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十月初三,温水流入昆明盆地的最后一道屏障,昆泽县。
平定了滇池周边六县的张飞,终于在每个县只留下了数百人守卫安民、其余全部集结到了昆泽战场正面,跟李素、王平一起堵住河谷。周泰则是被张飞调走,去滇池镇守,兼顾威慑新附之民和部落豪酋。
随着张飞的赶到,正面战场的汉军兵力达到了四千人。但就因为要等张飞赶来,景毅的建宁郡兵主力也陆陆续续到齐了,所以张飞的四千人要面对两万人。虽然这两万人是被关门打狗堵在了山谷里。
如果拿出一张建宁郡的地图俯视,就可以发现,关羽在存駬县与味县之间的山谷里堵住了温水河谷的北口,而张飞堵住了昆泽的南口。
景毅联军四万人,有两万客兵留在了这段河谷北侧的味县(曲靖),景毅自己的两万人,则留在了昆泽和味县之间的同劳县(陆良),这两座县城都是山谷里的两片相对开阔的小盆地,也有些瘠薄的田地,秋收才一个多月、粮食也不少。
但因为这个时代的云南毕竟没有开梯田,所以味县和同劳的粮食产量肯定是远远不能跟后世的曲靖和陆良相比的——后世曲靖这个地级市一小半的田都是梯田,现在则完全是荒山野林。
妃朕莫属 清歌儿
战争到了这一步,形势对于汉军来说已经一片大好,虽然每一路都要对付五倍的敌军,但只要堵住他们,防守避战,就能迟早把敌人拖死。
而汉军只要控制了昆明盆地的存粮,后续想派多少援军从水路过来增援,都是可以做到的,不用担心粮食不够吃的问题了。
不过,素来喜欢速战速决的张飞,在第一天赶到昆泽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风尘仆仆地立刻上城头查看敌军营寨,品头论足一番:
“多好的机会啊!两天前景毅的先锋那三四千人刚刚抵达的时候、还是一日一夜顺流而下近二百里赶来、全体士卒精疲力竭。
要是当时允许幼平和子均主动出击、或者提前在两侧山道上设伏,趁着敌人刚来立足未稳狠狠打他一个蒙头拦腰掐尾,至少可以歼敌两千人!
可惜了,白白错过了,咱虽然赶回来了,景毅的后军也陆续来了。伯雅,大哥一直说你算无遗策,你也有谨慎过了头错过战机的时候!”
张飞这番话,从结果来说,确实是对的。
1995-2005夏至未至
兵法云:百里而趋利者可撅上将军,景毅那么匆匆忙忙回援、部队被拉成长蛇阵首尾不能相顾时,周泰王平真打激进一点搞个埋伏,完全有可能以极低的代价先歼灭敌军先锋一部。
都怪李素太苟太稳了,白白错过了战机,只能等着敌人攻城攻营、周泰王平死守,以至于杀伤比还不如一开始趁敌人立足未稳反冲锋偷袭一波。
李素心中也是卧槽满天飞:老子求稳有错吗?你丫的完全是事后诸葛亮吧!我怎么知道景毅会比张郃草包那么多?料敌以宽多留余量不对吗?
李素心中有气,也不跟张飞客气,直接反驳:“错失战机没能先歼灭两千敌军先锋、挫其锐气事小,咱关键是要求稳!
要是当初设伏出了纰漏,导致敌军趁势裹挟、从城东的温水东岸偷越山险之地、进入滇池盆地,那才叫灭顶之灾好吧!那样的话,我们这几千人,就要在滇池之畔的开阔地跟两万叛军野战了!”
李素一边言语敲打,内心还是暗忖:张飞战术上敏锐度是不错,但还是贪功冒进啊,看到战机就舍不得错过。尤其是这两年刘备阵营太顺了,他当初两次受伤遇险的遭遇又好了伤疤忘了疼了。
难道张飞这人就非得每三年受一次重伤才能长记性?重伤的谨慎保质期只有三年?
我叫蘇諾
当然李素内心也承认,他之所以这次这么稳健,就是被诸葛亮马谡那个教训给吓怕了,心理阴影之下出招愈发地苟。
幸好张飞还记得刘备的交代,心情又还行,很快服从了:“行,大哥说你是军师、你是都督,都听你的!那你就说,现在失去了趁立足未稳的机会,后面的仗怎么打吧?我们就这儿死守着?”
