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小姐
小說推薦表小姐表小姐
这人要是看谁顺了眼,那就什么都觉得好。
长公主此时也是如此。看王晨的目光都和煦了不少。等到彼此宾主尽欢地从春风楼出来,长公主更是直奔大觉寺。
自从灵光寺出事之后,大家还是觉得大觉寺更受佛祖的庇护,大觉寺的香火再次鼎盛起来。
大觉寺来不及封寺,住持亲自在仪门迎接了长公主。
陈珞一听就觉得大事不妙。
他是不信僧道不信佛的人,对于那些连字都没认全的和尚给人算命解卦向来抱着怀疑的态度,更别说好多地方的寺庙都做行骗之事,坏人姻缘,坏人性命的事屡见不鲜。
难道钦天监的那帮子文人墨客不比大觉寺的和尚有水平?
陈珞不由在心里暗暗感慨,觉得他母亲也有不理智的时候。
可如今一百步都走到了九十九步,他是不会让人去破坏他的好事的。
他立刻赶往大觉寺,去见大觉寺的住持。
大觉寺的主持正在和长公主说话。
知道长公主是来给陈珞的婚事排算八字,住持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他们是常给人看吉日,可这排算八字,他们不擅长啊!
但大觉寺的住持擅长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如今大觉寺想把真武庙压下去,比往常更需要达官贵人的支持,那就得让达官贵人们对他们满意。
长公主到底欲意如何,他们就如何说,如何做。
大觉寺的住持立刻找了个对易经颇有研究的长老过来和长公主摆龙门阵,自己却悄悄出了厢房,吩咐手下的僧人去打听是怎么一回事。
只是他没有等到僧人们的回音,先等到了陈珞。
陈珞太知道他们的德性了。开门见山就说明了来意。
大觉寺的住持听得直皱眉。
他对陈珞还是有点看法的,觉得当初若不是陈珞带着大皇子在真武庙避祸,真武庙也不可能压过大觉寺,如今成了能和大觉寺分庭抗礼的寺庙了。
陈珞望着大觉寺的住持直冷笑,说话是半点都没有客气:“你也别在那里给我整那些有的没的,不要说我信不过你们寺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和尚了,就算是我信得过,你觉得我把大皇子带过来了,你们能救他命吗?
“还是说,你们愿意和大皇子遇刺的事拉上关系吗?”
大觉寺的住持被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陈珞漫不经心地道:“如今立谁做太子宫里还没有个定论呢,若是大觉寺想立个从龙之功,我倒可以帮帮忙。”
大觉寺住持的额头立刻冒出汗来。
谁不知道陈珞今非昔比,已然站到了皇上的对立面,皇上好像有什么忌讳,到如今了不敢真刀实枪的处置他,这就有些令人深思了。
大觉寺百余年只认正统,也就是谁是皇上他们跟着谁,其他的人一律不沾不惹。
若是从他手里打破了惯例也不是不可以,问题是他要能站对队。
京城的形势复杂如此,他现在连庆云伯府是何打算都看不清楚,更不要说是宫里的形势了。
“陈大人言重了。”大觉寺的住持立刻就改变了主意,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决择了,“这都是您和长公主的家事,哪里就这么复杂了呢!常言说得好,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若是陈大人的婚事因我们而起,陈大人结婚的时候,还望陈大人允许我去道个贺。”
也就是说想趁着陈珞的婚事再给他们大觉寺洗洗身上的污垢。
陈珞似笑非笑地道:“那就要看这桩婚事能不能成了!”
