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
黄希音独自凝立约莫半个时辰,终于将既往所修诸法、诸诀上下打通。
自以往的目光看,这些经典道文、神通典籍,皆是舍直就曲,多炫目之技,而欠缺了最直接的杀伐之功。以此为根基,固然可以演化出甚多门类的奇门手段,但是到底是偏离了根本。
见识过“空蕴念剑”珠玉在前,黄希音曾经不无腹诽。此等法门,不过是上不得台面的边角料罢了。也无怪乎不能融汇进入“空蕴念剑”之中。
但是今日一念灵感开启之后,黄希音却蓦然发觉,这“曲道”到了极致,亦未尝不能直指本真,演化出甚深法门。
又过了一刻钟上下,黄希音只觉打通内外,念头终于圆融无碍。于是立刻追出门户,向父母道别。
然后便起了遁光,朝西北方向快速遁去。
小界之中,孤岛星布,水天相接。在黄希音目中,这些纷纭之象近之则大,远之则小,穿梭无际。
不多时,一座金色正殿,已遥在目前。
秦梦霖翩然而立,凝神观望。
距离她十余丈处,一个身形俊朗、生气勃勃的青年,盘膝而坐,五心向天;双目紧闭,正在运功吐纳。
在这青年囟门之上,左右各三尺许,各有两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在空中飘荡;与青年之本体,又有着若有若无的勾连。
这两个模糊人影,与真人一般大小。
左侧那虚影,通体金色,若非面目还算清晰,几乎便像极了一件薄如蝉翼的上乘金甲。而右侧那虚影,却是黑洞洞,恍惚惚,幽森难测。
若有道术高明之辈,定能看出,这两道虚影正是青年之分形,且一阴一阳,一虚一实,演化出许多生克变化的妙理。
这位端坐青年,正是秦梦霖之弟秦梦霄。
在仙门道途之中,秦梦霄毕竟未入九宗正序,不曾得了最上乘的传承。以他的资质,实是有些荒废了。故而秦梦霖决意将其引入阴阳道中作为补救。
设若他无此资质,秦梦霖保他平平安安,逍遥一世便是。但既然有未尽之潜力,助人成道,施由亲始,也不算逆天而为。
护持一阵后,秦梦霖暗暗点头。
因是半路转入阴阳道,所以这入门功夫多有几分繁复,当有数十载寒暑之功。但好在秦梦霄之资质、定力、运道皆属上乘,历次行功,尚未有一次需要秦梦霖出手纠正。
正在此时,秦梦霖感到殿外气机一泛。
一步跃出之后,看是黄希音来见,秦梦霖不由心中微奇。
黄希音对秦梦霖着实有几分敬畏。除却她参悟了诸宗法门,定时召黄希音讲授之外,其余时辰,指望黄希音主动上门亲近,可难能得很。况如今将她父母接了过来,同享天伦,又便于行功,更有了充足的借口。
秦梦霖一眼望去,见黄希音目中竟有两分跃跃欲试之意,不动声色道:“有何事禀告,直言无妨。”
黄希音恭谨一拜之后,这才言道:“弟子想要验证一个念头,斗胆请师父勿要运法力抵挡。”
秦梦霖微感惊讶,金丹之后,方得“神通”成立;在结丹之前,不过是术法而已。
說是非
黄希音既要验证,当是已在准备踏出这一步的预演。
念及此,颔首道:“可。”
黄希音精神一振,双眸清亮。
立刻双掌合十,口中默念良久。
同时指如穿梭,进行了一番极为繁复的变化之后,终于定格成右手骈指作剑,迎着秦梦霖,轻轻一划而下。
这一击空荡荡,轻飘飘,并未引动一丝元光,好似真的只是虚空作势,一点威力也无。
但秦梦霖心中却蓦然觉得心意一活,生出一个念头——
都市靈異實錄
这徒儿甚是伶俐可喜,资质绝高,又个性奇绝。牙牙学语时,胸中便有青云之志。也不必待其太过苛刻,还是要多加宠爱才好。
此念一生,秦梦霖大为讶异。旋即心意如浪潮一卷,将这念头拂去。
望向黄希音的目光,也大不相同了,隐隐然十分锐利。
手眼
方才事之所以成立,是黄希音预先说好了,教秦梦霖撤去全部的戒备。否则在秦梦霖道心护持之下,难以动其本心分毫。
黄希音的手段,尚不足以对秦梦霖造成一丝威胁。
但莫要忘了,今日黄希音所施展的,远远称不上一门“神通”,只是一个“念头”或者“雏形”而已。能够在秦梦霖放开心神戒备的前提下产生感应,便已经能够证明,这一条路是能够走通的。
尽管只是百万里苦旅的第一步,但是当今日踏出这一步时,心中自能坚信:这一条路,不是死路。
此事至关重要。
回味半晌,秦梦霖缓缓道:“此术到了极处,是何等气象,你胸中是否有了腹稿?”
