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眼看着最后一批人员,已经坐上公交车,顾晨和卢薇薇蹬车检查。
先前那名负责终点打卡登记的中年女子也在车上。
见两人走上前,中年女子也是打招呼道:“警察同志,你们要找的人还没找到吗?”
卢薇薇摇头:“说来奇怪,现场所有地点我们都有找过,而且进出入口都有检查,可就是没有看见周天的踪迹。”
“怎么会这样呢?”
中年女子也有些迟疑,抬头看着卢薇薇道:“如果按照比赛打卡登记来算的话,周天应该是参加完比赛。”
“可既然已经参加完比赛,又怎么会突然不见呢?会不会是先行离开了?”
“不会的。”知道中年女子会这样说,顾晨也是反驳着道:“算起时间,在我们来到终点之前,就只有两辆车离开过。”
“而且这两辆车里,都没有周天的存在,所以我们断定,周天应该还在现场。”
“可是现场已经没有车辆了。”中年女子看向窗外,也是确认着说道:“就连搭建现场的货车也没了。”
“那你们怎么确定所有人员都安全达到呢?”顾晨又问。
中年女子回答道:“有芯片手环啊,我们电脑里都有记录的,但凡在终点打卡过的芯片手环,都会显示这名选手到达的时间。”
“所以,你们电脑上有记录,就代表选手已经完成比赛,对吗?”卢薇薇问。
中年女子笑笑回道:“那还用说吗?这么多选手的面孔,我们又不可能每一个人都记得,所以就按芯片手环记成绩。”
“那就奇怪了。”顾晨看向车外,也是一脸疑惑。
如果按照主办方的记录方法,选手们都已经完成比赛,也并没有落单选手。
可为什么只有周天没有下落,他似乎根本就没来过现场一样。
“难道是我们搞错了?”顾晨内心自问。
此时此刻,大巴车司机问顾晨:“警察同志,你们这边检查完了没?我们要回去了。”
“好的,打扰了。”
顾晨拍拍卢薇薇肩膀,示意离开这辆大巴车。
两人目送着现场最后一辆大巴车离开,却依旧不见周天任何踪迹。
那头,负责在路口检查的王警官和袁莎莎,也是一脸纳闷的走回到两人的身边。
“怎么回事啊顾晨?怎么?你们那头也没发现周天的踪迹?”王警官挠着后脑,一脸茫然。
顾晨摇摇脑袋:“看来周天不在这里。”
“那会去哪里?我们从选手参赛名单,还有到达终点的打卡名单,不都发现了周天的下落吗?怎么就没见到人呢?”
袁莎莎百思不得其解。
超能者在都市
按理来说,这草坪与公路衔接处,是唯一通往外界的出口。
可唯独在这处地点,却没有发现周天的下落,这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想到之前跟周天的爱人高雪晴沟通过,高雪晴目前也在担心丈夫的处境。
顾晨直接对卢薇薇道:“卢师姐,你打个电话问问高雪晴,看看周天有没有在超市?如果在,让他在那等我们。”
“好。”卢薇薇点点头,掏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
片刻之后,电话那头被接通。
卢薇薇按照顾晨的意识,大概与高雪晴沟通一番。
可就在两人沟通之际,卢薇薇忽然瞥了身边的顾晨一样,有些迟疑道:“你说周天在比赛的时候,发送过朋友圈?”
顿了顿,卢薇薇这才嗯道:“那行,我们现在过来。”
挂断电话,顾晨明显感觉卢薇薇脸色有些微妙的变化,于是问道:“怎么了卢师姐?”
“周天根本就是参加过比赛的,他老婆自己都说了,在他的朋友圈里看见了动态,可在微信给他发信息,打电话,周天就是不回复。”
“她高雪晴现在比我们还急呢。”
“真是够了。”王警官摇摇脑袋,也是没好气道:“这个周天想干嘛?事情到了这个时候,他还在玩失踪?”
瞥了眼卢薇薇,王警官问道:“那高雪晴有没有把警察找他的事情通知到呢?”
“有啊。”卢薇薇点头道:“高雪晴将我们去恒星超市的事情,全部用短信形式发给了周天,让周天赶紧回来洗脱嫌疑。”
“可这个周天倒好,就是不回复,似乎这件事情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说这周天是不是有病?”
卢薇薇说道这里,也是有些头大。
毕竟大家满世界找他,而周天却在玩失踪。
而且从目前情况来看,似乎周天是杀死张温最大嫌疑人,但是却一直处在躲猫猫状态。
都市 之 修仙 歸來
这难免让卢薇薇有些恼火。
顾晨来回走上两圈后,这才又道:“看来在这里等下去也没有意义,这个地方已经没有车辆了,或许周天已经藏匿在某辆车里离开也说不定。”
“可是他为什么要藏着呢?直接面对我们岂不是更好?”王警官也发来自己灵魂深处的想法。
顾晨摇摇脑袋:“目前来说,我也没接触过这个周天,也不清楚这个周天到底什么意思。”
“总之现在我们应该返回六合镇,还是去恒星超市找高雪晴,问问她到底什么情况。”
“至于张温,我们回去之后再说吧。”
“行。”
见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王警官也无所谓道:“那就回去吧,但愿这家伙不要躲在山里,听刚才一名选手说,他在穿梭丛林的时候,还差点被一头野猪攻击呢。”
“野猪?”听到野猪,卢薇薇忍不住抿了抿嘴角,好奇问道:“这地方能有野猪?不能吧?”
