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af2w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是這樣的作者 txt-第七百二十四章 一臺戲相伴-hmhki

歷史小說

我是這樣的作者
小說推薦我是這樣的作者
“情况就是这么一个情况,之前永王的诸多谋划,我等也已经一一记录下来,若是主上有需要,随时都能奉上!”书生打扮的丁永善在李怀面前拱手,恭恭敬敬的说着。
在他的身后,永王立于不远处,正咬牙切齿。
“我之前怎么没有发现这些个人,居然这般无耻!竟然拿着我的一些个话,来太子面前告状!而且这群无耻之徒,居然在之前就已经勾……不对,是投靠了太子殿下,难怪本王处处不顺,原来是因为有他们这群白眼狼!”
李果的双目中仿佛能喷出火来,奈何之前过来投诚、认怂的时候,已经被李怀一句话警告过了,因此这会已经不敢轻易开口了,生怕一个不小心,被李怀给斥责了。
而在这位永王殿下的不远处,那位湖海盟主则是表情严肃,用冷若冰霜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丁永善,宛如一条毒蛇一般,似乎只要对方一个不小心,他就会直扑过去,将之生吞活剥!
“这丁永善与他那姊妹不过江湖散人,纵然有些威名,但如何能够比得上我这等一方霸主!结果就因为机缘巧合,居然让他先一步结交了太子殿下,如今更是试图成为太子殿下眼前的江湖头人,简直岂有此理!他算个什么东西!”
奈何之前冷哼打压丁永善的时候,被李怀同样冷哼一声,顿时这心气就软了、散了,转眼都不见了踪影,这会也就只能强自忍着。
似乎是感应到了两个人心中的念头,那丁永善这边和李怀说了一段后,居然还转过头,冲着永王和湖海盟主笑了笑,一脸和善。
顿时,永王和盟主的心头都是一跳,额头浮现青筋。这青筋一跳一跳的,显然是两人正在竭力忍耐。但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那丁永善接下来所说的话,着实是太过无耻,让他们差点气炸了肺!
“虽说永王殿下走了不少歧途,但到底还是被我等劝住了,迷途知返,这也是好的,”丁永善回过头去,再次冲着李怀恭敬说道,“至于说尤盟主,过去在江湖上是兴风作浪了一点,不过现在既然弃恶从善,遵从太子之令,那今后江湖上不仅能平静许多,还能更进一步的帮助太子梳理江南武林,也是喜事一件,在下不才,这见识还是稍有一些的,也愿意给太子参谋,日后方便尤盟主行事!”
李怀点点头,正要说什么,但那边两位是彻底忍耐不住了!
“岂有此理!”最先爆发的乃是永王,“我与太子乃是手足,为一族堂亲,乃是至亲!你居然在这里挑拨!明明是我自己看破了后宫与朝中权臣的挑拨奸计,直接过来认错,与你有什么干系!居然敢在这里揽功!”
他固然是气极,但到底还记得李怀方才的警告,不敢多言这丁永善等一群江湖二五仔的背叛行径,只是这语气却已是有些声嘶力竭了,那心中的悲愤几乎化作实质!
而有了这位永王开道,那位尤盟主索性也豁出去了,亦是毫不客气的开口道:“太子殿下明鉴,小人此番亦是感觉到了太子您的王者之气,愿效犬马之劳,小人麾下之湖海联盟根基不浅,莫说在这江南武林,便是在天下武林之中,亦是排的上号的,便是没有其他武林之人插手,亦足以辅佐太子您一扫武林沉疴!”
他亦是知道分寸,没有提及丁永善提前投效之事,因是知晓此乃太子谋划,自己若是置喙,难保不弄巧成拙,是以才避重就轻,可那话中的不甘,亦是明明白白的表现出来!
另一边,被二人当面指责,尤其是当着太子的面,丁永善这心里也难免有些打鼓,于是立刻后退两步,拱手正色道:“太子殿下,我等自从见了您的风采之后,便就纷纷心折,是以全心辅佐,不敢有二心,潜伏之中固有风险,却不曾又半点动摇!虽为江湖草莽,亦受太子之风感化,有万死以报效大楚之心!此心,日月可鉴!若是因此而遭他人误解,只要太子于太子有利,我等粉身碎骨亦无憾!”
此言一出,李怀顿时心神震动,看着面前的三个人正相表态,不由心中感慨起来——
“果然,我就是这么有人格魅力啊,只是举手投足之间,居然就让人死心塌地,莫非这就是虎躯一震,纳头便拜?”
一时之间,他觉得应该对自己重新评估一下。
“……,我求求你了,别给自己洗脑了,+1槽点。”
李怀丝毫也不理会旁白君之言,反倒是摆摆手:“你们不要争吵,都先冷静一下。”
他这边是感怀连连,而对面的永王与湖海盟主亦是心神震荡,目瞪口呆之间,却是各有感慨。
“无耻啊!何等无耻!”
此乃永王心声。
他只觉得自己过去生于皇家,又有贵人相助,实在是顺风顺水,便是曲艺讨好那位贵妃娘娘,和这个丁永善的无耻作风比起来,都显得正气凛然起来。
“我这般正直之人,与这等小人同处一个屋檐下,过去还有瓜葛牵扯,一个不小心就要被他陷害,而自己还不知,着实是太过凶险了,一定要远离他,远离!”
想到这里,李果倒是谨慎起来,这怒火平息了不少,也不想着再发言了。
“高手啊!果然是高手!这么一比,我过去的身份地位,反而成了阻碍!”
此乃湖海盟主心声。
他倒是一下子惊醒起来,意识到自己身为一方盟主、霸主,过去都是被人巴结、讨好,处处霸道、冷酷,固然是吸引了一群拥趸,但眼下自己反过来要去抱其他人的大腿,倒是有些不熟练、业务不够纯熟,若是不能尽快转变心态,日后是要吃亏的!
“这个丁永善固然无耻,但他过去作为江湖散人,没有太多拖累,倒是练出了一手察言观色、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无论何等无耻之言,说出来都是脸不红心不跳,吾不如也,也许现在不该太过敌对,反而应该结交,吸取经验,毕竟当初我初入师门的时候,也是艰难上进,眼下应该借此人经历,回忆起来,重新振作!”
一念至此,这尤虑倒是精神一振,斗志昂扬,期待挑战!
李怀一看三人样子,立刻便觉得自己果然是魅力高了,这一句话下去,就将三人之间的矛盾消弭了大半,日后只要恩威并施,保持平衡,自是能够制衡三人,收为己用!
“果然,我过去也不是瞎写的,是真的有手段!”
那边丁永善也在思索着,日后该是如何在太子麾下谋划,才能独占鳌头,而后也想起来,之前潜伏的时候,在那杨府寿宴之前,曾经聚在一起谋划了一番,结果却是碰到了两人,为了防止消息走漏,便将二人留下,那两人明显是本地武林之人,看着也挺机灵的,或许可以借助本地武林之力……
他这边想着,却不知道,被他顺带着想起来的那两人,此刻便在距离不远的院落中交谈着。
“不愧是太子,着实是太威风了!今日才知大丈夫,当如此!之前,真是我鼠目寸光,居然还怀疑太子之能,着实是不该啊,也不知道,咱们是否也有机会投效于太子!”沃忠正在激动直言,但对面的徐泽却是神色微动,朝着房间角落看去。
沃忠立刻也心有所感,同样将目光投了过去。
“你们二人对功力笑话的不错,不枉费老夫传功一场!”
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房间角落响起!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