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成星望为了解决机壳的铸造缺陷,卷了一床被子,直接住进天宇公司的铸件车间里。
对于成星望这样做,老婆先是不支持的。
“星望啊。你这是干吗呢?放着那边好好的副总不做,跑回来,做这种活。”老婆很是心疼。
因为,身为成星望的女人,知道铸造车间里是个什么样的环境。如果不知道什么叫环境脏乱差,去做铸造的工厂,或者车间里,看看,就明白了。
那里的环境,条件再好的工厂,对于铸造这一块,环境也不会好到哪里。
说难听些,同垃圾场差不多。
虽然是车间,却难以找到一块干净的地方。
老婆心疼,不管事啊。成星望的脾气,就是倔。他认定了的事,就得去做。
这并不是他的思想境界多么的高大上。
可以说,成星望这样做,一个是对铸造有一种特别的感情,还有,就是掺杂了对远峰的认可。
自从在远峰手下当工段长开始,凡是远峰说的事,他不折不扣地执行。即便远峰说的是错了,他可不管对还是错,执行就是了。
对天宇公司之前的机壳进行剖解后,成星望发现两种问题。
出在造型时,用的材料中有过多的水分,还有大量发气物质。
显然,这就是采购造型沙时,没有把好质量关。
或许是采购员外行;
或许是有意人为,以次充好。
高价采购,谋取私利。这在一些企业里,是见怪不怪的事。也可以说是公开的秘密。
这样的机壳品质,属于这个工艺的先天不足。在造型砂强度不够的情况下,再加上操作不当,例如浇注速度过快,肯定会出现细微的气孔砂眼。
听了成星望的汇报后,远峰让秦光荣跟踪这个事。
成星望把这个问题的症结找到后,秦光荣问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成星望这就看了秦光荣一眼。
在成星望看来,秦光荣要么就是对他不了解,要么就是废话。
是啊。成星望做管理,可能不怎么在行。可在铸造技术上,可是有专攻的。何况,还被当时的厂里送到工业大学进修过。
哦。对了,这个事,就发生在远峰当铸造分厂的厂长时。名额,是远峰向厂里争取到的。
秦光荣既然问了,成星望必须回答啊。不管怎么说,秦光荣现在是天宇公司这边的总负责人。
之前,叫联络员。
这样的称呼,有点那个吧。主要是因为怕引起天宇职工的反感。
可以说成是一个过渡性称呼。
成星望解释,“这一种,可以修补,但代价有些大。”
秦光荣这就仔细看了,能够在机壳剖解部分看见砂眼。
对于铸造,秦光荣是个外行。他学的是机械工艺。
成星望对另一件机壳剖解件,做了解说。
秦光荣这就看见了,这个机壳上,有一条细小肉眼不容易看见的狭长分列。
“这种先天不足的缺陷,不允许修补。是因为即使修补,可能导致裂纹无限扩展。”成星望又做了解释。
秦光荣问:“这是怎么形成的?”
“这种细长裂纹,就是浇注前的开设不当。这与木模工的技术水平有很大关系。”
“有解决的办法了吗?”
“木模工很重要。”
成星望打算从远程公司铸造分厂借木模工。
他没有通过远峰,而是自己直接找了铸造分厂的厂长,也就是成星望的继任者。
现任铸造分厂的厂长叫梅全。
要是依梅全早先在配件三分厂当副厂长那个时候的德性,肯定不会借成星望指名要的木模工。
这是一个七级木模工,而且是木模工段长。
那个时候,梅全是邢仕朋的副手,也是郑晓海圈子里的人。
一生能有多少爱 黑牧师
现在,梅全很识相。他知道成星望是远峰安排到天宇公司挑大梁的人。即使分厂也很忙,离不开这样的尖端人才,但还是放手了。
当成星望以私下里关系借人时,梅全很爽快。
“行,没问题。你想用孙师傅,用多长时间,都可以。天宇那边的事,就是我们大家的事。”
成星望像是找梅全借人上了瘾。
因为,天宇那边的铸造工,留在当地没有外出打工的,没几个。打听过了,这几个人的技术不行。
只好向远程公司的铸造分厂再借人。
成星望又找梅全借了几个炉前工。
百元新娘火辣辣
有了这几个成星望熟悉的炉前工,心里就有底了。因为,要解决的问题,需要把浇注件的温度提高,还有在浇注的时间上,要有所控制。借来的这几个人,在这方面,有经验。
