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地獄裡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裡來他从地狱里来
转眼已过几百年,天光上永远都那般模样,冷冷清清。
奇门遁 神农百药
这几日,稍微热闹了那么一些,因为折法神尊又收新弟子了。
折法神尊岐桑是天光上被仙娥和女神君们谈论最多的一位神尊,他若是生在了凡世,必定是引得无数女子痴迷的风流公子。
万相神殿内,扫院的两个仙娥正在闲聊。
“你听说了吗?折法神尊收了只白灵猫当弟子。”仙娥叫绿意。
另一个叫紫刹:“这有什么稀奇的。。”
绿意原本是玄女峰上的一株灵芝,上天光不久,凡心未泯:“那猫儿都被点化了还不能修成人形,并不像折法神尊说的那般天赋极好,这里头说不定有什么猫腻。”
“什么猫腻?”
“前阵子不是有位神尊的红鸾星动了吗,会不会是折法神尊?”
这事儿是天光上的秘密,只有万相神殿里极少数的人知道。
紫刹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提醒说:“你在外头可别乱说,是不是折法神尊我不知道,但你的话若是传出去了,万相神尊八成要剔了你的神骨。”
绿意吓得连忙捂住嘴巴:“我胡言乱语的,你当我没说过。”
折法神尊收了新弟子,名叫棠光,是只白灵猫。
红晔因为养伤,多年后才在九重天光上见到棠光。那时的她还是只猫,对万相神殿外的金轮钟很好奇,便用猫爪子碰了一下。
极品神印少主 踏雪寻梅1020
“咚!”
金轮钟响,她拔腿便跑。
红晔去追:“小白!”
是她。
他失神地看着。
小白不认得他,以为他是来追责的,晃着脑袋说:“不是我干的!”
他看了看她脖子上那条绣了蓝焰的带子,生怕露了马脚,小心翼翼地克制着:“你是哪位神尊的弟子?”
“我是……”她眼珠子一转,扯了个慌,“我是毕方神尊座下弟子。”
折法神尊前段时间收了个新弟子,是只白灵猫。
“你叫什么名字?”
“光光。”她抬头,“你呢,你是谁?”
他拱手作揖:“万相神尊座下,红晔。”
她抱着爪子回了个礼:“神友有礼了。”她十分心虚地辩解,“那个金轮钟不是我——”
修罗圣童 萧寂歌
“哦,是我不小心敲的。”
从那之后,他们就慢慢熟识了。
他知道究竟是谁带她来了天光,知道她为什么不记得西丘的事,也知道西丘的教书先生是谁。
凡世的柳树抽芽了。
“光光,我下了趟凡世,给你带了酥糖。”
“我要去西丘,你有想要的东西吗?”
凡世的知了叫个不停。
“你怎又在偷懒?”
“闭上眼睛,我教你捻诀。”
凡世的枫叶红了整座山。
“谁欺负你了?”
“以后谁再瞧不起你,你就报上我的名字。”
鬼迎门 通天帝国
凡世的初雪覆满了枝头。
“你不要来九重天光,若是有事找我,就派这只灵鸽过来。”
“记住了,千万不要直视伽诺神尊的眼睛。”
一载又一载,棠光仍然没有修成人形。
他庆幸着,她能无忧无虑地在六重天光上蹦跶,就是有时候她会调皮闯祸。
那次,她拔了塔缇神尊最宝贝的雪藕来吃,惹得塔缇神尊大怒。
“你下次再想吃藕,同我说便是,莫要再去拔塔缇神尊的雪藕了。”
她嗯嗯啊啊地答应。
“别再耍了,好好修炼,日后再有别的神尊打你,你至少逃得掉。”
那之后,他时常带着她一起修炼。
“光光,过来,坐我这里。”
“光光,枣树太高,你快下来。”
“光光,毕方神尊的葡萄熟了,走,带你摘葡萄去。”
“光光……”
就这样,过了三万余年。
直到封神庆那日,他被伽诺神尊的人支开,还有人看到,棠光被“他”带走了。
他去了伽诺神殿。
玄肆的三弟子子寅镇守在大殿门口:“红晔,你怎么来了——”
他直接越过子寅,往大殿中去。
“你先容我去通传一声。”子寅在后面追,“红晔!红晔!”
红晔是万相神尊的大弟子,除了二十八位神尊之外,便以他为尊,法术也是极其高强,子寅根本拦不住他。
也不知道是什么事,但这样擅闯神殿是要受罚的,子寅和红晔私交不错,救场说:“神尊,红晔他有急事求见。”
大殿之上有一段台阶,玄肆正高坐在台阶上面的椅子上。
他放下手里的竹简:“你先出去。”
子寅退下了,走之前不放心地看了红晔几眼。
红晔站在台阶下面,也不行礼:“你方才幻成我的样子,想要干什么?”
玄肆走下台阶,一双慧眼犀利强势:“你在质问我?你以什么身份质问我?”
背影
红晔是绣蓝焰的神君,玄肆是红焰神尊,而天光上的神位等级森严。
玄肆走近了,看着他的眼睛:“怪不得我看不到你历劫的过往,原来也是在西丘。”
戎黎动情之后,便用法术遮了西丘。
那只猫竟招惹两位神。
红晔化出剑来,指着玄肆:“你对棠光做了什么?”
玄肆目光悠悠地掠过那把剑:“谁教你以下犯上的?你若是有不平,便让你师父来问我的罪,你还不够格。”
“那我够不够格?”
话音刚落,一束光刃劈向玄肆,他整个人被掀翻,撞在了大殿的石柱上。
是戎黎来了。
“咳咳咳……”玄肆吐出一口血,“不愧是天光上的战神。”他毫无反击之力,擦掉嘴角的血,笑着抬头,“就是不知道战神的骨熬不熬得过诛神业火。”
戎黎转瞬到了他面前:“你想要什么?审判神尊的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