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小說推薦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
“不,我要全部!”叶晨却是狮子大开口,斩钉截铁说道。
现在叶晨杀不死族长,可是族长也无法打败叶晨,因而叶晨有那个资本说这种话。
“这可不行!”族长凳的跳脚,说道,“这宇宙之树可是我当年打天下的时候发现的,从这宇宙之树里面,我获得了整个罗曼蒂克家族的秘密,怎么能说给你就给你!”
“哦?原来这个宇宙之树还存在一些秘密啊,宇宙之树拥有罗曼蒂克家族的传承,而这个传承,是通过宇宙之树继承的?”叶晨发现族长说漏了嘴。
原来族长并非罗曼蒂克家族的,而是从外来的入侵者?获得了罗曼蒂克家族传承之后,便统治了宇宙之树。
想明白这些之后,江辰便说道,“告诉我,宇宙之树的秘密在哪里可以获取?”
族长矢口否认道,“哪有什么秘密,没有的事!”
叶晨扼住了族长命运的咽喉,说道,“你可以选择不回答我,但我可以让你无法呼吸,直到窒息。”
虽然叶晨明白,这样只会让族长短暂昏迷,并无法击杀族长,因为在窒息的时候族长就会自动触发沉睡,但也能作为对族长的威胁。
族长摇了摇头,还是说道,“没有什么秘密,真的!”
叶晨松开了族长命运的咽喉,他知道已经不能从族长口中问出什么,所以也就不问了。
他要自己去寻找答案,而这个答案的地方,最有可能的便是这个宇宙之树的中心。
当然,答案不可能暴露在空气之中。
阐教第一妖 熊猫不会唱歌
当即,叶晨一个遁地术,便进入了宇宙之树之中。
在宇宙之树里面,叶晨进入了一个人工通道。
之所以猜测是人工通道,因为这个通道看起来比较规整,而且墙壁上面还写着“严禁过度开垦宇宙之树,防止解体”。
这应该是为了防止通道过多过密导致的宇宙之树解体吧,叶晨可以看得出来。
也就是在这时,地面以及墙壁传来了摩擦振动的声音。
这声音很清晰,叶晨能够听到,这声音应当是从眼前的方向传来的,在那个漆黑深邃的黑暗洞穴深处,似乎有什么庞然大物要攀爬出来了!
叶晨一直盯着那个方向,已经开启了奇迹之眼。
在奇迹之眼的视野里面,让叶晨看到一只白色大蠕虫正向着这里攀爬过来。
“莫非,这里就是蠕虫建造的巢穴?!”叶晨当即就明白了过来,这个地方,原来居住这罗曼蒂克的昆虫系。
“也难怪了,在地面上并没有看见昆虫系的踪迹,或者说非常少。”
不一会儿,那一只大白蠕虫便已经爬行了过来,见到叶晨这个不速之客。
“卧槽,你是哪里来的?”蠕虫问道。
“从上面来的。”叶晨回答。
“从天堂来的?”
“不,再往下一点。”
“真空层?”
“再往下一点。”
“对流层?”
“再往下一点。”
“云雨层?”
“我说,你这家伙怎么和葵子一个德行啊,真叫人厌烦!”叶晨实在是受不了。
“哦,那当然了,毕竟我们都是罗曼蒂克家族的啊,当然是一个德行了。”蠕虫说道。
“原来你也认识葵子啊。”蠕虫有些惊讶说道,“我也认识葵子呢,我们蠕虫一族,给罗曼蒂克植物系的疏松了土壤,这让土壤之中充满了氧气,促进了植物的呼吸作用。”
“我不想知道这些,你告诉我,怎么进入宇宙之树的核心?”叶晨问道。
“什么?!!你要去宇宙之树的核心?!!!”蠕虫吓坏了,没想到叶晨居然说出了这种话,简直要吓死人了。
“怎么了嘛?难道宇宙之树的核心拥有啄木鸟,你感到了害怕?”叶晨又问道。
“不,不是。不过宇宙之树的核心有更加可怕的东西,非常危险!”蠕虫惊恐说道。
“有多危险?”叶晨问。
“非常危险。”
“如果危险程度有十颗星,你能给几颗?”
“我给十颗星!”
“那如果危险程度有一百颗星呢?”叶晨想到会不会存在精度的问题,于是又问道。
“那我也是全给!”蠕虫掷地有声说道。
“这么危险?那个地方究竟怎么过去,你能否给我指引一下道路?”叶晨其实没有想过要让他带着自己过去,只是想让他给自己指引道路而已。
“如果你想要过去的话,我可以带你过去,上车吧。”蠕虫当即就对叶晨说道。
“原来如此。”叶晨看到,原来蠕虫庞大的身体其实就是一个公交车巴士。
叶晨走到了蠕虫的侧面,便看到了蠕虫侧面可以进去的门。
当即,叶晨便走了进去。
紧接着,叶晨发现里面坐满了乘客,便找了一个空座位坐下。
这些乘客里面,多数是细菌,也有小型寄生虫之类的。
叶晨看到一只铁线虫,铁线虫这种东西难道不应该是寄生在螳螂体内,怎么出现在大型蠕虫体内了?
恶魔前夫认栽吧
而且铁线虫的长度很长,几乎占据了所有的座位,让叶晨没有多少地方可以坐。
而且,周围也全是病毒细菌,这让叶晨心中充满了恐惧。
他知道自己恐惧的原因是什么,原因便是因为他爱干净,这才是他恐惧的原因。
“没有什么好恐惧的,我要战胜恐惧!”叶晨说着,便从尾兽空间里面将那一堆原本存放的屎坑,给降临在这里面!
大量的骂声穿了过来。
一个病毒系的大吼道,“喂,你这个屎人,有毒是不是啊?为什么把这种脏东西泼的到处都是?!”
“卧槽,你不也有毒,还说我?”叶晨反唇相讥了回去,“你莫非是觉得我比你还毒,所以感到了恐惧?”
“你神经病啊,你以为别人和你一样神经?!”病毒当即就对叶晨吼道。
那一只铁线虫,对叶晨好言相劝道,“兄dei,大家都是坐同一辆公交车的,你这样搞,大家都不好办啊。”
叶晨突然发现,自己的行为确实有些过分了。虽说这些病毒细菌还有寄生虫让叶晨感觉很脏,可是他们实际上并不脏,平时也有洗澡什么的。
要说脏的话,那些吃屎的植物系才脏呢。可是那些吃屎的植物系看起来就是不脏啊,出淤泥而不染。
想到那个奋不顾身往屎坑里面跳的葵子,叶晨当即就胆寒,心生畏惧,对自己刚才的言行感到了雪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