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小說推薦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祖列欣本能地觉得有诈,因为这根本不是刚才顽抗自己部队时的表现。但此时已无暇多想,炮兵部队正在按部就班地摆开阵列。
这回对面的人民军不跑了,祖列欣又有些侥幸。只要大炮架起来,不管对方有什么计谋,也不管他们采用什么防守方法,在绝对的火力面前都是渣。背后是亚洲骑兵师的主力部队,远远的两侧都已经派出骑兵去侦察了,辽阔的大地上基本上一览无遗,打自己的埋伏是有相当难度的。
夕阳的余辉斜照在哥萨克炮兵的阵地上,在寒冷的季节,即使在阳光下,仍然没有一丝暖意。“今天晚上一定要在买卖城避寒,这鬼天气,真让人受不了。”祖列欣扯紧了大衣,望着不远处低矮的买卖城,不无遐思地想。阳光的余晖洒在他的脸上,让他有些恍惚,好一会才适应。
城头上慢慢抬起几个烟囱,在这种萧瑟的寒风中让人有家的感觉,打了好一会仗,该吃白饭了。不过,烟囱应该早就竖在那里才对,为什么还会动、而且是向着自己这里?列祖欣忽然神情一凛,“不好!”
他的反应很快,他的声音甚至比远方剧烈的呼啸声还早了几秒,不过火光更快。在他还没有作出下一步命令时,爆炸声已经响了。
三枚炮弹几乎同时落地,其中一枚落到布好的骑炮阵列里,把两门炮掀了起来。四溅的碎石从祖列欣脸颊边穿过,风声甚是犀利,扫在脸上比寒风刮过还疼些。
不过祖列欣没时间感受这些,他已经声嘶力竭地大喊起来:“快把大炮推开!”
不用考虑,他知道自己犯下了大错了。敌人以大胜而退,自然有其道理。他光顾着提防伏兵,却在不经意间被一步步带到人民军炮兵提前设好的炮火覆盖区。刚才第一轮的试射便如此精准,其后的杀伤力将是惊人的。尽管他是骑兵,却对大炮有着相当的研究。
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但是要想在仓促之间移动一门已经固定好了的大炮又谈何容易?
由于沈阳兵工厂的不懈努力,特别是吸收了西方先进的液压机械复合制退机构技术,人民军的火炮射速可以轻易地达到每分钟10发。几乎在祖列欣下达命令的同时,又三发炮弹呼啸着飞来,专门攻击白匪军的骑炮阵地。这一次精度奇准,不但破坏了三门大炮,更可恶的是将十几名拼命护炮的炮兵打得千疮百孔。
没有炮手的大炮就是一堆废铁,可是没有了大炮的炮手也是废人一个。在犀利的火炮威胁下,炮手们开始躲避了,他们有的趴在地上,有的甚至远远地离开炮群。祖列欣虽然很想架起大炮对攻,可是一时无法召集到足够的人力,另外他也知道对方的大炮远在自己的射程之外。虽然蒙古地处内陆,他还是有望洋兴叹之感。
买卖城低矮的城墙上,李杜架起望远镜观察炮击效果。为了这次炮击,李杜可是动足了脑筋。
所有城外的防线,最终一定守不住的,因为人数太少,这个结果他早就知道。防守城外的壕沟代价太大,反不如拒城而守有优势得多。凭城中这些横七竖八的坑道和足以抵挡子弹的城墙、房屋,敌人的骑兵部队完全发挥不出战力,而他的步兵则可以发挥巷战的优势。
只是亚洲骑兵师携带的骑兵炮是巨大的威胁。想象一下,21门大炮对着方圆不到四里的小城猛攻,尽管其威力比步兵炮小很多,但土墙木门绝对抵挡不了;敌人如果无差别轰炸,巷战的优势也荡然无存。
所以必须设法打掉他们的炮兵部队,于是有了高福源的诱敌之战。
盛唐夜唱 波波
先用迫击炮的火力让敌人明白,不使用大炮将无法顺利攻到买卖城下,然后且战且退,步步为营。为了抵销火力的弱势,敌人一定会设法架设大炮,这时候,坑道的作用便体现出来了。
其实挖掘坑道时,李杜已经赌了一把。他故意在挖掘各处的坑道时在中间留有一块很窄很浅的通道,这样敌人为了省时省力,极可能会优先从这里经过。然后根据惯性思维,敌人一定会选择一条相对笔直的通道向前推进,要知道架设大炮时可都是需要用人工来做的。
预设敌人大炮通行的路上相对平坦一些,这样一来,敌人炮兵运动的轨迹便大致清晰了。等到高福源退到既定的防线后,为了攻克这道防线,敌人炮兵一定会老老实实架设阵位。
这个阵位已经被提前替敌人选好了,当然也是买卖城炮兵分队测量好了的。为了此战,炮兵分队做足了功课,足足有两百发炮弹摆在旁边,那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只要打垮了敌人的炮阵,骑兵再行走如风,也只是风一般刮过而已。在机枪、迫击炮甚至大炮组成的火力网面前,在一步一个坑的买卖城内,他们与靶子基本没什么分别。
计谋得逞了。
东淏大陆之巅峰世界
近百发炮弹倾泄到骑兵师的炮兵阵地上,几乎把它打烂掉。就在这三五分钟里,强大的亚洲骑兵师所属的炮骑兵连武器加炮手都灰飞烟灭了。不但如此,炮火还波及到为它们护卫及协助布阵的极为有限的步兵,他们一起倒在血泊中。
就是旁边的骑兵们也有被流弹击的情况,不过人民军的大炮主要是针对其炮阵,所以这些被株连的人,只能说是运气太差了。不该啊!