女神的貼身邪少 貍貓
黄希音一直在小心观察秦梦霖的反应。这时心中有数,振奋之余,又有三分得意,连忙道:“如今弟子所想象的成法境界,是以剑心观想一人。在本心之中雕琢出一人之‘像’,描摹其心性情致。若得此像之具体不亚于真人时,火候既成。”
“一剑斩去,无形无迹,不在七感能辨之中。但只消斩中那人,便能改变那人之性命轨迹,使其一举一动,一思一念,从真实的‘他’,逐渐向弟子心中所塑的那个‘像’靠拢。最终‘他’还是‘他’,又不是‘他’;一切外力,莫能解之。唯有再斩一剑,方能还原本来。”
秦梦霖低头不语。
良久之后,才上前一步,轻轻抚摸了黄希音的面颊,淡笑道:“很好。”
目光之中,竟是罕见的温柔和赞许。
百余家经典,秦梦霖在通览之余,转授黄希音的过程中,也曾猜测黄希音的对证之道,将会是怎样的形式。
因空蕴念剑已然是杀伐神通的极限,秦梦霖也想过,空蕴念剑所不能汲取、外之而自成一道的,或许是一门防御类抑或困敌类的神通秘术。
但仔细揣摩之后,这一念头却被秦梦霖摒弃。
这等想法,一来过于简单;二来过于支离,求异之心太过直接;三来未脱前人成法之窠臼。别家且不去说,辰阳剑山之中,未必就没有最上乘的相似法门。
更重要的是,若是这两类法门,又如何能够体现出与空蕴念剑借道对证、相反相通的妙味来?
所以秦梦霖便搁置此念,拭目以待黄希音将来的成立之道。
網遊之死神召喚
黄希音给出答案,较她想象中快了许多载。
仔细品鉴。空蕴念剑,乃是粉碎一切的大湮灭之法;而黄希音所立这一门神通雏形,却是清风拂面,润物无声,不对敌手之肉身神魂造成丝毫伤害。这是二者分道扬镳、截然不同之处。
但自根本观之,空蕴念剑讲究诚意明心,破妄见真;而此法门同样讲究窥见本真,传真写神。冥冥中道意暗合,自然相通。且以“见真”为根本,走出了一条完全相反的道路。
驱魔家族:吸血魔婴 夏日的微风83
这一步跃出,尽显黄希音的非凡根骨才器。
黄希音难得得到秦梦霖的赞赏,诧异欢喜之余,倒也有三分不自在。略一踌躇,道:“另外尚有一事,要请师傅决断。”
秦梦霖温声道:“尽管说来。”
黄希音道:“弟子悟通的本命真法之道后,蓦然起了一念。似乎距离结丹之日,为时不远了。”
秦梦霖点头,此事也在她预料之中。
黄希音得归无咎、秦梦霖两人教导,又与父母相会,融合心境。是以每一轮次修道速度极大提升。最关键的是,在“静享天伦之醇”的妙境中,那“利则广纳,弊则迁化”之法,已不必如最初那般定要炼足三十六日方能累积一日功法;而是悄无声息的化进人伦日用之中。
书画江湖之人间烟火 飘逸卷发
粗粗算来,三四日上,便有三十六转之功。
如此速度,或许和那些二三十载便修成金丹、以神速著称的九宗嫡传,尚无法相比。但比之预想中前百年三十六分之一的修行进境,却不不知快了多少。
黄希音又道:“若结成金丹,便要锻炼一件本命法宝。”
秦梦霖略一思忖,缓缓道:“是你那伴生之宝,有所不足?”
黄希音连忙点头,面上甚是佩服。道:“若无今日之悟,那物其实甚为合适。但若承载这一门道术,弟子似乎觉得……根底稍欠。但若弃之不用,又似乎十分可惜。”
黄希音所备下的本命宝胎,自是与之相承瑞兆的“先天伴麟石”了。
其实此物之真实层次,大约只与“合德清襄玉璧”大致相若。只是胜在和黄希音十分贴切合用。由黄希音来使,足以发挥出远胜过旁人的功效。
鬼王庶妃:全系召喚師
秦梦霖暗暗思忖。
的确是有一物,品阶根基远胜过“先天伴麟石”,由黄希音用之,才不算辱没。
归无咎得了全珠;她自己得了魂珠;尚余一枚镜珠,若是蜕成宝胎,品阶当不下于其余二珠。
师徒三人,亦是一段佳话妙缘。
只是,此珠眼前尚是一件至宝,唯有再用过一次之后,方能蜕成宝胎。
周知一界之事,是何等关键的底牌?总不能为了给黄希音准备宝胎,便将那最后剩下的一次机会故意浪费了。
思虑半晌,秦梦霖言道:“此事等你师父回来,再做计议。你随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