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他咽了咽口水,朝着房门走去,他伸手,准备敲门,但最终又止住了,如此反复了几次,他选择了离开。
清晨来临,四处环山抱水,阳光倾斜进来,已经接近午时,原本紧闭的房门被打开,有一抹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那女子身穿粗布麻衣,面容用面纱遮掩,只露出一双灵动美艳的美眸。
那身形均匀不高不矮,浑身散发着一种清冷气质,不是倪月杉又是谁?
之后一个男子出现了,走到她的身前,放下了一应物资:“今天去了集市。顺便给你带了一袋小米粮,还有两斤肉,以及一条鱼,两只活鸡,你可以想吃肉的时候,随时宰杀!”
他将东西放下,打量四周:“怎么感觉冷清清的,你还没生火烧饭吗?”
他将景玉宸带过来后,心里还是很惶恐的,所以自己先溜走了。
现在忍不住拿一些物资,过来探探风,但倪月杉很明显是内心毫无波澜?
“一向不都如此吗?”倪月杉接过邵乐成手中的东西,提着往厨房里面走。
邵乐成立即跟上。
躲在远处屋顶的景玉宸看着二人互动的这一幕,眸光复杂,他想出现在她身边的是他。
在屋外一直窥视着倪月杉生活,到了傍晚,景玉宸才打算离开,身边一阵风拂过,一抹青色身影出现在他身前。
邵乐成落于屋顶,悄无声息:“没想到你没出现?就一直在这里看着,一天没吃饭?要不要尝一尝月杉煮的玉米?”
他手中抛出一个金黄色的玉米棒,有一下没一下的,好似在故意勾引景玉宸。
景玉宸扭过头不让自己去看:“幼稚!”
二人行的不急不慢,邵乐成兴致勃勃:“夜里不打算偷偷溜进去看看月杉吗?我可以帮你放迷烟!”
他这绝对的是够朋友的!
瞧见邵乐成挑着眉,一副兴奋又期待他求他的模样,景玉宸只淡淡的回应:“我要尊重她的选择,她现在只想一个人逃避似的活着,我就要成全她!”
“嚯!”邵乐成看怪物一样看着景玉宸,然后轻哼一声:“说的这么伟大,虚伪!”
邵乐成还在轻松的说着,景玉宸神色却凝重了:“清风哪里去了?”
“暗中保护月杉呢,不过被村子的一个小姑娘缠的厉害,昨天被请去给人修屋顶了,入夜后,竟然没回来,哈哈,怕是那姑娘太热情……”
不负相思意 吕香藤
说到最后,他的嘴角上扬,好似哈喇都要掉下来了。
景玉宸只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将公主给我。”
邵乐成原本轻松的表情立即严肃了下来:“你不是无所谓吗?”
“今日是第五日期限了。”
景玉宸从屋顶飞身而下,邵乐成也只好跟着落在地面。
“干嘛不将郡主还回来?”邵乐成走在景玉宸的身边,两个少年行在窄小的山路上,踩在地上纱纱作响,月光将二人的身影拉长,夜色静好。
“郡主意图射杀了月杉,对她你竟会心慈手软,邵乐成,这不似你的风格,你究竟为何与郡王合作?”
他双眼睨向邵乐成,眼里满满都是质疑。
邵乐成觉得不爽,他啃起了玉米棒,边走边说:“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就像很多人不理解我,既然要做善人给穷人钱财看病,又为何要毁掉他们闺女的清誉,只为要个坏名声呢?”
“你想不明白,那就不要想了,这都是我自己的隐私!你看我,我都不好奇你的事情!”
景玉宸皱着眉,“那我便将郡主的行踪告诉你吧,这样你也好与郡王交差,继续维持你们的合作关系!”
邵乐成的双眼逐渐亮了,“好朋友!”
入夜后,皇宫,邵乐成跪在地上,旁边放着一个昏迷中的人,那人双手还被捆绑着,眼睛被纱布蒙着,皇帝垂眸看了一眼,知晓那是失踪五日的勾琼公主。
皇帝欣赏的看着景玉宸:“你是如何做到的?”
景玉宸神色平静的回应,“全京城的搜查过去……”
仅仅靠着搜查,找到人。
皇帝笑了。
他显然是不相信的,但此时段勾琼被安全带回来,他也不打算继续深究什么。
“勾琼公主,这次受了惊吓,对闲常难免会产生什么误会,这段时间还需要你好好的照顾照顾她的情绪。”
景玉宸蹙着眉,想拒绝。
皇帝严肃提示:“朕不希望听见你任何拒绝的话!”
