踪前后发生的所有事情。
随后,维克多又反复仔细地盘问了雷诺和夏克,确定他们的表述没有遗漏,才亲自勘察现场。尽管陶德对现场进行了保护,维克多却没能找到更多的线索。他又根据贝尔蒂娜的体能水平、移动速度,还有失踪的时间,计算出她的行动范围。在这个范围内,维克多和梅雯分开搜索,还是一无所获。贝尔蒂娜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这个结果没有出乎维克多的意料,从贝尔摆脱亚龙人的后知标记开始,就说明存在超凡力量的干预。而维克多独特的追踪直觉现在对贝尔蒂娜也是无效的,这意味着小巫师的特征发生了改变,但也有可能是森林环境在掩饰贝尔蒂娜的痕迹。
陶德提出有超凡者对贝尔蒂娜施展了类似“丛林隐身”的非凡能力。他的看法有一定道理,但维克多更愿意相信贝尔的自我意愿起到了主要作用。
寻找线索的过程中,维克多在60公里外的森林里面意外发现了一座露天盐岩。这座露天盐矿的规模不大,含盐量也很低,虽然时常有兽群光顾,但不足以吸引怪物部族前来定居。换作人类国度,像这种品质的盐矿根本没有开采价值,可对于兰德尔远征军来说,有盐吃总比没有盐要好。
维克多命令亚龙人梅雯围绕这座盐矿标记领地,又通过心灵联结指使狄丽和芙格瑞带领其余的幸存者渡河,来此处集结扎营。
这只是随手施为的小事,维克多继续扩大搜索范围,花了几天的时间,在脑海中绘制一幅8700多平方公里的地图,接近兰德尔伯爵领的总面积。这片区域内,时常有几股兽人团伙活动,甚至有一处被遗弃的熊怪巢穴,维克多没有惊动森林中的兽人,但也没找到有价值的线索。
六天后,搜查无果的一行人终于离开贝尔蒂娜失踪的地方,前往集结点同夏洛特的队伍汇合。
集结点就设在露天盐矿附近的森林里,郁郁葱葱的大树上有几只半猫半猿的怪兽,远远地看见维克多等人,便发出高亢嘹亮的吼声,还亮出四只白森森的尖锐长牙。它们在向同类发出警报,但狞恶凶残的样子让人毫不怀疑这些怪兽随时都会从树冠上扑下来,朝自己发动攻击。
陶德抬头看了眼树上的怪物,做出手势命令它们安静,结果这些半猫半猿的怪物根本不理他,继续用吼声呼唤同伴。
陶德只得向维克多解释道:“大人,这些就是伊莫森阁下培育的异化猫猿……我原本还以为它们足够聪明,可这才几天没见,这些畜生又不认识我了……大人,异化猫猿应该正在执行伊莫森巫师的警戒命令,它们召唤同伴,达到一定数量后就会主动进攻我们。我是否可以杀死一只异化猫猿,通知伊莫森阁下,大人已经到了?”