李素倒也很快有了对策:“先死守上十天八天,让敌军疲惫挫其锐气。咱每天晚上从城中鼓噪呐喊,但不出兵骚扰,九假之中夹带一真,劫营能杀多少杀多少。敌人组织起抵抗立刻就撤。
等敌军受不了了、要么主动攻城,我们在守城中狠狠杀伤他们。要么他们就后退立营,跟我们多拉开点距离——等他们退后立营的时候,翼德你带着骑兵冲上去,杀一些落单的殿后敌兵、抓些俘虏,确认敌军构成。
我要知道景毅的主力究竟是在我们这一侧,还是云长那一侧。到时候,面对景毅嫡系部队的那一侧以守为主。面对远来的越嶲蛮秦臧蛮的那一面,就以攻打为主,而且要一边攻打一边攻心,散布我军神兵天降、有神助辟毒。
蛮兵比汉兵迷信,只要添油加醋见识了我们的壮举,肯定会军心动摇后悔来帮景毅。咱也不多分化招降,就给第一个投降的许以好处,然后立刻动手把那一侧打崩,后续就好说了。
景毅现在还能固守,是因为山谷中那两座县城味县、同劳还有点存粮,我们再任意夺取一县的存粮,他们四万兵马是吃不到明年春荒就会饿死的。”
“用神鬼相助的谣言吓蛮人投降?成,咱这就去安排。”张飞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但稍一琢磨就不得不承认李素太歹毒了,连鬼神攻心都用上了。
……
此后几天,一切依照李素的计划进行着,张飞连续三夜让士兵在昆泽城头鼓噪呐喊骚扰敌军睡觉,跟历史上汉水之战诸葛亮疑兵疲敌逼退曹操时做的差不多。
但谁知也就前两天疲敌效果比较好,每次鼓噪一响景毅军就手忙脚乱起床列阵,发现没人又回去睡觉,折腾得非常不堪。
爆萌无极限:呆萌丫头别靠近 鹿丢丢
但连续两夜都没有真的遇到汉军劫营,第三天夜里景毅居然让士兵直接睡大觉了,听了鼓声都不起床。张飞白敲了一夜。
于是第四天李素就判断出景毅习惯了这是虚张声势,不由暗暗摇头:“老子真是高看你了,拿你跟对待曹操一样谨慎对待。曹操还知道要提防九假之中夹带一真呢、虚虚实实不可怠慢,你居然直接睡大觉,行,成全你。”
有一次因为自己的稳健而白折腾的李素,当然有些生气,后果也非常严重。
要是不让你出点血,下次翼德每次看到咱谨慎、都嘲笑咱是跟空气斗智斗勇,那还怎么镇得住场子?
必须让景毅祭奠李素的谨慎!这样汉军诸将才知道李素的谨慎都是有必要的!
当天晚上,第二次半夜鼓噪、景毅照样睡大觉的时候,张飞就真的带着李素的一千多护卫骑兵冲了出去——如前所述,汉军这次的七千绕后部队,五千蛮族山地步兵,两千骑兵。所以至今为止还是可以凑出一千多骑兵打劫营夜袭的。
麻痹了三夜半的景毅,直接被张飞冲得炸营了,甚至于有些士兵连战友已经开始被疯狂砍杀时,都没意识到是张飞真的骑兵踏营,还以为是空喊呢,许多惨叫声都被呐喊声掩盖了。
好了,这一下子,也不用等景毅自己起意迁营了,一夜之间,被骑兵践踏杀害的,加上逃散、混乱中自相践踏伤亡的,总损失超过了五千人!其中还有一两千人是被俘虏了。
景毅被一次千人规模的劫营,打掉了三成的兵力,带着剩下一万多人逃回同劳县城,关起城门驻扎,这才算稳住阵脚。
都一退四十里直接退回城了,也就省了扎营的麻烦了。营地里的帐篷、好不容易运到前线的粮食,统统被张飞直接缴获。
至于抓到的俘虏,要从他们口中撬出军情信息,也是再容易不过了,稍微一个隔离审查,立刻就问清了:
这儿的部队全部是景毅的建宁郡兵、而且景毅是几乎把全部建宁郡兵都调过来了,留在味县的不足一两千人,味县防务八成以上都是靠援军蛮兵在担当。
也不得不说挺凑巧的,关羽和张飞这两路,原本都是打算抓舌头拷问军情,但每次原本是打算打探军情的骚扰性进攻,都因为敌人的大意、不知兵,结果弄假成真打成了攻克战、击溃战。
打探军情打探到直接踹了敌人的关卡、大营,也是没谁了。
鋼鐵年代 高滿堂
“行了,看样子一切果然如我们所料,想办法送命令给云长吧,让他那边担任主攻、分化瓦解蛮兵。”李素通盘了解之后,立刻如此决定。
事实上,他估计关羽自己都能揣摩出“北线要担任最后阶段的主攻”了——虽然李素进入昆明盆地以来,跟北线关羽军之间消息隔绝,关羽从未直接得到“李素已经得手”的消息。但相信以关羽的知兵、对正面敌军调动蛛丝马迹的观察,肯定能猜到。
但李素还是得想办法、耽误时间绕路跟关羽约好,毕竟他需要把自己的神勇和如何突破涂水天险的细节、如何随机应变用鬼神吓住蛮人,这些话术细节都跟关羽交代清楚。
信使送出的当日,张飞就忍不住抱怨:“咱又不能沿着山道直接给二哥送信,信使还不是得先走涂水回去、半路才能弃船登岸、绕一个大圈子?
就算顺流而下比逆流而上快得多,没有十来天二哥也收不到咱的信,还不如直接攻同劳县城算了。”
李素好气又好笑:“你不会是踹营赢了一仗飘了吧?踹营赢了也才打掉景毅三成兵力,谁给你的信心用四千精兵攻打有一万五千杂兵死守的城池的?别急,我们本来就是打算一整个冬天加开春,才收复建宁郡、笼络永昌郡的,现在才十月上旬,还有的是时间。”
李素就和张飞继续带兵堵路,他们蹲在昆泽县,景毅蹲在同劳县,中间隔了四十里河谷山路,谁也不主动出击,相安无事相持着。
但十天之后,关羽终于拐弯抹角收到了李素这边的最新军情,绘声绘色,还在信里教他如何虚张声势吹牛攻心援兵蛮将。
关羽反复细看,终于知道该怎么做了。
反正敌人困守在山道里的两个县,早死晚死都是死,还是尽快结束他们的痛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