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到
pps:三章的事情稍微压一压,小熊保证,肯定一章不少的还给大家。
正文:
“怎么突然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来自棒球王国杂志的记者大和田秋子,漂亮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浓浓的疑惑和不解。
她实在有些搞不明白,上一局表现那么好的泽村荣纯,怎么到了这一局,就跟活靶子一样,投球连续被人打出去。
这么一会工夫,他已经丢了两分。
之前青道高中棒球队花了多大力气,好不容易才把双方的分数,拉开到三分。
现在这么一折腾,他们之前的努力,似乎都已经白费了。
大家再度回到原来的起跑线上。
青道高中棒球队依旧领先一分,可也就一分而已。
以西邦高中棒球队的水准,就他们现在展现出来的战斗力,他们随时都有可能把分数追平,甚至反超。
一人出局,二垒有人。
无敌司机 白与黑o
打击轮到了西邦高中棒球队的第九棒。
青道高中棒球队那边的看台上,小伙伴们非常担忧,但又什么都没有说。
网上关于张寒不能投球的帖子,现在已经传得沸沸扬扬。
其中最靠谱的一个说法,也是青道高中没有否认的一个说法。
那就是。超过一百六十公里的光速球,对于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而言,负担实在太重了。
除非他们决心毁掉张寒,否则的话就不能让张寒,继续在投手丘上胡作非为下去。
虽然那样做,有可能让青道高中棒球队,迎来一个无比辉煌的黄金时代。
但这显然跟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教育理念是不符的。
他们不会因为眼前的利益,为了球队的成绩,就牺牲一个天才少年的未来。
这一点,大多数的球迷看到以后,都是非常信服的。
青道高中的教导主任,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隐晦地表达了这个意思。
当然,他重点还是为了宣传青道高中。但是在宣传青道的时候,也把他们的教育理念说了出来。
作为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铁杆支持者,张寒的粉丝。
在球队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们当然急切的希望,自己心目中的王牌,能够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
然后在球场上,上演力挽狂澜的好戏。
但他们心里,又非常清楚,他们不能勉强片冈监督和青道这么做。
哪怕是失败,他们也绝不愿意亲手毁掉张寒这样一个少年。
所以,球迷们都沉默了。
他们的沉默,也就预示着青道高中棒球队现在面对的危机,究竟大到了什么程度?
丹波光一郎,已经回到了休息区,再也没有机会重新上场。
青道高中棒球队剩下的投手,就只有泽村荣纯和川上两个人。
川上的投球,放在东京范围内,可能还有一定的威力。
在甲子园的赛场上,面对西邦高中棒球队这样的对手。
也不是他们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
实在是他们二年级的这个投手,能力恐怕达不到这场比赛的级别。
现在唯一的希望,似乎就是泽村荣纯。
这个一年级的小家伙,虽然在刚刚的比赛里,接连丢了两分。
但是他的投球,还是让人比较期待的。
这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毕竟除了期待泽村荣纯能够重新复活之外,青道现在好像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可以想。
这一幕,深深地刺激了看台上的一个少年。
“我好恨!”
听了降谷晓的话,神宫寺不明所以的问道。
“你恨什么?”
“如果我之前表现得更好一点,现在说不定已经留在休息区里,就可以代表球队上场投球了。”
降谷晓的身上,燃烧着斗志。
另一边,面对美女搭档的问题,富士夫解释道。
“其实不难理解。西邦高中棒球队之前肯定是做过功课的,所以很快就想出了对付泽村选手的办法。他们首先换了最大号的球棒,站位也比较靠前。只要碰到甜的球,就全力以赴地打出去。”
“就这么简单?”
大和田秋子,不敢置信的问道。
刚刚泽村表现那么神奇,西邦高中棒球队使用这么简单的套路,就解决了他?