维克多微微一笑,抬起右手食指点了下那只叫的最凶的异化猫猿,凭空汇聚的气团猛然爆裂,产生的冲击波摧断树枝,也把异化猫猿从十多米高的树上炸了下来。
其余的异化猫猿仿佛受到了惊吓,发出短促的尖利叫声,爬上更高的树梢,藏进树叶里面默默地监视闯入者。
从远处赶来的异化猫猿也都没了声息,喧闹的森林瞬间变得安静阴森。
异化猫猿体魄强健,从高处坠落只受了一点轻伤,主要还是被维克多的空气弹给炸伤的,但它们的体魄、力量和敏捷都没有达到凶暴猛兽的程度,关键是它们的行为模式令维克多暗暗赞赏。
异化生物最大的缺点就是无脑。这些异化猫猿只能维持几天的记忆,似乎也没聪明到哪里去。但它们执行警戒任务,能克制嗜血冲动,做到识别敌我,然后发出威胁警告,并呼唤同类围攻入侵者,如果有同伴被击落,就转变为隐藏和监视。
它们的战斗力只算一般,但确实很好用,给维克多的感觉有点像教会培育改良的角狼战兽。可如果异化猫猿不是真的有角狼那么聪明,那它们的行为模式显然是伊莫森用特殊手段改造的结果。这说明伊莫森的心智体巫术开始涉及野兽的灵魂意志侧方面。
没过多久,夏洛特骑着炼金龙蜥和梅雯、狄丽、芙格瑞三位龙女仆一道,从森林里面冲了出来。
金发女骑士动作敏捷地跳下龙蜥战兽,向前冲了几步又停下,碧绿的眼眸泛着晶莹的泪光,怯生生地望着维克多。
“亲爱的,我回来了。”维克多露出温柔的笑容,对自己的宠姬骑士张开双臂。
夏洛特立刻扑进他的怀抱,不停地啜泣,颤声说道:“殿下,对不起,我没看好贝尔。莱拉,莱拉也陨落了……”
和维克多分开的这几个月,由于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夏洛特好像渡过几年那么长的时间,再见到朝思暮想的爱人便难以克制内心情感。但这几个月的分离对于维克多来说却很短暂。他之前整理魅惑术知识都要沉思数天,苏醒后仿佛才过去几秒钟。
维克多从暗精灵女祭司那里学到了魅惑术,虽然还远远谈不上精通,但结合知识拼图,他现在对魅惑术有非常深刻的见解,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夏洛特如丝如缕的绵绵情意。在高等暗精灵看来,强烈的情感是对双方心灵的一种束缚,夏洛特的状态等同于受奴役,但她也从奴役关系中得到了好处。
维克多的高阶女骑士情人都有很强的独立性,而资深女骑士娜塔莉娅依赖索菲娅,只有夏洛特把维克多当成唯一的依靠。她既是维克多的誓言骑士也是他的宠姬,当然能够获得怒风剑圣的偏爱与怜惜。
维克多不就把宝贵的波尔塔诺斯秘法传授给了夏洛特吗?
情感是相通的,夏洛特的彷徨不安同样触动了维克多的心弦。他把楚楚可怜的宠姬横抱在怀里,跳上炼金龙蜥,催促战兽坐骑奔向营地。
当初,为了躲避战争蚁王和高级护卫蚁的追杀,夏洛特不得不命令远征军化整为零,三人为一组,各自逃往森林深处躲藏。等维克多解决了战争蚁王,想召回已经分散的三人小组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幸好夏洛特为每个小组都配备了两、三只异化猫猿,伊莫森巫师通过召唤自己的异化兽眷属,分散的远征军小组又重新集聚。现在,除了贝尔蒂娜神秘失踪之外,这支队伍一个人都没少。
目前,在维克多身边的远征军核心成员包括夏洛特、卡里古拉、牧师戴恩、巫师伊莫森、剑士陶德、血蟒玛茜,还有三位龙女仆,下面有13位持剑侍女、56名源血民兵、6个精英卫士,11个炼金民兵工匠,以及3只炼金龙蜥、7头炼金战獒,4只熊犬、206只异化猫猿,共计96人和220只战兽。
远征军的炼金民兵在露天盐矿边上修建营地,几天的工夫就建好了十几座大大小小的木屋和原木长房,还挖了四个蓄水池.身强力壮的源血民兵从几公里外的河边运水,将池子注满,既解决远征军的用水问题,也能熬煮食盐。
露天盐矿周边1000多平方公里的森林已经被龙女仆标记为领地。这片森林的原主人是几只成年的花斑虎,现在它们美丽的皮毛被新“领主”梅雯做出褥子献给了自己的主人。
维克多这会正和自己的宠姬骑士躺在虎皮褥子上面。夏洛特金发披洒,蜷曲一双雪玉长腿,整个人都慵懒地靠在丈夫的怀里,宛如碧湖的双眼闪耀着幸福满足的光泽,呢喃道:“莱拉真的没有陨落吗?”