“怎么不能?你没看新闻吗卢薇薇?”见卢薇薇又开始孤陋寡闻了,王警官则是调侃的笑笑:“就前些天的新闻,有野猪跑到六合镇上的饭店里,把食客吓得举手投降。”
“这还是几天前的新闻,就发生在不久。”
“那这么说来,这山里面还有不少行走的肉肉?”卢薇薇看着山林深处,不由感觉漫山遍野都是奔跑的野味。
想到各种烧烤模式,卢薇薇忍不住流下了激动的口水。
顾晨默默点头:“可能有吧,这里的森林保护的挺好,许多小动物得以在这里繁衍生息,所以这林子里还是挺危险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500多名选手才加比赛,野猪看到也得躲着。”
“那我们现在……”卢薇薇问。
“回六合镇。”顾晨话音落下,直接朝着警车走了过去。
众人相互看看彼此,也只能紧跟其后。
车辆继续在道路上行驶,没过多久,大家返回到之前的六合镇恒星超市。
此时此刻,老板娘高雪晴正在店里。
见警车路过门口,她便主动走出超市,来到顾晨面前问:“警察同志,你们在比赛现场有看见我老公没?”
“没有。”顾晨摇了摇脑袋,将警帽戴上。
“怎么会这样呢?”高雪晴有些迟疑,赶紧将自己的手机掏出,将朋友圈点开后,翻到一处位置,亮在顾晨面前道:
“警察同志,你看,这是我老公在比赛的时候发送的动态。”
顾晨接过手机一瞧,很快点开了周天的头像,进而打开周天的朋友圈所有动态。
可以看出,周天在比赛途中,连续发送了两条朋友圈动态,都是拍摄于比赛过程。
奶 爸 的 异 界 餐厅
动态图片中,有不少其他选手的背影。
大家似乎都在沿着林间小道步行前进。
不少人为了节省体力,所以选择沿着之前人留下的足迹一路前行。
顾晨看了下发送时间,大概在2个小时前。
那时候,比赛还在进行中。
独家占有:穆先生,宠不停!
之后顾晨又翻到最新一条动态。
而此时的周天,发送了一张两名选手在相互搀扶前进的照片,并配有励志文案。
大概意思就是不抛弃不放弃。
从照片信息中,顾晨看出,比赛过程相当艰辛,不少人在林中徒步越野时受伤,但却依旧坚持比赛。
周围的景象也很难断定拍摄地点在哪里,因为到处都被树荫遮盖。
除了今天在比赛时发送的这两条动态后,顾晨再没有发现其他线索。
卢薇薇有些迟疑道:“这周天明明就有参加比赛,那为什么我们在终点站没看见他?他明明是有打卡登记的呀。”
“对呀,难道这个周天明显是在躲着我们?”袁莎莎也觉得没道理。
主要是周天没道理躲着大家。
毕竟张温的死,如果真不是周天干的,那他没必要躲躲藏藏,把情况交代清楚就好。
可现在这样若隐若现,反而给众人造成一种你就是凶手的感觉。
何必呢?
何苦呢?
见警方在终点现场都没有发现丈夫的踪迹,老板娘高雪晴也急了,直接气得跺脚道:“这个死鬼,到底跑哪去了?这要是再不出现,我们恒星超市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
知道警方手里目前掌握带有恒星超市logo字样的胶带证据,这周天要是不出来解释清楚,那自己也得受牵连。
因此,此刻的高雪晴比任何人都要着急找丈夫。
这要说你赌气不回来,一两天一星期,甚至半个月,高雪晴都懒得搭理。
可现在出了命案,自己丈夫在明知道有警察在找他,还依然我行我素,这就很耐人寻味。
看着高雪晴一脸无辜的模样,顾晨直接问她:“高女士,你丈夫平时性格就是这样吗?”
“不是。”高雪晴摇摇脑袋:“我丈夫平时很安静一个人,也很少发送朋友圈动态。”
“你要说我打电话找他,他或许也会有不回复的时候,但这次已经离家一个星期,就连参加比赛有空发朋友圈,也不愿意接我电话。”
“我怀疑,他想让我妥协……”
“那……会不会还有另一种可能。”还不等高雪晴把话说完,顾晨直接打断道。
重生和珅之不走寻常路 起床号
高雪晴一呆:“顾警官,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或许这个发送朋友圈动态的人,根本不是周天本人。”顾晨说。
话音落下,现场忽然间安静下来。
所有人相互看看彼此,似乎都被顾晨的猜测惊了一下。
高雪晴更是目瞪口呆道:“顾警官,你的意思是……发动态的根本就不是我丈夫?”
