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能跟毛利先生合影是我的荣幸!”沢口圭子也顺着台阶下。
池非迟垂眸,看到沢口圭子的脚尖朝向已经隐隐转向另一边,收回视线。
知难而退,这一点倒是很聪明。
论渣,他们组织就没怕过谁好吗?
沢口圭子和毛利小五郎合影之后,确实直接放弃了套池非迟,回到为生日主角准备的主座,跟小岛由贵一起招呼其他人落座。
柯南看到富坚顺司用托盘端着玻璃杯出来,“玻璃杯已经拿出来了哦。”
“是啊,”富坚顺司对拿着相机看照片的野中一树道,“野中,快点拿出来吧,就是那个啊。”
野中一树把自己带来的包放到桌上,拉开拉链,小心翼翼地拿出一瓶白葡萄酒,特地展示了一下瓶身,“这个啊,是我送给圭子的礼物,我之前到德国旅行的时候买回来的,特地买的哦,就是为了今天,价格不便宜哦!”
沢口圭子双手拢在下巴前,笑眯眯道,“好感动!”
“喂喂,”分发杯子的富坚顺司忍不住道,“野中,有一半的钱是我出的吧?”
“什么?”野中一树故作茫然,“是这样吗?”
富坚顺司假装生气地扭头看另一边,引得其他人一阵笑。
“不过一瓶酒够我们喝吗?”小岛由贵看向厨房,“虽然小兰和两个小朋友喝果汁,但我们还有六个人耶,之前送来的法式料理好像有酒搭配,我去拿出来吧。”
“我去拿,”池非迟起身,“我对甜酒不感兴趣。”
“咦?”小岛由贵疑惑看向富坚顺司,“这是甜酒吗?”
“Riesling Eiswein,是由自然冰冻的雷司令葡萄酿制成的雷司令白葡萄冰酒,有蜂蜜、焦糖的香气,甜蜜柔美的口感,”灰原哀道,“比较适合女性。”
池非迟拿了厨房里的红葡萄酒出来。
坐庄 狼居士
野中一树和富坚顺司确实下了本钱。
德国雷司令白葡萄酒有一个特色,一般来说,干白价格最低,越甜的酒价格越高,这一瓶冰酒绝对是甜腻的,价格估计在五万日元左右。
“没错,都说了是特地为圭子生日准备的,当然是适合女生的甜酒比较好啊,”野中一树笑道,“不过小妹妹你懂得还真多耶!”
灰原哀面不改色地学柯南,甩锅给电视,“前段时间我看电视上的品酒节目,上面有提起过。”
“原来是这样,不过小孩子不能喝酒哦,”野中一树上前给沢口圭子倒酒,“来,今天的主角优先!”
“谢谢。”沢口圭子笑道。
只因夜色太疯狂 李清幽
野中一树又给毛利小五郎倒酒,“不知道合不合您胃口。”
毛利小五郎盯着酒,忍住不露馋样,“谢谢你啊。”
柯南在桌侧探过身,低声问灰原哀,“灰原,你说的雷司令……”
灰原哀知道柯南想问什么,低声解释道,“组织的活动本来就神秘,我也不是所有人都认识,甚至大部分人我都没有见过,有的代号也没怎么听说过。”
柯南点头,重新坐好。
本来他想问问灰原哀认不认识拉克,不过听灰原哀这么说,他觉得还是别问了,省得灰原哀又提心吊胆的。
池非迟给自己倒了半杯红葡萄酒,野中一树给小岛由贵倒了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野中,别忘了留下我那一份哦!”富坚顺司出声提醒。
“还有剩下的,”野中一树把瓶子递给富坚顺司,“给!”
富坚顺司接过酒瓶,小心翼翼地往杯子里倒酒,“俗话说得好,好的在后头。”
柯南看着富坚顺司倒到最后几乎一滴滴地倒,有些无语。
之后喝酒的人都起身,祝沢口圭子生日快乐,一起喝了一口。
“各位,你们不要忘了哦,这酒钱有一半是我出……”富坚顺司坐下后,椅子一歪往后倒去,连忙伸手抓住桌布,但还是摔倒在地,还把沢口圭子面前的酒杯带倒了。
野中一树一看酒洒了一桌,皱眉道,“你在干什么啊,富坚?”
“对不起,对不起,”富坚顺司起身扶起椅子,连声道歉,“我突然忘记这张椅子是坏掉的。”
由于沢口圭子的酒洒了,富坚顺司把自己那杯酒让出去,让小岛由贵、野中一树依次把酒传到长桌最前方的主座。
芃 羽
还好沢口圭子的衣服没被洒上酒,派对继续。
富坚顺司拿出蛋糕关了灯,又点上蜡烛。
等沢口圭子吹了蜡烛,灯再次亮起,不过沢口圭子喝了口酒,起身切蛋糕的时候,突然僵了一下,开始全身发颤,喉咙中发出痛苦的声音,双手抓向自己的咽喉。
“圭子,你怎么了?”坐在沢口圭子身旁的野中一树连忙起身上前,扶了一下沢口圭子,“你要撑着点啊!”
沢口圭子渐渐不再颤抖,扑倒在桌上。
“小兰,快叫救护车,快!还有打电话报警!”毛利小五郎起身控制现场,“其他人远离桌子,不可以用手碰桌上的任何东西!”