她怎么这么不相信呢。
“没什么好惊讶的,泽村选手本身的投球实力,也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厉害。他之前的表现之所以那么好,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对手对他的实力并不了解。当对手开始了解他的实力,并且针对他的实力要做些什么的时候,他的弱点也就暴露出来了。”
“泽村有什么弱点?”
大和田秋子搞不懂。
“他平均的真实球速,还不到一百三十公里。这样的球速,对西邦高中棒球队的选手而言,本身就跟活靶子差不多。更不用说,他的控球也不是很好,虽说大部分都能投到内角。可偶尔,还是有中央方位的球出现。西邦高中现在瞄准的,就是这一点。”
他们做的义无反顾,效果也好的出奇。
不愧是全国最顶尖的豪门队伍!
相比之下,青道高中棒球队在很多方面是比较吃亏的。
不说别的,光是他们之前碰到稻城实业和大阪桐生两个劲敌,对青道高中棒球队,就是一个巨大的伤害。
那两场比赛,青道高中棒球队虽说都成为了最后的胜者。
但是为了拿下比赛的胜利,他们不可避免了暴露了很多秘密武器,这其中就包括替补投手泽村荣纯的投球。
如果,这是泽村第一场比赛。
哪怕不是第一场,只要泽村之前的表现,没有那么耀眼。
西邦高中棒球队就不可能了解他的特点,并针对他的弱点,做出这样的安排。
说不定现在的局面,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捕手位置上的御幸,比谁都清楚他们现在遇到的困难究竟是什么?
他抬头看了一眼休息区。
片冈监督冲着他微微点头,示意让他有所行动!
可是没有换人的举动。
“继续让这个小家伙投下去吗?”
御幸一也的心里,不是没有疑惑的。
不过既然监督这么安排了,那想必有监督的道理,他也就不想了。
先做好当前的事情比较好。
“请求暂停。”
御幸一也请求了暂停。
不仅几个内野手,上了投手丘,就连三个外野手,也围了上来。
他们八个选手,围成一个巨大的圆圈,将泽村荣纯牢牢的保护在中央。
御幸用手套捂着嘴巴,认真的打量着大口喘息的泽村荣纯。
这是泽村投的第二局。
可是看他的样子,就好像已经投了五六局一样。
“是不是感觉太累了,要不要休息?我可以跟监督说,现在就把你换下去,让川上上场。”
很简单的激将法。
围着泽村的那几个人,基本上都听出了御幸的意图。
这计谋用的太粗糙了。
如果监督真的打算换人,或者说监督认为这个时候,真的可以换人。
早就已经换人了,哪里还会拖延到现在?
现在换川上,青道高中棒球队不等于是举白旗投降吗?
但泽村显然不这么想。
这个小家伙当真了,一脸担忧的看着御幸。
“不要!我还行!!”
“光说可没用,要拿出实际行动来。就你之前那些球,都已经被对手给研究透了。”
“我可以的。”
泽村简单的脑子里,也想不出具体的方法。
不过他倔强的不愿意让出投手丘。
张寒若有所思地看了固执的泽村一眼。
如果是自己,面对像泽村荣纯这样的情况,还愿意继续坚持吗?
恐怕不行。
张寒是非常要脸面的一个人,同时又是非常务实的一个人。
如果他发现自己的投球被对手完全克制,自己想不出解决对方的办法,球队里又有其他选择。
张寒应该会让贤的。
他不是不知道争夺机会,而是为了顾全大局。
在张寒的价值观里,这么做没有任何问题。
泽村显然跟他不一样。
哪怕已经被打的很惨,哪怕球队里还有其他的选择,他也固执的,不愿意让出这个位置。
泽村,降谷晓,就连被片冈监督认为懦弱的丹波光一郎。
似乎都有这样的一面。
他们对于投手丘,有着超乎常人想象的执念。
相比之下,张寒在这一方面,根本就没有那么纠结。
“虽然我很喜欢当投手的感觉,但说不好,我恐还怕真没当投手的觉悟。”
这种舍我其谁的气质,真的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拥有的。
“想点实际的吧,现在应该怎么解决?”