抱着容光焕发,娇艳迷人的宠姬骑士,维克多暗自得意,心想:我果然还是喜欢人类的,凭借魅惑术的暗示方法,再以人类感情为暗示基础,月亮女神的圣物也没那么容易扭曲我的自我认知。
他把魅惑术用在夏洛特和自己的身上,彼此慰藉,享受温柔的同时,也强化对人类身份的认同,基本上解决了精神力量增长带来的弊端。
其实,用魅惑术中的暗示方法来扭曲心灵意志存在较大风险,当认知与现实产生矛盾冲突的时候,人的灵魂意志侧都有可能崩溃。不过,维克多针对自己和夏洛特之间的感情进行暗示就没什么问题。
夏洛特感激、迷恋、崇拜维克多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维克多剖析自己的内心感受,必须承认自己对夏洛特的喜爱主要出于男人的同情心、占有欲和虚荣心,缺乏平等的互相尊重。只不过随着血脉力量的增长,他对夏洛特的感觉也变淡了。这次魅惑暗示旨在重新强化双方的关系,其实是强化他的人性部分。因为双方有感情基础,暗示并未造成虚假和现实的矛盾冲突,也就不存在隐患弊端。
维克多现在回想起来,西尔维娅把夏洛特逼到走投无路,再将她送给自己当宠姬是有先见之明。他起初看不上夏洛特的实力,想诱拐吉莉安.契布曼大小姐做自己的誓言骑士,但白银骑士已经超出了一般人类的范畴,而资深青铜骑士夏洛特则属于真正意义上的人类女性。
夏洛特的存在时刻提醒维克多身为人类男性的认知,这恰恰是他会逐渐淡忘的身份。
这次,“弗雷娅之泪”提升维克多两点精神属性上限绝不是只增强了一点点实力,而是非常巨大的进步。要知道,精神力量是代表火元素,代表能量的基础属性。精神属性增强两点,维克多的盲感直径由3.2米增加到6米。盲感范围都扩大了,其他血脉天赋呢?像风行、超感、涌动等等天赋也都跟着增强,综合下来,怒风剑圣的整体实力可就不是提高两点那么简单了。
另一方面,怒风剑圣的双生天赋树中,人类血脉天赋相较精灵血脉天赋原本就弱势,而且人类血脉几乎没有主动天赋,基本上都是依托精灵血脉的元素亲和特性,组成的超凡战技。比如磐石之躯、轻灵之体、水雾之魂、火焰之心全都靠精灵血脉的涌动天赋提供力量来源。
坏就坏在维克多这个心灵主宰还没有掌握源力,月神圣物又强行把他的精神属性提高两点,他现在每次全力以赴地战斗都是在强化月精灵的血脉,而血脉力量能够影响心灵,逐渐改变他的认知,等他的灵魂意志侧接近精灵,那结果就不可逆转,维克多会主动舍弃人类血脉,彻底转变为太阳精灵。
维克多有更强横天赋力量也不敢乱用,便另辟蹊跷,从人类最原始的本能情感入手,以自己的宠姬、情人为目标参照物,通过魅惑暗示来强化意志侧中人性部分,中和掉因精神属性增长带来的心灵血脉影响。
简单的说,维克多现在要充分享受夏洛特的美色与柔情,调节身心,平衡自己的双生天赋树。等回到人类国度,和西尔维娅在一起,他就不用担心意志侧的转变,再慢慢想办法找到理论上的人类“源力”,彻底掌握自己的命运。
但是,维克多并不知道自己用取巧的方式抗拒命运之手的安排,会给后面的事情带来怎样的变化。
“别听狄丽她们瞎说,莱拉只是重伤休眠,她会回来的。”维克多抚摸夏洛特的柔顺的金色秀发,透着宠溺的意味,就像在爱抚自己的宠物。
夏洛特乖巧地没有追问莱拉的状态,抱着爱人娇声叹息道:“纳尔森勋爵下落不明,我又把贝尔蒂娜弄丢了……这是我的过失,殿下,您责罚我吧。”
维克多沉吟问道:“你之前说,贝尔蒂娜在神庙外面的时候,曾经祝愿纳尔森他们安全脱困?”
