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哼!”
坐在正厅下首的韩家二爷冷哼一声,手掌一挥,一道灵力化为大手,将那柄长剑拦住。
胡芸娘伸手一招,将绿剑召回,然后气鼓鼓瞪着钱二夫人。
钱二夫人气的面皮发白,伸手指着许玉娘,冷笑道:“这就是你们韩家的好教养,怪不得你那独子人品堪忧!”
“污蔑我家公子,找死!”
“仓——”
又是一道剑光,划着撕裂布帛般的尖啸,直直斩向钱二夫人头颈。
与刚才那一剑相比,这一道剑光,简直是九天霹雳。
宁致远有些讶然的看着那剑光,这剑术,着实不凡。
刚才出手的韩二爷面上怒意上涌,低喝一声,一道蓬勃灵力瞬间砸向那剑光。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 水墨青烟
两次在韩家正厅宴席上出剑,这简直是在打韩家的脸!
“咦?”
就在韩二爷的灵力与剑光相击时,上首的韩崇军面色一变,伸手一压,一道灵力将韩二爷的灵力和剑光同时禁锢住。
外人不知,还以为是韩二爷出手,将那剑光定住。
“老祖,你可要为孙媳做主!”见连着两道剑光斩向自己,钱二夫人面色刷白,向着上首的钱老祖一扑便拜,满脸悲切。
钱老祖也是面色微沉。
“说,怎么回事?”
虽然看着自家这孙媳妇必然是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可当庭出剑,这韩家,也实在有些蛮横了。
难道真得了大修士的垂青,便不知自己的身量了?
“老祖,我见韩家今日喜庆,便欲将嫡女嫁于他们家,没想到,他们不但不愿,还羞辱于我……”钱二夫人一边抹泪,一边将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一遍。
“哼,韩老弟,你韩家,似乎自视甚高啊。”钱老祖转头,看向韩崇军,冷哼一声。
韩崇军眉头一皱,看向想要申辩,却不知从何说起的许玉娘。
“这婚事我做主,答应便是。”
他也不管其他,直接拂袖道。
多大的事情?
需要当众舞刀弄剑?
想到这,他看向那边的林筱儿和胡芸娘,见是两个小丫头,不由眉头一皱道:“将这两个小丫头轰出去,押到地牢关押。”
刚才那两剑颇为惊艳,这两个小丫头也是好苗子,先压压性子也好。
“慢着,韩老祖,我嫁嫡女给你们韩家,是要这丫头给我家进儿做个偏房。”钱二夫人站起身来指着林筱儿。
天龙之横行天下 黑色元婴
“我家进儿年纪轻轻已是炼气后期,在同辈中算是顶尖人物,也不辱没她。”钱二夫人傲然的开口。
“钱进公子?那真是不算辱没了。”
“这小丫头算是享福了,竟是被钱二夫人看重!”
周围一片议论,让钱二夫人更是得意。
这样?
一个好苗子啊,没想到是被钱家看重了。
韩老祖有些可惜的摇摇头,然后摆摆手道:“都依你便——”
“仓——”
剑光炸裂,将韩老祖的话打断,林筱儿横眉冷笑,伸手一招,将剑丸握在掌心。
“我的事情,只有我家公子做主。”林筱儿看也不看脸色铁青的韩老祖,朗声说道。
自家老祖的意见都敢反驳!
一时间,场中一片喧哗。
“住口!我韩家之事,老祖一言而决!”韩盛站起身来,一声怒喝。
说完,他转首看向韩仁光,狠狠瞪他一眼,然后道:“将你家这些不守规矩的后辈都带出去!”
“要我出去,也需我家公子开口。”林筱儿似乎铁了心要闹事,小脸一扬,高喝一声。
这简直是在打韩家的脸!
那些宾客全都乐的看热闹,低声嘀咕起来。
韩家今日这等大喜日子,竟然有自家子弟搅局,实在好笑。
韩盛怒极,咬着牙,再次看向韩仁光。
若不是此等场合,他已经出手了。
被韩盛一瞪,韩仁光不觉将目光转向韩啸。
第壹影後:重生之我是大明星 紅塵浮華
顿时,在场所有人,全都看向韩啸。
所有人都想看看,到底是何等后辈,竟敢与自家族长叫板。
“那个,韩兄,令尊大人看你呢。”
坐在韩啸身旁的周文标见韩啸低头剥着手中灵果,似乎没反应过来,便低呼一声。
周文标暗暗咂舌,那目光如灼,你竟是感受不到的吗?
这到底是何等定力,才能在这般情况下镇定自若?
单这份沉稳,周文标就自愧不如。
韩啸抬头,缓缓将灵果塞入口中,轻咬一口,唇齿留津。
韩仁光的目中透出一丝无奈。
自家这儿子,他是说不动的。
只是这时候,韩家的脸面,都在啸儿一言之下啊……
满大厅的目光投去,韩啸却视而不见,伸手,又拿了一个灵果。
坐在他身旁的周文标咽一口口水,恨不得不认识眼前这人。
小倩,站直了!
“此人便是韩七爷家的韩十六?”
“如此肆无忌惮,怪不得坊间传言,此人人品低劣。”
……
那钱二夫人冷眼看着韩啸,不屑道:“此等不懂礼数之人,也想配我钱家嫡女?便是庶女,他也是高攀了。”
“幸好,幸好,那韩七夫人怎么游说我都没答应嫁女。”另一边,又妇人拍着胸脯,一脸侥幸说道。
其他几个妇人都连连点头。
此等不知尊卑之人,定是要为家族招祸的。
上首坐着的孙参军眼珠一转,豁然起身,看着韩啸冷冷道:“我当是什么人物,敢打我孙家贵女的主意,原来不过如此。”
还有此事?
孙参军一言,场中一片哗然!
屠魔證道之離歌
“崇军兄,你韩家,就出这样的子弟?”孙参军冷哼一声,看向韩崇军道:“若是再让我见到此人纠缠我家小妹,别怪我孙某翻脸不认人。”
说完,他一拂衣袖,直接大步而出!
这韩啸,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纠缠于孙参军的妹妹?
坐在韩啸周围的那些世家子弟,全都目中露出惊骇之色,忙不迭的往外挪了挪。
韩啸竟然见罪于孙参军,岂不是牵连整个韩家,甚至十八世家想要从军的其他子弟?
特别是那些坐的离韩啸近的,恨不得将头低到桌案下面。
便是宋玉宝,也有些愕然的转首看着韩啸,嘴巴轻动几下,却说不出半句话。
不远处,宋家几位长辈瞪他一眼,示意他赶紧挪开。
直到孙参军离开,满大厅的议论渐渐落下,所有目光再次投到韩啸身上。
韩啸缓缓抬头,嘴角蓄起一丝笑意。