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这个刺客有毛病
此时在方别的眼中,正有那个白衣的少女扛着剑走在今川义元的车驾之旁,步履轻健。
在这一众军士之中,只有她显得鹤立鸡群,除了只有她一个女性之外,更因为她的神态和气质。
在经历了漫长的行军大多数人都因为崎岖的道路与炎热的天气感到苦不堪言的时候,只有她能够走出来郊游的气质。
即使相隔甚远,方别还是第一眼就认出来了她究竟是谁。
当然,除了商九歌还有其他人吗?
“这个世界上有两个商九歌吗?”方别忍不住开口说道。
“很明显是没有的。”颜玉在一旁回答道。
这个问题瞬间就变成了是不是这个世界的某一个角落有着另一个我这样的神奇事件。
“那么为什么乖乖在神州养猪的商九歌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方别抿着嘴唇有点无奈地问道:“并且非但出现在了这里,甚至说还在今川义元的行阵之中。”
“你还记得吗?”颜玉看着方别:“织田信长说今川义元肯定在身边招揽有剑术超群的剑圣作为自己的贴身守卫。”
“我当然还记得,不过问题是商九歌她是东瀛人吗?”方别苦笑着说道。
“但是你就说她的剑术算不算剑圣吧。”颜玉看着方别说道。
对于这个问题,连方别都有些哑口无言。
是的,商九歌的剑术放到东瀛算不算剑圣吧。
这个问题由于过于简单根本就不用回答。
事实上,也就是神州这边只有书圣画圣之类的称号,而从来没有人敢自称或者被别人成为剑圣,就像是白浅这样的剑术大家,也从来没有被冠以剑圣的名号。
否则商九歌早就有中原剑圣的外号了。
不过问题又来了。
你好好一个中原的商九歌,怎么就跑到东瀛来当剑圣了?
你也太不谦虚了吧。
“我去问问她。”方别轻声开口说道。
“你怎么去问?”颜玉问道。
是啊,怎么去问,现在商九歌正在百万军中,难不成你要表演取上将人头如探囊取物?
“你就看着吧。”方别笑了笑,在树梢上轻轻一跃,便向着今川义元的行伍中荡去。
对于他们这个级别的轻功高手而言,在这样地形复杂的场地进行侦查斥候工作,简直是有些杀鸡焉用牛刀的感觉。
但是反过来说,这把牛刀杀起鸡来,也是格外好用。
而商九歌依旧走在今川义元的车驾旁边,对她而言,这一路上的艰辛根本就不算什么,并且对于这个有些大腹便便的东瀛人而言,其实商九歌对她还颇有好感,因为在检验过商九歌的剑术之后,他问清了商九歌的来意,并且询问她有没有兴趣在自己的帐下效力,在被商九歌拒绝之后他也并没有丝毫生气,而是告诉商九歌自己即将前往尾张国,到那个时候只要商九歌跟随他的大军,那么找到他想找的人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农媳当家:将军宠妻无度
除此之外,这些时间少女也享受到了很好的招待,最起码说吃的方面就从来没有短缺过少女。
所以即使是出于感激的情绪在里面,商九歌也感觉充当一下这个今川义元的保镖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而正在这个时候,突然在树林中有一小块石头向着商九歌打了过来。
少女侧头,石头从她的左侧飞过。
说时迟,那时快,瞬间又有三块石头呈品字形向着商九歌飞了过来,这些石头不大,也就拇指大小,速度倒是挺快的,但是也没有快到足够摘花飞叶即可伤人的地步,顶多让人受伤罢了。
唯一值得称道的,就是这些飞石不可思议的准度。
苍雪落尽莫相昔
少女目光一皱,瞬间拔剑,绯红色的剑刃在空中舞成游蛇,那品字形的三块石头瞬间被商九歌在空中切得粉碎。
不过商九歌这一切,周围人就发现不对了,毕竟没有人会凭空拿出刀刃来挥舞。
一时间各种声音嘈杂起来,而在商九歌身边负责翻译的雨田则看向少女:“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嗯。”商九歌嗯了一声,然后淡淡说道:“有虫子,所以我把虫子砍下来了。”
这样说着,商九歌弯腰,捡起来一只方才被商九歌顺手击中切开黑色天牛给雨田看。
这样一来,周围人才长舒一口气,行军方才继续。
而商九歌则看着雨田,继续说道:“我肚子有些不舒服,希望去方便一下,可以吗?”
