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大唐再起
“不过,如今最关键的在于,大唐复立,可让这些军将们回京叙职,再重新移镇。”
王溥沉声道。
“若是有不愿者,亦或者拖延,皆可起兵平之,震慑诸将。”
李嘉默然,他眯着眼睛说道:“此法子倒是循规蹈矩,但却有效,就这般做吧。”
“汴梁十万大军,岂有畏惧之理?”
李嘉这般说,还是有底气的。
归根结底,还是淮南,源源不断的粮草到来,让汴梁钱粮渐渐富足,要知道,在浙江府,江宁府,江西府,夏粮足有上千万石,如今全部输送至汴梁,耗费低廉。
有兵有粮,李嘉胆气格外的壮实。
在这乱世,不就是钱粮兵马吗?
一声令下,河东,河北,关中各大藩镇,都接到了来自朝廷的旨意。
毋庸置疑,各藩镇对于这项圣旨,可以说莫名的迟疑。
焉知其不是清算吗?
逆武界 消沉酒客
迟疑者有之。
如,彰武军节度使,镇守延州的赵赞。
他在延州多年,已经是土霸王一般的存在,蛮夷咸服,垄断赋税,虽然贫瘠了些,但日子舒服快活啊
这要是被召集到了京城,弄个闲散的职位,怕是不愿意了。
“节度,西北藩镇,首推凤翔,再次为朔方,如今凤翔已倒,只得看冯继业了。”
幕僚看出了他的犹豫,不由得说道。
“冯家子不提也罢。”赵赞挥挥手,说道:“其家两代承袭,已经固若金汤,朝廷一时半会肯定不会动他,唯独我,以及姚内斌,董遵诲,张铎,四人。”
“对咱们如今正该沆瀣一气,同发一声才对。”
赵赞恍然连忙吩咐道:“快写信,我要与这四位,沟通一下关系。”
而在汴梁,李嘉处理关中藩镇,独自接见了曾经的凤翔军节度使王彦超,询问其关中藩镇事务。
后宋年间,关中藩镇,有通远军的董遵诲,朔方军(灵州)冯继业,静难军的杨廷璋,彰义军的张铎,通远军的董遵诲,庆州的姚内斌,以及保大军的李洪义,同州的匡国军张美,再加上凤翔军的王彦超。(作者找资料太辛苦了)
总裁,离婚请签字 希衍
散州的防御使无算。
换句话来说,大的藩镇,拢共约有九位。
影视契约
每个藩镇两三州之地,将关中分割的明明白白,除了长安,基本上就没啥地了。
面对皇帝的疑惑,王彦超沉声道:“如今凤翔军,静难军,保大军,皆入朝廷,剩余六镇,只有张铎,赵赞二人值得注意,其余诸将不足为虑。”
“哦?卿家尽可直言。”李嘉很是关切。
“朔方冯继业,弑兄继位,又刻薄寡恩,兵卒多有不满,而且其肆虐蛮夷,掠夺钱财奴婢,让番蛮苦不堪言,若是得朝廷,其位置定然不保,所以,其内忧外患,不足为虑。”
朔方从冯晖到冯继业,已经两代三人,数十年,可以说把灵州经营成了基业,但其地方狭窄,丝绸之路又不通,所以依赖于盐业,贪财吝啬,没有大志向。
关键是太偏远了,接近河西走廊。
姚内斌不用说,孤家寡人,而且还是契丹降将,董遵诲更是有勇无谋,与赵匡胤还有争斗,恐怕他心情复杂。
定国军节度使张美驻守同州,更是不值一提,他是斗吏出身,最会谋算钱粮,根本就不是武将。
这与山南东道节度使边光范一样。
赵赞不用提,其父赵延寿鼎鼎大名,其能力强大,就是心思不定,所以被派到了延州,镇守党项人。

张铎,则从后周开始,就是武将出身,而且在宋初为人诟病的是,其经常私蓄钱财,厚养亲兵牙将。
这是什么意思啊?这叫培养私人力量,密谋不轨,赵匡胤不知晓,王彦超哪里不晓得,就在眼前的事。
“赵赞心不定而强,张铎密谋不轨。”
李嘉陷入了沉思。
“延州一时半会离不开赵赞,党项人不安分,还是得有大将镇守,况且,其远在河套地区,不足为虑。”
李嘉很快就决断而出:“张铎距离长安太近,私底下不安分,那就只能让他移镇了。”
王彦超不作提议,他只是皇帝了解情况的工具人,所以对错都与他无关。
“王卿劳苦功高,又及时归正,爵位之事,还得过些时日评定,就赏你一些钱财吧!”
李嘉最后,又深深地说道:“卿家一身才能,可不能辜负了之。”
叩谢之后,王彦超精神振奋地回到了家,这时,已经聚满了人。
郭从义,郭守文,杨廷璋,皆在他家张望。
显然他们这些归顺新朝的武将们,多日以来已经被闲置,如今听闻王彦超被皇帝传话,瞬间就心思跳动,情绪激动。
“陛下可有言语?”郭从义耐不住性子,连忙问道。
“问了些许关中的事。”
王彦超看了一眼众人,说道:“不过,陛下并未忘却咱们,言语如今国事繁杂,待稍微安定些许,再来评定功勋。”
“这般就好!”郭从义贪婪地笑了笑,已经在幻想有什么位置了。
郭守文则比较谨慎,说道:“朝廷开始召集藩镇众将,想必就重新移镇认命,到时候就能清楚了。”
郭守文比较淡定,他夺下两关,又拿下河中府,可以说立下大功,板上钉钉的大功勋,肯定是大赏赐。
杨廷璋就比较沉默,一来年纪大了,二来,经受多年来的猜忌,他已经对权力无感,只想在汴梁好好生活,挂个闲职再好不过。
“位置很多,凭功劳而获。”
王彦超摇摇头,说道:“就言语洛阳那边,正在修城挖河的禁军,七八万之数,需要的大将难以计量,咱们慢慢等着就是。”
众人默然,的确,盘子大了,吃食多,就安心等着吧。
托王彦超的福,李嘉终于想起,自己这些天忙着政事,把那些功臣们忘记了,尤其是那些归顺而来的功臣,不赏不足以表彰,算是为接下来的众将云集开个好头。
钱财什么自然大方,高者如节度使五千贯,低者如都头,指挥使,每人两百贯。
而己方的士兵,李嘉也不敢耽误,几乎是每人五贯,外加布帛一匹。
总数,超过了三十万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