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炮灰修真指南
人多,有时未必便是势众。
就好比大胡子,这一回便碰上了狠茬子,威胁的话才刚刚落下,就直接被打了脸。
“这手,的确不怎么硬,轻轻一扯就没了。”
苏虹活这么久,唯独让他吃过憋屈的同辈也就一个张依依而已,更别说这种区区杂碎怎么可能轮得到在他面前嚣张。
大胡子根本没来得及反应,便见苏虹已经近在眼前,扯住了自己的右手。
“住……”
住手两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完,大胡子的右手便直接被苏虹给扯了下来抛到一旁,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完了,快跑!”
见状,其他人瞬间什么都顾不上,立马一窝蜂飞快跑开远离满身是血的大胡子,生怕被什么沾上一般,甚至不少人直接连滚带爬的把自己整个人拼命埋进废墟里,只剩下小半个脑袋上顶着一双眼睛惶恐不安地看着天空。
“这里头的界兽见血便来吃人,你们快离他远一些躲起来!”
与此同时,有人远远喊话提醒还不知情的苏虹与张依依几人。
果然,在听完那人的话后,天空之中顿时黑了一块像是被什么给笼罩住,转眼间至少十几头体型庞大还会飞的界兽朝着他们这边飞来,片刻的功夫就到了眼前。
极品空间 烂笔小秀才
会飞的界兽,那当然不是张依依之前在废墟海外那片沙漠中看到了低阶界兽,至少已经是开了灵智的中高阶界兽,不论是个头还是实力明显不在同一层次,没看到人家没有翅膀也照样飞得无比顺溜吗?
苏虹早被瑛一把抓着退开,瞬间便远离了早缺了条胳膊满身是血的大胡子。
但也就是这么个功夫,伴随着一声惨叫声音,大胡子被领头的那只界兽俯冲下来一爪子抓了去,随后在半空中便被附近几只界兽一并三两下撕成块直接抢食掉了。
鬼伴
连带着大胡子之苏虹扯下扔到地上的那条胳膊,也被界兽塞了牙缝。
但光是这么一点血食哪里满足得了这么多头界兽,下一刻,身上多少染了一些大胡子鲜血的苏虹,自然而然也成为了它们的目标,以及与苏虹站得极近的瑛还有张依依、鬼王同样如此。
这么近的距离跑是来不及了,毕竟这里头对他们这些修士的压制比着废墟海外更加严重厉害,但对界兽特别是这种开了灵智的界兽却是额外优待,瞧瞧人家那飞过来的速度,这会儿功夫他们几人怎么跑也跑不赢。
但闻着血腥味来的这些界兽不好好吃上一顿肉食是不可能轻易退走,这一点来得久的外来修士通通知道,而张依依等人虽然之前并不知道,可如今显然也猜到了。
“滚!”
不退反进,眼见着苏虹与瑛就要被空中冲下的界兽包围住,张依依直接抬手便是一拳轰了过去。
碎星拳此时此刻自然没办法发挥出来,但哪怕是被压制到筑基境下的神,那也是神,还是曾肉体成圣的彪悍体修。
不过这一拳,张依依也没有完全使出全力。
如今他们在废墟海中,一些潜在规则没有搞清之清,她也不会随全杀死这些界兽,否则谁知道直接杀死这里头的界兽会不会有什么别的来自废墟海或者废墟鸟的惩罚。
但张依依这一拳同样威力不俗,不仅一下子将那些包围过来的界兽通通打散开来,更主要的是这其中的杀意以及明显还未完全施展开来的威力很快让界兽生出了忌惮之意。
十几头界兽已然退远了些,但并没有立马飞走,这会儿功夫依然停在半空紧紧盯着张依依几人,似乎有所忌惮,但却又不那甘心就这般离开。
“给他们每头一点儿有灵气的东西当好处,再威胁一番,它们差不多就能走了,但千万别杀死任何一头!”
