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奋斗在沙俄
德米特里.米柳亭心中一惊,因为他真没有想到罗斯托夫采夫伯爵会将老阿德勒贝格的危险等级排得这么高,因为乌瓦罗夫的地位和危险程度他是清楚的。
乌瓦罗夫那真心是保守派的精神导师和领袖,可以说是俄罗斯保守势力的代表和标志,他有多危险根本不用多说。而现在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竟然告诉他,老阿德勒贝格竟然只比乌瓦罗夫稍差那么一点点,这可能吗?
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看出了德米特里的疑惑,耐心地解释道:“别看他只不过是个副宫廷事务大臣,但是他的能量可不小。借着身份的便利,他活跃于陛下身边,对宫廷内外的消息了如指掌,无论什么事情都别想瞒过他的耳目!”
“在宫廷当中有数不清的想要攀龙附凤的女人依附他讨好他,愿意充当他的探子,可以说一丁点风吹草动都不要想瞒过他。而且这个老狐狸还特别善于拉关系,以前陛下和皇后都喜欢他,皇后甚至拿他当知己。”
“这就意味着他对陛下和皇后同时拥有莫大的影响力,他一句话就能坏了我们辛苦谋划的大事。更关键的是,这个人的政治倾向特别保守,他和乌瓦罗夫一样发自内心地讨厌变革,所以他绝不可能站到我们这边来!”
经过罗斯托夫采夫伯爵一番介绍,德米特里对老阿德勒贝格有了更充分的了解,当这个老狐狸的真面目完全暴露时,德米特里也认为他确实需要重点关注!
但是德米特里也不是完全赞同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的分析,因为他也不是没有在冬宫混过,尤其是在亚历山大皇储那边,他跟老狐狸以及小阿德勒贝格的接触更多,他觉得这父子两更像是那种八面玲珑的角色,只要他们觉得事不可为,那也不会死扛到底。
“可能他们确实如你所说!”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笑了,“所以我这不是正在努力地让他们开始觉得事不可为么!”
绯闻前妻:总裁离婚请签字 糖糖糖衣
德米特里顿时一愣,他这才反应过来罗斯托夫采夫伯爵为什么一定要切断这对狐狸父子最后的后路了。只有断掉他们所依赖的皇后,那么到了关键时刻,再也没有皇后可以依靠的他们就不得不多掂量一下,再也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让他们做事必须更加谨慎小心,这将极大的降低他们坏事的能力。
想通了这一点,德米特里不得不承认罗斯托夫采夫伯爵不愧是老谋深算,他已经将所有的关键点和关键人物都算得清清楚楚,将一切可能存在的漏洞和问题都提前补好或者预留了应对措施,如果这样还不能成功,连德米特里都觉得那是天亡俄罗斯天亡改革派了。
他由衷地赞叹了一句:“您是我见过的最睿智的人!我相信一切都已经尽在您的掌控当中了!”
只不过罗斯托夫采夫伯爵完全没有德米特里的乐观,他淡然地摇了摇头道:“不,我的朋友,有几个人是我也没办法掌控的,这也是我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小心的原因所在。”
德米特里又好奇了,因为他觉得罗斯托夫采夫伯爵已经算是高深莫测了,像他这么高明的人都完全无法掌控的人物,那是什么样的妖怪啊!
当然,他更好奇的是这些小怪都是谁。
“陛下,乌瓦罗夫,嗯,以及一位小朋友……”
德米特里愣了,因为这三个人中的两个他都熟悉,如果说那位乌瓦罗夫也算得上高深莫测的话,那陛下似乎差得远好不好?他感觉尼古拉一世一举一动所有的思维都被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算得死死的,这难道都不算掌控了吗?
恶少的致命魅妻 茹初
“一般情况下是的,”罗斯托夫采夫伯爵很是平静地回答道,“但是陛下这个人存在这意外的情况!”
【意外情况?】
德米特里愈发地感兴趣了,他想知道尼古拉一世究竟有什么特殊的意外情况。
罗斯托夫采夫伯爵像是在回忆,又像是在思考,半晌他才回答道:“一般情况下我确实能把握陛下的思维脉络,知道他会怎么思考怎么选择以及怎么抉择……但他这个人个性很特殊,一旦触及到了他的某些底线,他将变得不可捉摸,他的所有选择甚至是思维方式都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那时候的他……怎么说呢?就不是原来的他了,将变成一个怪物,歇斯底里、神经质、完全不受控制!”
德米特里惊呆了,因为他想不到尼古拉一世竟然还有这样不为人知的一面,他饶有兴趣地问道:“这种情况多吗?”
罗斯托夫采夫伯爵苦笑了一声:“不多,实际上我也只碰上过两次,一次是1825年,另一次是1831年!”
1825年发生了什么德米特里很清楚,他认为罗斯托夫采夫伯爵指的是十二月党人的起义,那一次尼古拉一世的表现确实有点出人意料,不管是异乎寻常的坚定果断还是铁血,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种印象完全不同于他以往的面目。
但是1831年他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大事,那一年尼古拉一世有什么不同寻常吗?反正德米特里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而更让他郁闷的是罗斯托夫采夫伯爵似乎陷入了回忆当中,根本就没有跟他解释的意思,良久之后他陡然惊醒过来,才又道:
“至于乌瓦罗夫么!这个家伙完全是个变态,从思维方式到行动力都完全不是个正常人,我认为他是个精神病人,而我完全没办法掌控一个疯子,那是不可能的对么?”
德米特里也是一阵苦笑,因为他真没有想到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竟然说乌瓦罗夫是个疯子,这实在是……好吧,真让人意外。
绝色阎罗是夫君 清烟飘渺的心
沉默了片刻,见罗斯托夫采夫伯爵完全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德米特里又问道:“对了吗,您刚才还说有一位小朋友您完全没办法掌控,请问这位先生是谁?我认识吗?”
罗斯托夫采夫伯爵摇了摇头道:“他的情况比较特殊,还需要再看看,另外您当然认识,就算不认识未来您也一定会记住他的,他肯定能给您留下深刻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