小胡子学长气呼呼地问道。
看起来,他对泽村荣纯刚刚的投球,十分不满。
泽村荣纯下意识的缩了一下脖子。他对小胡子学长,还是比较畏惧的。
可即便是这样,泽村荣纯也没有退缩,他依旧固执地盯着御幸。
那意思很清楚,他要继续投下去。
“变速球已经被他们看穿了,怪癖球也不起作用。这样吧,我们换一种战斗方法。还记得克里斯学长,教你的四缝线直球吗?”
“记得。可是那样的直球……”
泽村也有自己的想法。
他认为那样的直球,根本就解决不了西邦高中棒球队的选手。
不然的话,之前他就用这种球来战斗了。
他的怪癖球都被人家硬生生地扫了出去,更不用说普通的直球了。
泽村荣纯,一点信心都没有。
“现在光靠你一个人的力量,想要解决这些对手已经不可能了。不过,他们咬死了等球进入手边再挥棒,这对我们而言,倒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其他人看到的都是绝望,御幸一也看到的,却是机会。
这大概就是顶级捕手,才能有的天赋吧。
“至于说球被打出去之后,就要拜托你们了。”
御幸一也对其他人说道。
“没问题!”
“放心吧!”
“本来也没有打算,把球队的胜败,都寄托在一年级的小鬼身上。”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野手们,信心十足地回答道。
他们这么说,除了表达决心以外,也是为了安抚泽村荣纯。
这个小家伙要是把球队的胜败都背在他自己一个人身上,没准球还没投出去,他自己就先崩溃了。
这可是关系到甲子园的晋级!
能不能进入四强,甚至能不能够称霸全国,全看这一把了。
泽村荣纯,又怎么可能不紧张?
听了学长们的话,泽村荣纯的脸色,明显轻松了不少。
就在大家准备各自回到自己位置的时候,张寒认真的看了泽村一眼,说道。
“放心投吧,真有什么事情,还有我呢。”
不管泽村丢多少分,只要他们能够把分数抢回来,就能牢牢占据现在的优势。
张寒想要把这个意思传递给泽村。
没想到人家泽村荣纯,一点都不领情。
“我不会给你上投手丘机会的,学长。”
这家伙竟然把张寒当竞争对手了。
总裁的契约新娘 云追月
“好,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张寒也没有解释,反而头也不回地跑到了外野。
比赛重新开始。
泽村荣纯先是深呼吸了好几次,然后大吼道。
“我会让他们不断把球打出去的,身后就拜托大家了!”
一般他喊这句话的时候,小伙伴们也会跟着随声附和,表达决心。
但是这一次,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所有小伙伴,都懵了。
他们实在有些搞不懂,这家伙又发什么疯?刚刚上场的时候,不是已经说过一次了吗?
现在再说一次,目的是什么?
小伙伴们,谁也没有想清楚。
他们这一愣神的工夫,泽村荣纯已经把手里的棒球投出来了。
不仅小伙伴们愣了,西邦高中棒球队的第九棒,刚刚同样没有反应过来。
以至于泽村都把球投出来了,那家伙还在想,泽村为什么要喊第二次?
结果眼睁睁的看着棒球飞过来,钻进了御幸一也的手套。
“啪!”
“好球!!”
可惜!
西邦高中棒球队第九棒的打者,心里懊恼得不得了。
莫名其妙的就丢掉了一个好球数,这让他怎么可能甘心?
他也不着急离开,就这么继续等着。
然后……
白色的棒球再度飞了出来,相比第一球,这一球的位置,刁钻了不少。
打者却眼睁睁的看着棒球飞过来,没有反应。
刚刚第一球那么甜的都放过了,现在这么刁钻的一球,他又怎么能够出手?
