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此时的珊瑚心中五味杂陈,情绪无比复杂。
她永远都无法忘记,柳柒柒离开之际,那冷漠而空虚的眼神。
只是对视了一眼,她就已经满头大汗,浑身汗毛竖起。
那一刻的柳柒柒不似一个人,反而更像一柄剑,一柄锋锐无匹,足以捅破苍穹的绝世神剑。
会死!
珊瑚的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这样一个念头。
因而,眼睁睁地看着柳柒柒飘然而去,她却生不起半点阻拦的念头,在内心深处,甚至还隐隐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我为什么没有留下柳师姐?
难道她还真的会杀我么?
面对南宫灵与冷无霜略带惊讶的眼神,珊瑚的内心忽然被懊恼填满,眼眶中泛起了丝丝水雾。
南宫灵是何等伶俐之人,自然不会问出“你为何不阻拦她”这样的话来。
“这个傻丫头。”
回想起这些日子以来,性情日渐淡漠的柳柒柒,她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
“怎么办?”冷无霜想了想道,“要不我去将她追回来?”
“我去罢,她这是心病。”南宫灵摇了摇头,“除了师父,恐怕也只有我能劝得动她。”
“可是你的伤……”冷无霜目光扫过她光洁小腿上的淤青,颇为担忧地说道。
“服用了钟文的丹药,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南宫灵微微一笑,“况且我心中也有了一些猜测,找到柒柒,应该花不了多少时日。”
“大、大师姐。”珊瑚擦了擦眼眶中的泪水,大声说道,“我和你同去!”
南宫灵微微一愣,瞥见珊瑚脸上的坚毅之色,恍然大悟,并不加以劝阻,只是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说道:“你也是个傻丫头!”
“灵姑娘,我这还有些跌打膏药,你赶紧在腿上敷一些罢。”
“清风阁”早已被开阳砸得一团糟乱,乔二娘好容易才从横七竖八的柜子里翻出一个青灰色小罐,慌慌张张地递到南宫灵跟前。
“多谢二娘。”南宫灵也不客气,顺手接过罐子,取了一些土黄色的膏药便朝着小腿抹去,口中吩咐道,“劳烦师叔回山知会师父一声,就说灵儿与珊瑚要外出几日,待寻到了柒柒,自会一同归来。”
“大师姐!”珊瑚眨巴着大眼睛,惊喜地望着南宫灵。
她深知自己的修为太弱,即便与南宫灵同行,也不过是个累赘,起不了多少作用,之所以要去寻找柳柒柒,大半是为了弥补心中的愧疚。
却不料南宫灵竟然一口答应,丝毫没有嫌弃的意思。
“好。”冷无霜对于南宫灵的能耐极为放心,爽快地颔首道,“你们自己小心些。”
话音未落,她的娇躯便化作一道白光,瞬间消失在二女眼前。
“事不宜迟,趁着柒柒还未走远,咱们赶紧出发。”南宫灵对着珊瑚回眸一笑,随即拉着她的臂膀,左足在地面上轻轻一点。
二女的身形登时腾空而起,直奔西北方向而去,渐行渐远,很快就消失在视野之外。
……
还真是完全变了模样啊!
眼前的仇府显得极为陌生,与仇天龙印象中的“家”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时隔二十年再次回到这里,他只觉心中百味杂陈,感慨万千。
仇风、仇雷、仇云和仇雨这四大家将紧紧跟随在他身后,目光炯炯,身姿挺拔,显得威武不凡。
被仇必学引入府中,仇天龙行了片刻,终于来到主院的祭祖堂前。
血溅
柯 清泉
映入眼帘的,是一名身穿宽大白袍的中年男子,白皙的脸蛋,长长的山羊胡须,以及那严重发福的身躯,令此人看上去略显滑稽。
“洪尊者!”看见这名白袍男子,仇必学不觉吃了一惊,“您怎么会在这里?”
“此次仇家遭遇大难,陛下深感担忧。”被称作“洪尊者”的发福男子缓缓说道,“特命老夫前来探望一番,看看贵府有没有定下新任家主的人选。”
“陛下厚爱,我仇家真不知该如何感激才是!”仇必学眼中的感动,不似作伪,“好教洪尊者知晓,小老儿身边这位,正是咱们新选出来的家主仇天龙。”
“仇天龙……”洪天官口中轻声重复着这三个字,只觉隐隐有些耳熟。
“他是谁?”仇天龙扫视了洪尊者一眼,冷冷地问道。
“天龙,这位洪天官大人乃是皇帝陛下麾下的护国灵尊之一。”仇必学介绍道,“洪大人代表陛下前来,你身为家主,切不可失了礼数。”
“仇长老,你们选出来的新家主,莫非就是那位曾经被赶出国境,落草为寇的仇天龙?”洪天官皱了皱眉头。
“这……”仇必学面色一僵,支支吾吾道,“洪大人,天龙乃是前任家主仇天爵胞弟,修为精深,颇具人望,虽然先前有些误会,如今却已与家族尽释前嫌,正是接替家主之位的最佳人选。”
“仇长老,仇家毕竟还挂着四大家族的名头。”洪天官连连摇头,“若是让人知晓仇家家主曾经当过马匪,你可曾考虑过,对于咱们伏龙帝国会造成何等恶劣的影响?”