就在这里,有人突然传音提醒张依依。
而张依依听到这传音后,想都没想便直接采信,抬手便拍了拍身上的储物袋,一下子拿了十几株蕴灵草出来,朝天空抛去。
“见好就收,都散了吧,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张依依的不客气那是真的不客气,空中那十几头界兽可没谁敢当张依依只是在说狠话。
越是兽类便越是对危险有着本能的感应,张依依的境界能够被界之废墟压制,但神威却无法掩盖,知道招惹不起,又各自抢了一株灵力丰厚精纯的蕴灵草后,这些界兽倒也没什么纠结之处,很快转身便飞走了。
于是乎,在其他人眼里,本以为会必死无疑的几人,就这般好端端的化险为夷,一伙连界兽都敢打,都敢威胁,而且还顺利威胁走的修士,任人家再是新人,一时间却也无人敢轻易再来招惹。
是以,界兽走后,那些熟门熟路将自个埋在废墟保命躲过一劫的修士们通通爬了出来各自快速散开,退到他们觉得离张依依等人足够安全之处后便又继续着他们挖掘废墟的活计,就好像刚刚什么事都没有过一般。
透视村医也疯狂 一路平趟
至于最开始与大胡子一起过来的那群修士,更是直接跑得不见影子,生怕被张依依等人回过头来找他们麻烦。
“就这样白白放过他们,不抓几个回来审审?”
鬼王见张依依与苏虹似乎都没有揪着之前的事不放的打算,多少觉得有些遗憾:“就算这里头不好见血,但只要不见血不就成了?”
虽说那大胡子早就尸骨全无,但他们这些人平日里其实也就是在张依依面前不显得凶残,貌似还很好说话,但实际上修到他们这样的程度,谁还没有几个脾气不是。
“没必要,那么麻烦。”
张依依却是直接打消了鬼王的提议,抬眼看向了前方道:“有自己人,就没必要再费那心思了。”
“自己人?”
慕 少 的 心尖 萌 妻
顺着张依依目光的方向,几人同样也看到了一名正朝着他们这边走来的青年修士。
除了洛启衡以外,他们怎么不知道这里还有什么自己人呢?
但显然,即使是从来没见过洛启衡的瑛与鬼王,也不会误认为那个正朝他们走来的青年修士会是他们此行要找的目标洛启衡。
毕竟依依早给他们看过她幻化出来的洛启衡的画像,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完全不是一回事,况且真是洛启衡的话,依依也不至于还这般镇定淡然。
淡然吗?
其实不尽如此,张依依此时心情可没有几名同伴所看到所以为的那般淡定,毕竟在这种鬼地方碰上下界熟人,还是自己当初手把手挑进宗门,选入内一峰的晚辈,可想而知又怎么可能真的淡然无所谓。
“弟子黄峰拜见张师叔,师叔圣安!”
黄峰很快走到了张依依面前,直接便跪了下来,激动不已地朝着张依依行了大礼。
从师叔飞升之后,黄峰便再也没见过张师叔,原本以为要等到自己将来飞升上界之后才能再见到师叔,却是不曾想竟然在界之废墟里头提前碰到了早就已经飞升的张师叔。
张依依虽只是黄峰的师叔,可对于黄峰而言,重要性并不比师尊少,所以最开始发现今日被扔进废墟海的新人竟是张师叔之后,黄峰既惊异又担心,但更多的还是再次见到师叔的那喜悦之情。
只可惜变故来得太快,快到他根本来不及提前阻止大胡子等人的挑衅,也来不及告诉张师叔这里头的种种禁忌之事。
好在师叔始终是师叔,哪怕进了这里的人无论身份、境界有多高都将一视可仁的被压制到筑基以下,但却仍然难不到师叔。
“起来吧,几百年没见,没想到在这界之废墟里头咱们师侄两个提前见上面了。”
张依依直接伸手亲自将黄峰扶起,对这孩子她也是视若徒弟一般,毕竟当年可是她亲自代大师兄收下的孩子,也曾带在身边亲自教导过。
“这是,你在下界宗门的师侄?”