还不如等一等,有好打的球出来就打,没有好打的球就先打飞到界外。
总之继续纠缠就对了。
泽村荣纯的球速,连130公里都不到。
如果忽略掉他那种奇葩的投球姿势,光是泽村的球速,简直跟活靶子差不了多少。
现在西邦高中棒球队已经逐渐适应了那种姿势,或者干脆把球当成135公里左右的球来打。
很多原本禁锢他们的东西,也就跟着消失了。
他们现在完全可以,正常打击。
站在西邦高中棒球队的角度上,这个时候泽村荣纯带给他们的威胁,不说微乎其微,也差不了多少。
他们完全可以想怎么摆布,就怎么摆布。
以至于面对稍微刁钻的球,他们都不愿意出手了。
两好球,接下来是第三球。
来吧!
御幸一也蹲下身子,拉开架势。
泽村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然后……
泽村荣纯的手套就好像墙壁一样推了出去,紧接着身体,也跟着动了起来。
克里斯之前教导他的话,不停的回荡在他的脑海中。
直球,最重要的就是一个干净。四缝线直球,最重要的就是一个稳。
不需要使用太大的力气,只需要将全身的力量,协调起来,全都压在投球的两根手指上,然后把球勾出去。
“嗖!”
白色的小球,呼啸而出。
面对这样的一球,西邦高中棒球队的第九棒,却非常沉着。
哪怕站在他的角度上看,这一球的速度,非常惊人。
但他心里清楚,这只是他的错觉而已,对方真实的球速,还没有到一百三十公里。
平均的话,也就一百二十五公里左右。
这种蜗牛爬一般的球,他们压根没有必要提前准备。
完全可以等球飞过来的时候看清楚,到手边再挥棒。
就像现在这样。
白色的棒球,来了!
西邦高中棒球队的第九棒打者,眼睛里闪烁着野心。
等球进入手边,他果断出手。
结果……
棒球“咻”的一声从打者眼前飞过,他的球棒却刚刚才挥出去。
连根毛都没有碰到。
“啪!”
“好球!”
“三振出局!!!”
看台上,那些原本已经不抱希望的青道高中棒球队支持者们,就好像在溺水的绝境中,有人给他们送上了一个小木船儿。
一下子看到希望。
“嗷!!!”
“泽村!!!”
“你是最棒的!!”
球迷们心里也有疑惑,为什么之前那个看起来随时都要崩溃的少年。
那个投出球,每一球都被打出来的少年。
突然间又行了?
他们搞不懂其中的缘由,但是没关系。
名流保镖
他们对于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本身也不感兴趣。
他们感兴趣的是,这种情况出现了。
这也就证明,之后的比赛,不会像他们之前想象中那么悲观。
三振出局!
一下子把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士气,给重新提振起来。
西邦高中棒球队那个酒槽鼻子大监督,危险的眯着眼睛。
这个情况,非常的出乎他们之前的预料。
出乎他们之前的预料,也就意味着超出想象的巨大风险。
“刚刚的投球,似乎有些不一样。”
他抬头看了一眼巨大的电子显示器。
上面清楚的显示着泽村荣纯这一球的速度。
133KM!
对于那些快速球投手而言,这样的直球球速,简直不值一提。
但是对于泽村荣纯来说,那就不一样了。
这种球速证明,他真实的球速,整整提升了一个档次。
难怪之前西邦高中棒球队的第九棒,会来不及挥棒。
对方的球速,是真的变快了。
这样一来,西邦高中棒球队再也没有办法像之前那样,每个打者都等球进入手边再挥棒。
两人出局,二垒有人。
接下来站上打击区的,是西邦高中棒球队这场比赛的第一棒。
也是他们球队的灵魂打者,佐野修造。
这已经是佐野修造第四次站上打击区。
比赛刚刚第六局而已。
从这一点也能看得出来,西邦高中棒球队今天这场比赛的打击,表现得有多么凶悍。
他们跟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打,总共也就拿下了五支安打而已。
现在面对青道,第六局还没有结束呢,他们就已经拿下了十支安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