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寵天下
小說推薦權寵天下权宠天下
元卿凌和宇文皓先下山了,有了解决的方案,她就只想尽快解决,而且,回去之后她还要找王妃商议一下,时空穿梭,王妃有经验。
虽然她跟四爷这么说,但是,在这件事情是否有危险上,她还是跟老五坦白了,只不过她也承诺,自己绝对可以应付得来。
宇文皓矛盾了一下,如果是他自己要去犯险,他会义无反顾地去。
但这个范畴,不是他熟悉的,他帮不上忙,只能眼睁睁看着老元去冒险,他心里就有些矛盾了。
元卿凌执着他的手,安慰道:“咱们这么多年,再大的风雨不都闯过来了吗?这实在算不得什么,且还有王妃相助呢,你看安丰亲王和她往来这里和现代多频繁,他们一定是掌握了窍门的,所以,你大可以放心。”
宇文皓自己也想了一下,如果不让她去,这事在她心里肯定是过不去的,不止她,知道这件事的人心里都过不去,他何尝不是想起就觉得怒火焚烧,恨不得把晏之余千刀万剐?
“既然你决定了,那就去吧,但一切还是以自己的安全为前提,如果真有危险,去不成,不能强求!”
元卿凌点头,“我答应你,如果去不了,我绝不强求,绝不硬闯!”
宇文皓望着她,轻声道:“我等你成功回来!”
一路清劲的风,吹着两人的衣衫,雪狼峰渐渐地被抛诸身后。
回去之后,元卿凌立马就去了肃王府找王妃,把冷凤青没死的事情告诉了她,也把住持方丈说的方法告知她,请求她协助。
王妃听得说冷凤青没死,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但欢喜多于心疼,说:“这对冷肆的人生来说,总算少了一个遗憾,他也有自己的娘亲了,我真是太高兴了。”
“是的,像做梦一样峰回路转,但是,我觉得四爷值得这个峰回路转,值得上天对他仁慈一番。”元卿凌说。
“你说得对,若说人生很多事情都是无法挽回的遗憾,而冷肆值得上苍对他格外开恩一次。”王妃唏嘘地道,她看着篱笆墙外,想起初初捡到冷肆时候的一切,这孩子是她养大的,冷肆也把她当母亲看待,两人像母子多过像师徒,但是,不管她对冷肆多好,都和亲娘的意义不一样的。
混世圣尊 我咬月亮
本座东方不败
尤其王妃听说冷凤青痴傻了三十六年,依旧抱着那枕头当做孩子,可见在她心里,冷肆是重于一切的。
元卿凌问了镜湖穿梭来回三十六年前的事,王妃马上就赞成了,“我本来就想这样,但我原先所想只是回去杀了他们,不过,这确实不是深思熟虑的想法,毕竟杀了他们就改变历史了,如果能打碎灵石而不改变其他,只诛罚了苏如双,那就再好不过,苏如双如果煎熬了三十六年,晏之余这三十六年也不会好过。”
“对的,所以我要和您商讨一下,看您能如何助我。”元卿凌道。
穿越之武林怪传 蜀客
王妃当即说:“明天我和你一起去镜湖,叫上你伯祖父,我多半是看不准的,但他精通此道。”
元卿凌想起杨如海他们的本事,不由得好奇问道:“您和伯祖父,还不能随意往来时空吗?”
王妃往后靠了一下,眸光看着外头的日影,淡淡笑了笑,“迟早的事,但不盼着太早。”
“为何?”元卿凌不解,若能随意往来,岂不是更好吗?
王妃把眸子收回来,看着她,“皇后,任何事都是有代价的,你看你,脑子比以前好用了,可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差点死了回不来呢。而我们夫妇若要有超越常人的本事,也是要有所牺牲的,那就是真正地割舍下一些东西,割舍下一些人,又或者,等他们都走了,这才可以!”
“啊?”元卿凌听得这话,有些惊愕。
王妃淡淡笑了,“没错,他们都走了,那我们就功成身退,有些封禁就不存在了,时空可以随意走动,甚至,可以回去三十六年前,五十年前的摘星楼探望他们,也可以回去去年,前年,甚至是你我谈话的现在,你现在四处安看,兴许还能看到以后的我躲在某个地方偷看着。”
元卿凌细思极恐,“那您……”
王妃笑了笑,眸子盯着她,“你是不是认为,我已经经历过一次他们的死亡,然后现在穿回来他们没死的时候?”
“您们之前失踪了那么久,忽然又回来……”元卿凌不得不多想。
王妃端了一盏茶,悠悠看着元卿凌,”不是,但这样的情况以后必定会发生的,我是丢不下他们了,这辈子都丢不下。”
所有的人,其实心底都有属于自己的羁绊,任何人都不例外。
论高冷医师的正确攻略方式
王妃轻声说了一句,“往后,等到你皇祖父他们都走了,你也会如此,不断地从镜湖穿回去探望他们,哪怕只是躲在某个地方,偷偷地看一眼,放手,谈何容易?”
元卿凌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这个问题,她从来不敢想,但是,终究是会发生的,时间是一点一点地往前推,每个人都有那一天。
王妃说得对,放手,谈何容易?
“许多人,无法回头去看已经走了的人,你有这个能力,该感恩。”王妃站起来,拍拍她的肩膀,“回去吧,做好准备,明天去镜湖,回三十六年前,探望一下那时候的冷凤青!”
元卿凌心情颇为沉重地走了。
王妃说的话,其实很有可能就是她以后要过的生活。
她不会放手,有回去的能力,她就一定不会选择静静地坐在一个地方去思念他们,而是会选择回去看。
也许,肃王府里现在就有一个她,正躲在某个地方看着无上皇,以慰思念之情。
再往后推,也许,等她和老五死了,孩子们也会回来,看看曾经的他们。
而她如今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让自己无悔所有的相聚与相处,一如现在为四爷做的。
翌日,和宇文皓简单说了几句之后,便策马出宫去找王妃汇合,安丰亲王这一次和他们一同出发去镜湖,老五本来想去的,但是元卿凌觉得没必要让他来回折腾,他现在不比当太子的时候那么随意。
他们都该有独立去解决事情的能力,他们说过,要肩并肩,而不是谁非要拖着谁。
和安丰亲王出行,是很闷的一件事情,他可以一天都不说一句话。
黑衣老者们远远地跟过来,听得说去镜湖,他们都十分警觉,认为安丰亲王又要丢下他们跑路了,所以,远远地跟着来。
这些人,大概也是他们夫妇无法放手的其中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