原本这种隐私的事情是不用告诉雨田的,不过商九歌为了向对方强调一下她还会回来的,所以特意向雨田打报告。
而对于这种人有三急的事情,就算是在行军途中,也很难真的置之不理,或者说告诉对方再急行军二十里地到前方的营地就可以方便,这就有点欺负人了。
当然,事实上行军途中大多数人如果想要小解的话,可以就干脆身子一侧,解开裤腰带就在道旁解决,但偏偏商九歌又是这支军队几乎唯一一个女子。
雨田瞬间露出了踌躇的神色,随即笑了笑:“如果姑娘需要方便的话,可以自行去山林中解决,不过需要注意安全,姑娘的脚速很快,就算掉队了我想也可以很快跟上。”
“那就多谢了。”商九歌向着对方轻轻笑了一下,然后纵身一跃,整个人瞬间就腾空而起,然后跃进了山林之中。
不过对于这位“剑圣”的惊人剑技以及武艺,周围的人包括雨田在内都已经见怪不怪,相反,能够轻易拉拢这样一位有着非凡造诣的高人加入自己,这才是真正值得高兴乃至于欣喜的事情。
而商九歌这边,在跳上树梢,几个起落之后,很快就找到了在一旁树杈上等待自己的方别。
“方别,你果然在这里。”商九歌看着方别,并没有露出怎么高兴的神情,而是认真看着对方:“薛铃说你失忆了,现在看来你不是好好的?”
毕竟失忆的方别和正常的方别完全就是两个方别这件事情几乎是人都可以猜出来。
“清净琉璃方的副作用。”方别指了指脑袋说道:“当然,失忆对我来说也不完全是坏事。”
“还有。”少年看着商九歌继续说道:“你怎么跑到今川义元那里去了?”
“他说会带我来尾张。”商九歌看着方别说道。
“是的,他确实带你来尾张了。”方别叹了口气说道:“是薛铃让你来找我的吗?”
“是的。”商九歌点了点头:“她说你们这里比较缺乏人手,让我过来帮帮忙。”
“她分明是嫌弃你才把你打发到这里的好吧。”方别忍不住吐槽道。
“哪有!”商九歌用力分辨:“主要是我在汴梁那边真的很无聊,哪里都不能去,所以才想来东瀛这边玩的。”
“所以说暴露了真实的目的?”方别听着商九歌的分辨,无可奈何地说道:“你就是想来玩的对不对。”
“想来玩不对吗?”商九歌看着方别问道。
是的,想玩有什么不对,少女瞬间理直气壮起来。
但是方别并没有理会商九歌的理直气壮,他叹了口气,看着商九歌:“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卷进了大麻烦里面。”
“什么大麻烦?”商九歌看着方别,有些天真烂漫地懵懂问道。
商九歌似乎理解了一切,但事实上什么都没有理解。
“你知道今川义元派出来这么多的军士来尾张国究竟是要做什么的?”方别问道。
“派出来这么多军士来尾张国,肯定不是来郊游的对吧。”商九歌看着方别如是说道。
少女果然理解了这一切,当然对于商九歌而言,这一切和郊游也没有什么区别。
“当然不是来郊游的。”方别叹了口气说道:“他是打算征服尾张国,消灭织田信长。”
“这不是好事情吗?”商九歌看着方别:“我听身边的人说,东瀛为什么这么乱,主要就是因为大名太多了。”
“不容易,你居然能够意识到东瀛的大名有点多这件事情,真是长进了。”方别看着商九歌有些欣慰地说道。
“问题是,大家都不希望被消灭的人是自己。”
“所以说。”商九歌看着方别:“你难道说在为织田信长做事?”
“那我是不是应该说一句,是你小子把鬼子引到这里来的?”方别不动声色地玩起了梗。
“什么?”商九歌没有听懂这个梗。
毕竟这个时代,鬼子这个称呼其实并没有很常用。
倭寇什么的要好用多了。
“说错了,毕竟真实情况是鬼子把你引到这里来了。”少年叹了口气说道:“总之,简而言之,总而言之,我接下来说的话,你不能对今川义元那边的任何一个人说起。”
“什么话?”商九歌看着方别,想了想:“难道说织田信长打算在这里伏击今川义元?”