全能小农民
景玉宸最终是沉默了下来,皇帝挥了挥手:“好好照顾她,杨婉清这段时间精神也好了一些,但她谋害你的侧妃又伤了邹爱卿,朕,也该为你们讨回公道!”
他表现的越好,杨婉清将来的下场,就越是凄惨?
得知倪月杉还活着的消息,景玉宸即便这些天都没有合眼,可他回到皇子府后,竟是无法睡着,极度兴奋。
第二日,打算乔装打扮一下去山村里走一遭,但皇子府内,却响起了一道怒吼声:“二皇子!景玉宸!你给我出来!”
这里是皇子府,谁有胆子来他这里大吼大叫?
景玉宸不过刚换好一身粗布麻衣,准备贴胡子和麻子,段勾琼已经一怒之下踹开了房门,闯了进来。
旁边跟着二皇子府的下人,想阻拦,可是他们也没有胆子……
他们一脸为难的看着景玉宸:“二,二皇子,我们拦不住……”
段勾琼走进了房间,将景玉宸上下打量了一遍:“你太过分了,将我一个人丢在大街上,害的我被人掳走,受了几天虐待!”
古墓秘境之长生不老丹
她伸手手臂,露出白嫩的藕臂,一脸倔强郁闷的看着他,“你看看,我手臂上的勒痕,本公主何时受过这等折磨?”
景玉宸眸光垂下,看着她白嫩的肌肤上布满了勒痕,却是半点同情也没有。
“好了,我知道了。”
景玉宸冷着一张脸,站了起来,准备走人。
段勾琼立即阻止道:“本公主要说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你不许走。前天你是在和谁密谈?你本可以早早将本公主救下的,为何整整拖了一夜!”
段勾琼双眼锐利的看着他,眼里写满的怀疑,景玉宸薄唇紧紧抿着,脸上只有不耐。
他朝外走去,不愿意回应。
段勾琼怒不可遏:“景玉宸,这就是你们闲常的待客之道吗?本公主被人挟持,作为皇子,你应当为你们闲常解释一下,然后带本公主好好见识见识闲常的风土人情,本公主或许就气消了,就不会生气了!”
她跟在景玉宸的身边,不管景玉宸的脸色有多臭,她好似都看不见一般……
景玉宸站定了身子,看着她,很是无语。
“公主,难道不都是高贵的,优雅的,可你似乎是个话痨?”
之后,景玉宸朝外走去,步伐迈的有些大,段勾琼只好,小跑着跟上。
“你父皇已经答应我了,让你带本公主将京城玩个遍,你今天打扮成这样又想去干什么啊?”
她一脸的好奇,跟在景玉宸的身边,没有半点离开的自觉。
景玉宸冷眼看向她:“公主缠着本皇子的意义在哪里?这么想成为本皇子的二皇子妃吗?”
鬼屋孤魂
段勾琼一脸的不屑:“怎么会,你真的想多了,本公主怎么会看上你。”
“对,你不会看上本皇子,想了解闲常,那就让皇子府的其他人带你去,今日我有正事要办!”
他迈开步子朝外走去,在外面有一匹马儿正在候着,段勾琼脸上闪过一抹锐利的光,冷声怒道:“二皇子,你不招待本公主,本公主若是又出了什么事情,可怪在你身上了。”
景玉宸已经翻身上马,驱动了马儿,离开。
段勾琼神色僵硬,张口便怒道:“景玉宸,你想气死本公主!”
她抓狂的追赶,冲到景玉宸的马儿身前,倔强的看着他,她的眼里几乎要喷火……
景玉宸眉头紧紧的锁着,对于段勾琼,只有厌恶。
但想要摆脱掉她,似乎比甩掉褚宁央还要难!
最后,一个老头打扮的男子挑着担子进山村,一个穿着麻衣的妙龄女子,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后。
“可不可以,不叫你爷爷,叫你爹?”
段勾琼一脸的纠结,心里很郁闷。
“不可以!”
很坚决的语气,将她心中的不情愿给打败了。
段勾琼噘着嘴,跟在他的身后,她手中拿着一个敲锣,认命的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走过路过了,不要错过了,甜甜的玉米棒子了!”
偏僻山村这种地方,想要购买什么东西,皆需要主动下山去买,进山主动卖东西的,他们还真没有见识过。
有人看见老汉,将人叫住:“这位老大爷,怎么看着你面生?你是在跟孙女一起卖玉米棒呢?”
一个年纪大约三四十的大婶,站在景玉宸和段勾琼的身前,她双手拢在袖子中,看着担子里露出的玉米,露出贪婪的光。
景玉宸只冷眼扫了一眼后,冷声道:“一根一锭银子!”
大婶听了这话,诧异的瞪大了眼睛。
“什么!你抢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