“这……”仇必学被洪天官怼得无言以对,脸上不禁流露出迟疑之色。
“三族叔。”
仇天龙依旧以“三族叔”相称,众人却无法从他的言语中听出丝毫对于“族叔”的敬重之意,“既然你们请我仇天龙回来当家主,那么接下来我会宣布一些重要的事情,这位洪大人并非仇家之人,不宜旁听,麻烦将他请出去罢。”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没有料到他被赶出仇家二十年,好容易才重回家族,屁股还没坐热,居然就开始挑衅皇帝陛下派来的使者。
“区区一个自甘堕落之人,竟敢对护国灵尊不敬。”洪天官冷笑一声道,“仇长老,看来仇家是不打算在帝都混下去了,莫要忘了,若非陛下出面,你们早就被萧无恨灭门了。”
“洪、洪大人,都是误会,天龙绝没有对您不敬的意思……”
仇必学心中一惊,刚要出言缓和气氛,却听仇天龙语气强硬地打断道:“三族叔,你没听清家主的话么?那我就再说一遍,麻烦让这个胖子滚出去。”
“胖子”二字一出,现场的空气登时凝结如冰,一股暴怒之气自洪天官身上疯涌而出,瞬间将仇家诸人笼罩在内。
修为稍弱之人早已“扑通扑通”倒了一地,而仇必学等天轮长老在洪天官的威压之下,亦是面色惨然,摇摇欲坠。
“你叫我什么?”洪天官的声音无比森冷,令人不寒而栗。
“死胖子,识相的赶紧滚!”仇天龙咧嘴一笑,“否则我不介意把你扔出去。”
“你可以试试!”洪天官嘴角微微上扬,眼中闪过一丝残忍之色,“莫要以为拥有灵尊修为,就可以与洪某抗衡,灵尊和灵尊之间,也有三六九等之分。”
选择他来担任家主,果然是个错误么?
仇必学眼见仇天龙与洪天官发生冲突,只觉头疼不已,对于将这位二爷请回来坐镇家族,早已是万分后悔。
然而,到此地步,他却也不敢贸然违背承诺,废除仇天龙的家主之位。
毕竟,此时的仇家,已经无法承受任何一位灵尊的怒火,即便是曾经的仇家弃徒。
“不过是皇帝的一条走狗罢了。”仇天龙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之色,“既然不听劝,那就把命留下吧!”
说罢,他的身躯缓缓漂浮起来,一股磅礴的灵尊气势瞬间弥散开来,原本压在仇家诸人身上的气势,登时被抵消了不少,仇必学只觉浑身一松,瞬间恢复了行动能力。
“很好,倒要见识见识这一任仇家家主的实力。”洪天官双足点地,肥硕的身躯同样跃上高空,与仇天龙遥相对峙,“是不是配得上这四大家族族长的位置。”
“果然蠢得像猪一样。”仇天龙眼中的不屑之意更浓,“谁说要和你一对一较量?杀了他!”
他在对谁说话?
洪天官微微一愣,却见原本位于仇天龙身后的四名壮汉纷纷腾空而起,身上无不散发出惊天威势。
四人与仇天龙分站五角,将洪天官围在中心,五道灵尊气势交织在一起,狠狠罩在这名护国灵尊身上,几乎要将他肥硕的身躯挤成肉沫。
五个灵尊!
怎么可能!
望着悬立空中的五道身影,洪天官面色剧变,瞳孔扩张,眼中再也没有了先前的从容和自信。
他的实力在伏龙帝国护国灵尊之中位列榜首,若是单打独斗,自信可以压制仇天龙一头。
然而,想要以一敌五,对于洪天官来说,无疑是白日做梦,天方夜谭。
“三爷爷,仇天龙……家主竟然掌握着这样强大的力量?”一名仇氏子弟兴奋道,“五个灵尊,咱们仇家岂不是要强过皇族?”
“是啊是啊,坐拥五大灵尊,伏龙帝国之中,还有哪个势力能与咱们抗衡?”另一名仇氏门人也表现出了极度的热忱。
仇必学却是万分惊愕,紧紧瞪视着上方的仇天龙五人,脸上没有半分喜悦之色。
“仇天龙,肆意攻击护国灵尊。”洪天官颇有些色厉内荏的感觉,“你这是打算造反么?”