不得不说,有时候商九歌还真的是很聪明。
虽然说这层意思经过方别这番提示,已经是呼之欲出了。
“是的。”既然商九歌猜到了,那么方别也就不隐瞒了。
“织田信长打算在这里全歼今川义元的全部军队,而我则负责在这里等到战役结果分明之后,取下今川义元的首级。”
“我不能让你这样做。”商九歌毫不犹豫地说道。
“为什么?”方别居然没有很意外。
因为商九歌说出来什么话都不要太意外。
“因为我答应过会保护今川义元的。”商九歌看着方别说道。
“交易?委托?还是承诺?”方别看着商九歌问道。
看起来没有区别,事实上这三个还是有所区别的。
所谓交易,就是各取所需,今川义元给商九歌利益,商九歌答应保护。
而委托,则是有人出报酬邀请商九歌来对今川义元进行保护。
而承诺,则是商九歌自己保证,会保护今川义元的安全。
并且不需要任何的酬劳。
因为承诺本身就是不求回报的。
“嗯。”商九歌看着方别:“承诺。”
少女当然会毫不犹豫地许下这样的承诺,因为在商九歌看来,今川义元怎么看都算是个好人吧。
他给自己地方住,给自己好吃的东西吃,还带自己来找方别。
你别说,他一带自己来就找到了,这样的人难道还不是大大的好人吗?
“真不愧是你。”方别叹了口气。
“你的意思是,如果当我要杀今川义元的时候,你还会来阻止我吗?”方别看着商九歌说道。
商九歌想了想,认真点了点头:“我听说你变得很厉害,但是究竟有多厉害,我还没有体验过。”
“所以,我会尽力尝试一下。”
方别看着商九歌:“所以你就不怕我会杀了你吗?”
“搞不好我能把你反杀了?”商九歌自信满满地说道:“其实一路走来,我感觉自己的剑又有精进。”
方别看着商九歌。
这个家伙是不说瞎话的。
她说自己的剑法又有长进,那么可能真的有所长进。
要知道商九歌自己也会清净世界,再加上她的超绝剑法,真的是那种只有她站在对面你才能够知道她的压迫力的这种可怕的存在。
“所以你打算咱俩双双来东瀛,只有一个能够活着回去?”方别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商九歌:“你知不知道我答应过商离会照顾你的,然后我就把你的骨灰给商离带回去?”
“你信不信商离会当场和我拼命?”
“这个确实有可能。”商九歌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然后点了点头:“所以你不要杀今川义元好不好。”
“事情很复杂,没有办法给你讲通。”方别叹了口气。
如果说商九歌这次来东瀛遇到的是织田信长,那么织田信长的手腕肯定能够把商九歌吃得死死的,但是偏偏这次她来先遇到的是今川义元。
怎么说呢,有些时候先入为主就是这样令人感到厌烦。
“今川义元必须死?”商九歌则没有理会那些复杂的事情,直接问向了方别最重要的问题。
方别点了点头:“嗯。”
商九歌想了想,看着方别:“不死可不可以?我答应过要保护他的。”
事情到这里,就比较难缠了。
“看来我真得给商离送骨灰了。”方别看着商九歌幽幽说道。
当然——理解还是能够理解的,但是有时候你面对商九歌这种讲道理的人,真的没有太好的办法。
PS:之前有评论提到了大阪城的问题,事实上这就是随手拍脑袋想出来的地点,当然,也不算完全拍脑袋,我姑且还是看了下东瀛的地图的。
关于这些历史细节的问题,我本来就没有打算写正统的战国文,东瀛这部分其实只打算写一个桶狭间,然后就可以看织田信长开挂了。
简单来说,如果有任何历史地点上的错误,还请诸位读者保函,因为这本身就不是严格的历史文,不过相对于神州的古代人物我都选择了讳名,东瀛的我则是可以放心地用一些历史人物,因为这是暂时审核没有涉及到的领域,这样好处就是增强了代入感,但是缺点就是会造成一些违和,比如说提前几十年出现的大阪城中的今川义元这样的事情。
顺便说一下,接下来就会出现主角导致的蝴蝶效应,所以各位更了解战国历史的读者,就当做玩笑来看就行了,毕竟这一卷本身就没有打算写多长。
(上述的内容都不收钱的,请大家放心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