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
小說推薦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身为勇者被魔王俘虏了该怎么办
“其实我倒是很好奇,你来到这个地方,和他们讲了这么多事情到底是有什么样子的目的?”
就在别西卜从医疗营地的方向走出来,朝着街道外面走去的时候。
刚才那将他带到这个地方来的‘居民’却是来到了他旁边,就像是和他有着不错的关系似的这样子颇有几分好奇的发出了询问。
“目的?”
别西卜看了看他一眼,嘴角一扬说道。
重生 小 地主
“如果说这可以当做是你带我过来的条件的话,我倒是可以将目的说出来,以此来抵消掉我要为你做的一件事情。”
是的。
别西卜被对方带过来,也是因为答应了对方会满足对方一个不过分的要求。
魂师 远方天空
至于他为什么会答应对方这个样子,当然也是因为察觉到了眼前这个家伙的与众不同。
是的,这个家伙体内的魔力流动和寻常人就有所不同,而且就连他也没有办法能够探查到对方的状态栏,对方的状态栏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所遮掩住了似的,让他对这个神秘的‘居民’产生了好奇。
“啊…哈哈哈,先生您可真是够幽默的…….”
那家伙干笑了两声,看着别西卜那一副带着一丝调侃的表情,不由得挠了挠头发。
“既然先生您不愿意说的话,我也不能够强求你告诉我嘛。”
“说吧,你到底有什么请求,如果说是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的话,我可以帮你去做到。”
别西卜看着他,脸上调侃的表情渐渐褪去,逐渐的被那一副认真的神情所取代。
他知道,这个家伙肯定也能够察觉到自己的不同,他能够答应自己替自己带路并且提出那个要求也肯定是有着这个家伙自己的想法,而现在他到是很好奇这个家伙的想法到底是什么。
“在此之前我们先相互认识一下吧。”
那个家伙笑着,同时朝着别西卜伸出了自己的手。
“我叫做阿斯特。”名为阿斯特的青年看着别西卜,脸上带着笑意。
“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先生你,如果说一直这样子称呼你为先生的话,听上去未免也就有些太过生分了。”
别西卜眉头一皱,这个名字他并不熟悉,不过既然对方都说出了自己的名字,那自己也没有什么好瞒着对方的,不过只是说自己的名字而已这对他来说倒也没什么大不了。
“别西卜吗?”
这个叫做阿斯特的家伙似乎很有几分自来熟的属性,在听完别西卜说出自己的名字之后很是自觉的拍拍对方的肩膀。
“那以后我就叫你别西卜了。”
他一脸爽朗的说道,似乎根本就不在意别西卜会不会对此有什么意见。
不过幸好,对于对方直接称呼自己名字的这件事情,别西卜倒也的确是没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反正他自己也是随意惯了只要对方不是瞎称呼自己,那么自己基本上也都是能够勉强接受得了的。
只不过……
“你还是先说说你的想法吧,这么大费周章,看样子你的那个要求也应该一点儿都不简单。”
“的确不简单。”
都市 透視 眼
阿斯特很是直白的肯定了别西卜的看法。
同时,他在这个时候也和对方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要求。“我希望你能够将教会所一直供奉的一个东西,偷…哦不应该是带出来。”
“…你刚才明明有说偷的吧…有的吧,肯定有的吧?”
别西卜不是聋子,对方刚才那说漏嘴的字很清楚的落尽了的他的耳朵里面。
然而阿斯特却是一点儿都不在意的眨巴眨巴眼睛,同时别过头去。
“拿了之后用一会儿又要还回去的东西,这怎么能够称之为偷走呢?”
“虽然你说得有道理,这好像确实不是偷,但是严格上来说这应该算得上是非法盗用了吧?”
确实。
关键盗用的还是人家教会所供奉的东西,这东西不管怎么看都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事物,别说是拿去用一段时间了,恐怕只是被人碰一会儿,他估计教会里面的那群家伙都要当场掏出武器来和他们打上一场。
“所以…你就说答不答应吧……”
阿斯特似乎已经放弃了劝说,很是直白的这样子对别西卜说道。
如果说是平时,别西卜肯定会把他当成脑子有问题的家伙,留下一句‘有病得治’然后就会直接离开,只不过如果说是现在的话,因为一开始对方给自己带来了一种很是与众不同的感觉,所以他潜意识的产生了一种能够相信对方的感受。
哪怕这只是一个潜意识的想法,但是当它冒出来之后,也足以影响到别西卜做出的决定。
当然,在这之前……
“想要我帮你拿东西可以。”
风火玄魔 心雨星云
别西卜看着他,很是平静的说道。
“不过我希望你能够将这个东西的由来过去,以及你这个家伙想要拿着个东西来做些什么,包括你的身份究竟是谁这所有的一切都告诉给我。”别西卜顿了顿,随后有些冷淡的说道。
“如果说你不答应的话,那这件事儿也就免谈了。”
要是不说的话,在不了解对方的身份,仅凭自己感觉的情况之下别西卜可无法对对方完全信服,尤其是这种‘借用’人家教会供奉的东西的这种事情。
他可不想因为被人欺骗而导致这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合作关系破碎掉,要不然的话,只能够在背地里做些什么的他可不觉得自己能够带的动这群自己要是不做些什么的话,只会老老实实墨守成规的守在家里什么都不会做的‘队友’。
到那时候洛美亚城如何和他没有啥关系,最主要的是他担心自己的试炼能不能够通过,要是没有办法能够通过的话,那可就真是令人头疼不已了。
虽说不知道别西卜为什么对这个事情这么执着,但他都这个样子说了,阿斯特也清楚,要是自己不作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来的话,恐怕对方可就真的不会帮助自己去达成那个目的了。
我的母老虎
而要是仅凭他一个人…..
算了吧,他可不认为凭借自己现在的实力能够不被人所发现的带走那个东西。
尤其是在不暴露自己身份的情况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