祖列欣心在滴血,这些重武器可不好弄啊。他们的武器,大都是延续旧俄国军队当时的,在苏维埃变天之后,因为战乱,导致不但红军补给成为问题,在远东部分的白军因为交通被切断的原因,完全断绝了武器的增援。他们的大恩主日本,自身的经济和工业条件也不是非常的好,所以能得到的补充也极为有限。
特别是作为重武器的骑兵炮,日本人自己装备都不多,所以就不用奢望他们了。这样一来,打一个少一个,现在,曾经伴随他们几年的这支重武器就算彻底和他们告别了。从此,亚洲骑兵师就成为真正的“骑兵师”了,这种变化让祖列欣悲痛万分。一个疑问也在心中隐隐浮现:“他们的大炮为什么打得那么准!?”
不容多想。温甘伦男爵出于对自己的信任,把这么一支重要的力量交给自己,却被自己玩砸了!看着人民军火炮仍然在断续发出的火焰,祖列欣做出了一个决定。
既然骑兵下马战斗力大打折扣,是不是可以采用大迂回的方式发挥一下骑兵机动的优势?虽然道路条件并不好,虽然人民军用战壕、石堆和土块做出了许多障碍,但是沿城三面,总还是有些地方能够发挥骑兵长处的。现在没有了火炮,再进行慢腾腾的步兵冲锋只会伤亡更多的人。
妖孽王妃之废材七小姐
“骑兵部队全线压上!他们打烂了我们的炮兵,但是我们仍然有战无不胜的哥萨克骑兵!冲进买卖城,炸毁他们的大炮,把这些中国人赶进色格愣河中去!”激愤之下的祖列欣做出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直接把他的精锐“草原之鹰”骑兵团带进死亡之地里。
环城三面,约有五里路,都是相对宽阔的平地。祖列欣站在一处高岗上放眼望去觉得使用骑兵的条件还说得过去,这才有了这道命令。可是他远观是一回事,身处一线的白匪骑兵所感受的又是一回事。
全面冲锋的命令虽然下达了,但是大家的速度却仍然跑不起来,不是因为别的,是作为骑兵看到乱石丛挡在前面本能的寻找更合适的路。
横七竖八的沟渠确实有一些适合骑兵走的地方,但是当几百上千人一齐从某个缺口挤进去时,祖列欣预想中的奔腾局面却没有发生。在人挤人马挨马的不利地形中,骑兵们本能地一个一个勒紧马缰,不由得放慢了脚步。在高岗上望时,就是几堆人马在进行不规则的队列接力。这种速度,只能说是比徒步稍快一点。
这就是我的骑兵么?祖列欣声厮力竭地大喊:“分散开来,不要吝惜马匹,你们这些笨蛋是要吸引他们的大炮么!”
社会录
也许是他的话提醒了远处的炮手们,也许是指挥官们的心有灵犀,李杜已经注意到白匪军骑兵的这种无意识的破绽。或许,这个场景正是他乐意看到的。他果断地命令炮兵们把砸向敌人残炮的炮弹向挤成一团的骑兵们抛过去。
首发两炮稍微偏了,只炸伤了两个零星的骑手。毕竟,这是突发状况,炮手们还需要进行校射。不像之前瞄准白匪军炮阵,是事先经过多次计算才成功的。
不过这也要不了多长时间,随着一阵训练有素的大喊,瞄准诸单元重新完成坐标计算,一枚6.3公斤的榴|弹炮弹便呼啸着向人群飞过去,从马群里钻进去砸到地上,头部钻进泥里,就那样直直地竖着,仿佛一座丰碑。
人群在瞬间死一样沉寂,这突如其来的一个铁家伙把大家的心都拧紧了。在下一刻,所有在场的人都不约而同地在心里涌起一个字:“跑!”
但为时已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