“嗯,也有可能是其他人,或者说,周天或许根本就没有来参加过比赛也说不定。”
顾晨继续按照自己的思维方式,给出另一种情况。
高雪晴听懵了,直接反问顾晨道:“这人不在现场,那他是怎么打卡进入终点登记的?”
“很简单。”顾晨也并没有藏着掖着,直截了当的道:“因为之前我跟主办方工作人员也沟通过,发现他们只认芯片手环。”
“但凡参加比赛的选手,每人手上戴一只芯片手环。”
“选手们每到一处计时打卡地点,就要用芯片手环刷一遍机器。”
“但是这里面我发现一个漏洞问题,而且非常明显。”
“漏洞?”闻言顾晨说辞,高雪晴不太明白,继续追问顾晨道:“顾警官,你所说的这个漏洞,到底是什么?”
“替跑。”顾晨说。
“替跑?”众人齐声咦道。
顾晨默默点头,来回走在几人面前,伸手道:“我当时一直在观察到达终点的参赛选手。”
“我发现,他们只要来到终点,在芯片手环刷卡计时打卡器,然后在表格中登记各自的参赛编码。”
“这样一来,就算完成比赛,而终点站工作人员,似乎也并不在乎这些,所以这给了选手替跑的可能。”
“不能吧?”卢薇薇有些迟疑,忙问顾晨道:“可是顾师弟,如果是这样,那记成绩岂不成了弄虚作假,难道这些工作人员就不在乎吗?”
“是名词之外的不在乎。”顾晨一语道破玄机。
见众人懵在当场,顾晨又道:“如果设立奖金名词,那么前几名,主办方工作人员,无疑会认真核实。”
“这应该算是比赛现场最为严格的时候,但是100名之后呢?20名之后呢?300名之后呢?”
“名词越靠后,对主办方来说,谁前谁后已经不重要的,毕竟对比赛结果也影响不大。”
“所以我们当时在现场观察工作人员的时候,发现他们普遍工作松散。”
“许多需要两名工作人员完成的工作,都是一个人在做,那就更别提核实身份了。”
“也对哦。”听顾晨这么一说,卢薇薇茅塞顿开:“那么这样一来,工作人员指挥认真统计获奖名次,之后的选手到达现场,那管你第几名,按照程序登记一下就好。”
“这样一来,一旦有人带着周天的手机和芯片手环来到现场,帮他刷卡,然后再帮他登记,就会出现周天已经完成比赛结果的假象,那这么说来……”
“那这么说来,这个周天或许根本就没有才加比赛,或者,他有参加比赛,但并没有完比赛流程,或许还待在丛林。”
“但是他的手机和芯片手链,却突然落在其他人手里,而这个人,就是帮周天制造假象的嫌疑人。”顾晨接过卢薇薇的猜测,直接将自己的想法一一道出。
现场,再一次安静下来。
所有人相互看看彼此,似乎感觉一阵细思极恐。
周天就这么被人顶替了,而且做的不留痕迹。
最重要的是,现场并没有监控摄像头,这对于案件调查来说,无疑是难上加难。
想到这里,卢薇薇忽然眼睛一亮,猛然看向顾晨道:“顾师弟,难道……难道那个人就是……”
“看来卢师姐已经猜到了。”顾晨看着卢薇薇那惊诧的眼神,似乎也从她眼中读懂了内容。
高雪晴见几人只是用眼神交流就能读懂各自的意思,而自己站在这里,就跟个傻小白一样,顿时有些急躁的问:
“你们知道那个顶替者是谁了?”
卢薇薇默默点头:“基本上知道。”
“那到底是谁呢?”高雪晴摊开双手,也是一脸好奇。
顾晨瞥了眼卢薇薇,默默点头,示意她告知高雪晴。
卢薇薇则是深呼一口气,努力平复下自己的心情,这才说道:“可以看出,那个顶替你老公参加完比赛的选手,很显然成绩跟你老公应该是一样的。”
“毕竟他到达终点,也就意味着你老公周天也结束比赛,所以在登记比赛编号的时候,他必然会将你老公的编号也写在一起。”
“这样看来,那个在终点打卡登记表格中,紧挨着你老公周天编号的人,应该就是替跑者,而你老公周天在比赛途中发送的朋友圈动态,也应该就是那人所为。”
瞥了眼顾晨,卢薇薇问道:“是这样吗?顾师弟。”
“没错。”感觉卢薇薇已经猜出了自己的意思,顾晨默默点头,表示肯定。
“如果要顶替周天结束比赛,并且在比赛终点打卡签到本上,写下周天编号的人,那必定是紧挨着周天编号的那两个其中之一。”
“因为他可以在写完周天的编号,再写上自己的,或者先写上自己的编号,然后在快速写上周天的编号。”
“但不管是哪种情况,他只有一次机会,所以他的比赛名次和成绩,必定是紧挨着周天,这点是逃不掉的。”
“而且最终要的是,他所发送的内容文案,跟周天之前只喜欢发送链接分享的性格相比,简直有太大出入,一看就知道,这明显是两个人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