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洪荒苟到成聖
小說推薦我在洪荒苟到成聖
姜澈见昊天都这副德行了,也知道差不过该再加一把猛料了。
“天帝不必如此自怨自艾,实际上成圣的机缘正好和您这位仙界之主密切相关,至于我说的话是真是假, 跟着我来一看便知。”
说完之后,姜澈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昊天虽然不清楚姜澈葫芦里面究竟在卖什么药,可是为了那渺茫的希望,跟着去看看又何妨?
“好,我就跟着你走,不过你最好说的东西对我而言有用,否则你应该知道戏弄一位天帝是什么下场?”
虽然说姜澈和人教、道德天尊有关联,但是真要是无缘无故戏耍自己,那么昊天也是会好好教训姜澈一顿的。
姜澈对昊天的威胁丝毫不在意,反正等下对方见到自己所说的东西之后,便再也不会怀疑自己说的话了。
“还请天帝放心,跟着我往这边走吧。”
姜澈说完之后,就带着天帝朝着仙界的一角走去。
这仙界乃是一方世界,为盘古大神开天辟地之时混沌一分二的清气所化。
黑色帝宠:索吻天价小蛮妻 安缨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在此届之中仙气弥漫,凡人光是在这里一直生活,闻闻仙气便可延年益寿。
不过同样仙界的地方也大的惊人,有些地方都不一定有人曾经去过。
如今姜澈要带昊天去的地方,同样是他没有去过。
最后在一番兜兜转转之下,姜澈带着昊天来到了一处莲池旁边停下脚步。
“这就是你要带朕看的东西?”
昊天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这里风景虽然不错,可是并无什么特别。
三國之妖才
看向姜澈时候,已经再度有了怀疑的语气。
“此地乃是开天辟地仙界形成之后的一处先天阵法,若是不知其中的玄妙,纵使圣人也难以察觉。”
“圣人也难以察觉?”
比起什么开天辟地,昊天敏锐的察觉到了后半句。
若是圣人也难以察觉,是否说明此地从洪荒诞生数万年来都没有被圣人发现过?
若是如此的话,在这先天阵法之中或许真的藏着一下什么。
所谓阵法,也有先天和后天之分。
比如说那通天教主的诛仙剑阵,便是诛仙四剑加阵图布置而成,属于开天辟地第一杀伐大阵。
而在开天辟地之后,由练气士琢磨修炼出来的阵法则是后天阵法。
不过威力大小,光是玄妙程度两者就不在一个层次之上。
落宇潛龍
清穿之皇十八
姜澈说完之后并没有回应昊天这位天帝的话,立马双手掐诀,准圣气息弥漫,紧接着一道道金光从其身体周围虚空之中出现。
“聚!”
姜澈冷哼一声,金光便缓缓凝聚在身前,最后化成了一个篆体的“解”,之后在双手合一,手指对着莲池上空一点。
嗡嗡!
那道金色的解字飞到莲花池上次,瞬间发出阵阵金光。
金光很快凝聚成一面浮空的半透明镜子,映照着四周的景象以及姜澈和昊天的模样。
昊天见此微微眯起双眼,在他的感知之中这面半透明镜子并不简单,似乎在镜子另外一边还存在其他的空间。
“好了,天帝请随我进入这面镜子之中吧。”
姜澈说完之后也不管昊天答应不答应,一跃而起,率先飞先了那面镜子。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姜澈并没有撞上镜子,也没有从镜子穿过飞到莲池另外一边。
而是“进入”了镜子之上,就好像是没入水面之中一样,眨眼的功夫就消息不见。
留在此地的昊天咬了咬牙,也跟着飞了进去。
等到两人全都进入金色镜子之中后,镜子也随之消失不见。
五美緣 寄生氏
仿佛数万年来,除了此地的莲花就别无他物一般。
眼前的金光缓缓消逝,昊天也终于是挣开双眼打量其四周的景象。
赫然发现这里已经不在莲花池,而是在另外一处空间之中。
不过在他的感应之中,此地还在仙界,也才稍稍放心。
萌動茅山:蘿莉風水師 沈苔雅
身为仙界天帝,昊天是能调动一部分仙界之力的,因此也不怕遭遇什么危险。
“天帝大人还请看前面,那边是在下要给天地所看之物。”
忽然姜澈的声音在前面传来,依旧是那么淡定从容。
昊天闻言小心的朝前一看,只此一眼,便再也挪不开目光。
“这是……这是何物?”
在这处属于仙界的空间之中,是一片矗立着的圆柱形通道。
昊天和姜澈就站在此地边缘,从上往下看一眼都看不到边界。
不过这都不是让昊天感到意外的,真正让他露出不可置信神态的,是那空间中心从下而上生长着的一株深绿色巨木。
这跟巨木只有一根主干,初步估算已有万丈之长,这还只是肉眼所见的一部分,还有一些隐藏在上下两端的通道更深处。
整个主干咋一看歪歪扭扭的,可是却非常笔直,偶尔会多出一两根枝丫从主干之中分化出来。
其叶片呈现嫩绿之色,看起来像是刚刚长出来的一样。
“此物如此雄伟,为何我身为天帝却从未察觉?难道说是因为那道阵法?”
昊天似是在喃喃自语,可是在说完之后却看向了旁边的姜澈。
既然是姜澈带这他来的,那么在昊天看来姜澈无意是知情的那个。
姜澈当然不会隐瞒这跟巨木的来历,轻声说道,“此物乃是建木,为开天辟地仙界立于洪荒大地之上的根本,可以说是撑天之木,因为此物对仙界来说太过于关键,仙界自身在诞生之初便自动演化了先天阵法来进行保护。”
“原来如此,可是姜澈你是如何得知的?”
昊天虽然被建木的体型和来历所震撼,可是却仍旧没有放心警惕之心。
或者说因为此地的存在,他对姜澈更加警惕了几分。
连他这个天地和圣人都不知道的地方,为什么姜澈会知道?
其中疑点太多,他必须要弄明白。
“实不相瞒,我曾经得到盘古遗宝,又曾与鸿钧有过交谈,参悟天地玄机之后也是无意之中才发现此地秘密。”
惡女不下堂 璃夢
姜澈缓缓道出关于自己来历的惊天秘密,却依旧面色如常,好似在说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