对于成星望把被子卷来,睡到了铸造车间里,秦光荣可是说了他,这样不行,会冻坏身子。
远峰知道后,也做了说服。就是不要在车间里住。
成星望笑笑,回应的都是同样一句话。
“很快就能搞出来。成功了,我就回家去。”
对于成星望的脾气,远峰再熟悉不过。
远峰在远程公司铸造分厂当厂长时,成星望是他手下的工段长。那时,只要生产任务紧,成星望会白天在车间,夜里还会中班。累了,冬天里,就是一件军黄棉大衣,裹了身子,在哪个拐角上打个盹。至于春夏秋,就更好对付了。
领导们关心,老婆就更是关心了。
到了吃饭时间,那几个炉前工去吃食堂。成星望却没有。
他等老婆送饭来。
这可是冬天啊。而且,两个公司之间的路程不近。骑自行车,要半个多小时。
成星望说:“不要再送了。天气这样的冷。”
看着老婆被冻红了的脸,成星望挺心疼的。
老婆却误解了成星望说的话。
“没事的。把饭菜放在保温瓶里。”
“我是说你来回跑,很冷的。”
“没事。我不怕冷。”
“我也可以吃食堂的。他们都去食堂吃饭的。”
“我做的饭菜,不比食堂大师傅做的差。”
“那是。老婆的手艺。”成星望也就嘻嘻了。
……
施乔阳经远峰说服,回到天宇公司。
原天宇公司技术部五个技术人员,加上鼎力双发公司的三个技术人员,这就组合成一个技术部。施乔阳当部长。
远峰已经和施乔阳单独谈过话,这个技术部,只是施乔阳暂时负责。之后的工作,会有调整。
杀手穿越:将军府六小姐
远峰没有把话说明白。
但施乔阳心里清楚,这个项目拿下后,远峰肯定是要用他了。
无功受禄,不是施乔阳的为人。
他这就憋着一股子劲,要把这个项目做到远峰满意。
之前,天宇牌柴油机,开始时,因为生产厂家少,即便质量上有问题,他们的产品也就不愁销路。
后来,类似的生产厂家多起来,他们生产的产品,因为质量问题,就被市场冷眼了。
只这是天宇公司停产的一个原因。
另一个原因,管理上的不力。
也不能说不力。只能说解鹏的私心太重,只想着怎么从公司捞油水。
远峰听取了老厂长甘北山的建议,又听取了施乔阳的意见,这就有了一个方案。
之前,天宇牌的机型,问题出在机身铸造质量上,使用后容易震裂。
还有,就是废气排放上超标。
再就是,产品的市场定位也不准确。
小缸机却是大体积,却比不上大缸机的动力。
现在的定位是便携式机型,方便移动。再加上D品的喷雾角度上的优化,不但动力加强,而且是低油耗低排放。
在这款机型上,施乔阳曾经论文上提及的扭矩校正参数发挥了作用。
据说,这个扭矩参数,控制了烟雾超标。
一款新的单缸泵柴油机就要问世。里面的心脏部件,用的是D品总成。
这款机型,从理论上,比全力的机型提高了动力,质量上也有提高。
这几天,技术部的人都在加班。
秦光荣虽然是天宇公司目前的负责人,晚上,他也过来加班。
“老秦啊。你是不是不放心我们几个?”施乔阳开了这个玩笑。
秦光荣是个情商比较低的人,赶紧解释,“不是,不是。我晚上闲着,也是闲着。我过来,虽然不能帮上什么大忙。给大家的茶杯里添些水,什么的,应该可以。”
工程师曹太白也就开了一句玩笑,“秦总啊。你要是给我们弄些零食来,比帮我们倒茶,更有实用价值。”
秦光荣转身出去了。
施乔阳说了曹太白,“就你话多。秦总当真了。”
“不会吧。”曹太白说:“我开玩笑的。”
施乔阳说:“老秦这个人,当真的。”
秦光荣还真的是去买零食。
那个时候,商店关门早。一般店面,天黑后,就关门了。
天宇公司这一片,白天里,街面上繁荣,人流量也大。到了晚上,人少,店面也就关了。
这个时候买零食,只有去大的商场。
大商场关门时间在晚间八点半。
秦光荣骑了自行车,往老城区去。
那里有一个购物中心。
秦光荣在购物中心买到一大包零食后,在付款时,购物中心的卷闸门,开始徐徐落下。
清场人员要秦光荣从边门出去。
如果从边门出去,要绕一大截,才能回到购物中心门口。他的自行车还在购物中心前的停车场上。
他来了一个冲刺,低下头,哈着腰,从卷闸门下钻了出去。
这一举动,吓得里面按电钮的人,赶紧松开了按电钮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