“造反?不不不。”仇天龙嘿嘿笑道,“我只是不喜欢胖子,想要教训教训你罢了!”
攝影 屍
说罢,他右手轻轻一招,仇风仇雷等人齐齐挥舞兵刃,各展绝学,对着洪天官狠狠杀了过去,天空之中霎时间被绚丽的灵光笼罩,令下方诸人难以看清。
“噗!”
以一敌四之下,洪天官登时左支右绌,狼狈不堪,交手片刻就被仇云斩出的灵刃击中背心,口中喷出一道血箭,面色白得如同纸片,整个人瞬间萎靡了下来。
“什么护国灵尊,嘴上说得厉害,却也不过如此。”仇天龙冷笑一声,脚下迈出一步,出现在洪天官跟前,右手高高举起,猛地击出一拳。
我家夫君妻管严
灵力汇聚成一个黑色的巨大鬼脸,面容狰狞,怒吼咆哮着向前疾扑而去。
本就身处窘境的洪天官哪里还有余力抵挡,被这威猛绝伦的一击打在右脸,脸颊高高肿起,口中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肥硕的身躯狠狠向下坠落,竟然将院子里的一颗大树撞为两截。
这就是超越了黄金品级的灵技么?
主上的恩赐,果然不同凡响!
感受着钟文赐予的《疯魔拳法》所蕴含的恐怖威势,仇天龙只觉振奋不已。
“仇天龙,你、你好胆,竟敢冒犯护国灵尊…噗…”
洪天官勉强爬起身来,颤巍巍地指着上空的仇天龙,待要喝骂两句,忽觉喉咙一甜,忍不住再次吐出一口老血。
“我就冒犯你了。”仇天龙脸上露出冷酷的笑容,“你又能怎么样?”
言语间,他又一次缓缓举起右手,身前浮现出一个巨大的黑色鬼脸,洪天官只觉一股恐怖的气势扑面而来,心底深处不自觉地涌起一股颤栗之感。
“你会后悔的!”
洪天官咬紧牙关,一字一句地说道。
一股怪异的气息忽然自他体内疯涌而出,下一刻,这位护国灵尊肥硕的身躯竟然化作一道虚影,快如闪电,迅如疾风,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冲天而起,很快就消失在仇天龙等人的视线之外。
这是……秘法?
仇天龙眼神一凛,只觉洪天官所施展出来的秘法,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时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二爷,要不要追?”仇风恭请示道。
“不必了。”仇天龙犹豫片刻,缓缓摇了摇头,“区区一个死胖子,勿须在意。”
“是。”仇风等人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随即纷纷收起兵刃,缓缓飘落在地。
“家、家主。”望着空中威风凛凛,犹如天神一般的仇天龙,仇必学声音颤抖着问道,“护国灵尊被打伤,陛下定会记恨咱们仇家,不知接下来您有何打算?”
在五大灵尊的无敌神威面前,仇必学再也不敢摆出长辈的姿态,对于仇天龙的称呼,也在不知不觉间由“天龙”变成了“家主”,由“你”变成了“您”。
“怕什么?”仇天龙满不在乎地笑道,“皇帝若是不满意,尽管让他来找我便是!”
“咱们毕竟身处伏龙帝国,若是将陛下得罪得太狠……”仇必学兀自担忧道。
“家主到底是你,还是我?”仇天龙狠狠瞪了他一眼,厉声喝道,“若是再敢啰嗦半句,信不信我摘了你的脑袋?”
仇必学没料到会在大庭广众之下,遭到仇天龙不留情面的怒叱,一张老脸登时涨得通红,右手紧紧攥成拳头,却还是强自忍耐着,不敢出言顶撞。
“你们这些人也都给我听好了。”仇天龙的目光扫过下方一众仇家之人,眼中射出犀利的光芒,嗓音冷如寒冰,“不管先前你们有什么小心思,既然请我坐了这家主之位,从今往后,仇家的任何事物,都由我说了算,谁若敢道半个‘不’字,下场就如同这块石头。”
话音未落,他猛地抽出背后巨刃,对着下方大院狠狠劈了上去,伴随着“轰”的一道巨响,院子里的一座假山被他恐怖的灵技劈得四分五裂,轰然倒塌。
在场诸人之中,对仇天龙有所不满的并不在少数,原本有不少人打算在他上任家主之后阳奉阴违,暗地里使些绊子。
诡墓环局 地狱鬼将
然而,见识到这等神威,以及仇天龙身后那虎视眈眈的四大灵尊,所有人皆是面如土色,噤若寒蝉,竟是无人敢说半个“不”字。
仇必学的视线与仇天龙对视在一起,望着对方残酷而冰冷的眼神,他的心渐渐沉入谷底。
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这一刻,仇必学忽然意识到,将仇天龙请回家族,或许是他这辈子犯下的最大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