池非迟从桌旁退开,远远看着扑在桌上一动不动的沢口圭子。
看沢口圭子刚才的反应,像是中了某种喉部有灼烧刺痛感、会引起四肢和呼吸肌麻痹从而窒息的毒素。
虽然今晚阵容和人数不吉利,多半有命案,但沢口圭子至今表现得并不是那么惹人讨厌,他是没想到死的会是沢口圭子,或者说,今晚的气氛确实很不错,谁都不像会死的那个。
他没印象的剧情,那手法应该不会很复杂。
沢口圭子最后下肚的是酒,在这之后,唇或者鼻腔没有再接触任何东西。
而那杯酒之前在富坚顺司手里,之后通过小岛由贵、野中一树传到沢口圭子手中,紧接着,在吹蜡烛后到重新开灯之前有大约十秒的时间,屋里一片漆黑,再亮灯之后,沢口圭子喝了口酒,动手切蛋糕的时候毒发。
在一片漆黑的那十秒时间,不够其他人靠近沢口圭子、在酒杯里下毒,黑暗中也很难准确在杯子里投毒,而且要是有人趁那个时候搞小动作的话,瞒不过非赤,非赤早就跟他卖关子嘚瑟了,不会像条睡不醒的懒蛇一样一动不动地窝着打盹。
也就是说,杯子里的毒是在一开始或者传酒途中被放进去的。
凶手……
池非迟看了看坐到沙发上的那三个人,戴上手套,走到餐桌旁,路过毛利小五郎的时候,顺手把备用手套递给毛利小五郎,盯着沢口圭子那个酒杯打量。
如果论嫌疑的话,富坚顺司最大。
但富坚顺司坐在他旁边,在这种长方形桌的入座中,他是离沢口圭子最远的人,之后就是他左右手边的富坚顺司和灰原哀,关灯之后的10秒时间里,富坚顺司走不到沢口圭子身边。
富坚顺司想要下毒,只能在酒杯传出去之前,偏偏那杯酒在传给沢口圭子之前,富坚顺司喝过一口,他也没有在富坚顺司喝酒之后,发现富坚顺司有往杯子里投毒的举动。
“不行,已经来不及了。”毛利小五郎戴上手套后弯腰检查了一下沢口圭子的情况,神色沉重地抬头,就看到池非迟专注地盯着那个杯脚是金属色的高脚杯,也跟着看了过去,左看右看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非迟,这个杯子怎么了吗?”
“没什么,”池非迟依旧盯着杯子,“我是在想,这应该是中毒吧?”
毛利小五郎正色点头,“嗯,看样子像是中毒。”
池非迟收回视线,往厨房里去。
酒杯是富坚顺司拿出来的,会不会是在厨房就在酒杯上做了什么手脚?
富坚顺司先喝了一口酒却没有中毒并不能说明什么,临时隔断毒素的手段有很多。
柯南有些意外地看了看池非迟,也跟进了厨房。
很难得嘛,某些人这次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
池非迟进到厨房里,目光扫视一圈,在放糖浆盒子的篮子里顿了顿,若有所思地收回视线。
篮子里放满了装糖浆的小盒子,其中有一个用过,但今晚的酒水并没有用到这种糖浆……
柯南跟进厨房,见池非迟垂眸思索,看了看四周,低声问道,“池哥哥,你有什么发现吗?”
池非迟回神提醒柯南,“要独立破案。”
作为银色子弹的名侦探是不可以依赖成瘾的!
柯南半月眼,“我只是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线索,相对的,我有线索也会告诉你啊。”
池非迟沉默了一下,“我还没找到证据……”
柯南原地一个踉跄,呆呆看着池非迟,“只、只剩证据了吗?”
又来了,池非迟这家伙能不能把破案节奏稍微放缓一点?
从沢口小姐倒下还不到五分钟呢,这就只等着找证据了?
(╥ω╥`)
过份!太过份了!
池非迟蹲下身看柯南,“我给你一个提示。”
“是~!”柯南认真点头,对,给个提示就够了,他很快就能想出来的。
跟在厨房的灰原哀双手抱臂,靠着门框,看着池非迟,悠然提醒道,“看样子是不可能在这里吃饭了,现在是晚上八点四十分,等警方抵达,寒暄、调查、破案、推理,我们能离开的时候,估计是晚上十点多,再去吃饭,回到公寓大概是十二点多,洗漱完休息就是凌晨一点多了,这是你和毛利大叔不喝酒的情况下,如果你要陪毛利大叔喝酒,到家的时间会更晚,估计会到两点,但我们明天早上六点就要起床,一个小时洗漱、换衣服、吃早餐,大概在八点抵达大使馆,之后就要出发前往机场,在九点半左右必须抵达,换言之……时间不够了,你再磨蹭的话,明天早上要么睡眠不足,要么迟到。”
池非迟:“……”
家里有个管事的,果然不一样的。
柯南:“……”
灰原还真是认真,不过面见女王、参加这种国访问级别的活动,是该认真一点。
池非迟觉得灰原哀说得对,是不能磨蹭了,“柯南,你知不知道彩虹鸡尾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