并没有明确地答应他们能不能行。
大觉寺的住持却误以为这是交换的代价,忙笑着:“原本就是天作之合,哪有不成的道理。”
“记着你说的话。”陈珞道,端了茶盅。
大觉寺的住持就去陪了长公主说话,说王晞这八字极硬,极旺,不管是谁遇到她,都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能镇得住。”
长公主听了非常高兴,觉得她的预感果然没错。
她重重地打赏了大觉寺的僧人,欢天喜地地走了。
陈珞也心情愉悦地回了长公主府。
可长公主却没有回府。
她心情激荡,情绪高涨,从大觉寺回来,顾不得天色已晚,直接地去了江川伯府,请了江川伯府的太夫人去王家提亲。
江川伯府太夫人觉得“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给人做媒,特别是给那些两家都愿意的做媒,那是在做好事。
她欢欢喜喜地答应了,第二天就照着长公主给的地址去了王家在京城的总铺,给陈珞来提亲。
梦华王朝
王晨之前还有点担心长公主出身太高,目下无尘或者是行事跋扈,见面后发现长公主虽然有些架子,但对这门亲事却是真心实意的很喜欢,也就把心底的那一点点担忧放下了,江川伯府太夫人来提亲也就是走走过场,很快就拿到了王晞的八字。
私下拿了王晞的八字去给大觉寺的和尚算运势,毕竟是件不太说得出口的事,长公主这次是让钦天监给王晞和陈珞合的八字。
钦天监那边陈珞早打了招呼,只是陈珞没有想到长公主会先去大觉寺,再来钦天监。何况这八字也没有什么不对的,钦天监那边说的自然全是好话。
长公主越发的欣喜,就让江川伯太夫人带话,想趁着王晨还在京城,把两家的亲事定下来。
王晨觉得不用这么急,明年开春等王晞的大嫂进京了也不迟。
王家之前没想到王晞会嫁到京城来,有些陪嫁需要调整,还有些需要准备,立刻订亲,时间太仓促了。
长公主却觉得越快越好。
陈珞年纪不小了,王晞也出过水痘了,早点把婚事定下来,也能早点成亲。
两家你来我往的,江川伯太夫人频频出门,此时正是立储的多事之秋,自然引起了京城诸多功勋权贵之家的注意。
等到他们知道是在为陈珞的婚事忙碌,而且求娶的还是商贾出身的蜀中王家的大小姐时,一个个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反应最激烈的就是襄阳侯府了。
他们家一直在给他们府里的五小姐寻门好点的亲事,陈珞自然是榜上第一的人选,可他们觉得皇上和长公主这些年都捏着陈珞的婚事不放,连尚公主都觉得不太好,他们家就更攀不上了,也就想想而已,谁知道长公主不声不响的,居然连王家都能瞧上。
襄阳侯府的太夫人气得直接躺在了床上,冲着做侯夫人的儿媳妇发火:“我说什么事都要试一试才知道吧?你们是怎么回我的?现在好了,让王家拔了头筹,让永城侯府压在我们府的头上,你们是不是都觉得无所谓?”
侯夫人心里觉得很委屈,王小姐长得多漂亮,京城里有目共睹,陪嫁那更是不用说,据说她在永城侯府小住,永城侯府借着她的手,把内院的宅子都修缮了一遍,他们家的五小姐凭什么和人家王小姐比?
唯一能胜过王小姐的就是出身了。
可京城比五小姐出身好的不知道有多少。
侯夫人缩着肩膀回了自己屋里。
太夫人却不甘心,爬起来让贴身的嬷嬷去给永城侯府的太夫人下帖子:“我得好好的说道说道她。两家这么好的关系,她居然也不跟我吭一声,这是怕我抢了他们家的好姻缘不成。”
永城侯太夫人这段时间被二房新进门的媳妇韩氏哄得乐呵呵的,连施珠都暂时抛到了脑后,更不要说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接到襄阳侯太夫人帖子时她还挺高兴的,对韩氏说起两人如何如何的好,让韩氏到时候在一旁服侍,还说:“你也认识认识。他们家姻亲多,认识了他们一家,就等于认识了京城的所有功勋之家,若是能玩到一处,那就更好了。”
韩氏原本就是想借着太夫人之力从侯夫人的打压中突围,如今太夫人愿意主动介绍襄阳侯府的人给她认识,比那及时雨还要及时。
她那甜言蜜语的奉承像不要钱似的往太夫人那里洒,把太夫人高兴的笑个不停。
可等到永城侯府的太夫人知道襄阳侯府太夫人的来意,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她顾不得丢脸不丢脸了,瞪大了眼睛问在旁边服侍的施嬷嬷:“王家大爷来了京城,我怎么不知道?侯爷没有让他来给我问安吗?王晞和陈珞的婚事又是怎么一回事?怎么没听人说起?”
问完,她还怀疑地看了立在她身后的韩氏一眼。
韩氏也非常的震惊,忙道:“老祖宗,我也不知道。我天天陪着您一块儿说话,哪有空理会旁的事。”说完,惊觉得自己的口气有些不好,又道,“要不,我这就去问问?”
让个刚嫁进门的孙媳妇去打听这种事,太不讲究了。可太夫人此时已顾不上这些了,连声催着她快去问,还让施嬷嬷把侯夫人叫来,冷着脸道着:“我得问问她是什么意思?”
看着儿子不尊重她了,所以也跟着翘尾巴了吗?
她只是不愿意做个欺压晚辈的婆婆,但不意味着她就没办法收拾儿媳妇。
襄阳侯太夫人了解永城侯太夫人的性子,看她这样子,知道她是真不知道,不由顿时心生怠慢之意。
做人能糊涂到这个份上,也真是让人叹为观止了。
偏生她还在旁边火上添油地道:“你啊,就是性子太绵软了,要不然,老侯爷在世的时候怎么会有那么多庶子庶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