苏虹觉得这也太巧了些,没想到张依依跑到界之废墟这种破地方竟然也能碰上下界宗门晚辈,而且看上去关系还是极其亲近,这种运气估计也就是张依依有了。
“没错,这可是我嫡亲的师侄,当年我亲自替我家大师兄择徒收下的孩子。”
张依依拉着黄峰一一将他介绍苏虹等人,并让孩子一一拜见,直接都以师伯称之。
既是她嫡亲的子侄后辈,苏虹几人当然也更是另眼相看,本能的亲近了几分,若不是现在修为压制得厉害,稍微高级些的储物空间都没法打开的话,身为与黄峰嫡亲师叔关系极好的他们,那肯定是少不得一份贵重的见面礼。
“好孩子,快快免礼,现在情况特殊,这见面礼就先欠着,等日后再双倍补上。”
鬼王倒是越看越觉得黄峰合他眼缘,而且瞧着便知道张依依这位师侄同样不是普通之人,再联想到云仙宗内一峰那一脉的变态,却也不得不承认人家这收徒弟择人的眼光与高标准的确非同一般。
“本尊亦是。”
苏虹没有多说,但四个字却是表明了自己与鬼王相似的态度,自然也是对黄峰的一种肯定。
倒是一旁的瑛,盯着黄峰看了半天,却是压根没提见面礼一事,关注点一如既往的别具一格:“黄峰,你成亲有道侣了吗?”
听到这话,莫名耳熟的苏虹身子都有些微僵,而张依依却是暗道了声不好,她这好师侄恐怕是被儿狼盯上了。
只可惜黄峰根本不知道瑛的企图,虽觉得头一回见面就被师叔的朋友问起这种问题有些奇怪,但出于对长辈的尊敬,却自是如实回话说是没有。
“那你有喜欢的人吗?”
瑛一听眼睛都亮了几分,连忙又追了一问。
洪荒天道
“也没有。”
黄峰更觉怪异,回答的同时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家师叔,总觉得这气氛似乎更加诡异起来。
“那……”
瑛带着喜气洋洋的话直接被张依依无情打断。
“那些事以后再说,黄峰你先给我们讲讲这废墟海里的基本情况,免得我们瞎子摸象一般什么都不情况,不小心间又做出什么危险举动来。”
张依依悄悄瞪了瑛一眼,虽然她并不反对老牛吃嫩草,也不介意什么辈分不辈分的,但好歹你也别急成这般吧。
她家师侄可不是那么热情奔放的人,瑛是一见钟情了,可那也得考虑一下她家师侄有没有这个意思才行。
毕竟黄峰不是苏虹,哪里见过才见一面就被人求嫁的场面,苏虹脸皮厚成不成都无所谓没影响,她家师侄可还是个孩子,别把人给吓着了。
“就是就是,先说正事,其他的急个啥。”
鬼王忍住笑,直接把还想说话的瑛给拉得离黄峰远上一些,当初瑛才见苏虹时的情形可是不能再在这里继续下去。
没看到张依依一脸护崽的模样吗,自家师侄到底不同于苏虹,瑛想老牛吃嫩草,恐怕还得先过依依这一关才行。
“这里有没有什么说话方便些的地方?”
张依依见瑛总算没再打算直接表白,一颗心松了松,继续朝黄峰说道:“我们不像他们一样干活,一直聚在一起说话有没有问题?”
“无妨,一时半会不会有什么事。师叔,还有几位师伯请随我来,咱们换个地方慢慢细说。”
黄峰很快将几人领到了平日里自己晚上休息落脚的一处地方,这是他用从废墟海里挖出来的一些东西搭建而成的简陋居所,上面还有他修补并加强的阵法防御,安全性还算可以。
只看这处临时居所,张依依便知道自家师侄进入界之废墟时日绝对不短,而这一路过来,他们还看到了中途偶尔有人特意跑过来与师侄打招呼,态度极是恭敬,由此可见自家师侄在这里头混得还算不错。
“师叔,您怎么也进这里来了?据我所知,界之废墟一向只从下界三千大小世界强行拉人进入才对,不可能有那能耐还能算计得到仙界。”
临时居所虽简陋,但关上门谈话倒还算安全,并不担心被人偷听窥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