夏洛特想了想,点头道:“是的,贝尔这孩子很善良,她听梅雯说起纳尔森他们的处境不太妙,就希望他们能安全回归。”
“贝尔蒂娜,贝尔蒂娜……她是我所知的天赋最强大的巫师。”维克多摇头叹道,顿了顿,补充说道:“她的巫术天赋可能比1500多年前的克莱恩姐弟更厉害。”
夏洛特不禁动容,期期艾艾地说道:“亲爱的,没想到你对贝尔的评价这么高。”
“嗯。”维克多点点头,想了几秒钟,继续说道:“我们都知道贝尔的运气很好,几乎是逢赌必赢……如果我不作弊,都赢不了她。”
夏洛特的脸上露出笑容,轻声说道:“是啊,平湖镇的赌场都怕了贝尔,只要听说贝尔要来了,立刻关门休息。最后,那些开赌场的黑帮头目每个月都要送贝尔一笔财物,或者美食点心,只求她不要光顾自己的赌场。”
维克多也笑了,旋即又正色说道:“运气是命运之力的一部分,贝尔现在不止是好运啊,她可能开始许愿了。”
“许愿?向谁许愿呢?”夏洛特眨了眨美丽的眼睛,困惑地问道。
“向她自己许愿。”维克多目光灼灼地说道:“有点类似教皇和教宗的大预言术,但许愿术的适用范围要比大预言术更狭窄些。”
夏洛特抬起纤手,掩住娇艳的红唇,惊呼道:“大……大预言术?贝尔用这种本事吗?”
如果换作以前,维克多也无法置信贝尔蒂娜有类似大预言术的本领,但蚁人女皇如此看重小巫师,相信她能从教皇一脉的手中夺取光辉之主,维克多便有了明确的推测。
“大预言术实现结果的过程不可控,贝尔蒂娜的许愿术应该有同样的问题。仅仅是简单的许愿,她的好运直接发挥作用,如果是比较复杂的许愿,实现愿望的过程就没那么简单了。”维克多沉思许久,继续说道:“万事万物皆有规律可循,什么样的人能心想事成,许愿成真?是强者……比如我,我中午想吃烤鹿肋排,我就派手下精锐战士去抓鹿,他们抓不到,我自己去抓,中午肯定能吃到香喷喷的烤鹿肋排。换成普通人,他自己去抓,多半要空手而归。”
“贝尔许愿,也得有实现愿望的过程。我推测,贝尔梦见的花妖精其实是她愿望的具现,引导她一步步地实现自己的愿望。在实现愿望的过程中,贝尔的超凡力量会逐渐觉醒,我们再见到贝尔时,她不再是原来的贝尔蒂娜。”
夏洛特犹豫问道:“难道……没有外力干扰她吗?”
维克多在夏洛特饱满光洁的额头轻轻一吻,笑道:“贝尔许愿的过程必然与外界互动,当然可以被人利用。那个人应该是亚速尔塔后裔中的大巫医。他们信奉万物有灵,而贝尔具现的花妖精多数是基于无尽森林的泛意识,或者说就是‘灵’……亚述巫医通过‘灵’和贝尔沟通,操纵她完成自己的目的。”
夏洛特蹙起柳眉,低声自语道:“亚述人想要贝尔为他们做什么?”
“不管他们想要干什么,贝尔本身就极其宝贵。我相信她现在是安全的,我们只要找到亚述人的定居点,就能找到贝尔,但一定抓紧时间。否则…….”
维克多把胳膊从宠姬温暖柔软的怀抱中抽出来,坐起身说道:“伊莫森和卡里古拉他们回营地了,我们去见见他,希望伊莫森从森林兽人的嘴里了解到有价值的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